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七十章 直接秒杀【二更】

    原来易辰的度就已经非常的快,但晋级准宙魂境之后,他的度比原来更快了,几乎是一瞬间就来到了他的身后。

    “怎么会有这么快的度。”那位丁古家的长老无比的震惊,他的脸色在此时变得难看起来,恐怕自己这一次遇到真正的对手了。

    “咻”但他的反应度也非常的快,一转身迅凝聚魂力朝易辰轰击而来,从这一点就能看出他的战斗非常丰富。

    “太晚了。”呼呼的风啸声在前方传来,易辰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紧张,漠然说出三个这样的字,而后双手在此时迅张开,当即恐怖的岩浆之精顺着他的经脉汹涌而出。

    五种颜色的火焰,当从易辰体内出来的瞬间,周围的空间被焚烧得扭曲起来,所有人在此时都睁大了眼睛,感到难以置信。

    “杀!”喊出一个漠然的字符,随后易辰没有丝毫的犹豫,双手快合十朝前方击出,当即岩浆之精释放出来的温度更加的恐怖,空间都被焚塌,带着恐怖的威势朝那位丁古家长老笼罩而去。

    “啊!”那位丁古家的长老想要躲开攻击,但两人距离太近了,他根本就没有对比的机会,便在一瞬间被岩浆之精笼罩,炙热的温度将他焚烧得面部扭曲起来,发出一道惨叫声。

    当初宇魂境的时候易辰还没有办法发挥岩浆之精真正的威力,而现在晋级准宙魂境之后,岩浆之精的威力他已经能够催动到极致,威势非常的恐怖,就算是准宙魂境也没有办法抵挡。

    剧烈的疼痛让那位丁古家长老脸色狰狞起来,他不断的催动魂力想要阻挡岩浆之精,但却没有太大的作用,因为他的魂力刚一释放出来,便被岩浆之精释放出来的高温焚烧成虚无。

    “杀!”丁古家的人跟他势不两立,易辰自然不会手下留情,再次怒喝一声,随后岩浆之精释放出来的温度提高了几分。

    “啊!”那位丁古家的长老虽然在不断的挣扎,但想要逃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片刻的功夫便被焚烧成虚无,已给准宙魂境的长老,竟然就这样被易辰干掉了。

    那些丁古家的成员们都感到难以置信,他们的脸色都非常的难看,易辰释放出来的岩浆之精给他们带来了非常大的压力。

    “五彩火焰,那不是当初我们丁古家仇人易辰使用的至宝吗?他怎么会拥有?”当反应过来之后,他们的目光便聚集在易辰释放出来的岩浆之精上面,同时喊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易辰展现出来的实力太恐怖了,他们此时都不敢贸然出手,同时喝道。

    “只是一年多的时间,你们丁古家的人这么快就将我易辰忘记了吗?”易辰大笑一声,并未隐藏自己的身份,心神一动,当即他的面部开始扭曲起来,恢复成原来的模样。

    “什么,是你,你不是在一年前已经死掉了吗?”易辰他的模样跟当初没有太大的变化,所以当看到是他的时候,那些丁古家的成员全部都睁大了眼睛,他们都感到难以置信。

    更加重要的是,易辰他现在释放出来的气息是准宙魂境的气息,如果他们没有记错的话,一年前易辰他的修为才只是一位宇魂境而已。

    “没想到吧?也不知道是你们丁古家的幸运还是不幸,哦对了,当初负责追杀我的那位叫郝军的太上长老,现在可安好?”易辰轻声笑道。

    提到当初的事情,他们的脸色都变得狰狞起来,丁古家花费了数百万的魂灵石,才将荒元龙凤灵石拍下来,可没想到最终还被易辰抢去。

    并且在过程他们还损失了好几位长老,这对丁古家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特别是他们的太上长老郝军,双眼直接瞎了,并且还是重伤从那幽冥鬼域里面冲出来。

    连拥有宙魂境修为的太上长老都伤成那样,那易辰肯定没有活路,这样的话丁古家也算挽回了一点颜面。

    可命运总是喜欢跟人开玩笑,正当他们以为易辰已经死掉的时候,一年后的今天,易辰竟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并且他的修为已经不是宇魂境,而是一位准宙魂境。

    二十岁的准宙魂境,他们还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就算是他们家的少爷——丁古四杰,在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没有办法进入准宙魂境,这样的修炼天赋让他们感到心悸。

