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二十七章 围困【三更】

    在那么多强者的面前,将那股能量抢走,并且还得到了城主的星象之卦,那些修者们对易辰的修为和修炼天赋都非常的羡慕。

    此时他们的心充满了羡慕嫉妒恨,自然希望他被强者杀死,这样的话才能够平衡他们的心理。

    “没想到丁古家的长老来了两位,杀我一个人出动这么多强者,值得吗?”易辰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不紧不慢的往外面走去。

    “姓易的,杀了我丁古家的人,现在以死谢罪,我们可以给你一条全尸。”两位长老此时脸色阴冷喊出一道这样的话。

    “你们丁古家的天才命很值钱?”易辰的耸了耸肩,没有丝毫的惧怕,道:“你觉得一个丁古五杰,能够换我的性命?”

    “在这么多前者的面前,你没有逃脱的可能,乖乖束手就擒,否则只会死得更加痛苦。”便在这个时候,神剑殿的长老也喊出这句话。

    “这么老了还说这么弱智的话,真为你们的智商感到着急。”易辰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说出一道这样的话,随后直接停下了脚步。

    在城主的庄园当,他们不敢出手,城主在木域这边有着非常高的威望,就算是那些超级势力也要给他们薄面,不然的话易辰相信他们早就直接冲杀了进来。

    “姓易的,滚出来。”见到他停下脚步,一副好像不肯出来的模样,两位丁古家的长老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当即大喊道。

    “有本事你们进来。”易辰倒是没有惧怕,双手缓缓负在身后,做出一副我不出去你们能拿我怎么样的姿态。

    这让丁古家的长老们非常愤怒,如果不是因为要给城主的面子,他们早就冲进来杀了易辰。

    “难道你还能躲在里面一辈子不成?”丁古家两位长老自然不敢进来杀人,漂浮在外面的虚空,躲着易辰喊出阴冷的话。

    “我就在这里不走,你们能拿我怎么样。”易辰耸了耸肩,似乎专门气他们一样,走到一张桌子旁,坐下去之后便不紧不慢的吃着桌上面的东西。

    这模样非常的平静,好像一点都不担心一样,本来那些都在幸灾乐祸的修者,在看到他的动作之后,心竟然升起一种佩服的情绪。

    他们相信如果现在面对这么多强者是他们本人的话,恐怕早就被吓得不敢动弹尿裤子,肯定不会这么镇定,所以易辰他的表现让他们佩服。

    同时他们也非常的疑惑,易辰竟然这么震惊,难道他真的还有其他保命的手段不成?

    “哼,不用拖延时间了,想要暗刻画传送阵,你想都不要想,这里的空间早就被我们锁定。”此时其一位丁古家的强者面色阴冷喊出这句话。

    “空间被锁定了吗?”当听到他的话后,易辰眉头微微一皱,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并将隐藏在身后的纹器和纹盘收回到储物戒当。

    “原来他刚才在刻画传送阵。”见到这样的场景后,他们终于知道易辰刚才在做什么,同时心对易辰的佩服也提升了几分,这演技绝对是影帝级。

    表面看起来好像并不将这事情放在心上,并且还在挑衅丁古家强者,其实他却是在暗地里刻画传送阵,掩人耳目,如果不是这里的空间被束缚的话,恐怕他早就已经刻画传送阵离开。

    “他们到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将庄园里面的空间锁定,除非出了庄园,否则的话根本刻画不了。”管事的声音,在易辰的耳边响起。

    他对易辰对印象非常不错,虽然想要帮忙,但一想到城主的命令,便将心所有的念头全部都压下,星相城一直都是立的势力,不参与任何修者的争斗,所以他们绝对不能帮助易辰。

    “多谢管事提醒。”易辰脸上浮现出笑容,对自己好的人他会一直都记在心上,使用传音感谢一声,而后眼神闪过锐利的光芒:“看来只好通过自己的实力拼杀出一笑血路了。”

