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一十二章 张清【一更】

    站在门外观看的那些修者们都惊呆了,易辰的话就好像惊雷一样在他们的耳边回荡,刚开始他们都认为易辰会惨败,可那位准宇魂境年人竟然被他一招击败。

    “他释放出来的气息虽然是准宇魂境,但他展现出来的实力,却比同境界之人还要强,我看他一定隐藏了实力。”

    再联想到易辰将那些丁古家的先锋部队全部都拔去的情形,他们立刻做出了这样的判断,脸上都浮现出了骇然之色。

    易辰他看起来非常年轻,如果真的是一位宇魂境的话,他的修炼天赋可就太变态。

    “拥有这样的修炼天赋和实力,并且杀了丁古家的人后,还如此从容的前来这里参加宴会,他到底是什么人。”

    同时在这个时候,他们都开始猜测易辰的身份,如果是普通人的话,绝对没有这样的胆识。

    “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吗?”那些修者们的对话,易辰一点都不放在心上,笑着道。

    “哼。”剩下的那位年人,此时冷哼一声,用充满杀意的目光盯着易辰,道:“你以为想要进去真的有这么容易吗?”

    自己的同伴被打伤,而且眼前这位年轻人竟然如此嚣张,那位年人并不准备放他进去。

    “怎么,难道你们反悔了?”对方用逼视的目光看着自己,易辰没有丝毫的紧张,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道。

    “打伤我们的人还想参加寿宴,你的胆子不小。”那位年人身躯一颤,劲风在他的身体周围搅动起来,看来他是想要准备动手。

    “出尔反尔,这就是你们这些大势力该有的作风吗?难道就不怕传出去贻笑大方?”易辰道。

    “来我们宴会捣乱,若是让你进去,只会扰乱其他客人。”那位年人身形一闪,朝易辰冲了过来。

    “说得倒是好听,不就是想要找我报仇吗?”双眼眯成锋芒状,易辰拳头紧握起来,他已经做好了进攻的准备。

    “住手。”便在这个时候,一道轻飘飘的声音在院子当传出,那位年人被喝止,当即转头朝声源处看去,只见一位白衣老者站在不远处。

    他没有释放出任何的魂力波动,但当看到他的时候,易辰却感应到一股无形的威压,这种威压他只在准宙魂境的身上感应过。

    “看来他是一位准宙魂境。”易辰立刻判断出他的修为,并且从那位年人立刻停下攻击,且还做出恭敬的模样就能看出,他的身份不低。

    “龙渊大陆的来客,欢迎参加我们城主的寿宴。”那位老者目光紧紧的锁定易辰,而后面带笑容双手合十朝他行了一礼。

    “什么,龙渊大陆?”而当听到那位老者的话后,在场所有的修者们都闪现出惊骇之色,似乎那个词让他们都感到非常震惊一样。

    “龙渊大陆,那不是传说的地方吗?根据很多记载,那里曾经是我们这块大陆的其一部分,后来因为特殊的原因而被彻底隔绝开来。”

    “是啊,传闻那里有着很多远古年间的秘密,各方势力都曾经打过那个地方的主意,可最终都有去无回。”

    对于他们来说,龙渊大陆是一块未知和神秘的世界,一直以来他们都想要了解那个地方,但却没有那样的机会,所以此时他们目光都聚集在易辰的身上。

    实在没有想到,这位实力强大的年轻人,竟然是那块大陆的人,虽然这消息来得突然,但他们都没有任何的怀疑,因为点出他身份的是城主府的管事。

    传闻星相城城主能够通过天象,推演出很多事情来,除此之外,传闻他甚至还能推演出过去和未来,就算是那些大势力的掌权人物,都不敢开罪那位城主。

    那些围观的修者们很惊讶,而易辰他则是震惊,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并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对方是怎么得知他来自于龙渊大陆。

    难道真的如那些修者们说的一样,星相城的城主能够推算出过去了未来的事情吗?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使得他的身份暴露?

