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章 这是哪【六更】

    易辰离开了,在众多势力的围攻之下安全离开,龙渊大陆总算了可以平息,但有一个问题却让所有人都为止疑惑,那就是修罗最喊出的那句话,准确的来说是他喊出的那个名字。

    数百年前,大家对于那个名字都非常的熟悉——易宏,最后那道出现的身影,也让所有人都疑惑,难道那道身影就是易宏吗?他真的没有死?如果没有死的话,他现在的修为又到了怎样的境界。

    这就是所有都疑惑的一点,不过真相到底是什么他们都不知道,所以也只是猜测而已。

    易辰的离开,也成为了很多修者的焦点,特别是他离开之前,凭借自己的实力击败了一位准宙魂境——杜聂,这更是所有的修者的谈资。

    “宇魂境就能战准宙魂境,这样的实力当真可怕,等到他晋级准宙魂境的话,岂不是能够跟宙魂境一战?”说到这里,所有人都骇然。

    “不过他现在已经离开了,究竟是陨落在他乡,还是更加快的崛起,这些都很难说。”

    “如果能够崛起的话,定又是一位不得了的强者,如果他回不来,几大势力都可以松口气,如果他回来了,恐怕修为定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个时候四大势力恐怕都会有难。”

    “对啊,他的修炼天赋太可怕了,实力也是有目共睹,咱们就慢慢等吧,看看等到那一天他会不会回来。”

    易辰离开了,在龙渊大陆留下了一段热血的不败神话,十八岁的宇魂境,十九岁斩王者级龙龟,杀四位准宙魂境,让天下颤动。

    很多年轻人,在提到易辰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都升起一股热血沸腾的感觉,纷纷以易辰为目标而奋斗,成为新一代年轻人争相效仿的对象。

    。。。。。。

    漫天的乌云,血色的天空,一切看起来非常的诡异,一座古老的城池在那天空下,荒凉无比。

    “你将我暴露了。”一道苍老的身影,漂浮在虚空,看不清他的容貌,在他前方还漂浮着一道身影,正是背着太阴神剑的修罗。

    “我也是一时着急,反正他们都不知道是不是你,不用这么紧张。”修罗摆了摆手,道。

    “下不为例。”那道身影似乎非常的不满,隐藏在长发下的身影,闪过了两道血红色的光芒。

    “都是姓易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我还是比较喜欢易辰那个小鬼。”修罗摆了摆手,然后似乎非常不解的说道:“那一个世界,就算是你也从来都没有踏足,为什么放那个小家伙过去冒险?”

    听到这句话,那道身影缓缓负起双手,看向前方,道:“在他的身上,我感应到了一丝天机。”

    “天机?”修罗对这话有些不解,眉头微微一皱,道:“难道龙渊大陆和平的日子真的要过去了吗?”

    “龙渊大陆一直都不和平,不是吗?”那道身影看着修罗,道。

    闻言,修罗目光看向那座荒凉的城池下方,一副让人呢无比震撼的场景出现在眼前。

    头颅,尸体,那猩红的鲜血,那竟然是一排王者级魔兽的头颅和尸体!有的释放出来的气息,竟然比出现的远古龙龟还要可怕。

    “吼”一道充满不甘的吼声在荒凉的城池响起,一头刚刚被斩杀不久的魔兽,还有一丝气息,它张口发出了不甘的声音。

    城左边位置,还有一排排修者的尸骨,每一具尸骨的骨头都晶莹剔透,蕴含着可怕的神威,细算起来总共有数百具,释放出来的气息最低都是准宙魂境,有的甚至那准宙魂境还要可怕。

    城墙外一颗大树上,挂着三具尸体,骨头呈翡翠色,里面没有任何的杂质,也不知道在那里挂了多久,血肉已经被兀鹫吃光,残留在骨头的威势,告诉人们,那是三具宙魂境的尸体。

    “扰乱龙渊大陆的秩序,便应该被抹杀,他们一直都想要将手伸入龙渊大陆,这块大陆似乎有着许多秘密,我的力量已经还是进衰竭,易辰必须尽快成长起来。”

    “这个世界太小了,束缚了他的成长空间,唯有去另外一个世界,他才有更大的成长空间,顺便也让他多了解外面的世界。”

