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六十二章 新生【二更】

    一滴泪水滴落在易辰的脸庞上,青衣女子依依不舍的再次看了易辰一眼,而后身躯一颤,四周搅动起凛冽的劲风,而后她的身体便消失在原地,引入那虚空当。

    四周恢复了平静,就好像那位女子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等到她们离开的时候,黑焰它们终于缓过气来,刚才那两人给它们带来了非常大的压力。

    “吼”它们同时行动起来,易辰现在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绝对不能受到任何的打扰,它们开始在幽冥鬼域里面寻找起来,最终在一处山峰脚下找到一个山洞。

    将易辰安置在里面之后,黑焰它们便重新回到易辰的丹田当。

    “咻”魂力在不断的修复者易辰身体的创伤,这里是幽冥鬼域,并没有所谓的日落和日出,所以不知道究竟过了多长的时间。

    随着时间的流逝,易辰的身体已经被沙尘覆盖。

    “轰”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一道沉闷的声响在山洞当响起,覆盖在他身上的沙尘全部都被震开,沉睡了不知道多久的易辰,在此时猛然间睁开双眼。

    “我这是在哪里。”腰间一扭,易辰一个鲈鱼打挺起身,用充满警惕的目光观察着四周。

    “奇怪我不是已经受重伤快要死掉了吗?怎么会一点事情都没有?”易辰的脸上充满了疑惑,用难以置信的目光观察着自己的身体。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在郝军的攻击下他早就已经遍体鳞伤,并且腹部还被轰出一个大洞,按照那样的伤势只有死路一条,但他现在却活着,而且身上所有的伤都已经恢复,这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更加重要的是,本来他兽魂也受到了震荡,没有办法调动魂力,但此时他兽魂当的创伤也全部都修复完毕,并且蕴含在其的魂力非常的饱满,魂力也无比的精纯,现在的状态要比他以前巅峰状态的时间时候还要好。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有人救了我?”现在他一点事情都没有,从这里就能猜测到一些事情,只是让易辰疑惑的是,在这幽冥鬼域当又有谁会来救他。

    “吼!”黑焰它们此时从兽魂当飞出,它们都不知道等待了多长时间,易辰终于从沉睡的状态当醒来,它们都非常的兴奋。

    “你们都没有事,这实在太好了。”易辰的脸上充满了高兴,本来他以为自己要死了,心充满了绝望,突如其来的新生让他无比的振奋。

    不过此时易辰想最多的就是他昏迷前的萧乐,他确定自己没有听错,那的确是萧乐,而且还是他非常熟悉的萧乐。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当初母亲她消失的那个晚上,易家当响起的就是这样的萧乐。”易辰的拳头在此时紧握起来。他的记忆里非常好,能够百分百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救我的到底是什么人。”各种念头在易辰的心浮现,救他的人到底跟自己的母亲有没有联系,不然的话咱们会有相同的萧乐。

    “嗡!”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颤抖声在易辰的脑海当响起,当即他感觉一股刺痛从脑海当传来。

    “怎么回事。”易辰的脸色一变,那股剧痛让他额头上冒出冷汗,赶紧盘坐在地面上,双手快掐动法诀,进入内视状态。

    这一刻他发现在他的脑海当,正漂浮着一股能量,此时它在轻轻的颤抖,好像一只即将破壳的小鸡一样,那股能量逐渐出现裂痕。

    “那是老师留下来的能量。”易辰心非常的吃惊,因为当初印巍曾经跟他说过,这股能量当蕴含着很多信息,一年之后便会开启。

    而且易辰他还非常清楚的记得,印巍说当这股信息破开的时候他还没有出现,那他便是经历生死劫失败,到时候易辰就能到他指引的地方找他。

    “难道说我已经昏迷了一年的时间?”易辰的心充满了吃惊,而那股逐渐破壳的能量告诉了他答案。

    “轰”便在他刚升起这种想法的时候,当即那股能量瞬间炸开,它们并未产生任何的冲击力,此时快凝聚起来,形成一道苍老的身影,看清他的模样之后,易辰感觉自己有一根神经被抽起来,喉咙有些哽咽。

