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夜,行动

    “感知类阵法,是一种比防御阵更加低级的阵法,以前的话这种阵法根本无须在意。”星无憾眉头一皱,道。

    “阵法不管是强是弱,只要用在合适的地方,便能够发挥出作用。”易辰同样感到非常的棘手。

    如果是防御阵法,他可以直接潜入,用简单粗暴的方式,直接改变那个防御法阵,在对方还未察觉的情况下潜入。

    “感知类法阵它的敏感度比普通法阵要强数十倍,还未靠近营地就会被感应到,不要说改变阵法,能在还未接近的时候,不暴露自己的行踪就已经算不错了。”星无憾道。

    “没想到现在圣灵族的人变得这么聪明。”炎斗鸣样子有些烦躁,遇到这样的事情他可就没法帮上忙。

    “这也没有办法,只能怪主人的魔鉴术太厉害了,以前就是因为这样,他们吃了不少的亏。”小魔兽一脸幽怨的看着易辰。

    “看来,这只能怪我魔鉴术太强,都是我的错。”易辰一脸无辜,目光还是锁定在圣灵族他们的营地上,那个感知类的阵法虽然强,但不管怎么样都要想办法解决才行。

    “主人,偷鸡摸狗的事情你最在行了,这些事情就交给你了。”小魔兽对易辰挤了挤眼。

    “你这小魔兽,是不是皮痒了?什么叫偷鸡摸狗我最在行?”易辰敲了下小魔兽的脑袋。

    “哎呦,人家这么可耐,主人你怎么下得了手。”小魔兽抱起自己的脑袋,一脸无辜的看着易辰。

    “你这卖萌的老毛病又犯了是吧?”易辰无奈的摇了摇头。

    “没事,犯这种病的时候拖出去打一顿就好了。”炎斗鸣道。

    “小鸣鸣,俺平时对你也算不错,现在添油加醋,挑拨离间,是何居心!”小魔兽张牙舞爪道。

    “得,好男不跟女斗,当我什么都没有说。”炎斗鸣道。

    “什么?本兽什么时候是女的了?要不要找个地方较量下?”小魔兽一脸不服道。

    “咳咳,抱歉打扰一下。”易辰打断小魔兽道:“小魔兽,我就想知道,两个都是公的,究竟要怎么较量?”

    “这,这。”小魔兽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忍不住思考易辰所提出来的问题,脸色一红,恼羞成怒道:“怎么就不能较量了?凭拳头我还是可以教训他!”

    看到小魔兽那副样子,易辰等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小小的插曲倒是冲散了不少紧张的气氛。

    “好了,接下来就要准备对付圣灵族的人。”易辰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目光锁定在圣灵族的营地上。

    “易辰兄难道是想到了什么好办法了吗?”炎斗鸣询问道。

    “感知阵法能够在其他人即将靠近的时候,对布阵之人发出信息,想要闯入的话的确非常的困难,可现在是他们在找咱们,既然他们不出来,咱们又何必执着的要进去呢?”易辰笑了笑,道。

    “你是打算直接现身,让他们主动来找我们?”炎斗鸣眉头一皱,道:“这样是不是太危险了。”

    “咱们不露面,炎族的人同样也不会出来,只有露面之后才可以进行接下来的计划,只是咱们要策划好,露面之后应该怎么样才能够逃脱。”易辰道。

    “易辰兄说得有道理,既然是这样,相信易辰兄已经有计划了吧?”炎斗鸣道。

    “放心,大家按照我说的做,用很大的几率可以成功。”易辰双眼瞬间眯成锋芒状。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圣灵族的营地和四周都非常的安静,白天忙碌的搜寻,即便他们是修者都会感到疲惫,其中一些修者在原地修炼,也有一些修者是闭目养神。

    圣灵族暂时搭建起来的帐篷当中,则是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息,他们那边吸引了很多修者的注意。

    毕竟是曾经跟圣灵神王交过手的超级势力,想不引起人的注意都难,他们突然间跟进入了圣灵族的营地,自然是引起了无数人的猜测。

    要是那些修者都没有关注圣灵族成员的情况,易辰他们想要按照计划行事,倒还容易一些,可那么多人注意圣灵族那边的情况,想要偷偷摸摸的成功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一众修者可能都没有注意到,在易辰他们藏身的地方,有一道身影正从里面走出来,他黑袍加身,看起来非常的神秘,在夜色的衬托下在四周走动。

    修者的世界充满了各种恩怨,谁都有几个仇人,在人多的时候很多人都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都会穿着黑袍以掩盖自己的容貌。

