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三十八章 两万五千【三更】

    “六千颗八星魂灵石。”

    既然已经复制完成,易辰倒是放心不少,自己心所想并未表露出来,依旧是那副不将什么事情放在心上的模样,同时再度加价。

    金鉴眉头一皱,本来依照他的威望,能够轻松将那些普通魔鉴师震住,这样的话他就能以最低的价格,得到那个超九星图鉴,但现在易辰跟他竞争,按照这样看来的话,等到他真正要将那个图鉴拍下来的话,恐怕会付出不小的代价。

    但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将那个超九星图鉴拿到手,因为对于一位超九星魔鉴师来说,那样的图鉴对他有着非常大的诱惑力。

    更重要的是,经过前面几次冲突,他更加不能败下阵来,一定要将那个图鉴得到,否则的话恐怕会被在场的修者笑话。

    “多少大风大浪我金鉴都经历过,一个小鬼想要跟我竞价,你还嫩了点。”金鉴心头冷笑,而后挥手喊道:“七千五百颗。”

    “看来双方都在开始不断压价了,而且这样的价格,也差不多是底价。”

    “要是那个图鉴是完整的话,这样的价格连一个零头都及不上,但现在只是一部残缺的图鉴,所以也差不多是那个数。”

    那些修者们开始议论起来,在他们看来八千左右的价格已经在底价的边缘,继续往上加价的话不值得。

    “既然金鉴长老这么豪爽,那这一次我就少加点,一万颗八星魂灵石吧。”易辰一点都没有犹豫,道。

    那些修者们听到他的话后,都是倒抽一口凉气,一下子增加了两千五百颗,这在他们看来实在是疯狂,这已经超过了残缺图鉴的价值。

    金鉴眉头皱得更深,一副似乎很犹豫的模样,他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这样跟下去的话,对他没有好处。

    “他该不会想要放弃吗?”张清两人疑惑起来,如果金鉴这个时候放弃的话,到头来会变成易辰吃亏。

    “放心,他没有那么快放弃。”易辰倒是一点都不担心,也没有丝毫的紧张,脸上反而还浮现出一抹笑容。

    “一万两千颗八星魂灵石。”在一番思索之后,金鉴他喊出这个价格,这似乎已经接近他的底价。

    虽然身为一位魔鉴大师,但金鉴多的是人脉,真正身上的魂灵石数量并不是太多,毕竟不是那些超级势力的人。

    易辰轻声一笑,金鉴根本下不了台,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去,不过看他现在的模样,如果价格再继续加高的话,他估计就会放弃了。

    “易辰兄弟小心了,那个老家伙狡猾得很,小心他反咬一口。”张清他们此时都开口提醒。

    “放心,我有分寸。”易辰耸了耸肩,而后做出一副非常坚决的模样,没有丝毫的犹豫,道:“两万颗八星魂灵石。”

    声音在拍卖会场回荡,所有人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这样的价格已经远远超过了残缺图鉴的价值。

    要是金鉴他继续拍的话,绝对得不偿失,他活了大半辈子,自然知道会吃亏,如果亏几百一两千他还能接受,但一万多的话,就算是他也承受不起。杀意在心弥漫,他的脸色变幻莫测,似乎非常的纠结。

    “看那个小鬼似乎非常想要将那个超九星图鉴拍走,既然是这样为何不狠狠的坑他一下。”在金鉴旁边一位年轻人冷声道。

    “现在只能这样了,那个小鬼竟然敢跟我作对,一定要他付出代价。”金鉴脸色一寒,他已经直接放弃了,道:“两万五千颗。”

    在场的修者们都非常惊讶,他们没有想到金鉴竟然会将价格加到这么高的地步,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按理说他应该不会做才对啊。

    “今天老夫就豁出去,跟你这后辈好好玩一玩。”心虽然冷笑,但金鉴还是说出这句话,似乎真的要跟易辰杠上一样。

    “真以为说这样的话就能我上当吗?”听到他的话后,易辰在心冷笑,金鉴表演得非常好,但易辰可不是那种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一眼就看穿他的心思。

    现在这样的价格,购买超九星魔鉴的话,只会吃亏而不讨好,明智的话就只有选择放弃,但金鉴他依旧开出这么高的价格,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对方恐怕是想放弃,反过来坑他。

