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张清血恨

    “这次看你们往哪儿跑!”

    一道狰狞的笑声在天地间回荡,两道身影正被一群人团团围住。

    “逸枫,等会我掩护你,你用尽所有的魂力逃出去。”张清的目光中尽是凝重,道。

    “兄弟本应共患难,同生死,你有难我岂能独自离去?”逸枫笑了笑,坚定道。

    “这个时候就别讲那些煽情的话了,都是因为我才让你也陷入这样的困境,若是你死了,欠你的债,下辈恐怕得给你做牛做马。”张清道。

    “我巴不得有这样的机会,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餐给你喂得饱饱的。”逸枫大笑起来,然后不无遗憾道:“只可惜,临死前还是处男之身。”

    “你这句话,让我心中仅有的都歉意都消失了,该死!”张清同样也是笑了起来,道:“来世有机会,咱们还做兄弟。”

    “别煽情,我可不想跟你这样的人做兄弟,很累。”逸枫鄙夷的说出这句话,道:“只可惜,临死的时候都没能在修为上超越易辰兄,真是遗憾。”

    张清整个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一提到那个人的名字,他的心情非常的复杂。

    “怎么,你还恨他吗?”逸枫摇了摇头,道:“其实,易辰兄的性格你应该清楚,一个为了咱们可以为之付出性命的人,不会去伤害鬼谷师傅。”

    “我明白。”张清扬天长叹一声,道:“他是除了你和师傅之外,唯一一个在有危险的时候,我愿意为他牺牲的人,只可惜造化弄人,想想还真的有点可惜。”

    “可惜什么?”逸枫感到很意外,道:“我还以为你会恨不得杀了他。”

    “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张清苦笑一声,道:“只可惜不是死在他的手中,被这些卑鄙无耻的人所杀,倒是让人不服。”

    “我以前也觉得,咱们就算是死,也不至于那么窝囊,杀我的人,好歹也是名震一方的强者。”逸枫转头朝西门门主看去,道:“无耻的鼠辈。”

    无疑,逸枫两人的怨恨让西门门主放声狂笑起来,这种可以随意审判人性命的感觉,让他非常的痛快,道:“临死之际的话倒是感人,本来你们还有些用处,若是你们好好配合的话,还有活命的机会。”

    “跟你们这些貌道岸然的合作,我会吐出来。”逸枫呸了一声,喝道:“放狗过来吧,能够战死,也是一种痛快!”

    “那我就让你们痛快的死去。”西门门主冷哼一声,道:“给我上!”

    一众圣灵族的成员同时发出了喝声,上位圣灵族的成员控制手中的纹器,飞速刻画起来,一道道纹在纹盘上面浮现。

    “杀!”狰狞的怒喝声响起,上位成员同时控制手中的纹器朝前方挑出,庞大的纹汹涌而出,相互间凝聚在一起,朝逸枫他们冲了过去。

    逸枫两人的实力本来不弱,奈何受了伤,可不管如何,两人都拥有准元古境的修为。

    “杀!”两人相互间对视了眼,同时控制手中的魂器朝前方劈出,两道庞大的能量汹涌而出,带着凛冽的劲风迎了上去。

    “轰!”震耳欲聋的撞击声在虚空中回荡,两股能量同时消散在空气中。

    逸枫两人同时调动魂力冲了上去,跟一众圣灵族的成员战斗在一起,震耳欲聋的声音在虚空中回荡。

    两人在对战上非常有经验,即便面对上位圣灵族成员也丝毫不惧,势均力敌,不时还有圣灵族的成员被他们斩杀。

    “两只蝼蚁,反抗起来倒还挺难对付。”西门门主冷笑一声,右掌一翻,一股庞大的魂力迸溅而出,飞速朝他们两人冲了过去。

    “不好。”逸枫两人都没有想到,西门门主会偷袭,只能控制魂器挡在身前。

    “噗!”若是还未受伤,两人肯定无惧,此刻被一股霸道的力量震飞出去,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模样看起来非常的狼狈。

    “为了不浪费我的时间,现在就送你们归西。”西门门主张开双手,两股强横的能量在他的双臂凝聚。

    “看来,今天果真是要交待在这里了。”心中仅有的一丝侥幸,在此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张清忍不住暗叹一声。

    “我的兄弟你也敢杀?”

