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六十七章 活着出来【三更】

    仙元灵石可是非常难得的神物,生前纵你风华绝代,死后也不过一杯黄土,只有在寿元将尽的时候,才知道生命的可贵,哪怕是一天或是一个小时。

    易辰现在虽然用不上,但不代表以后用不上,而且除了他之外,他还有自己的家人,自己的朋友。

    下方深渊的那一道身影虽然给他一种极度强烈的危险,但他已经来不及多想,身形一闪直接就朝仙元灵石冲了过去,那样的好东西一定要拿到手,即便下方有一位恐怖的存在,也阻挡不了他的决心。

    “咻”双手掐动法诀,两道锐利的光芒在易辰的眸间闪过,在击出的瞬间,魂力汹涌而出,快将仙元灵石缠住,微微一用力将便仙元灵石拉了过来,收入储物戒当。

    “到手了!”当仙元灵石收入储物戒的瞬间,易辰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喜色。

    “轰隆”可他还未反应过来,下方的那道身影缓缓举起手的武器,他的一举一动都能引起大道的共鸣,那把巨斧缓缓朝前方劈出,没有调动出任何的能量,但却直接斩碎了虚空,空间寸寸崩裂,朝易辰这边蔓延而来,罡风搅动而起。

    “不好。”易辰脸色一变,要是现在不离开的话,被绞入那裂缝空间裂缝当,将会非常的危险,即便他是一位准宙魂境,也是顷刻间被恐怖罡风杀死。

    “咻”没有丝毫的犹豫,易辰丹田当传出一道轻颤声,随后身形一闪快朝另外一个方向飞去,避过了恐怖的攻击。

    “主人快点,绝对不能让他跟上来!”小魔兽焦急的大喊,那一道身影太恐怖了,只是轻轻的挥动斧子就将空间斩碎,莫非它真的就是这里的鬼王不成。

    “咻”那一道身影从深渊当缓缓升起,来到悬崖上方,不过他只是停留在那里,好像并没有追赶的意思。

    这个发现倒是让易辰脸上浮现出一抹喜色,同时度也加快了几分,刚才飞行的方向果然有更加恐怖的存在,从这里可以判断出他现在飞行的方向绝对是离开的方向。

    不过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当初他被丁古家的人追赶的时候,在这里遇到了很多幽冥鬼将还有幽冥血奴,但他现在却没有遇到,这好像很不同寻常。

    “咻”就这样相安无事的飞行了三个时辰之后,易辰突然间从雾霾当冲出,眼前的环境豁然开朗,那是一片黄褐色的土地。

    “咦,我们竟然出来了。”当看到土地的颜色后,易辰当即便睁大了眼睛,感到难以置信。

    刚才一路飞行他并没有遇到幽冥鬼将和幽冥血奴,而且也看不到前方的道路,不断的飞行让他感到非常的枯燥,本来以为又走错了方向,没有想到的是竟然直接出来了。

    “太好了主人!”小魔兽非常兴奋的大喊一声,终于脱险让它感到非常的兴奋。

    “那道身影果真没有追出来。”易辰回头看向雾霾,松了口气,如果那一道身影追赶的话,易辰相信自己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逃脱。

    “现在终于出来了,不要再说那些不好的事情啦,咱们要抛开不好的过去!”小魔兽露出一个微笑,道:“主人现在你有什么打算?”

    闻言,易辰微微沉思了下,道:“先离开这里,将守塔尊者找回来,然后一起返回龙渊大陆。”

    这就是易辰现在要做的事情,当然寻找守塔尊者是重之重,当初为了掩护自己来到天炎大陆,他可是受了重伤,并且下落不明,易辰有必要将他找回来。

    不过现在易辰没有任何的目标,忍不住想起当初在血钻魔盗团的时候看见的那一道熟悉的身影,当初他就判断那个人很有可能是守塔尊者,只是后来没有及时前去查探。

    “先返回血钻魔盗团看一看。”眸间闪过锐利的光芒,易辰立刻有了暂时的目标,没有在这里逗留,身形一闪便朝前方飞去。

    “咦,有一位准宙魂境的强者。”幽冥鬼域非常的神秘,拥有着许多传说,吸引了很多修者前来这里查探,易辰在飞行的过程吸引了很多关注的目光。

    在这个世界强者数量虽然不少,但有一位准宙魂境出现,依旧会引起不小的轰动,所以很多人都在关注着易辰,而当他飞前一点过来的时候,那些修者能够看清他模样的时候,当即睁大了眼睛。