    “看来天炎大陆都是热情好客之人,多谢老前辈的热情邀请。”

    易辰心充满了疑惑,但脸色却是非常平静,身份虽然暴露了,但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坏处,所以不用太过于紧张。

    “看来他真的是那一块大陆的人。”从他这句话当,在场的修者们都有了判断,纷纷对着易辰指指点点。

    星相城的管事出来迎接,所以易辰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在各种羡慕嫉妒恨目光的注视下,跟着那位老者一同进入庄园当。

    里面那些那些正在吃喝的修者,很多目光都投放在易辰的身上,暗地里都在议论。

    能够前来参加寿宴的都不是普通的修者,他们的听力非常敏锐,刚才外面的那些对话,全部都他们收入耳,而且还有不少人曾亲眼看见易辰对丁古家的人出手,如今又知道他来自于龙渊大陆那块神秘的地方,所以他们都非常的吃惊和好奇,瞬间易辰便成为了他们谈论的焦点。

    易辰倒是非常的平静,来到一处比较偏僻的桌子旁,很是自然的做了下去。

    那张桌子上本来有十几位客人,但在那一瞬间,他们好像见到了瘟神一样,赶紧站起身来,快离开,坐在其他地方。

    “还是离他远一点为好,不然等会丁古家的人来了,误会咱们跟他是一伙的那可就完蛋了。”

    他们都在害怕,丁古家在木域这边可是超级势力,所以为了防止引火烧身,他们都非常明智的选择躲开。

    场上的气氛变得非常奇怪,本来都是冲着各大势力强者而来的修者们,此时关注的焦点却是易辰,很好奇他为什么在招惹了一个大势力后,竟然还如此的镇定。

    易辰非常自然,那些人都走开,这样反而更好,没有人来打扰,不紧不慢的自斟自饮。

    “这位兄弟,我可以坐在这里吗?”一位相貌英俊的年轻人,缓缓走了过来。

    “别人不敢跟我在一起,害怕惹麻烦,不知道这位兄弟为何敢与我同坐,难道就不怕引火烧身?”易辰有些意外,当即便询问道。

    “天下间,似乎还没有我令我张清害怕的事情,这位兄弟的胆量过人,我张清非常佩服,所以特地过来结识。”那位年轻人器宇不凡,抱拳道。

    “什么,他就是张清?”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在场的那些修者们都惊呼一声,似乎对这个名字不陌生。

    “两年请我们木域突然出现一位奇才,凭借自身的修为力挫众多年轻一辈的强者,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来自于哪里,但他的行事风格和修炼天赋,却让所有人都记住了他。”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前段时间他还曾被凤阳教的圣女下令追杀,听说被堵截在一处山脉,九死一生,没想到只是几天的功夫,他竟然安然无恙出现在这里。”

    看来眼前这位张清,在木域这边有着不小的威望,易辰释放出气息感应了下,但对方的气息只有准宇魂境。

    “他给我的感觉非常不简单,很有可能隐藏了修为,不可能只是准宇魂境的修为。”小魔兽它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易辰点了点头,他也觉得眼前这位张清不简单,因为根据他所了解,那个凤阳教也是木域超级势力之一,身为那个超级势力的圣女,修炼天赋绝对是顶尖的存在,能在她的追杀下安然无恙,足可见他的手段和实力不简单。

    “如果张清兄弟不怕惹来麻烦的话,请便。”易辰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敢问兄弟大名。”张清倒是一点都没有犹豫,就坐在易辰的旁边,询问道。

    “易辰。”并没有隐瞒,易辰非常痛快的报出自己的姓名,眼前这位张清,一来这里就自报姓名,从这里可以看出他的诚意。

    “好名字!”张清竖起大拇指,而后拿起一个酒杯,倒酒饮下,而后笑着道:“易辰兄弟,根据我知道的一些消息,丁古家此番前来的有两位超级天才,一位是丁古四杰,一位是丁古五杰,算算时间的话,他们也差不多要到了,难道你就不怕他们找你麻烦?”

    “如果怕的话,你觉得我还有可能坐在这里吗?”易辰非常随意的耸了耸肩,不紧不慢的倒着酒喝,道:“刚来这里不久,我倒是想要看看,这里的超级妖孽修为到底有多强,还希望他们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这样的回答,让张清非常意外,其他修者提到超级势力的人,哪一个不是躲得远远的,生怕惹祸上身,易辰倒好,这话好像巴不得对方来找他的麻烦。

    “有个性,你这样的朋友我张清交定了。”竖起一个大拇指,随后张清抬头看向远处,道:“看来他们的人差不多就要到了。”

    “吼!”这一刻,几道魔兽的吼声,从远处传来,吸引众人的注意力,他们都转头朝那边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