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三章 到手离开【一更】

    蒋干凝聚出来的能量无比的恐怖,他已经将自己的能量催动到极致,一道道震耳欲聋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

    易辰此时凝聚出来的能量也不弱,五彩岩浆释放出七彩光芒,凝聚成一把巨剑,朝蒋干释放出来的能量轰击而去。

    “易辰他释放出来的能量,在威势上面竟然不属于蒋干。”感受到岩浆之精的威势后,那些修者们非常的震惊。

    “轰”最终便在他们的注视下,两股能量带着呼呼的风啸声撞击在一起,两股能量好似烟花一般炸裂开来,宛若太阳般刺眼的光芒在此时闪烁起来,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直接将易辰和蒋干两人笼罩在其。

    那股余波太猛烈了,围观的修者大多数都受到了影响,一些修为较低的修者,更是直接被震飞出去,吐出猩红的鲜血。

    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一次的撞击竟然会恐怖到这种地步,道:“不知道最终谁会赢。”

    不单只是那些围观的修者们想要更快的知道答案,张清他们同样也是如此,在打斗的过程抬头朝易辰两人所在的位置看去。

    “噗”在他们的注视下,突然一道苍老的身影,从那漫天的尘沙倒飞而出,吐出猩红的鲜血,模样看起来非常的狼狈。

    “竟然是蒋干长老。”望见那道身影的模样后,众人的脸色都被震惊取代,充满了难以置信。

    蒋干是一位准宙魂境强者,虽然在战斗之前就已经受了一些伤,但不管怎么说易辰只是一位宇魂境修者,如果发生碰撞的话,他的胜算还是非常的大,可以用占据所有优势来形容。

    可当他们以为蒋干会毫无悬念的赢了这场比斗的时候,结果却超出所有人的意料,被他们看好且修为更高的蒋干竟然被击退了。

    “这不可能。”蒋干已经回落到地面上,单膝跪地,鲜血从他的口滴落,目光带着杀意盯着易辰所在的位置。

    前一次是因为他低估了易辰,最终被他的岩浆之精笼罩,一时间没有办法脱身才会败下阵来,但这一次他已经使用了自己修炼的最强魂技,可终究还是没能讨到便宜。

    前方的劲风逐渐落下,易辰的身影也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依旧是那副轻描淡写的模样,岩浆之精在他的身体周围弥漫,炙热的风浪朝四周扩散开来。

    “不愧是准宙魂境。”一丝血迹,顺着他的嘴角溢出,刚才的碰撞他已经倾尽全力,没有任何的保留,此时体内的魂力已经所剩无几,并且也受了一些伤,如果不是因为有一个强大的**,恐怕他也撑不住。

    “现在服不服。”右掌一翻,一颗魂灵石出现在手,在一边吸收魂灵石的时候,易辰的目光紧紧的锁定蒋干,同时也迈开脚步朝他走去。

    “这不可能,我蒋干几句树敌虽多,生平也遇到了无数的危险,从众多强者的手都安然无恙,怎么可能败在一个小鬼的手。”蒋干想要站起来,但他并没有像易辰那样拥有强横的**力量,魂力已经全部都耗光的他,就跟普通人没有多大差别。

    “将荒元龙凤灵石交出来。”易辰嘴角微微一勾,在加快脚步的同时,也说出一道这样的话。

    “想要从我手拿走荒元龙凤灵石,没门。”蒋干冷哼一声,道。

    “那我只好亲自动手。”易辰说出一道这样的话,身形一闪立刻来到蒋干的身旁,一股杀意在他的身体周围弥漫开来。

    “难道他要杀了蒋干吗?”感受到他释放出来的杀意之后,在场的修者们脸上都浮现出骇然之色,道。

    “要是你敢动手的话,我丁古家定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见到他的动作后,其一位拥有宙魂境修为的太上长老喊出这句话。

    “你们丁古家的天才都在我的手殒命,单只是这一项,你们就不会轻易的放过我吧?你认为我现在会在乎多杀一个吗?”

