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一十四章 丁古家来了【二更】

    一群身穿着统一服装的修者,正乘坐着飞行魔兽,以非常快的速度朝这边飞过来。

    “丁古家的人来了。”易辰缓缓转头朝他们看了过去,从他们身穿的服装,就判断出他们的身份,双眼立刻眯成锋芒状。

    在队伍最前方,两头体型庞大的魔兽,格外的引人注目,它们释放出来的气息,让人心头一凛,是九级魔兽。

    上面各站着两位年轻人,两人双手负在身后,一副超然的模样,都收敛着自己的气息,感应不出他们的修为,但依旧给人一种非常强烈的威压。

    “那是丁古家的两位超级妖孽,左边那位是丁古五杰,右边那位是丁古四杰,是丁古家年轻一辈最强者,实力在整个木域的年轻一辈当中,都是顶尖的存在。”看到他们两人之后,很多修者们的脸上否浮现出了敬畏之色。

    眼前这两人身份非常尊贵,并且自己的修为也非常强,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不是他们能够冒犯的存在,如果能跟他们攀上关系的话,将会得到非常大的好处,反之如果得罪他们的话,将会承受非常严重的后果。

    “丁古家的人终于来了,这次倒要看那个易辰怎么面对。”很多修者都用幸灾乐祸的目光看着易辰,道。

    “那就是丁古家最强的两位天才?”跟他们想象中的不同,易辰并没有任何的紧张,眼睛微微一眯,道。

    “咻”一群人速度非常快,来到了庄园外,都漂浮在虚空中,丁古四杰和丁古五杰,他们脸色都带着一抹森冷,显然已经知道先锋部队被人干掉的事情。

    “是谁对丁古家的人出手,站出来。”丁古五杰冷冷的目光,在庄园所有人的身上扫过,他得到消息,那个人就混迹在这寿宴当中。

    易辰前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暴露了身份,而有很多修者,都想要通过透露他的身份来讨好丁古五杰,所以都给他放出传音。

    很快,丁古五杰冷笑一声,而后目光直接锁定易辰,冷声道:“杀了我丁古家的人,还敢在这里逗留,胆子倒是不小。”

    “咻”听到这番充满敌意的话后,在场的修者们就知道等会肯定会有一场大战,当即身形一闪,纷纷调动魂力躲开,远远的看着易辰。

    “易辰兄弟要小心了,丁古五杰年纪在丁古家虽然最小,但修为却不弱,已经是一位宇魂境中阶修者。”张清使用传音道。

    “没想到你张清也在这里。”同时丁古五杰也发现了张清,脸色当即变得阴沉起来,道:“上次偷窥我四嫂洗澡,没想到追杀了好几天,将你逼入绝境,最终还是被你逃了出来,今天既然出现在这里,那我丁古五杰便顺便将你除去。”

    “偷窥别人洗澡?”易辰倒是非常意外,使用传音笑道:“没想到张清兄弟也是一位风流人物嘛。”

    “当时我也是一不小心看到,不过人家是凤阳教的圣女,身份尊贵,没有办法。”张清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凤阳教的圣女?”易辰没想到这故事竟然还如此的精彩,同时也忍不住疑惑道:“他是一位圣女,怎么会成为别人的妻子?”

    “凤阳教没有圣女不能嫁的规定,所谓的圣女不过是他们对自家天才的称呼。”张清解释起来,道:“而那位凤阳圣女,在几年前就已经与丁古四杰定下了婚约,当然这是大势力之间非常正常的联姻。”

    “原来如此。”易辰点了点头,这也难怪为什么丁古四杰他们在看到张清的时候会释放出浓重的杀意。

    “是你杀了我丁古家的人?”丁古五杰目光紧紧的盯着易辰,说出一道充满了杀意的话。

    “你们来的速度有点慢,我在这里已经等了很久了。”被他的目光逼视,易辰非常平静的耸了耸肩,而后拿起酒杯,反而还漫不经心的给自己倒了杯酒,不紧不慢的喝了下去。

    这番表现,让在场修者无比吃惊,面对一位大势力的超级天才,易辰竟然还保持着镇定,这样的心性,就算是一些长者都没有办法做到,而一位年轻人却做到了。

    “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找死。”如果是那些超级人物的话,丁古五杰倒不会太早发作,但易辰这个人他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所以他那漫不经心的动作,让他非常的不满,轻喝一声,随后一股浓重的杀意从他体内渗透出来,带着凛冽的劲风,朝易辰席卷而来。

    “我曾经见到过丁武五杰出手,非常不凡,一位宇魂境修者瞬间就被斩杀,而他现在释放出来的气息更强烈,那个易辰有麻烦了!”