    “乖乖出来受死。”一位丁古家脸色阴寒喊出这句话。

    “咻!”便在这一瞬间,易辰没有丝毫的犹豫,身形一闪,身体带着呼呼的风啸声往另外一个方向冲了过去。

    所有的强者都在正门位置,后面只有一些观看的普通修者,所以易辰直接选择在那个方向离开。

    “彭”只是瞬间就来到那城墙下方,易辰双脚猛的一踏地,身体当即当着呼啸的风声腾空而起,来到城墙上面,而后继续朝前方冲去。

    “他想要从那个方向离开。”看到他的动作后,在场的修者们都喊出这句话。

    “想要走,门儿都没有。”其一位丁古家长老喊出这句话,随后身形一闪,直接御空飞行朝易辰冲了过去,在虚空飞行,没有任何的障碍,他直接来到易辰的身前。

    “杀!”后者杀了他们的丁古家的天才,所以绝对不能让他离开,当即那位丁古长老怒喝一声,双手掐动出一个法诀,可怕的魂力在他的控制下,疯狂的汹涌而出,凝聚出一股恐怖的魂力,带着凛冽的劲风朝易辰冲击而来。

    “准宙魂境全力一击,那个易辰死定了。”当看到这样的情形后,在场的修者们心都响起一道这样的话。

    虽然易辰展现出来的实力非常强横,但在他们看来,也仅仅只是在同境界当无敌,面对准宙魂境,依旧是蝼蚁一只,所以在他们看来易辰根本没有获胜的可能。

    “依照这样的普通攻击,就想要将我拦截下来,是否太天真了?”呼啸的风声在身后传来,易辰的眸间闪过锐利的光芒,双拳紧握起来,可怕的魂力在他的双拳开始凝聚起来,腰间一扭快转身,随后双手便带着破空声朝前方袭来的能量轰击而去。

    “什么,他竟然采取硬碰硬的方式。”见到这一幕的时候,在场的修者们都非常惊讶,同时在心也冷笑起来,准宙魂境的攻击哪里有那么容易拦截下来,易辰这完全就是在找死。

    “轰隆”便在他们各种不看好的注视下,易辰双拳轰击在那股汹涌而来的能量上面,震耳声音在此时传出,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扩散开来,凛冽的劲风搅动,那股能量就好像玻璃一般,被易辰一拳轰碎。

    并且在这个时候,前方传来一股震力,将易辰他震退出好几米。

    “什么,竟然真的破掉了,使用蛮力跟准宙魂境硬碰硬。”见到这一幕的时候,在场的修者们脸上都闪现出难以置信的光芒。

    在准宙魂境的面前,宇魂境高阶的修为简直就不值一提,但易辰展现出来的实力太让他们震惊了:“难道他拥有越级挑战的实力吗?”

    “咻”易辰没有在这里逗留,身形一闪,带着呼啸的风声朝远处冲了过去。

    “哼,想跑,门儿都没有。”自己的攻击竟然被易辰拦截了下来,对方只是一位宇魂境而已,这让那位丁古长老感觉颜面尽失,当即怒喝一声,双手快掐动法诀,魂力在他的指尖凝聚。

    “束缚术!”喝声再度响起,那位丁古长老在此时双手快凝聚出法印,朝前方击出。

    “轰”无数的魂力,从他的体内汹涌而出,凝聚出上百对巨手,朝易辰冲了过来,度非常的快。

    要是躲避十多股能量的话还行,但同时冲来上百道能量,铺天盖地,就算是宙魂境在这里都没有办法轻易的躲开,所以易辰直接就被他释放出来的能量抓住。

    “束缚成功!”那位丁古长老当即冷笑起来,随后再度掐动法诀,所有的能量立刻收回来,易辰身体直接被拉了回去。

    “今天我便要将你斩杀于此。”那位丁古长老冷笑连连,拿出一把大刀,当即一股杀气便在天地间弥漫开来,那是一把宇级上等魂器。

    “嗡”在他的控制下,魂力再度汹涌而出,在他的武器当凝聚起来,四周的空间都发生了扭曲,从这里可以看出他凝聚出来的能量到底有多恐怖。

    “那位长老在凝聚出更强的攻击,易辰现在被束缚住,没有办法躲开,他死定了。”此时所有的修者心都响起一道这样的话。

    远处观看的那些准宙魂境强者,此时都冷笑起来,就算是他们自己,都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睁开束缚,会因此而受伤,更别说易辰只是一个宇魂境修者。

    “死吧!”越来越近,那位丁古家长老狰狞大笑一声,然后手的武器便带着呼啸的风声,朝易辰劈了过来。

    一股死亡的气息在前方传来,易辰双眼立刻眯成锋芒状,看来只能使用那一招了。

    “想要杀我,用什么方式都可以,但偏偏要用跟我近身的方式。”漠然的笑声从易辰的口吐出。

    “现在都这个时候了,他竟然还笑得出来,难道他真的有后手?”在场的修者们都非常疑惑。

    “岩浆之精,杀!”他们的话音刚落,易辰的话便在天地间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