    面对的是一位宙魂境强者,但易辰并未有丝毫的惧怕,同时也没有任何的犹豫,抬起脚,一股能量魂力在他的右腿凝聚,而后猛的一用力,直接朝蒋干的脑袋踏去。

    杀一位丁古家的人是杀,杀两个也是杀,所以易辰一点都不介意多少一个。

    “不!”易辰那一脚的力量无比恐怖,要是被踏的话,他绝对会没有存货下来的希望,当即蒋干喊出一道充满不甘的话,望着易辰目光也充满了狰狞和凶狠。

    “到了阎王那里,记得跟他说杀你的人叫易辰。”学着刚才蒋干说话的语气,易辰说出这句话,随后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蒋干的脑袋直接被他踩成肉泥,一位准宙魂境强者就这样在他的手毙命。

    静,无比的安静,所有的修者目光都聚集在易辰的身上。

    要知道他杀的不是手无寸铁的三岁小娃,也不是那种阿猫阿狗,而是一位真正拥有准宙魂境修为的强者。而且还是在丁古家太上长老等人的面前将他杀掉,过程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和犹豫。

    “这样的手段太狠了,杀伐果断,如果将来正常起来的话,定又是一尊杀神。”在场的修者们已经找不到任何的语言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唯有说出一道这样的话。

    “你找死。”几位太上长老都没有想到,易辰竟然真的出手将蒋干杀了,当即怒喝一声,杀意从他们的体内渗透出来,在天地间弥漫。

    “此地不宜久留。”当感受到他们释放出来的杀意后,易辰心头一紧,当即没有丝毫的怠慢,赶紧将戴在蒋干手指上的储物戒拔下了,调动一丝魂力注入其,往里面的查看了下,当即发现荒元龙凤灵石静静的躺在里面。

    “东西到手,撤。”易辰使用传音给张清两人,随后他自己则调动魂力朝远处跑去。

    “荒元龙凤灵石竟然被那个易辰拿走了。”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那些修者们同时大喊一声,望着易辰的背影闪烁起贪婪的光芒。

    “将荒元龙凤灵石留下。”正在虚空战斗的那些宙魂境强者,在见到这一幕的时候同时怒喝一声,而后心神一动,两队人马同时退开,迅朝易辰冲了过来。

    东西被易辰抢走,这样的结果完全在他们的意料之外,其实他们也都没有想到,蒋干会被一位宇魂境打败。

    在这里战斗喜爱去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现在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追到易辰,将那荒元龙凤灵石抢回来再说。

    “被这么多强者追赶,不知道他最终能不能脱险。”那些修者们同时也议论起来。现在追杀易辰的不单只有十位宙魂境,还有二十多位准宙魂境,这样的阵容相当于一个超级势力的底蕴了。

    就算是宙魂境强者,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遭到这么多人的追杀最终也只有死路一条,所以此时他们都非常不看好易辰,并不认为他能够逃脱。

    “杀了我丁古家的人,抢了我丁古家的东西,今天要你伏诛于此。”其丁古家太上长老度最快,带着浓重杀意的目光在他的眸间闪过,双手开始快掐动起来,一股魂力顺着他的经脉汹涌而出,在他的身前凝聚。

    “杀!”宙魂境出手,无比可怕,那股能量击碎空间,带着劲风朝易辰轰击而来。

    “咻”没想到他们会直接发动攻击,易辰反应倒是非常快,双脚猛的一踏地,迅朝左边位置闪开,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在身后传来,他刚才站立的地面被轰出一个深坑。

    “好强的攻击,要是被击的话肯定会重伤。”望见那一幕的时候,易辰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转头朝身后看去,当即便发现一大群强者在虚空带着杀意朝他快飞来,如果被追上的话,肯定不会有好下场。

    “按照现在的情况看来,只能使用传送阵离开了。”同时转头看向张清两人,他们也已经摆脱战局,朝另外的方向跑去。

    “咻”他们两人的身份不比凤阳圣女低,就算被抓住也没有多大的问题,易辰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一摸储物戒,当即两个竹简出现在他的手。

    这里的空间已经被束缚,想要使用传送阵离开,起码得先将这里的束缚都打破,在前来这里之前,易辰就已经将东西都准备好。

    “空间束缚,破!”调动魂力注入其一个竹简当,喝声在天地间回荡,一道刺眼的光芒在他的竹简当闪烁而起。

    “咻”竹简当印刻着破开空间束缚的阵纹,此刻它们迅从那个竹简当汹涌而出,凝聚出一个法阵,将周围的那些束缚之力全部都隔绝开来。

    “他竟然带有突破空间束缚的法阵,一定不能让他轻易的离开。”其一位太上长老怒喝一声,随后便开始启动法诀,天地间的魂力都被调动起来,飞凝聚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