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未知的危险

    “原来已经晋级到准圣灵境,难怪如此的自信。”

    易辰这句话是对西门门主所说,从他刚才释放出来的气息可以判断出来,他的修为已经从元古境,晋级到了准圣灵境。

    从元古境到准圣灵境,算起来只是高了一个境界,可修者本身的实力却是有一个质的飞跃。

    “我记得西门门主只是一位元古境而已,现在晋级成为准圣灵境,他的实力比以前更加强了!”

    “这样又有什么用,不要忘了那个阴阳河的多撒长老,拥有圣灵境的修为,在实力优势这么大的情况下,感概气息的碰撞还是没有占优势,反而被击退。”

    “是啊!从刚才那股气息也能够看出来,易辰他的修为依旧还是准圣灵境,这样的修为面对一位实力比自己强的圣灵境,还有一位同等境界的准圣灵境,依旧能够处于上风,要是让他晋级成为圣灵境的话,恐怕没有多少人是他的对手了,除非只有准神境才能够将他压制。”

    “准神?不要忘了,这段时间有不少准神想要压制他,可最终还是被他逃脱,我看,要是让他晋级成为准神的话,除非有好几位同时出手,否则都有可能被易辰反杀。”

    一众修者对易辰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很震惊,纷纷议论起来,同时也都在紧张的关注着,看看事情会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

    “继续上!”多撒的脸色同样很难看,这可是在打他的脸,一声怒喝响起,双手立刻掐出一个法诀。

    此刻,他并未调动气息,而是世界凝聚魂力开始攻击,一道道强横的魂力顺着他的经脉汹涌而出,不断的在前方凝聚,凛冽的劲风在四周搅动。

    “纹器,纹盘!”西门门主也是一声轻喝,他所使用的纹器和纹盘从储物戒当中飞出,当握在手中的瞬间,魂力在他的控制下注入其中。

    刺眼的光芒闪烁,纹器飞速在纹盘上面刻画,一道道纹路在纹盘上面浮现,刺眼的光芒闪烁,可以感应到正有一股能量正在纹盘上面开始凝聚起来。

    “杀!”当喝声响起的瞬间,多撒再度变幻一个法印,朝前方击出的瞬间,魂力凝聚成一头巨型魔龙,飞速朝易辰冲击而来,劲风搅动,带起漫天的尘沙。

    “超九品斗灵之术--风动!”

    西门门主没有丝毫的犹豫,他直接就使用了斗灵之术,纹路疯狂的从纹盘当中汹涌而出,相互间交织在一起,疯狂的搅动,形成非常强横的飓风,朝易辰冲击而来。

    “盾御!”

    当他们两人的攻击快要击中易辰的时候,后者不紧不慢的吐出这个字符来,魂力瞬间凝聚成一个盾牌挡在他身前。

    碰撞的瞬间,震耳欲聋的声音在虚空中回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缓缓朝四周震荡开来,尘沙将易辰笼罩在其中。

    凭借一个人的实力,如果能够将两个人这么强的攻击拦截下来,那可就逆天了,众修者此刻心中都是这样的想法。

    倒是有不少人希望见到易辰失败,要是目睹一位天才陨落,那将会是一件值得吹嘘一辈子的事情,当然了,这类人本身就比较阴暗。

    “散!”便在众人的等待下,一道轻喝声从漫天的尘沙当中响起,将易辰包裹在其中的能量立刻被撕开,易辰安然无恙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怎么可能,承受了那么强的能量,他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西门门主震惊的声音在此刻响起。

    易辰没有给他解答的心思,漠然笑道:“该我了!”

    话音落下瞬间,易辰的储物戒闪烁起刺眼的光芒,带着耀眼光芒的纹器和纹盘快速从储物戒当中飞出。

    它们漂浮在易辰的头顶上,散发出刺眼的光芒,在漆黑的夜空中格外的耀眼,神威朝四周弥漫开来。

    “好可怕的气息,那是纹器和纹盘?”身为顶尖魔鉴师的西门门主愣住了,他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易辰头顶上漂浮的东西。

    圣灵族的传承本身就是魔鉴,对于所使用的纹器和纹盘要求非常高,使用等级越高的纹器和纹盘,战斗的时候实力增幅非常大。

    “那是荒级纹器和荒级纹盘!”西门门主睁大了双眼,流露出了贪婪的目光,就好像看到了极品美女一般,流露出了非常饥渴的情绪。

    当然,不单只是西门门主,在场所有的魔鉴师都是如此,可以感受到无数贪婪的目光聚集在易辰的纹器和纹盘上面。

    “竟然是荒级纹器和荒级纹盘,那种级别的神级工具,我也只在一些记载上面看到,没想到那个易辰竟然拥有那种级别的工具!”