    那些修者们都在议论,看向易辰的目光充满了怜悯,丁古五杰在木域这边拥有非常大的名气,成名已久,而易辰却是名不经传,就算他斩杀准宇魂境,展现出了非常强大的战力。

    但他杀的也只是准宇魂境的修者而已,他看起来实在太年轻了,也就十九二十岁,这样的年纪不可能是宇魂境,所以在他们看来易辰只有死路一条,运气好的话姑且能够活下来。

    “随随便便就对别人动手,这样很不礼貌。”气息在前方传来,在中多修者的注视下,易辰眼神中闪过锐利的光芒,调动一丝魂力进入那个杯子当中,微微一用力,那个杯子直接被他甩了出去。

    “咻”蕴含着魂力的杯子,力量非常恐怖,空间直接被划开,撞击在丁古五杰的杀意上面,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丁古五杰的杀意,竟然就这样被震碎了,化成一股能量朝四周震荡开来,消散在空气中。

    “这怎么可能,一个杯子就将丁古五杰的杀意震散了?”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本来非常不看好易辰的修者们,都非常的震惊,他们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自己的杀意竟然被一位名不经传的修者破掉,这让丁古五杰的脸色极度难看,他释放出来的杀意更加浓烈,看来是想调动更强的攻击。

    易辰拳头在此时紧握起来,对方要找他的麻烦,他自然不会客气,此时的他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慢!”当战斗要打响的瞬间,一道身影快速从远处走了过来,声音在天地间回荡,喊话的是刚才那位让易辰进来的管事老者。

    “星管事,他杀了我丁古家的人,难道你要包庇他不成?”丁古五杰的脸色非常难看,道。

    “丁古少爷,老夫没有包庇他的意思,只是今天是我家主人大寿,在此大打出手,非但扰乱了秩序,而且也是非常不吉利的事情,所以希望大家能够暂时忍一忍,等到大寿之后再彼此较量。”

    星管事语气非常平和,并没有迁就哪一方,非常平静道。

    “他杀了我丁古家的人,我岂能看着他在这里欢乐的吃喝,现在我就要将他拿下。”丁古五杰的态度非常强硬,现在就要杀了易辰。

    “五杰,听星管事的话,这件事情等到寿宴之后再解决。”丁古四杰在此时发话了,同时也说道:“星管事放心,在城主大寿期间,我们绝对不会动手,这里有我们父亲送来的薄礼,还请收下。”

    说到这里,丁古四杰一挥手,当即几位丁古家的修者同时从飞行魔兽背上跳下,来到院子当中,调动魂力注入储物戒当中,五个箱子便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虽然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但丁古家的人拿出来的宝贝,定然不是凡物。”在场的修者们同时议论起来。

    不过星管事并未将那箱子打开,一挥手便让人抬了下去,道:“那我暂时代城主收下,望两位少爷在府里玩得开心。”

    “咻”虽然非常不甘,但丁古五杰他们也只好从飞行魔兽下来,用充满杀意的目光看着易辰,而后便坐在远处一张桌子上面,杀意盎然。

    “不能见识他们的战力,还真是扫兴。”能够得到短暂的安全,在他们看来,易辰应该非常高兴才对,但他们都错了,此时的易辰非常失望。

    他不是一位怕事的人,对战斗反而还充满了渴望,本来这是一位见识这边天才战力的好机会,可最终却没能如愿以偿。

    “主人等会宴会结束的话,咱们怎么办?”小魔兽此时询问道。

    “如果他们要战的话,咱们也不能退缩不是。”易辰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倒了一杯酒喝下。

    对方是丁古家的人,这边的超级势力之一,但易辰却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还充满了战意,这要是被其他修者知道他的想法,肯定会认为他疯了。

    “真是个奇怪的人。”张清就在旁边,易辰释放出来的战意虽然微弱,但他还是感应到了,心中忍不住疑惑,眼前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难道真的不惧怕一个超级大势力吗?他对自己的实力就这么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