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三十六章 复制和坑人【一更】

    如果对方心平气和的跟他说话,那他还会用更加轻柔的语气回应,毕竟他易辰在修者的世界当摸爬打滚这么久,可不是那些初出茅庐的小菜鸟,更不是那些只懂得欺软怕硬的小人。

    如果对方跟他来硬的话,那他绝对会十倍奉还,不会有丝毫的留情。

    从一开始的时候,金鉴就在摆谱,完全是用一副强者的姿态来跟易辰说话,所以这种各种装十三的人,易辰自然自然不会退缩。

    “就算最后得不到那个图鉴,也要好好的戏耍下他。”这就是易辰的决定。

    当听到易辰的回应之后,金鉴他的眉头一皱,脸色微微一沉,如果是其他修者的话,接到他威胁的传音,早就不敢继续争夺,早早的放弃。

    但易辰的回应态度非常强硬,好像在告诉他,那个图鉴小爷我看上了,如果你要抢的话尽管过来。

    这倒是让金鉴极度意外,同时心也升起一股杀意,他是一个非常傲慢的人,被一位名不经传的修者轻视,这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一种挑衅。

    在场的修者们此时注意力也停留在易辰两人的身上,他们都没有想到易辰敢跟一位强者叫板,都在期待这个事情最后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收场。

    丁古家和五斩门的强者们,此时目光也都朝易辰看过来,但很快就收回目光,后者表现出来的气魄,虽然非常的不凡,但他们这些大势力还不放在眼,只能让他们稍微的意外一下而已。

    当然他们在心更是非常不认可易辰的行为,因为这在他们看来完全就是找死的行为,挑衅一位强者是愚蠢的行为。

    “一千一百颗八星魂灵石。”自己的威胁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金鉴的脸色非常难看,但在拍卖现场,有这么的修者在场,他也没有办法发飙,只能先通过价格争夺,将那个超九星图鉴拍下来再说。

    “看来金鉴大师他铁了心要将那个超九星图鉴拍下来,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继续加价,最终又会被谁得到。”金鉴喊出来的高价,让他们都非常的吃惊,同时众人都在猜测。

    “一千三百颗八星魂灵石。”易辰看了下自己的储物戒,当初在龙渊大陆的时候,他得到了不少魂灵石,但临走的时候,大多数都给了飞羽他们,所以剩下的不多,现在是有一千五百颗八星魂灵石。

    “我金鉴就不信,在价格方面你压得过我。”金鉴使用传音,冷冷的说出一道这样的话,而后再度挥手道:“一千四百颗八星魂灵石。”

    “主人现在怎么办,我们的身上没有那么多魂灵石。”小魔兽就在易辰的储物戒里面,所以对他现在的情况非常了解,当即便说道。

    “本来想要使用魂灵石拍下来,但现在只能换一个方式了。”与小魔兽的焦急不同,易辰只是非常轻松的笑了笑。

    “哦?难道主人你还有其他得到图鉴的方式?”当听到易辰的话后,小魔兽非常的不解,它不知道易辰说的所谓方式是什么。

    “天书不是能够刻画图鉴吗?既然是这样的话,咱们又何必花费冤枉钱,去拍那个图鉴。”易辰微微一笑,道。

    “对哦!这个方法我怎么没有想到!”易辰的话,似乎点醒了小魔兽一样,它非常兴奋的喊出这句话。

    “刻画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尽量拖延时间就是了。”易辰使用传音给小魔兽,而后微微一笑,道:“一千五百颗八星魂灵石。”

    “又加价了,难道他真的要跟金鉴大师抬杠吗?”听到他的话后,在场的修者们再度议论起来。

    易辰展现出来的气度,还有喊价时毫不犹豫的神情,都让那些修者们觉得非常的不凡,对于他的身份,那些修者们都非常的好奇。

    一千五百颗八星魂灵石,如果能够将那个超九星图鉴拍下来的话,绝对是赚大发了,那些修者不过是看在金鉴的面子上而不敢拍而已。

    “两千颗八星魂灵石。”金鉴眉头一皱,此时他非常的恼怒,在大庭广众之下,一位年轻人与自己抬杠,并且还引起了这么多的关注,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竞价绝对不能输,不然的话对他的名声会有一些影响。

    毕竟他在魔鉴师这方面也算是一个大师级人物,要是被人说一位大师竟然输给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这不管是谁都是无法接受的事情。