    场面在此刻变得热闹起来,易辰拥有那种级别的工具,他们都非常的羡慕和嫉妒,要不是忌惮易辰的实力,恐怕他们早就冲上来抢夺。

    “第一次使用荒级纹器和荒级纹盘战斗,它们究竟能够将魔鉴水准发挥到什么样的程度,倒是让我期待。”

    那样的目光易辰早就已经习惯,当笑声响起的时候,魂力在他的控制下立刻注入纹器当中,一道刺眼的光芒闪烁起来,在他的控制下,纹器快速在纹盘上面刻画起来,一道道纹路在纹盘上面浮现。

    “好强的纹路气息。”西门门主的脸上浮现出震惊的神色,易辰所刻画出来的纹路气息让他感到非常的震撼。

    圣灵族本身对魔鉴就非常的敏感,也能够通过对方刻画出来的纹路判断出对方的实力水准,易辰刻画那些阵纹所散发出来的气息,竟然比圣灵境的还要强。

    要知道易辰的修为只是准圣灵境,竟然能够刻画出圣灵境的水准,并且可以看出他在魔鉴上面的理解,竟然比他们这些玩弄魔鉴已经有几百年的老家伙还要强,要是再上易辰成长几年,在魔鉴上面又有多少人是他的对手。

    “接招!”易辰漠然一笑,纹器朝前方挑出,一道道纹路疯狂的从纹盘当中涌出,相互间凝聚在一起,带着凛冽的劲风朝西门门主冲了过去。

    “多撒,帮忙防御!”西门门主脸上浮现出震惊的神色,在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再度开始刻画起来。

    “古战船,攻击!”多撒不敢有丝毫都怠慢,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古战船开始颤动起来,一道道神秘的纹路在船身上面浮现。

    在古战船前端的位置,阵纹凝聚成一个图案,散发出一股非常强烈的吸力,蕴含在空气中的魂力被吸入其中,相互间交织在一起,散发出无尽的威势。

    “杀!”当喝声响起的时候,古战船凝聚的能量快速冲出,西门门主同样也释放出自己凝聚出来的阵纹,彼此间交织在一起朝易辰凝聚出来的纹路冲了过来。

    碰撞声在虚空中回荡,刺眼的光芒将黑夜映成白昼,众修者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即便是在全力出手的情况下,西门门主还是被一股霸道的力量震退出去,嘴角溢出一丝猩红的鲜血。

    “怎么可能,在全力施展的情况下,竟然无法拦截下他的攻击。”西门门主目光当中浮现出骇然之色。

    古战船也被那股恐怖的力量震开,多撒同样也是受了不小的伤,同样也是用震惊的目光看着易辰,感到难以置信。

    “没想到他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当初第一次遇到易辰的时候,他跟神王两人同时联手,并且还是在使用神器的情况下,才勉强将多撒击败。

    如今,易辰仅是凭借个人实力,并且还是在没有使用神器的情况下,同时对付多撒和西门门主两人,还处于上风,这听起来就好像是在梦里一样。

    “是自行了断,还是让我动手,你们自己做决定。”易辰漠然笑道。

    “不得不承认,你的成长速度的确让我非常的震惊,甚至让我有一点小小的恐惧,但你却忽略了一点。”西门门主冷声笑道。

    这一刻,易辰心中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并且还是那么的强烈,修者对危险的感知能力本来就非常的强,当有这种感觉的时候一定是有危险要降临。

    “咻!”

    就在这一刻,多撒冷笑一声,一挥手,一份卷轴从他的储物戒里面飞出来,漂浮在虚空中散发出刺眼的光芒,同时那份卷轴里面传出易辰的气息。

    当见到那份卷轴的时候,易辰眉头一皱,他对那个东西并不陌生,正是当初三门用来追踪他的卷轴。

    “易辰兄,他们早就在你来之前,就已经将卷轴做出来了,快点走,他们已经布下了强大的束缚术!”一位南门的成员大声喊道。

    “找死!”一声冷哼响起,西门门主纹器一挑,一股可怕的阵纹从他的纹盘当中冲出来,朝那位南门成员冲了过去。

    “啊!”在无法躲避的情况下,那位南门成员被击中,发出一道惨叫声,血肉四溅。

    “西门门主,你竟然敢杀我的南门的人!”一众南门成员立刻红了眼,在悲伤的同样,也是非常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