    “老师。”那是印巍的影像,那和蔼的笑容让易辰忍不住回想起以前的事情。

    “小子,相信在见到这股能量的时候,你一定非常的伤感吧?”印巍的虚影此时开口说话了,语气当带着一丝调侃。

    那是印巍使用魂力刻画然后留下来的影像和声音,并不是他的本人,易辰静静的聆听着。

    “如果这股能量在你的脑海当打开,那这将会是这辈子老师我最后一次跟你对话,相信你一定会被老师我这句话感动得痛哭流涕,哈哈!”印巍的笑声在脑海当回荡,声音当带着伤感。

    “老师你一定会成功,一定。”易辰拳头紧握,心响起一道这样的话。

    “当初我要经历生死劫的时候,便已经将学院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如果有一天遭到学院追杀的话,以后遇到他们请不要恨他们,因为这是老师我给他们的命令。”印巍的声音再度响起,但却让易辰睁大了眼睛。

    “老师给的命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易辰心充满了各种疑惑,难道地藏尊者追杀他这些都是已经安排好的吗?

    “龙渊学院建立以来经历了数千年的时间,高层岂会那么容易出现问题,依照你的修炼天赋,在舒适的环境当不适合你成长,一位天生为战斗而生的人,唯有在战场当才是他成长的福地。”

    “还有如果我真的死了,几大势力肯定会想尽各种办法对龙渊学院出手,而你又是惹祸精,所以学院对你来说只会是一种束缚。”印巍摇了摇头,道。

    “也就是说,前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地藏尊者他们追杀我,都是早就安排好的事情?”易辰心头一颤。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如果真的出现太过危险的情况,他们会尽力出手保全你。”印巍轻声一笑,叹道:“老师给予你的东西不多,没能陪着你走到最后,真是一种遗憾。”

    易辰摇了摇头,当初在马场的时候,正是因为印巍的出现才让他在绝望有了一丝曙光,后来出来历练的时候,也是他一路派强者跟随,等到快要闭关经历生死劫的时候,更是帮他将以后的事情都考虑妥当,这世间去哪里找一位这么好的老师?

    “咱们师徒两相聚的时间不多,很多话想要说但却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老师我闭关的地点在距离斩龙之地千里远的葬墓山。”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印巍那道虚影一颤,立刻消失。

    “老师。”易辰下意识的大喊一声,反应过来之后才想起那不过是印巍留下来的虚影而已,并不是他的本人。

    “原来老师在距离斩龙之地不远的地方闭关,现在已经过了一年的时间了,不知道他成功出关了没有。”易辰的心升起各种想法。

    如果现在他身处的地方是龙渊大陆的话,肯定会知道印巍到底是生是死,只可惜他现在身处的地方是龙渊大陆,而他在天炎大陆这边,根本没有办法回去确定。

    “老师,您一定不能有事,徒儿很快便会返回大陆,与你们相聚。”脑海浮现出无数道身影,有家人也有自己的兄弟,也不知道他们龙渊大陆那边怎么样了。

    经历过一次死亡后,易辰对于家人和兄弟越发的想念,同时对实力的渴望也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那种让人绝望的感觉,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等到有足够实力回去的话,也该打听母亲的消息了。”脑海当忍不住浮现出一张慈祥的脸庞,易辰的脸上闪现出思念。

    “主人。”此时,储物戒当响起一道精神饱满的声音,立刻吸引易辰的注意力,他调动魂力进入储物戒,当即发现小魔兽正生龙活虎的看着他。

    “小魔兽你也苏醒了。”在他受伤之前,小魔兽就已经陷入了沉睡,如今终于醒来易辰非常的高兴。

    “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沉睡了这么久,都快一年时间了呢,主人你想银家了没?”小魔兽双手加在双腿间,非常害羞的说道。

    “咳咳,正经点。”易辰咳嗽了两声,道:“那次刻画超九星图鉴,没有留下后遗症吧?”

    “只是能量消耗太大了呢,并没有大碍,对了主人在我沉睡的期间,那个超九星图鉴已经凝聚完成了呢!”小魔兽笑嘻嘻的一挥手,而后天书便从储物戒当飞出,停滞在他的身前。

    “真的已经全部都完善了。”,目光被天书上面的图案吸引,易辰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喜色,那正是在拍卖行的时候刻录袭来的超九星图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