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只是虚影

    “马屁精。”见到西门那副献媚的模样,南炎忍不住在心中骂了一声,在他看来,现在的圣灵族更加不如从前。

    以前的圣灵族不是特别和平,但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起码能够万众一心,如今的圣灵族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精神,被一些个人利益所侵蚀。

    在这么多人面前被这么说,西门的脸色自然不好看,心中冷笑一声,并没有继续跟南炎说话。

    在他看来,现在的南门已经被彻底压制,可以说是苟延残喘,根本没有必要放在心上。

    “易辰,你可知罪!”圣灵周子对四门之间的内斗,似乎一点都没有理会,对着易辰怒声喝道。

    “知罪?我倒是想要知道,我到底犯了什么事。”易辰自然知道圣灵周子为何会喊这样的话,倒是没有放在心上,做出一副什么都不知情的模样。

    “鬼谷先生德高望重,为人族做出了许多难以磨灭的贡献,你竟用残忍手段将其杀害,非但不知悔改,还想推卸责任?”圣灵周子每一个字都是咬着牙根说出来,好像对易辰是充满了仇恨一般。

    易辰心中忍不住笑了起来,要不是他救了鬼谷,恐怕他也不会相信,对鬼谷出手的是圣灵族的人。

    一边是想要杀鬼谷,另一边则是将所有的罪恶嫁祸在易辰的身上,还装作圣人一样来教训易辰,为自己在人族这边争取到更多的支持,另一边则是让易辰来背锅,不愧是好计谋!

    经圣灵周子这么一说,在场修者的愤怒情绪都被调动起来,看向易辰的目光也尽是敌意,也有一些修者激动的大声喊道:“杀了他!为鬼谷前辈报仇!”

    “杀人偿命,既然有这么多人要你死,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圣灵周子漠然笑了笑,道:“只要认错,我可以给你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认错?”面对圣灵周子咄咄逼人的态度,易辰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即便这种态度让人非常的不爽,道:“凭你圣灵族,还没有审判我的资格。”

    “不知悔改,那我只好杀了你,用你的鲜血祭奠鬼谷先生的在天之灵!”

    圣灵周子心中的杀意非常的强烈,似乎并不想给易辰丝毫的机会,双手掐动法诀,魂力疯狂的汹涌而出,相互间凝聚在一起,朝阵法汹涌而来,牢牢的将阵法包裹住。

    “蓬!”凛冽的劲风搅动,那个阵法在圣灵周子的控制下,开始逐渐的缩小,看这个情况,圣灵周子是想要靠那个阵法,将易辰他们碾成肉泥。

    易辰身上有很多秘技,要是将他放出来的话,说不定会被他使用秘技逃脱,圣灵周子倒也是学精了,采用这样的方式便不用担心被易辰逃走。

    场上的修者都用仇恨的目光看着易辰,他们当然不可能上来帮忙,这个时候恐怕也没有人能够帮得上易辰。

    “族长,易辰年纪尚浅,做出这样的事情,可能是受到其他人的蛊惑。”南炎非常的紧张,大声喊出这句话来。

    “身为圣灵族的门主,竟要护着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小魔头?你有何居心?”

    圣灵周子冷眼看向南炎,一缕杀意闪过,同时释放出一股气息将南炎笼罩在其中。

    南炎他的修为只是元古境,而圣灵周子则是一位准神,彼此间的实力差距非常大,面对他的气息,南炎根本扛不住,很快额头上便冒出冷汗。

    “族长,我不是那个意思,而是觉得这里面有蹊跷,若不是易辰所杀,岂不是冤枉了好人?”南炎顶着那股气息的压力,再度说道。

    “你这是在怀疑我的判断吗?”圣灵周子冷哼一声,并没有继续理会南炎,释放出来的魂力更加的庞大,那个禁忌法阵在不断的缩小。

    “不!”易辰的脸上浮现出狰狞之色,自然是非常的不甘,拼命的想要从阵法当中挣脱出来,可不管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将那个阵法给破掉。

    西门门主一众人都用戏虐的目光看着易辰,听着那绝望的喊叫声,他们都有一种莫名的快感。

    “就算再能逃,最终还是要死在咱们圣灵族的手里。”一些圣灵族的成员们冷笑连连。

    “轰!”

