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一十五章 星象之卦【四更】

    城主没有任何的敌意,这倒是让易辰放心不少,不然被一位超级强者盯上的话,谁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今天是老夫的寿辰,按照以往的老规矩,各位是否已经做好了准备?”城主微微一摆手,目光移开,从众人身上扫过。

    “是的城主,我们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听到这番话的时候,在场众人脸上都浮现出一抹喜色。

    “做好准备?做什么准备?”易辰非常不解,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而且第一次参加星相城城的寿宴,所以并不知道城主所说的老规矩是什么。

    “据我所知,每当城主寿辰到的时候,都会放出一股能量,前来参加寿宴的修者,只要抢到那股能量,城主便会为他算一次星象之卦。”张清道。

    “星象之卦?那有什么用?难道真的像那些传言一样,能够推算出往事和未来?”易辰兴趣立刻被调动起来。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管你想要问什么,城主都会推算出来给你想要大答案,不过整个过程到底如何,大家都不知道,因为有一个规定,绝对不能将推演的过程说出来,否则的话将会有非常诡异的事情发生,异常可怕。”张清道。

    “到底是什么可怕的事情?”一种非常神秘的感觉,让易辰忍不住想要知道答案。

    “曾经就有人想要泄露过程,但他刚说出几个字而已,便凄厉的尖叫起来,好像看到了可怕的东西,然后兽魂不知道被什么能量控制,释放出一股吸力,将他全身的血液都吸入兽魂,炸成干尸。”

    “听说后来有人将他填埋了,但几天之后,一个本应该死去的人,竟然又出现了,并且全身都没有任何的精气,那些当时在场的人,全部都被他杀掉,然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张清道。

    “这么诡异?”易辰头皮发麻,这听起来跟前世所听到的那些鬼怪故事怎么这么相似?

    这是个非常神秘的世界,发生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所以易辰没有丝毫的怀疑,心也忍不住期待,如果能够目睹星象之卦那就好了。

    “主人不如咱们也参与看一看,如果抢到的话不就能够得到资格了吗?”小魔兽道。

    “这倒是个不错的注主意。”易辰点了点头,对于那些神秘的东西,如果不亲自目睹他的真面目,总会有一种心痒痒的感觉,所以现在他已经有了决定。

    神剑殿来的两位超级天才,凤阳圣女还有丁古四杰和丁古五杰,他们此时都站起身来,看来也是想加入抢夺的行列当。

    他们虽然都是超级势力里面的超级妖孽,但城主的星象之卦,对他们来说有着非常大的吸引力。

    “看来等会的竞争会非常激烈。”易辰目光从他们身上扫过,除了他们之外,在场还有数千位修为不弱的修者。

    星相城主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而后换换抬起右手,当即一股阴寒的能量,缓缓腾升而起。

    “不管是谁找到这股能量,我都会为你们算上一卦,用自己的力量去争取吧。”星相城主一挥手,那股能量带着呼啸的破空声,朝远处急射而去。

    那股能量度快到极点,空间都快要被撕裂开来,所有修者早已蓄势待发,彼此用敌意的目光看着周围修者,这些刚才还与自己一同吃吃喝喝,相谈甚欢的修者,如今已经成了自己的竞争对手。

    “那股能量一定是我的!”时间对他们来说非常宝贵,他们在此时快调动魂力,同时往那股能量冲出的方向追去。

    “吼”有飞行魔兽的修者,则召唤出飞行魔兽,乘坐上去之后,跟随者队伍快追去。

    数千修者同时追击那股能量,场面非常壮观,彼此都在加快自己的度,不远落后于对方。

    “走!”两位神剑殿超级天才,召唤出自己的飞行魔兽,而后以更快的度冲出,他们的魔兽都是九级魔兽,度比普通的魔兽要快得多。

    凤阳圣女转头朝易辰他们看来,那张精致的脸庞微微一寒,因为张清的原因,她将易辰也一同恨上了,当即易辰忍不住摇头。

    “咻”凤阳圣女收回目光,召唤出自己的飞行魔兽,坐上之后也快跟了上去,留下一道绝美的背影。

    “没想到那个娘们仇恨这么大,真是抱歉啊易辰兄弟。”张清忍不住摇头道。

    “等会咱们抢东西的时候,恐怕会有不小的麻烦。”易辰眉头微微一皱,他相信如果出去的话,绝对会有人对他出手。

    “我在外面等你,希望你不会像一个懦夫一样,躲在里面不敢出来。”果不其然,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阴冷的传音在他耳边响起。

    这是属于丁古五杰的声音,他和丁古四杰用森冷的光芒从易辰身上扫过,而后一同召唤出自己的飞行魔兽,冲那股能量飞出的方向追去。

    “易辰兄弟你们有什么打算?”张清询问道:“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咱们一起行动,如果他们对咱们动手的话,我们就一起联手对付他们,怎么样?”