    小魔兽它已经开始行动,易辰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让这一场拍卖晚一点结束。

    没有任何的动静,他双手负在身后等待。

    “咦,易辰兄弟难道不怕了?”见到他的模样后,张清他非常的不解,当即便询问道,而易辰只是笑了笑,并未回应。

    刚开始的时候他态度很坚决,好像就是要将东西拍下来一样,现在却做出那样的神情,其他修者也都非常疑惑。

    那位拍卖老者本来还想趁易辰两人抬杠,让这件物品的价格飙升,不过现在易辰一副好像不想叫价的样子,让他心多少都有点失望。

    “两千颗八星魂灵石第一次!”

    “两千颗八星魂灵石第二次!”

    此时那位拍卖师开始准备一锤定音。

    “算你识相。”拍卖师的声音在回荡,但易辰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见到这般情形后,金鉴心头冷笑一声,用不屑的目光朝易辰看来。

    “两千零一颗八星魂灵石。”就在第三次喊价快要响起的时候,易辰轻飘飘的话,在拍卖大厅响起。

    这拍卖并没有限制一次加多少,因为大家加价的时候,每一次都不会少,还从来都没有人加一颗,所以当易辰再度喊价的时候,大厅再度热闹起来,好像炸开锅一样热闹。

    “你这是在挑衅吗?”金鉴的脸色无比难看,此时站起身来大喊道。

    “金鉴大师终于发飙了。”听到金鉴的喊话之后,在场的修者们眼前一亮,这矛盾的爆发终于要开始了!

    “金鉴大师这是什么话,这拍卖本来就是价高者得,而且好像没有规定说不能加一颗吧?怎么说你也是一位大师,在这样的场合大呼小叫,请注意您的身份。”易辰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说出这句话。

    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都以为金鉴发飙后,易辰多少都会收敛点,但没想到他竟然好像长辈一样,说出教训的话,这让所有人都有种大跌眼镜的感觉。

    金鉴的脸色在此时变得阴冷起来,虽然易辰的话看起来好像非常的客气,并且还加上一个您,但在不同的场合上有不同的含义,这句话根本就是在讽刺他。

    “你。”在金域和木域,就算那些超级势力的人,都要和他来往,不会有太多的开罪,可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一位年轻连连挑衅,这让他非常愤怒。

    “你什么你,难道拍卖行有规定不能加一颗魂灵石吗?”易辰直接将他的话打断,道:“不要以为你是大师,就能以大欺小,拍卖现场,谁钱多东西就是谁的,别跟爷我玩这些虚的,别人怕你,我可不怕。”

    别人怕你,我可不怕,这句话说得底气十足,并且还真的没有丝毫的畏惧,在场的修者对易辰都有种刮目相看的感觉,这实在是太张狂了!

    金鉴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如果再跟易辰争下去的话,还真的有以大欺小的嫌疑,以后恐怕会落得个以大欺小之名,但要是不争的话,他却咽不下去这口气。

    看到金鉴那副模样,在场很多魔鉴师们都爽到极点,金鉴在魔鉴师的圈子,虽然实力非常的强横,但为人却非常的一般,看他不爽的人也多得是,因此在看到他吃瘪的时候,很多人都在暗偷笑,同时也暗暗对易辰竖起一个大拇指,这骂得实在太爽了!

    “两千零一颗魂灵石,还有没有更高的。”要是按照这样争吵下去的话,拍卖会没有办法持续下去,拍卖师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出来控制下现场,当即便说道。

    “看在你年少无知的面上,老夫不与你计较。”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金鉴说出一道这样的话给自己台阶下,同时继续喊道:“两千五百颗八星魂灵石。”

    “明明就斗不过别人还嘴硬,不过想要拼价格,我陪你。”易辰耸了耸肩,挥了挥手,道:“两千五百零一颗魂灵石。”

    “又只加一颗魂灵石。”此时大厅响起了笑声,易辰喊出来的价格让众多很早就看金鉴不爽的人,不由自主的发出了笑声。

    在这么多人面前,被易辰这样挑衅,就算是佛都会被气得七窍生烟,金鉴他的脸色此时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怎么样,金鉴大师还加价吗?如果不加的话,那个超九星图鉴晚辈只好笑纳了。”易辰气死人不偿命,此时故意说这话打击,同时也关注小魔兽的进度,它对着那个图鉴已经刻画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