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张清有难

    炎斗鸣他们同时看了过来,道:“易辰兄,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又有了机缘不成?”

    “炼化天地灵根。”易辰倒是没有隐瞒,道。

    “什么?”炎斗鸣他们都很吃惊,道:“天地灵根蕴含着天地间最精纯的能量,想要控制它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想要炼化更为不易,就算是神王想要将它炼化成器,也需要承担大的风险。”

    “不是炼制成器,而是让天陨重剑吸收它。”易辰道。

    星无憾怔了下,道:“大胆了,吸收它,难比炼化还要大,稍有不慎便会殒命,你的修为应该不足以控制它。”

    易辰点点头,道:“差一点就出事,还好有天地神书,控制住了天地灵根,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星无憾他们都为易辰感到庆幸,道:“那把天陨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能够吸收其他神物的能量,我想,在远古时期,它一定有大放异彩的时候。”

    一说到这里,星无憾摇了摇头,要是他还能够记起以前的事情,肯定知道天陨重剑的来历。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恢复浪费里不少时间,易辰立刻询问道。

    “来火域的炎族成员越来越多,并不是特别妙。”炎斗鸣话语一转,道:“还有另外一个消息,逸枫和张清他们好像遇到了麻烦。”

    要是其他人的话易辰并不关心,张清和逸枫两人不同,当即询问道:“什么情况?”

    “在外面查探的时候,发现圣灵族的人在追杀张清和逸枫,具体情况我并不清楚。”炎斗鸣道。

    “圣灵族很强势,若是他们对张清他们出手的话,能够反抗的几率为零。”易辰眸间闪过锐利的光芒。

    “你打算去救他们?”炎斗鸣不无担忧道:“张清以为鬼谷前辈被你杀死,若是救他们的话,恐怕他们不会领情。”

    “那些都不重要,只要他们平安便成。”易辰回答非常的简单,也很坚定。

    “重情重义,看来星相神王没有看错人。”星无憾很认真的看了他一眼,心中暗赞一声。

    “知道他们的具体位置吗?”易辰道。

    “张清他们原先驻扎的营地在南面方向,距离这里并不远,咱们现在过去,应该来得及。”炎斗鸣道。

    “用变幻之术改变容貌,现在就出发。”易辰掐动一个法诀,面部肌肉扭曲起来,整个人的气息完全收敛。

    一众人没有逗留,在改变了容貌之后,朝南面方向飞去。

    半个时辰后,一众人来到一处营地外,鲜血浸染了整片营地,横七竖八的躺着修者的尸体。

    “真是够麻烦,要是不反抗,也不会死。”嘲讽的声音从营地里传出,还有不少身穿着圣灵族服装的成员。

    “你们圣灵族实在卑鄙了,道貌巍然的无耻之徒。”一位身受重伤的人族成员怒喊道。

    “还敢跟我耍嘴皮。”一位圣灵族成员冷笑一声,道:“让你死得爽快点,对你来说是一种奢侈,我看是不是应该慢慢的剥你的皮,抽你的筋骨。”

    “呸,有本事给我一个痛快。”那位人族成员愤怒喊道。

    “不要在这里浪费多时间,赶紧清理完,不要被其他人发现,不然会很麻烦。”旁边一位圣灵族成员道。

    “算你走运。”这样倒是少了不少乐趣,那位圣灵族的成员很不愿意,举起手中的长剑朝那位修者的脑袋刺去。

    “你们会遭到报应的。”那位人族修者无力反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把长剑朝自己刺来,发出了不甘的吼声。

    “锵!”一道清脆的声响传出,一把匕从远处飞来,撞击在圣灵族成员的长剑上。

    当即,那位圣灵族成员感觉一股霸道的力量从长剑处传遍全身,剧烈的疼痛让长剑脱手而出,他也被震退出去。

    “什么人?”一众圣灵族的成员转头朝匕冲过来的方向望去,目光当中尽是凝重。

    “圣灵族,已经到了如此不堪的地步吗?”毫无疑问,出手之人正是易辰,语气中带着一缕杀意。

    “是你!”声音没有改变,一众圣灵族的成员立刻便判断出来,那个人是易辰。

    缓缓飞行来到营地上方,看着满地的尸体,易辰眸间闪过浓重的杀意。

    “我圣灵族的强者就在附近,易辰,你最好别乱来,现在有机会逃跑,赶紧滚。”刚才想要杀人的圣灵族成员凶狠道。

    他知道自己不是易辰的对手,若是后者想要杀他,轻而易举就能够做到,他也知道现在没有机会跑,这句话也是想要吓唬易辰罢了。

    “恶当诛,你还没有资格在我面前故弄玄虚。”易辰的冷笑声响起,挥手的瞬间,强横的魂力快速冲出,击中那位成员的脑袋。

    “噗”一声异响传出,魂力贯穿那位成员的脑袋,鲜血狂飙,他重重的倒在地上,渐渐无神的眼睛里尽是骇然和恐惧,没想到易辰会突然出手。

    “易辰,怎么说我们都是圣灵族的人,曾经也一起并肩作战过。”

