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众修齐聚

    看得出来,炎斗鸣他惊讶的模样并不是装出来的,易辰相信他不会隐瞒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只是这却是让易辰更加的好奇。

    炎斗鸣还未被逐出炎族之前,可是炎族高层的弟,连他都不知道火域那边的事情,那其他高层到底知不知道?

    “你确定?”星无憾用怀疑的目光看着炎斗鸣,显然是有些不相信,身为高层弟,应该知道自己家族的一些秘密才对,怎么炎斗鸣会是这一副样。

    “咱们现在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炎族如今也是我的敌人,知道的事情我自然不会隐瞒。”炎斗鸣眉头一皱,看来星无憾对他这个炎族人依旧不是特别的信任。

    “无憾前辈只是随便问问,斗鸣兄不要挂在心上。”易辰摆了摆手,道:“看来那个地方应该是炎族最高的机密,隐瞒得那么深,肯定有不同寻常的东西。”

    “按照这样来看的话,咱们有必要去那边查探一番才行。”炎斗鸣对那个地方也是非常的好奇,迫不及待想要去那边看看。

    神王的血液被储存在一个地方,并且炎族还弄得非常的神秘,这勾起了他的好奇,隐隐间闻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血池那边一定要去看,只是咱们现在手头上还有许多事情要做,等处理完这些事情再去那边查一查。”易辰道。

    “也只能这样了。”炎斗鸣点了点头,而后在众人的注视下,圣灵族的成员们隐入火域当中。

    易辰继续在这边布置法阵,那边小魔兽它们也办得非常的不错,不多时,便将易辰在火域的消息扩散出去。

    “难怪找不到那个易辰,原来他躲进火域了!不管怎么样都要将他找出来!杀了他为鬼谷先生报仇!”

    一种人族的成员们都非常的兴奋,他们都没有丝毫的犹豫,成群结队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

    当然,怀着为鬼谷报仇目的的人只是下部分,其中有一部分本身就是跟易辰有恩怨的人,也有一些只是想要单纯的将易辰扼杀的修者,毕竟嫉妒才是最可怕的杀手。

    也有一部分修者跟易辰没有丝毫的恩怨,也不想跟易辰有任何的冲突,他们跟着前来只是想要凑热闹,进去探下火域那个神秘未知的地方。怀着这种目的修者,属于大部分。

    “终于出现了,火域,这次一定要将那个易辰斩杀!”一个未知名的地方,响起一道阴狠的声音。

    “是!”整齐响亮的喝声同时响起,而后便有一大群身穿着炎族服装的成员飞出,快速朝火域所在的位置飞去。

    自从神殿出现之后,五大域好不容易平静了一段时间,而易辰就好像是平静湖面落下的石,一石激起千层浪,五大域再沸腾起来。

    一天后,小魔兽和龙仆回到了火域跟易辰会合。

    “少主,消息已经散播出去了,相信那些修者很快就会来到火域。”龙仆道。

    易辰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经历了这么多大风大浪,少有东西能让他紧张,道:“只要消息一散播出现,炎族的人就会立刻赶来,咱们的目的是要得到传送令牌,不必理会那些随行而来的修者。”

    “建议咱们还是分头行动比较好,人多目标大,等到炎族的成员来到火域,咱们再会合。”星无憾建议道。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咱们分开行动吧。”易辰点了点头,一挥手,一众人朝几个方向飞去。

    小魔兽自然是跟着易辰,龙仆他们则各自行动,这样的话也能够更快的确定炎族所在的位置。

    “主人,咱们难道要一直在这里等着?”小魔兽询问道。

    “现在除了等,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易辰当然知道小魔兽的意思,不就是想要出去搞出一些事情来。

    现在还是稳妥一点比较好,要是出什么岔的话,绝对会造成非常不利的影响。

    找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易辰掐动一个法诀,盘坐在地面上开始修炼起来。

    现在的修为是准圣灵境巅峰,只差一步就能够进入真正的圣灵境。

    这样的修炼速让人感到非常的惊悚,可易辰觉得还是慢了,他得赶紧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圣灵境才行。

    如今靠的不单只是自己的修炼天赋,其中还需要很大的运气才行,如果运气好的话,便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触摸到机缘,从而使自己晋级到圣灵境。

