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二十章 一个分身【一更】

    此时大家的心情恐怕都一样,目光紧紧的盯着两人所在的位置,都在等待最终的答案,到底谁输谁赢,很快就会有结果。

    “噗”突然间,一道身影从那漫天的尘沙当倒飞而出,非常狼狈的摔倒在远处的地面上,同时吐出了一口猩红的鲜血。

    “他是。”望见那一道倒飞出来的身影后,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脸上充满了难以置信,有的连呼不可能,好像对这样的结果无法接受一般。

    竟然是丁古四杰!此时他模样非常的狼狈,身上出现了无数的伤口,非常虚弱的躺在地面上。

    “怎么会是他。”在场众人都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他们都没有想到,最终落败的人竟然会是丁古四杰。

    这可是他们木域超级天才之一,享有非常高的盛誉,没想到竟然败在了一位来自龙渊大陆的少年手。

    “这不可能,丁古四杰怎么会输给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刚才那股余波那么恐怖,连丁古四杰都没有办法抵挡,我看那个易辰很有可能已经死在了里面。”

    这样的结果他们都接受不了,毕竟丁古四杰是他们本土的天才,可能就是因为如此,他们才希望丁古五杰能赢。

    “一定是这样的,那个易辰一定死在了里面。”很多修者都说出这句话,然后目光紧紧的盯着风暴所在的位置。

    张清对这样的结果也非常吃惊,目光盯着易辰刚才所在的位置,他究竟有没有事,很快就会有答案。

    “咻”随着时间的流逝,刚才撞击的可怕威势,逐渐的散去,罡风在此时逐渐的减弱,一道模糊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他身躯笔直挺立,身旁插着一把巨剑,看见他的时候,在场所有的修者都睁大了眼睛,似乎都不敢相信这样的结果。

    “散!”漠然的一个字符,从俺风暴当传出,而后那片空间狠狠的震荡了下,所有的威势都散去,沙尘也从虚空缓缓飘落,尘埃落定。

    “他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那个正是易辰,他不过衣服有些凌乱,脸色有些苍白之外,身上竟然一点伤都没有。

    同境界当最强的对抗,就算能赢最终的结果也是两败俱伤,但易辰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这在他们看来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张清他也非常吃惊,当初他跟丁古四杰交过手,所以知道他的实力非常不凡,未曾想到易辰的战力竟然这么彪悍。

    “你输了。”各种目光聚集在自己的身上,但易辰脸色却非常平静,漠然说出这三个字。

    “噗”丁古四杰脸色涨得通红,他接受不了失败的事实,易辰的话就好像重锤一般,重重的轰击在他的心脏上,让他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最终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脸色更加苍白。

    丁古四杰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败,而且还是败在易辰的手,这对他来说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打击。

    当然不单只是他,在场的修者们也都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纷纷说道:“这怎么可能,丁古四杰他怎么可能会输,我看一定是他刚才没有使用全力,不然的话就是那个易辰使用了卑劣的手段。”

    当然不管他们接受不接受,丁古四杰惨败是事实,他们就算不接受也没有办法改变。

    易辰没有逗留,此时他迈开脚步朝丁古四杰走了过去,天陨重剑在地面上拖行,形成一条深长的沟壑,一股杀意在他身体周围弥漫。

    “好浓烈的杀意,难道他还要杀了丁古四杰不成?”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易辰的身上,骇然道。

    其实根本不用猜测,易辰他释放出来的浓烈杀意,已经非常清楚的告诉众人,他到底要干什么。

    “有不少人想杀我,但最终他们都倒在我的剑下,你不是第一个,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易辰脸色非常平静,不紧不慢的说出这句话,他已经来到了丁古四杰的身旁。

    “如果杀了我,你会为此而付出非常惨痛的代价。”丁古四杰的话带着浓重的威胁意味。

    “都已经杀了你的弟弟,你以为我会在乎多少一个吗?”易辰的话非常平静,但却让所有人都打了个冷颤,看来他杀意已决。

    其实从丁古四杰出手的时候,他就已经下了必杀之心,杀一个是杀,杀两个也是杀,反正最后丁古家都不会放过他。

    所以易辰他非常干脆的选择动手,举起手的天陨重剑,带着呼啸的风声,朝丁古四杰的脑袋轰击而去。

    “谈竟然真的动手了。”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他们都没有想到,易辰竟然这么大胆,杀了一位丁古五杰,竟然还要将丁古四杰也除去。