    便在这个时候,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在封印法阵当中响起,易辰等人的身体竟然在瞬间炸开。

    “这是怎么回事?”许多修者的耳朵被震得嗡嗡作响,在他们的注视下,封印法阵立刻被冲开,能量相互间凝聚在一起,朝圣灵周子冲击而去。

    “什么情况?”这样的攻击实在太突然了,圣灵周子立刻掐动出一个法诀,魂力凝聚出一个护罩将他保护在其中。

    “轰!”下一秒,那股能量轰击在他的护罩上面,震耳欲聋的声音在虚空中回荡,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

    那股能量当中不单只有易辰的气息,还有小魔兽,炎斗鸣他们几个人的气息,可以看得出来,那是他们几个人同时联手发动的攻击。

    拥有准神修为的星无憾,他的魂力更加非常的强横,同为准神,光之是他的魂力便足以让圣灵周子非常的难受。

    除此之外,易辰还参与在其中,他们几个人同时释放出来的魂力,圣灵周子根本就抵挡不住在,他凝聚出来的护罩立刻碎裂开来,一股霸道的力量将他推开出去。

    漂浮在他旁边的众人都受到了影响,西门门主他们立刻调动魂力,快速朝远处飞去。

    而南炎并未离开,释放出自己的魂力,将旁边所有的圣灵族成员都包裹在其中,帮助他们抵挡住可怕的能量波动。

    他本人却是躲避不及,被霸道的力量震退出去,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

    “门主!”一众南门成员都非常的感动,南炎刚才不顾自己的安慰,只是为了救他们,这跟西门门主他们刚才的反应做出了非常鲜明的对比。

    那些并不是南门的弟子们也都愣住了,他们都没有想到,南炎竟然会释放出魂力保护他们,脸上的神情非常的复杂。

    自家门主有危险的时候只知道自己离开,反而是一直被他们排斥的门主保护了他们,这实在是讽刺,也让他们的心触动了下。

    “刚才的攻击是怎么回事,易辰他们的魂力不是已经被吸收了吗?怎么还能释放出魂力攻击?”

    在场的修者们都非常的疑惑,西门门主他们同样也是如此。

    “他们不在封印法阵当中。”刚才的攻击让圣灵周子吃了非常大的亏,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说出一道冷冷的话来。

    “是我亲手将他们封印在法阵里面,他们怎么可能不在里面?”西门门主很着急的解释道。

    圣灵周子并未说什么,一挥手,一股魂力将前方的尘沙全部都震开,只见易辰他们刚才所在的位置,竟然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看到。

    “这是怎么回事?”见到这样的情况,西门门主立刻愣在原地,在场所有的修者们都非常的不解。

    刚刚易辰出现的时候,他们都在这里,易辰被困在阵法里面,也是他们亲眼所见,怎么会突然间就消失了。

    “刚才所看到的,并不是他们本人,而是他们离开前留下来的魂力,只要我们动手杀他们,那股魂力便会启动,瞬间斩杀操作阵法的那个人,若不是我的话,其他人肯定会被秒杀。”圣灵周子沉声道。

    闻言,西门门主倒抽一口凉气,心中在感到震惊的同时,也是有些后怕。

    刚才要不是圣灵周子来的话,他肯定会亲自动手,他可抵挡不住那股魂力的攻击,差一点点就被易辰留下来的魂力给杀掉,忍不住道:“实在是计谋多端,差一点就被他算计到了。我还有一个问题,刚才这里这么多人,按理说那个易辰应该没有办法逃脱才对。”

    “哼,太天真了。”圣灵周子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道:“你释放出魂力感应下,营地四周是否有一股特殊的阵法波动?”

    “那股阵纹波动先前我便感应到,只是没有注意,他应该是想要凝聚出一个困阵,将我们圣灵族都困在这里,然后对我们动手,只可惜被我们识破了。”西门门主道。

    “愚蠢。”圣灵周子哼了一声,道:“那个并不是困阵,而是一个类似于幻阵的东西,只要在阵法源头和尾端之处输入魂力,便会凝聚出与本人相同的魂力幻影。”

    “难道刚才那些只是魂力凝聚出来的幻影?”西门门主非常震惊,这一定是自家族长在开玩笑。

    因为,刚才他可是跟多撒两人一同联手对付易辰,都没有在他的手中讨到好处,要是跟易辰本人对战还好,如今却知道,自己对战的,不过是易辰使用魂力,用阵法凝聚出来的,类似分身一般的虚影,这样的结果让他感到非常的震惊。

    多撒,以及在场所有的修者都是如此,一个只是使用魂力配合阵法凝聚出来的虚影便有这样的威力,易辰他现在本人又有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