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阴阳河与圣灵族合作?

    


    “安若仙子?”这句话让星无憾感到很吃惊,同样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安若,道:“她使用了变幻之术,你怎么知道是她?”

    “说来话长,当年炎族攻击天玄族的时候,便是安若仙子和龙婆前去帮助,为天玄族争取到了不少时间,开启了禁制,暂时保住了天玄族。”炎斗鸣笑了笑,道:“虽然改变了容貌,但她的气质却是让人过目难忘,修者可以改变自己的容貌,却无法改变自己的气息,从那股让人熟悉的气息可以让我确定她的身份。”

    “原来如此,炎族修炼之术果然不同凡响,即便改变了容貌,依旧隐藏不住自己的气息。”星无憾道。

    “炎族的修炼之法?难道隐藏了自己的气息也依旧能够感应到?”易辰不解道。

    “是的,只要接近对方,不管修为有多强,依旧能够测探出对方的气息,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潜入炎族才需要幻灵无须,否则会立刻被炎族的其他成员感应到。”炎斗鸣点头道。

    “难怪当初被炎族的人追杀时,想要摆脱他们那么的困难,原来还有这样的能力。”易辰忍不住想起当初被他们追杀的情形。

    只要一靠近他们,就算隐匿自己的气息都没有用,他们依然可以感应到你的气息,气息便是修者的身份,不管隐匿得多好都会被他们发现。

    “远古时期的炎族乃是战力最强的古族,好战乃是他们的本性,当年若不是他们做了叛徒,如今的阳位面将会是另一番景象。”

    安若拳头虚握起来,语气里带着一丝冰冷,可以非常清晰的感应到她的悲伤,只有真正经历过那个时期的人才知道,阴阳位面的争斗给他们带来了多么深沉的痛苦。

    “虽然还有许多记忆没有觉醒,但一提当年的事情,我的心就好像要被撕碎了一样。”星无憾闭上了眼睛。

    每一位修者都希望有永无至今的战斗,这样才能够让自己成长得更快,变得更强,才能在充满杀戮的世界里活得更久,更加的快活。

    可是,没有一位修者希望自己身边的人这样过一辈子,战斗是在跟死神打交道,只有修者才明白修者的道路是多么的残酷。

    每一位修者都是有血有肉都人,自己可以承受很多压力和痛苦,却希望身边的人永远都过着安稳的生活。

    每一个修者都是孤独的行者,身边的人总是会卷入各种争斗中死去,修为越强的修者,心便越是冰冷。

    他们活的时间更加,而身边的人却不能跟着他们一路走下去,会比他们更早的离开。

    世上最痛苦的时间不是功不成名不就,不是低人一等没有出头之日,而是只能无助的看着身边的人相续死去,目送着身边的人逐个离开,唯独留下自己在这个残酷的世界苦苦挣扎。

    战争更是残酷,家人,兄弟,朋友,爱人,都会在争斗中死亡,星无憾亲身经历了阴阳两个位面的战斗,若是当年的记忆已经觉醒,恐怕会更加的痛苦。

    几个人当中,炎无言是最尴尬的一个,他对当年远古时期的事情并不了解,也并不知道阴阳位面太多的信息,只是从他们的话中可以知道,炎族便是当年的罪人。

    一想到这里他的心中都有一种羞耻感,为了私欲而背叛了同伴,这是很让人不耻事情,炎族以前给炎斗鸣带来的是荣耀,如今顶着炎族人的身份,却是让他感到无比的恶心。

    一众人都没有继续说话,阴阳两个位面的通道迟早都会打开,大战随时都会打响,谁都无法避免,身边的亲人,随时都会成为战争的牺牲品。

    易辰抬头看向远方,一言不发,目光当中尽是坚定,这个问题无法逃避,便要去面对,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便是在阴阳位面通道打开之前做好足够的准备,不单要保全自己,还要保全自己的家人。

    “龙仆前辈回来了!”小魔兽提醒声响起,而后便有一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朝这边飞来。

    “前辈有发现炎族的人吗?”炎斗鸣立刻询问道。

    龙仆摇了摇头,道:“没有发现炎族的人,他们这次好像非常的谨慎。”

