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三十三章 逸枫【一更】

    “拍卖会?”当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易辰眼前一亮。

    “血钻城是两大域交接处最大的交易城市,每天流通的物品非常多,而血钻拍卖场,则是好东西最多的地方,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拍卖一些物品,其有不少稀世珍宝,在这个拍卖会上面,恐怕还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张清道。

    这话让易辰非常心动,他现在缺的有超九星图鉴,如果能在这个拍卖行上面拍到的话,那就可以省下非常大的功夫。

    “既然有拍卖会这种热闹的聚会参加,要不去看看的话,岂不是白来血钻城。”易辰立刻就有了决定。

    两人没有逗留,此时走出客栈,朝血钻城东面方向走去,那里就是拍卖场所在的方向。

    此时也很多修者也往那边走去,他们行色匆匆,也在不停的议论,当然焦点都在拍卖会上面。

    “听说这次血钻魔盗团又得到了非常罕见的珍宝,已经邀请了那些大势力的强者来参加,听说金域的天罡门,凤凰族,还有五斩门的强者都来了。”

    “木域那边也来了不少强者,听说丁古家的强者也来了,还有几个实力的人都在敢来的路上。”那些修者们都在纷纷议论。

    “刚才提到的三个势力,是金域顶尖势力,每一个家族的底蕴都不必丁古家低。”张清道。

    “看来这个世界真是高手如云。”听到这话的时候,易辰点了点头,心也响起一道这样的声音,这个世界远比想象的要强大太多了。

    单只是木域和金域就有这么多强者,除此之外还有三大域,那边的强者数量也肯定不少。

    “强者越多越好,这样的话才更有挑战性。”易辰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他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感觉。

    “吼”虚空响起一道怒吼声,两道身影带领着一众弟子从远处缓缓飞来,他们的出现吸引了众人的目光,特别是领头的两位老者,他们并没有收敛自己的气息,释放出来的气息竟然是准宙魂境的气息。

    “那是丁古家的两位长老。”当看到那两个人的模样之后,易辰立刻判断出他们的身份,因为那两人就是跟易辰交过手的准宙魂境长老,其有一人还被他的岩浆之精烧伤过。

    “看来丁古家要来参加这个拍卖会的消息果然不假,易辰兄弟气息可得藏严实点,不能被他们感应到,不然的话可就遭殃了。”张清道。

    “大不了再跟他们大战一场,有什么好怕。”易辰到是看得开,微微一笑道。

    “吼”而便在这个时候,又有几道魔兽的怒吼声,从虚空的传出,一队人马飞朝这边靠近。

    那群人的装束非常的奇怪,每个人都带着一个斗笠,身穿着黑色的长衫,背后更是背着一把一米半长的斩刀,长衫的胸口位置还有一把交叉的刀子标志。

    领头有三位老者,他们都释放出强横的气息,从这里可以判断他们是准宙魂境强者。

    “他们是什么人?”这一身装束给别人的感觉就非常的奇异,周围的修者看到他们的时候,都浮现出了敬畏之色,从这能够判断出他们是大势力的人,当即易辰询问道。他想要知道这些人是哪一个势力的人。

    “那是金域的超级势力,五斩们的人,这些人都是长老级人物,这一次竟然直接派了三位长老前来,看来这一次的拍卖会非常不简单,出现的物品肯定会给人带来非常强大的冲击。”张清道。

    “五斩们的人。”易辰将他们的名字都记在心。

    “凤凰族和天罡族的人不知道有没有来。”此时五斩们。其一位长老道。

    “这个不清楚,他们在路上有事情耽搁了,估计想要敢来还需要一些时间,如果他们赶不来的话,对咱们来说倒是一个好事,这样的话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另外一位长老说出这样的话,随后三个人便从虚空上飞下,在众人敬畏的注视下进入拍卖行当。

    “咱们现在就进去?”看到这么多强者赶来,而且还是行色匆匆,非常凝重的模样,易辰的好奇之心当即被调动起来,想要知道这一次会出现什么至宝。

    “等等,我约了一个人,要是现在进去的话,多半已经没有位置了,那个人可以帮我们找到位置。”张清说出这句话,随后便和易辰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来到一座非常简陋的房屋下。

    “小魔盗,小魔盗,快出来。”四周无人,张清立刻喊道。

    “咻!”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当即一股气势汹汹的能量,便带着呼呼的风啸声朝他轰袭而来,度快到极点。