    “彭”此时没有人敢出来阻拦,只听得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易辰手的天陨重剑,不偏不倚,直接劈丁古四杰的脑袋,直接轰碎。

    没有了脑袋,再强的修者都得死,丁古四杰,这位在木域有着非常高威望的超级妖孽,就这样被秒杀了。

    本来非常热闹的场面,此时变得非常安静,他们的目光都放在丁古四杰的尸体上面,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易辰展现出来的手段,让他们额头上都流出了冷汗,那简直就是一具杀戮机器,对待敌人丝毫不知道怜悯到底是什么东西。

    “在我的眼里只有三种人,一种是敌人,一种是亲人,还有一种是朋友和兄弟。”

    脑海,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易辰刚才所说的话,他们都愣在当场,这句话无比张狂,在很多人看来,这句话无比的可笑,但易辰却用实际行动来证明。

    “嗡”便在此时,一道轻颤声,从丁古四杰的丹田传出,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但他的丹田竟然释放出了金色的光芒。

    刚准备收回天陨重剑的易辰,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往他的丹田看去,在场的修者们目光也聚集在丁古四杰的身体上面。

    “这是怎么回事?按理说他已经死了,身体不可能有任何反应才对。”所有人此时都非常疑惑,有种摸不着头脑的感觉,难扫丁古四杰没有死?

    “秘技——分影无痕,解!”一道充满霸道和威严的声音,在丁古四杰的丹田传出。

    “嗡”声音落下之后,一道轻颤声响起,而后那股能量迅散去,金光也直接消失。

    “咻”并且也就在这个时候,丁古四杰的尸体,就好像被抽空了能像一般,逐渐干瘪下去,变成一具干尸。

    “咻”又是一道刺眼的光芒闪烁而起,随后那具尸体立刻变成了沙子。

    “丁古四杰的尸体竟然变成了沙子,这是怎么回事?”在场的修者们都感到难以置信,这个场面看起来实在太诡异了。

    “分影无痕,那不是丁古家最强的秘技吗?”场上有很多见多识广的修者,他们此时脸上都浮现出了骇然之色。

    “曾经有很多传言,丁古家有一套远古间流传下来的秘技,名为分影无痕,施展之后能让人幻化出一个修为比自己低一个境界的分身。”

    “什么,如果那个真的是丁古四杰的分身,那他本人的实力又到了怎样的境界,难道说他是准宙魂境修者?”

    当听到这番话的时候,在场所有的修者都瞪大了眼睛,他们心充满了震骇。

    “绝对错不了,他使用的就是分影无痕,易辰他杀掉的并不是丁古四杰,而是他一个分身而已。”

    “分身的修为就有与宇魂境高阶,那他本尊的修为绝对是准宙魂境。”

    “难怪了,刚开始我还在奇怪,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丁古四杰的修为还是宇魂境高阶,原来他早就已经进入了准宙魂境,那不过是他的分身而已。”所有的修者们都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随后也转头朝易辰看了过去。

    “杀了丁古五杰,并且还斩了丁古四杰的分身,虽然没有真正的杀了丁古四杰,但经过这一战,他在我们木域这边的名声算是打出来了。”

    “这样也是要付出代价的,丁古家绝对不会饶了他,丁古四杰也会为了自己的弟弟报仇。”

    “那位凤阳教圣女也不会放过他,凤阳教和丁古家可以说是亲家,所以如果遇到凤阳圣女的话,那个易辰也是凶多吉少。”各种幸灾乐祸的目光,都聚集在易辰的身上。

    “易辰兄弟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张清此时走上前来,询问道:“那个凤阳圣女就在前面抢那股能量,你杀了丁古家的人,她恐怕会对你不利。”

    “如果害怕的话我就不会对丁古家的人出手,星象之卦的机会一定要得到。”易辰脸色平静,一挥手,和张清两人往那股能量所在的方向冲去。

    “易辰,我丁古四杰绝对不会放过你!”此时在一处悬崖上,一道疯狂的怒吼声在天地间回荡,四周的鸟兽全部都被那道声音震住,慌乱的拍打翅膀四散而逃,恐怖的杀意让天地都扭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