    “那个修者的相貌怎么看起来那么眼熟?我的天啊!他不是一年前被困在幽冥鬼域里面的易辰吗?”虽然困在里面一年的时间,但易辰的相貌并没有变化太多,所以立刻有人想起了他。

    抢夺丁古家的东西,最终被困在幽冥鬼域里面,易辰当初做出来的事情让很多修者都为之震惊,所以这个名字也被很多修者记住,当然他的相貌也传了开来。

    “绝对没有错,就是那个易辰!当初他被逼入幽冥鬼域的之后,没有人见到他出来过,所以大家都以为他死在了里面,没想到他还活着。”此时他们的心情只能用震惊来形容,试想一下如果一个在一年前就已经被认定为死去的人,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那会是什么心情。

    “他竟然还是御空飞行,那可是准宙魂境和宙魂境的能力,他竟然晋级准宙魂境了。”感应到他的气息之后,那些修者们更加的震惊。

    还未进入幽冥鬼域的时候易辰也就十九岁,如今只过了一年的时间,也就是说他的年龄也才二十岁而已,这样的年纪就拥有准宙魂境的修为,这就是丁古四杰那种级别的超级天才都没有办法在二十岁的时候踏入这个境界,这绝对是他们迄今为止见到最年轻的准宙魂境。

    “看来还是忘了一件事情。”感受到四周传来各种震惊的目光,易辰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无奈之色,出来的时候他好像忘记了使用变化之术修改自己的容貌。

    不过现在想要修改看来已经晚了,恐怕他还活着的消息,用不了多久就会在这片地域传开。

    “如果现在不修改的话,行踪迟早会被暴露出来,等到那个时候丁古家的人肯定会第一时间到来。”易辰耸了耸肩,不得已使用变换之术改变自己的容貌,同时也收敛自己的气息。

    丁古家将他逼入绝境,易辰对他们的好感度为零,如果不是最后侥幸活下来的话,恐怕早就带着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所以这个仇易辰一定要报,当然了现在他要做的事情,是找到守塔尊者。

    “咻”改变了容貌之后,易辰朝前方飞行的度加快了几分,转瞬之间消失在众人的眼底下。

    。。。。。。

    “主人,他走了。”

    两道身影,缓缓在雾霾当浮现,望着易辰离开的方向,其一人身穿着绿衣,一人身穿着青衣。

    “走了吗。”青衣女子的眼神当带着不舍,微微一咬红唇,玉手放在心脏位置,似乎非常痛苦一般,一滴泪珠在眼眸间滑落。

    见到青衣女子如此痛苦的模样,绿衣女子倒是非常的吃惊,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自己的主人如此痛苦过,要知道自己的主人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再大的危险都会泰然挺过去,要是她如此悲伤的模样,被那些虎视眈眈的敌人看到的话,一定会非常的震惊。

    “主人你们一定会有机会团聚的!所以不用这么悲伤,你看公子现在不是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了吗?并且修炼天赋也很强,所以不用担心。”绿衣女子相劝道。

    “为了达到那个境界的修为,想必那孩子也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青衣女子说出充满了心疼的话。

    “没想到主人竟然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呢,嘻嘻。”绿衣女子道。

    “绿衣今天发生的事情不要让第二个人知道,顺便恢复幽冥鬼域的秩序。”青衣女子身躯一颤,眸间的泪水被震散出去,用充满不舍的目光看着易辰离去的方向,身影缓缓隐入雾霾当。

    “难得看到主子这么温柔,公子一走又恢复原来的样子,真是让人捉摸不透。”绿衣女子摇了摇头,而后一挥手,也消失在原地。

    。。。。。

    “丁古家家主竟然遭到刺杀了!”在易辰从幽冥鬼域出来之后,木域便流传起一个这样的消息,让所有的修者都为之震动。

    “怎么可能,丁古家的家主竟然遭到了刺杀?”当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很多人都感到难以置信,要知道丁古家的家主,那可是木域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强者啊!竟然有人前去刺杀他!

    “到底是什么人出的手?”虽然对于这个消息,他们都感到难以置信,但此时也忍不住询问道。

    “这个我倒是不清楚,但听说好像是一位年轻人,而且刺杀的手段非常的高明,虽然被丁古家主察觉,但最终还是受了重伤逃脱。”有一些事情实情的修者将事情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