    易辰身上可没有那么多魂灵石,刚开始他也只是想要坑金鉴而已,而且那个图鉴他已经完全复制了下来,现在这么高的价格,只有傻子才会去买。

    “没想到金鉴前辈竟然开出这样的价格,看来那个超九星图鉴对于金鉴前辈来说非常的重要,夺人所好这种事情非常可耻,既然是这样那晚辈成人之美,退出这样竞争。”易辰他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说出一道这样的话。

    “噗”这一刻,金鉴他有一种快要吐血的感觉,他开这么高的价格,本来就是想要放弃,如果易辰他继续加价的话,那他绝对会直接退出不参加拍卖,可没想到,易辰竟然直接就退出了,完全不给他任何的准备机会,打得他措手不及。

    更加可耻的是,易辰在退出的时候,竟然说了几句大义凛然的话,好像退出完全就是为了他金鉴着想的一样,这倒是博得了满堂喝彩。

    “没想到易辰他竟然直接退出了,那个超九星图鉴看来是归金鉴莫属了。”此时场面变得热闹起来,他们都非常的吃惊和意外。

    “两万五千颗八星魂灵石,就算金鉴大师身上恐怕也没有那么多,对那些超级势力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此时他们的目光都转移到金鉴身上。

    本来像那个残缺的图鉴,一万八星魂灵石就已经是最高价,可现在金鉴却用了接近三倍的价钱拍下来,这当然是亏大发了!

    “漂亮!”看到金鉴一副憋屈到吐血的模样,张清和逸枫两人同时竖起大拇指,脸上带着兴奋,要说这个金鉴在这边的名声的确不错怎么样,不然的话在看到他吃亏的时候,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叫好。

    “两万五千颗魂灵石第一次!”

    “两万五千颗魂灵石第二次!”

    “两万五千颗魂灵石第三次!”

    “恭喜金鉴大师以两万五千颗八星魂灵石拍下!”那位拍卖师此时无比的兴奋,本来那个残缺的图鉴在他看来打死也就**千魂灵石,没想到最终竟然飙出一个这样的高价,此时在心他已经将易辰感谢了无数遍,要不是他的话,那个残缺图鉴根本就卖不出那么高的价格。

    当一锤定音的时候,金鉴完全没有了刚才非常霸气的模样,颓废的瘫倒在自己坐的椅子上,虽然得到了那个图鉴,但恐怕他身上所有的继续都会全部花光,一穷二白。

    见到他那副模样,易辰顿时感到无比的解恨,脸上也浮现出一抹笑容。

    “咱们走着瞧。”森冷的传音在易辰的耳边响起,这是金鉴森冷的声音,他对易辰痛恨无比,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随时奉陪。”对方会使用传音来威胁,在易辰的意料之内,脸上的笑意不减,使用传音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声。

    对方虽然是一位准宙魂境,但易辰没有丝毫的惧怕,如果对方真的要找他麻烦的话,最后究竟是谁吃亏,那还真的是很难说。

    一个残缺的图鉴,竟然拍出了这样的天价,这对所有的修者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大的冲击,但这热闹很快就落下帷幕,他们的注意力重新放回到场上。

    拍卖还要继续,后面还有更好的东西,易辰也没有将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收回目光静静的等待下一件物品的拍卖。

    “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会不会那些超级势力里面的天才。”同时有很多修者,此时也在猜测易辰的身份,毕竟后者展现展现出来的气度非常不凡。

    拍卖会在继续,期间易辰并没有出手,那些东西对他来说虽然非常不错,但却缺少了吸引力。

    “接下来要拍卖的物品,是一种非常奇特的魂技。”又拍卖了一件物品之后,拍卖师说出一道这样的话,吊住了所有人的胃口。

    “奇特的魂技?”易辰心响起一道这样的声音,在这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修者世界,任何奇特的东西都显得平常,既然拍卖师用了奇特两个字,看来接下来的东西肯定有它的特别之处。

    感受到众人期待和疑惑的目光,拍卖师非常满意的笑了笑,一挥手,道:“将东西拿上来!”

    一位女子在众人的注视下捧着一个箱子走了上来,不过在这样的情景下,没有人注意她那火辣的身材,而是放在她手的箱子上,她动作很利索,来到之后便将那个箱子放在台上。

    拍卖师也没有卖关子,在众人的注视下将那个箱子打开,当即一个竹简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是一套魂技,只不过它比较特殊,需要三种能量才能催动。”拍卖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