    一道不合时宜的漠然冷笑声,从西门门主身后响起。

    熟悉的声音,让西门门主的脸色拉拢了下来,转头朝身后看去,当即便发现几道身影正快速朝这边飞来。

    “那声音,难道是易辰?”一众圣灵族成员的脸色同样是非常的难看,他们很清楚易辰是谁,也知道他的实力。

    “真的是你。”虽然改变了模样,但气息肯定是易辰的无疑,西门门主的脸色一沉。

    “西门老狗,在营地的时候让你侥幸逃过一劫,今天你可不会有那么好的运气。”漂浮在不远处,易辰双手负在身后,漠然的看着他,同时眼角的余光也是瞟向张清两人。

    见到他们一副狼狈的模样,易辰倒是放心了不少,还好来得及时,不然的话张清他们铁定没命。

    昔日兄弟再次相见,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跟逸枫不同的是,张清他现在的心情非常的复杂,脸色也是阴晴不定。

    “走!”西门门主实力不如易辰,他也知道易辰对他的怨恨,留在这里的话对他不利,快速调转魂力朝远方飞去,也不理会那些圣灵族的人。

    “你个死老东西,装了逼还想要走?”小魔兽一声怒吼,以更快的速冲了上去,瞬间就将西门门主拦了下来。

    “一头畜生也想要将我拦下?”西门门主一声冷笑,一掌朝小魔兽的脑袋拍来。

    “吼!”小魔兽张开大口,发出一道狰狞的怒吼声,一股音波朝四周震荡开来,可怕的能量波动朝西门门主冲击而去。

    小魔兽很少出手过,导致很多人都不知道它的拥有准圣灵境的实力,西门门主不畏惧它的攻击也很正常。

    当碰撞的瞬间,毫无意外,西门门主被震飞出去,摔倒在远处的地面上,吐出一口鲜血,那模样看起来非常的狼狈。

    一众准备逃跑的圣灵族成员,此刻也都愣在当场,看向小魔兽的目光中尽是畏惧,实在没有想到,易辰身边还有一头这么凶悍的魔兽。

    “有什么遗言,现在说出来,我帮你转达给圣灵周。”易辰带着漠然朝西门门主飞去。

    “你不能杀我,否则将会连累所有南门的弟。”西门门主脑袋倒是挺好使,搬出了南炎他们来。

    “你觉得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吗?就算不杀你,日也不会好过吧?”易辰右掌已经在凝聚魂力。

    “若是你不杀我,我可以让圣灵族不追杀你,你想要什么东西,我都能够满足你。”西门门主大喊一声,原先的骨气都不知道哪里去了。

    “圣灵族?你有那个话语权?”易辰鄙夷一笑,杀意已决,道:“我什么都不想要,只要你的命。”

    “等等。”正想要动手,张清的话同时响起,道:“他杀了我的人,我想要他的命。”

    张清的恨,易辰非常的理解,一脚快速朝西门门主的丹田踩去。

    剧烈的疼痛传遍全身,西门门主整个人的气息变得凌乱,面上露出痛苦的模样,易辰竟然一脚毁了他的兽魂,西门门主失去了最后反抗的资本。

    张清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艰难的站起身来,举起手中的魂器朝西门门主走去。

    “你应该知道杀我的后果。”西门门主忍住剧烈的疼痛,狰狞道。

    “你应该也知道,想要杀我的后果。”张清没有丝毫的犹豫,挥舞魂器朝他的脑袋劈去。

    一声惨叫的时间都没有,鲜血喷涌而出,脑袋滚落在远处。

    “不是一人,不如一家门,同样都是心狠手辣。”星无憾低声道。

    易辰只是笑了笑,看着张清的目光跟以往有些不同,以前的张清杀人的时候,绝对不会这么坚决,内心也会有一些挣扎。

    刚才那一刀,是没有丝毫怜悯的一刀,没有丝毫的情感,在残酷的修者世界当中,当杀人已经麻木的时候,这就是所谓的成长,虽然很残酷,但这就是现实,除了亲人和兄弟之外,其他的只有利益。

    “嘶。”一众圣灵族的成员倒抽一口凉气,用畏惧的目光看着易辰一众人,刚才还在体验追杀的快感,现在开始为自己的性命担忧,这局势变化也快了。

    “就算杀了他们,也只会脏了我的手。”易辰对他们没有丝毫的想法,一脚将西门门主的脑袋踢到他们的面前,道:“带回去,顺便告诉圣灵周,洗干净脖,他的脑袋我很快就会去取。”

    一众成员总算松了口气,捡起那颗脑袋便往远处飞去,他们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飞得这么快过。

    “呼。”逸枫总算松了口气,兴奋的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沙,道:“易辰兄,还好你来得及时,否则我们今天就要交待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