    看来张清一开始就是冲那股能量而来,恐怕他也算到凤阳圣女回来,所以特地来易辰这里,目的就是要拉他合伙。

    “这倒是一个好主意,两人的力量总比一个人要强,不过我可说好了,在对付他们的时候咱们是同伴,但抢夺能量的时候咱们就是对手。”易辰道。

    “就这么办!”公私分明,张清非常赞成,而后便和易辰一起快往远处冲去。

    易辰并不像将火凤它们暴露出来,还是留多点底牌比较好,这样的话遇到危险也就多一份保障。

    张清也没有召唤出自己的魔兽,似乎也想要保存实力,与易辰一同追击那股能量。

    阴寒能量没有人控制,好似有自己的生命一样,在天地间穿梭,那些修者们都想要得到,乐此不疲的追赶。

    “那股能量是我的!”率先有一位修者追上来,他当即便大喊一声,然后调动一丝能量,往那股阴寒能量罩去,度极快,幸运的将那股能量逮住。

    “凭你也想要得到那股能量?门儿都没有。”抢到阴寒能量的那个人,直接成为了攻击目标,漫天的能量朝他轰击去。

    “该死。”对付一个人还行,但要对付这么多人,那位修者哪里是对手,当即便被轰飞出去。

    “咻”那股能量摆脱了束缚,朝星相城外面飞去,所有的修者都跟着那股能量出了星相城。

    “看来没有一段时间的飞行,花落谁家还不好说。”微眯起的双眼闪过异色,易辰说出这句话,然后和张清一同冲出星相城。

    “咻”刚走出星相城几公里远,易辰突然感觉前方有一股恐怖的能量,带着呼呼的风啸声朝他轰击而来。

    “魂力盾!”有人对自己发动攻击,易辰反应非常快,掐动出一个法诀,魂力顺着经脉汹涌而出,在身前凝聚出一个护盾,紧随着那股能量落在护盾上,震耳声音传出的瞬间,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前方袭来一股震力,易辰后退出几步。

    那样的震力对易辰没有带来任何的伤害,当即用犀利的目光看向前方,两道身影站在一座山坡上,用森冷的目光看着他。

    那是丁古五杰,丁古四杰两人!

    “是你们。”易辰拳头紧握起来,看来对方果真要在外面对他出手。

    “易辰杀了丁古家的人,他们当然不会善罢甘休,看来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招惹了丁古家简直就是找死,丁古五杰和丁古四杰,两人在木域有着非常高的声誉,特别是丁古四杰,身为五杰之首,是我们木域城的最顶尖的天才,一身修为非常恐怖。”

    很多追逐的修者,在看到这边的场景后,当即便开始议论起来,同时用无比的怜悯的目光看向易辰。

    虽然他展现出来的实力也很强,但在他们看来,易辰这位来自另一块大陆的修者,绝对不可能是丁古四杰两人的对手,在他们的围攻下必死无疑。

    “你们不去抢那股能量,反而来对付我,你不觉得这样会浪费你们争夺的时间吗?”易辰倒是非常镇定,道。

    “杀你,不需要要多长时间,时间还够用。”丁古五杰的话非常嚣张,朝易辰投来的目光闪过玩味和看轻,好似易辰在他眼,好像就是只蝼蚁一般。

    “看来你们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易辰耸了耸肩,道:“在你们眼里看来,我易辰就真的那么好杀吗?”

    “蝼蚁只会耍嘴皮子功夫,有什么遗言现在说出来,我可以满足你。”丁古四杰这话无比嚣张,似乎已经将易辰当成是一个死人。

    “遗言?这个倒是有,我想问问你们两兄弟死后要葬在一起,还是要分开葬。”易辰做出非常认真思考的模样,然后又非常认真的说道,这句话让丁古五杰脸色彻底阴冷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