    杀手少年跟易辰并不陌生,当初在龙渊大陆的时候,年纪相当的他们经常都会发生战斗,当然杀手少年不过是想找易辰练手而已。

    本来以为从龙渊大陆离开之后,便和易辰再也没有任何的瓜葛,没想到他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出手相救,他的脸色在此时变得无比的复杂。

    “怎么样,是不是充满了惊喜。”易辰的脸上带着笑意,在虚空缓缓抬起脚朝前方踏出,四周的空间都在颤抖,一股杀意在他的身体周围弥漫。

    当初丁古家的人追杀他追杀得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差点死在幽冥鬼域里面,当初他就立誓一定要报这个仇,如今终于有机会,他岂会这么轻易地就放过他们。

    “即便你已经晋级准宙魂境,但敢挑战我丁古家的威严,依旧只有一条死路可走。”丁古家长老此时冷笑起来,虽然易辰展现出来的实力非常的强,但他们的人不少,自然不会怕了易辰。

    “一起上吧,不要浪费我的时间。”缓缓说出一道这样的话,易辰停滞在虚空,缓缓张开双手,释放出来的岩浆之精更加的恐怖。

    “一起上,杀了他!”刚才已经见识了易辰展现出来的实力,他们自然不敢托大,同时怒喝一声,而后便纷纷催动魂力,带着呼啸的风声朝易辰冲了过来。

    “杀!”有这样的机会,易辰哪里会轻易的错过,轻喝一声,当即岩浆之精开始疯狂的汹涌而出,释放出来的威势更加的狂猛,在他的控制下率先朝一位宇魂境轰击而去。

    “不好。”那位宇魂境没有想到,易辰竟然会将攻击的目标瞄准他,当即脸色一变,双手掐动法诀,凝聚出一个魂力护罩,想要阻挡那股恐怖的火焰。

    “啊”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岩浆之精的温度竟然那么恐怖,在接触的瞬间,那个护罩立刻就被焚烧成虚无,一道惨叫声响起,那位宇魂境高手直接就被烧死。

    “嘶”整个杀人的过程赶紧利落,易辰几乎没有半点犹豫和手软,这样的手段让他们都非常的震惊,脸色在此时也变得极度难看,同时也倒抽了一口凉气。

    “那股火焰太恐怖了,使用阵法将他束缚住,等待家族的强者到来,这样才好将他干掉。”对于岩浆之精,那些拥有准宙魂境修为的丁古家长老也都非常的忌惮,不敢近身接触,大声喊道。

    “咻”听到准宙魂境长老的话后,那些宇魂境修者并未发动攻击,赶紧跑动起来,将易辰围在间,同时他们拿出早就已经刻画好的卷轴,调动魂力注入其。

    “轰”沉闷的声响传出,竹简狠狠的颤抖了下,一股刺眼的光芒闪烁而起,无数的纹路疯狂的汹涌而出,那些纹路全部都交织在一起,冲天而起,凝聚出一个护罩,将易辰困在其。

    “开!”易辰的双眼眯成锋芒状,双手掐动法诀,轻喝一声,当即岩浆之精便朝那个护罩攻去,一道道震耳的声音响起,但那个护罩比想象还要强大,易辰的攻击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这个护罩可是由太上长老刻画而成,由几十个阵法同时凝聚在一起,防御力是普通护罩的数十倍,岂是你想破就能破开。”见到易辰的攻击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之后,其一位丁古家的长老开始冷笑起来。

    那个防御法阵的确非常的强大,要是其他修者的话,肯定会束手无策。

    “难道你们不知道,在一位超九星魔鉴师面前,不要轻易的玩弄法阵吗?”但易辰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紧张,正当他们都在大笑的时候,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什么。”听到这番话的时候,那些丁古家的成员突然间有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他们都感觉会有非常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让你们尝一尝法阵爆炸到底是什么样的滋味。”一道这样的声音在虚空响起,易辰双掌一翻,纹器和纹盘分别出现在他的手,随后便在他们的注视下开始刻画起来。

    “咻”一道道阵纹在纹盘当出现,在他的控制下汹涌而出,直接注入那个阵法当。

    “轰”便在那些纹路注入阵法的时候,当即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而后那阵法直接发生了改变。

    “怎么回事,那个阵法竟然与我失去了联系。”很快那些丁古家的成员同时大喊一声,语气当充满了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