    “魂力盾!”那样的攻击来得突然,张清双手掐动法诀,凝聚出一个盾牌挡在身前,将那股能量都拦截了下来。

    “我打!”一道身影闪过,一道残影来到张清身前,轻喝一声直接出手,双拳带着呼啸的风声朝张清的盾牌轰击而来。

    “轰”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当即张清凝聚出来的盾牌出现了无数的裂痕,一股震力将张清震退出几步。

    “我擦,小魔盗你这是干嘛。”看着眼前对自己发动攻击的年轻人,张清当即大喊道。

    “原来是熟人。”易辰有些无语,这样的见面方式实在是有些奇葩暴力了。

    “我日你妹,张清你这贱人去偷看圣女洗澡,竟然将我这兄弟晾在一旁,说好的有妞一起泡呢?”那位身穿着魔盗服的年轻人非常不满的大喊道。

    “你这家伙一天到晚尽干些龌龊的事情,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跑去勾搭那些魔盗妹子了,而且我什么时候偷看圣女洗澡了。”张清无语的看着眼前那位年轻人。

    “我勒,还不承认,现在整个木域的人都知道你看了凤阳圣女洗澡,还不承认,有异性没人性,而且凤阳圣女可是我逸枫的梦情人,你竟然用双眼将他玷污了。”年轻人大喊道。

    “那些都是谣言,谣言。”张清无语道。

    “咳咳,两位打情骂俏还要多长时间,我这电灯泡是不是要暂时离开一会?”见到他们你一句我一句,易辰不得不打断他们的谈话,出来控制一下场面。

    “我去,这位仁兄是谁,这句话猥琐当又不失雅,雅当又不失豪放,豪放当又不是儒雅,实在是妙极!”逸枫转过头来对易辰竖起大拇指。

    “有完没完。”张清做出被你打败的模样,道:“想我张清堂堂君子,竟然结识了你这么猥琐的家伙,遇人不淑啊!”

    “我擦,你这人面兽心的家伙,别人不了解你,我逸枫还不了解你么?”逸枫做出一副非常懂的模样,道:“那一次是谁偷偷拿走了青楼小花美眉的齐逼小短裙?”

    “咳咳,那是误会。”张清脸色涨红起来,往后退了一步,道:“算了,我张清不认识你。”

    “哎,本来这场拍卖会,我还特别找了一个观光风景最好的厢房,可惜啊,看来我只好给别人用了。”逸枫做出一副无奈的模样,道。

    “土豪我们做朋友吧。”张清赶紧走上前,道。

    “去去去,要是被你家老爷子知道你在这里丢人现眼,一定会抽你的说。”逸枫做出非常嫌弃的模样。

    “我家的几个老头子这次有没有来?”提到家的老爷子,张清当即询问道道。

    “已经发出了请帖,不过他们的似乎没有来的意思。”逸枫道。听到这番话的时候,张清总算松了口气。

    而在一旁听他们对话的易辰,眸间闪过一抹异样的色彩,从他们的对话,可以看出张清的身份不简单。

    能让血钻魔盗团发出邀请的人非常少,只有那些顶尖人物才有资格。

    “这位是?”两人不再打闹后,逸枫转头朝易辰看了过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后者,双方自然不熟,当即他开口询问道。

    “这是我前些日子结识的兄弟。”张清笑着道。

    “等一下你先别说,让我猜一猜。”那位年轻人打断张清的话,双眼紧盯着易辰,不断的打量,道:“他该不会就是那个人吧?来自龙渊大陆的那个人?”

    看来易辰来自于龙渊大陆的人,已经在木域这边传开,连这边缘的位置,都已经有人知道了,不过他并未隐瞒自己的身份,抱拳道:“易辰。”

    “果然!”逸枫脸色一收,没有了刚才嘻哈的模样,道:“逸枫,没想到能够在这里遇到像易辰兄弟这样的真汉子,实在是荣幸!”

    “小小魔盗,竟然也装艺。”看到逸枫正儿八经的模样,张清立刻便开口道。

    “我日,难道魔盗就不能玩你们艺界的东西吗?擦!”逸枫道。

    “魔盗,难道逸枫兄弟是魔盗团的人?”易辰道。

    “这个家伙是真正的土豪,那个血钻魔盗团的团长就是这家伙的父亲。”张清自然知道逸枫的身份,为易辰解说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