    龙仆没有询问易辰他们的情况,要是发现了炎族的人,大家肯定不会在这里等着。

    “前来火域这边的修者已经越来越多,就算炎族的人出现,咱们也不好下手。”星无憾眉头一皱,道。

    “还有一个不是特别好的消息,阴阳河的人也来了。”龙仆的脸上尽是凝重。

    “他们难道也想要对咱们动手?”小魔兽撇了撇嘴,道:“难道当初在阴阳河那边给他们的教训还不够?反正追杀咱们的人那么多,少他们一个不少,多他们一个不多。”

    “他们还带来了一些对咱们来说非常不利的东西。”龙仆摇了摇头,道:“要是炎族的人还没有出现的话,咱们现在就得离开,否则的话将会陷入被动。”

    “是什么东西让前辈这么忌惮?咱们只要不暴露,他们也拿咱们没有办法。”炎斗鸣道。

    “是少主的气息,当初咱们在阴阳河那边少主跟他们有过冲突,当时他们便收集了少主的气息。”龙仆道。

    “只是一缕气息,对咱们有什么影响?难道他们还能凭借那一缕气息找到咱们不成?”小魔兽道。

    易辰的脸色却是凝重起来,道:“他们不能凭借气息找到咱们,但有一些人却是可以。”

    小魔兽幡然醒悟,道:“难道是圣灵族的人?”

    “没错,圣灵族能在卷轴上面刻画出特殊的阵法,只要将修者的气息放进去,带上身上之后,只要那缕气息的主人一靠近,卷轴便会有反应,当初圣灵族追杀咱们的时候,他们便使用过那样的卷轴。”易辰道。

    小魔兽此刻也是凝重起来,道:“要不说的话我倒还忘了,现在只希望阴阳河的人不会跟圣灵族的人合作,不然的话会给咱们带来无尽的麻烦。”

    “这样的话咱们得走了。”龙仆非常认真的说道:“否则,很快圣灵族的人便会找到咱们所在的位置。”

    “难道阴阳河的人跟圣灵族的人合作了?”易辰询问道。

    “您看那边。”龙仆转头朝圣灵族所在的营地看去。

    “果然。”当易辰看过去的时候,立刻发现一艘古战船正从前方行驶而来,一眼便能够看出,那是阴阳河的古战船,所行驶的目标正是圣灵族的营地。

    “真是奇怪了,阴阳河的人跟圣灵族的人从来都没有过任何交集,况且阴阳河的人还是妖族人,不可能帮助身为人族的圣灵族。”安若道。

    “现在很多事情,任谁也猜不准,看不透,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咱们得赶紧想办法才行。”星无憾道。

    “这样的话所有的计划都泡汤了。”小魔兽一些不甘心道:“本来还以为可以好好都玩一玩,没想到会出现这么棘手的情况。”

    星无憾他们都看着易辰,等着易辰的看法,无形之中,易辰能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相信咱们的想法都一样。”半响后,易辰耸了耸肩,道:“要是想走的话,相信你们都不会等着我发言。”

    所谓物以类聚,一类人可以吸引相同类型的人在一起,所以易辰身边的人,同样也都是有着冒险精神的人。

    “那就拼一拼。”炎斗鸣咬牙道。对他来说,想要复仇并不容易,当初孤身一人,没有人可以帮到他,复仇的机会对他来说非常的渺茫。

    认识易辰之后,他才看到了复仇的希望,现在只有得到天星石,才有可能会成功,他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人生本来就是一场看不到未来的赌注。

    要是不赌,肯定会输,要是放手一搏的话,才有赢的可能。

    “想要留下,首先得想办法怎么应对阴阳河和圣灵族的人。”星无憾自然同意留下,对他来说这也是一场赌博。

    “西门门主他们向圣灵族发出信号不久,圣灵族的人要赶来火域,需要不少的时间。”易辰眸间闪过锐利的光芒,道:“这个时间差,便是咱们最好的动手机会。”

    “明白了!在圣灵族大部队前来之前,将阴阳河的人做掉,抹掉主人的气息。”小魔兽点头道。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目的。”易辰笑了笑,道:“咱们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便是告诉炎族的人,咱们就在火域,能不能捉住,就要看他们的本事了。”

    “让我去。”安若此刻站起身来,目光锁定在圣灵族所在的营地,道:“要是陌生男人靠近被他们发现的话,他们会提高警惕,若是我过去的话,他们会松懈一些。”

    “想要潜入的话很困难,并且会增加很多风险。”易辰摇了摇头,指向圣灵族附近,道:“他们已经在营地附近布下阵法,更糟糕的是,那些不是防御阵,而是感知类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