    一众圣灵族的成员感觉到一股凉意,论实力他们不是易辰的对手,希望易辰能够念及旧情,饶了他们一命。

    “东门,西门,北门,有什么资格跟我家主人谈旧情?你们配吗?”不待易辰说话,小魔兽先愤怒的喊了起来。

    一直以来,只有南门才站在易辰这边,其他门的人,对易辰一直都怀有敌意,恨不得杀了易辰,现在搬弄旧情,倒是让人觉得搞笑。

    在场的圣灵族成员,也全部都是其他门的人,并没有南门的人,易辰放过他们的几率,几乎为零。

    一众圣灵族的成员都紧张起来,道:“我们对你没有敌意,对出一些对你不利的事情,完全是被逼的。”

    “我易辰从来不会对朋友出手。”此刻,易辰的杀意倒是收敛了不少。

    “这么说你愿意让我们离开?”一听到这句话,在场的圣灵族成员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不过,你们没有成为我朋友的资格。”下一句话,让在场的圣灵族成员脸色难看起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一众圣灵族的成员用警觉的目光看着易辰。

    “给你们五秒钟的时间逃跑,抓紧时间。”易辰的杀意再翻涌起来。

    一众圣灵族的成员相互间对视了眼,知道易辰是动真格的,当即不敢有丝毫的犹豫,转头朝远处飞去,他们只想用最短的时间逃离这里。

    五秒时间,并不是特别长,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能够飞出千米之远。

    “凝!”

    五秒的时间很快,时间一到,易辰立刻掐动一个法诀,可怕炙热的岩浆之精顺着他的经脉汹涌而出,相互间凝聚在一起,快速朝前方的圣灵族成员扑了过去。

    一道道惨叫声响起,一众圣灵族的成员哪里是易辰的对手,再加上岩浆之精本身便是破坏性强的至宝,瞬间将他们焚烧成虚无。

    除了南门之外,其他的圣灵族成员都是敌人,这就是易辰心中的想法,出手自然不会有丝毫的怜悯。

    大手一挥,易辰快速将岩浆之精收回,朝那位受伤的修者飞去。

    “你想要干什么?”那位修者用警觉的目光看着易辰,在他看来,易辰也是他的敌人,道:“要杀我,麻烦请痛快点。”

    “小魔兽,给他疗伤。”易辰并未理会他那敌意的目光,这句话让那位修者感到很吃惊。

    小魔兽飞身上前,释放出一股能量将那位修者笼罩住。

    “不要在这里惺惺作态,你这个魔头,有本事杀了我。”那位修者倒是硬气得很,一点都不买易辰的账。

    “张清他们在哪里?”他对自己有这么强的敌意,易辰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杀了我,也不会告诉你。”那位修者冷哼一声,道:“不要以为帮我疗伤,我就会感激你,有机会一定会杀了你。”

    “我没有杀你的理由。”易辰认真起来,道:“即使你不信,我也没办法,我易辰不会对自己的兄弟出手,他们在什么地方,告诉我,现在只有我可以帮助他。”

    那位修者对易辰很怀疑,冷冷道:“你这个杀人凶手,连自己兄弟恩师都杀的人,我凭什么信你?”

    易辰救人心切,自然不愿意浪费多的时间和口舌,要不是他是张清的人,也是为了保护张清的话,易辰一定会选择直接的方法做掉他。

    “咱们没有多的时间浪费,让我来吧。”星相城主一挥手,一股魂力顺着他的经脉涌出,涌入那位修者的脑海当中,使用自己的魂力去他的记忆。

    这一刻,那位修者的眼神逐渐涣散,他想要用自己的意志去反抗,可星无憾是一位准神,哪里是对手。

    一会,星无憾便收回魂力,道:“张清他们刚才趁乱往东面方向跑了,咱们现在用最快的速追上去,应该来得及。”

    “走。”易辰担心他们的安慰,等到小魔兽帮助那位修者脱险之后,一众人飞速朝东面方向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