    当然,易辰也没有想多,脚踏实地的修炼才是关键。

    “众生诀这种魂术果然强大非常。”在修炼的过程中,易辰忍不住赞叹一声。

    这个魂术是当初进入神殿的时候,那位神秘人给易辰的魂术,自从修炼之后给易辰的感觉就是非常的凶悍。

    在修炼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五感可以非常清晰的感应到万米内的动静,任何风吹草动都会瞬间被他感应到。

    并且,不管自己心境如何躁动,只要运转众生诀,便会瞬间归于平静。

    “这个众生诀的确非常的神奇哦!虽然主人没有晋级,但每次运转众生诀的时候,主人的魂力便会提升不少。”小魔兽道。

    闻言,易辰点了点头,若是使用其他的魂术修炼,只要到了大圆满的境界,魂力便无法继续提升。

    可使用众生诀修炼的时候则不同,就算他达到了巅峰状态,但依旧能够增加的魂力。

    “有人来了!”没有修炼长时间,易辰凭借敏锐的感知力,瞬间便感应到有人朝这边靠近。

    “他没有隐匿自己的气息,那股气息还给我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人来了。”小魔兽不解道。

    易辰心神一动,立刻撤销众生诀,从地面上站起身来,笑了笑,道:“熟人。”

    下一秒,易辰身形一闪,立刻来到虚空之上,抬头朝气息传来的方向望去。

    不多时,一道身穿着黑色长衫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他的身后背着一把长剑,整个人看起来给人一种阴邪的感觉。

    易辰在看着他,而他的目光也看着易辰,渐渐的来到易辰的不远处。

    “邪剑。”易辰嘴角一勾,来者正是邪剑,对他的到来易辰感到非常的意外。

    “炎族的人处处针对你,你都没有死,看来想要将你杀掉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邪剑道。

    “若是他们真的杀了我,想必你一定会失望。”易辰道。

    “若是他们都能够杀你,那你便不配做我邪剑的对手。”邪剑说出一道充满了傲气的话来,目光斜视着易辰。

    这幅模样易辰早就见怪不怪,目光从邪剑的身上扫过,这一次见到邪剑,对方依旧收敛着气息,无法感应出邪剑的具体修为。

    可是,从邪剑的一举一动,还有他给别人的感觉,易辰觉得他的修为肯定精进了不少。

    “难道是上次被教训得还不够,这一次来找我,又想体验下当初的感觉?”易辰倒是非常的不客气,笑着道。

    这一刻,邪剑的脸色阴沉下来,自从遇到易辰以来,两人交手了无数次,可每次邪剑都没有讨到什么好处,倒是在易辰手中吃了无数次的亏。

    这番话,又让他想起败在易辰手中的耻辱场景,脸色自然不好看。

    依照邪剑的个性,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冲上来跟易辰战一场,只是这次的邪剑倒是非常的奇怪,硬是没有冲上来。

    “这次若不是北冥兽王吩咐,我一定不饶你。”邪剑的脸色尽是阴沉道。

    一提到远古血冥兽王,易辰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异色在眸间闪过,不由得想起一个让人担忧的事情。

    “哦?它让你找我究竟有何事情?”易辰表面上看不出丝毫的感情不懂,依旧是一副漫不关心的样。

    “什么事情?相信就算我不说,你也应该能够猜到。”邪剑漠然道。

    “我易辰跟它没有合作的可能。”易辰的回答倒是非常的干脆,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这样正好,跟你这样的人合作,我也不舒服。”邪剑倒是非常的傲娇,道:“若不是他让我来找你说这些我,我邪剑也懒得过来。目前能够跟炎族对抗的只有远古血冥兽王,它让你自己权衡一下。”

    现在的情况的确非常的麻烦,要是有远古血冥兽王帮助的话,的确能够缓解非常多的压力,最起码跟炎族对抗的时候不会处于劣势。

    但这样的话风险反而更大,远古血冥兽王本身就是不确定因素,风险非常大。

    易辰又怎么知道它是不是只想骗他打开封印,等到出来之后再出尔反尔。

    “你若是来找我战斗,我倒是乐意奉陪,若只是为了这个事情,你可以走了。”易辰道。

    “有趣。”邪剑冷冷一笑,道:“这个时候还能够这么硬气,不愧是我邪剑看重的对手,只是你不要忘了那只猴撑不了多长时间。”

    “这个倒是不劳你们挂心。”易辰耸了耸肩,道。

    闻言,邪剑没有继续说话,双目紧盯着易辰,一股杀意已经在他身体周围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