    此番前来的修者当中,同样有很多这样的修者,他们并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都穿着黑色的长袍,易辰这样倒是没有引起太大的注意。

    纹器和纹盘在易辰的手中转动,一道道纹路从纹盘上面浮现,易辰正在用极快的速度刻画阵纹。

    若是其他魔鉴师的话,肯定已经被发现,在刻画的过程中会产生非常强烈的能量波动,很难将其掩盖,可易辰此刻在刻画却没有修者发现。

    “主人的魔鉴术是越来越厉害了,对自己的魂力,以及刻画出来的纹路控制能力竟然强到这种程度,他们根本无法发现。”

    小魔兽非常的吃惊,它是一路来见证易辰成长的一员,对易辰一路来的成长可是非常的了解,可还是为他的成长速度而感到震惊。

    就连日夜陪伴着易辰的小魔兽都是如此,更不要说那些易辰的敌人,隔一段时间之后,他们便会发现易辰的实力比原来更加的恐怖,那种震撼比小魔兽的吃惊更加的强烈,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对易辰才杀心才会那么的强烈。

    易辰只是笑了笑,并未多说什么,依旧在不断的刻画着纹路,并且在他的控制下,纹盘当中的纹路不断的汹涌而出,进入地面当中,它们相互间交织在一起,深深的埋入地面当中。

    小心翼翼的在四周游走,并没有修者注意易辰的情况,就这样易辰不断的在圣灵族布下的营地四周绕弯。

    “什么人?”可能是易辰在附近饶了太长时间,终于引来了圣灵族成员的注意,里面传出一道喝声。

    “主人有圣灵族的成员出来了。”小魔兽立刻提醒道。

    “阵法已经布置好了,现在就离开。”当易辰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右脚一踏地,身体便好像离弦之箭一般朝前方冲出。

    速度非常的快,就好像是一阵风刮过,在黑夜的衬托下,就好像是突然间消失一般。

    与此同时,圣灵族的成员来到了易辰所在的位置,当即其中一位成员道:“怎么一个人都没有?难道是我眼花了?”

    一种成员都感到非常的疑惑,只能说易辰的速度太快了,甚至让他们产生了错觉。

    “怎么会这样,刚刚我明明看到有人在这里。”其中一位圣灵族的成员非常的不解,眉头紧皱道。

    “肯定是你们眼花了,一惊一乍的,咱们圣灵族的人,有谁不要命的敢来招惹?”另外一位圣灵族的成员道。

    其他圣灵族的成员同样也是如此,刚开始他们都还非常的紧张,现在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他们都忍不住抱怨。

    “好吧,可能是我看错了,这段时间被那个易辰弄得都快神智不清了。”那位圣灵族的成员道。

    “那个姓易的,躲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这次火域之行,我有种预感,绝对可以将他干掉。”那几位圣灵族成员信心满满,而后便回到了营地当中。

    “就他们一群乌合之众,还想要干掉主人,这个笑话可一点都不好笑。”在他们离开不久,易辰的身影便出现在不远处,同时小魔兽非常不屑的声音响起。

    易辰只是笑了笑,并未多说什么。

    与此同时,龙仆他们从藏身之处飞出,来到易辰旁边。

    “阵法已经布下,等到开启的瞬间,便能够使用阵法将所有圣灵族的成员都困住,引爆阵法也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只要吸引了那些修者的注意力,咱们便离开,相信圣灵族的人肯定会忍不住追击,等分散那些修者的注意力之后,再杀个回马枪。”易辰道。

    “阵法肯定是易辰兄来引爆,有其他需要我们去做的吗?”炎斗鸣询问道。

    “现在这个时候,也没有其他特别的计划,一起行动吧。”易辰摇了摇头,道。

    几道身影同时腾空而起,同时朝圣灵族所在的方向飞去,最终停留在易辰所布下阵法的边缘位置。

    “有人靠近!”与此同时,圣灵族的营地当中响起一道怒喝声,而后便有四道身影快速腾空而起。

    “我去确认一下!”其中一位圣灵族的成员朝易辰他们飞来,当快要靠近的时候大声喊道:“你们是什么人?”

    “咻!”

    易辰并未回答,心神一动,一股强横的魂力顺着经脉汹涌而出,凝聚成一把大刀朝那位圣灵族的成员射了过去。

    “啊!”躲避不及,大刀直接穿过他肩甲,立刻倒飞出去。

    “收你们命之人!”与此同时,易辰漠然的声音在虚空中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