    一道苍老的声音,在那虚空响起,语气带着一丝无奈。

    。。。。。。

    “姐姐快跑,他们快追上来了。”一座大山,此时正有两道身影在林穿梭,后面的那道身影显然受了伤,度有些慢。

    “微娜,不要管我,我掩护你,你快点离开。”后面那道身影喊出这句话。

    “不行,要走大家一起走。”微娜停下脚步,搀着香蝶一同前行。

    。。。。。。。

    “噗”一道身影从城市倒飞而出,模样非常的狼狈,显然已经受了伤,但他挣扎着站起来,往远处逃去。

    “姐夫,恐怕钟毅等不到你回来了。”仰头看向虚空,那道身影眼神闪现出绝望之色。

    “不,我不能死在这里,我还没找到姐姐。”钟毅咳嗽两声,吐出猩红的鲜血,而后快往前方逃去。

    。。。。。

    “所有跟易辰有关系的,杀无赦!”一座高原上,响起疯狂的喊声。

    “快走,走啊。”傲天脸上尽是鲜血,双眼紧紧的盯着飞羽。

    “男子汉大丈夫,逃跑的是孬种,要走一起走。”飞羽摇了摇头,喊道。

    “啊!”一道带着疼痛的惨叫声在前方响起,而后一道身影倒飞出来。

    “秦天大哥。”飞羽快出手,将那道身影接住。

    “你们两个一起走,我还行,我来将他们拖住。”诺蒂秦天眼神闪现出悲凉之色。

    “易辰兄,要是我们死了,一定要给你们报仇,用他们的血来洗我们的墓碑,用他们的骨肉,来填埋我们的尸骨。”

    带着不甘和杀意的话,在天地间弥漫。

    。。。。

    “易辰,我们相信你一定能够回来。”

    两道身影,狼狈的坐在一处乱葬岗上,抬头看向虚空,一人是戴军,另外一人则是求败。

    。。。。。

    “血,猩红的鲜血。”

    “这是怎么回事,遗骨,尸体。”

    “不!”

    一道充满杀意的话从一座森林响起,而后一道身影猛然间坐了起来。

    “主人你怎么了。”小魔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易辰血红的双眼开始逐渐的清楚过来,当即便有一股剧烈的疼痛传遍全身。

    一间整洁的屋子,易辰就在一张床上,他环顾了下四周,而后重新躺在床上,心非常的疑惑,道:“我这是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呢,我也是刚刚醒过来。”小魔兽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情况,同时非常疑惑的询问道:“主人你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

    闻言,易辰眉头一皱,在进入传送阵之后他就昏迷了,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不知道,但他在昏迷,竟然梦到了香蝶她们,他们身上都带着鲜血,非常的凄凉。

    在那梦,易辰似乎能够感受到他们绝望的情绪,刚才在醒来的一瞬间,他以为是真的存在。

    “主人,我看肯定是你紧张过度了,藏书尊者他们都在呢,而且你临走的时候,不是跟香蝶她们说过,有困难的话就去魔蜥族吗?所以我觉得他们应该不会有事,再说修罗他也帮助过你,想必其也有隐情,应该不会让他们受伤害。”

    小魔兽说出这句话,当然这话也只是安慰而已,真正有没有事,小魔兽它也不敢保证。

    易辰心是非常的担心,易家人都已经安排好了,所以他一点都不担心家人的安全,但自己的兄弟和女人,他就不敢保证。

    “希望刚才那一切只是梦。”易辰心非常的不安,自从晋级到这个境界后,他的直觉非常的准确,所以易辰很担心,但有时那种直觉也并不是非常的准确,如果可以选的话,易辰当然要选后者。

    “这是哪里?”深深地吸了口气,易辰将心的杂念全部都驱逐出脑海,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这个屋子里面挂着一把巨弓,周围还放着魔兽的兽皮,看起来非常的简陋,似乎是普通猎户的屋子。

    但当易辰看到一头魔兽的骸骨之后,便否定了普通猎户这个想法,因为在门后有一具骸骨,上面还残存着魔兽的气息,那竟然是一头超九级魔兽的气息。

    更加骇人的是,那头超九级魔兽骸骨的脑袋位置,有一个箭控,看来它是直接被弓箭射杀。

    “到底是什么人救了我们,竟然这么可怕。”易辰心头骇然,看来这猎户家也不是个普通的家庭。

    “对了,守塔尊者呢?他也跟我们一同进入传送阵,他又在哪里?咱们现在身处的地方,就是所谓的另外一个世界吗?”易辰心有着无数的疑问,但没有人给他解答。

    那个传送阵就是前来另外一个世界的重要阵法,按理说只要进入之后,来到的就是另外一个世界,但易辰没有外出看过,所以存在疑虑,这真的是另外一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