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九十九章 易宏?【五更】

    “敢对主人出手,我烧死你,烧死你!”小魔兽的喊声在储物戒当响起,它控制岩浆之精不断的加温。

    那种被火烧的感觉,恐怕只有杜鳌才知道,那是一种完全想要直接晕过去的感觉,无比的难受,他一位堂堂掌门都把持不住自己的形象,惨叫声连连。

    “破!”这样下去的话只会被烧死,杜鳌当即怒喝一声,身躯一颤,法诀在此时掐动起来。

    “轰隆”一道沉闷的声响,从他的兽魂当传出,而后一股可怕的能量迅朝四周震荡开来,岩浆之精此时受到了影响,被震回来。

    “咻”同时也就在这一瞬间,杜鳌身形一闪,迅朝虚空飞去,用充满狰狞和杀意的目光看着易辰。

    他的模样非常狼狈,头发此时都被烧焦了,完全没有了一位超级势力门主的威严,疯狂的杀意在他的身体周围弥漫。

    “咻”小魔兽额头上冒着冷汗,刚才只是短暂的调动岩浆之精,但却将它体内所有的能量全部都耗光,岩浆之精重新回到易辰的兽魂当。

    “尊者。”易辰双臂不能动,用自己的肩膀顶住尊者。

    “咳咳”守塔尊者受伤非常严重,咳嗽两声之后,吐出猩红的鲜血,脸色越发的苍白。

    “我没事。”似乎不想让易辰担心,守塔尊者挥了挥手,要紧牙根站起来。

    “杀了易辰!”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四周响起了疯狂的杀意,无数的修者快冲四周冲了过来,他们全部都是四大势力的人。

    醉仙导师他们到来的学员,只是学院里面的一部分,此时前来的还有另外的学员,他们与帮忙的学员不一样,此时都用狰狞的目光看着易辰,杀机毕露。

    “咻”不单来了很多普通的弟子,还有四位准宙魂境从四周冲了过来,他们释放出来的杀意让空间都凝固了,目标都锁定易辰。

    “今天要你葬身在这里。”地藏尊者怒喝一声,他率先从虚空冲了下来,目标正是易辰。

    他是一位准宙魂境,易辰巅峰时期的话有一拼之力,但现在被诅咒的他,根本没有反抗的实力,如果他到来的话,便只有死路一条。

    远处还有四大势力的人到来,如果现在不离开的话,那易辰也没有逃走的机会了,情况非常危急,就连修罗的脸色也凝重起来。

    “易辰快点与守塔一起离开,我来给你打开那个空间的束缚。”修罗此时大喊一声,而后不断的催动魂力,进入那体太阴神剑当。

    一股阴寒的气息在四周弥漫起来,空气的温度在此时又降低了几度,所有人都打了个冷颤。

    同时在修罗他调动魂力进入太阴神剑的时候,那把太阴神剑狠狠的颤抖了下,就好像有一头远古凶兽,在此时也激发了一般,可怕的气息在天地间弥漫。

    “嗡”太阴神剑狠狠的颤抖了下,当即一股刺眼的光芒便朝四周闪烁起来,此时连那太阳的光辉都被掩盖,可怕的威势朝四周扩散开来。

    “尊者,我们快点离开。”守塔尊者背叛了学院,现在还受了重伤,他的存在对于地藏来说是一个威胁,如果留在这里的话肯定会遭殃,所以他必须离开这里,易辰当即大喊道。

    “走”守塔尊者并不笨,从地藏释放出来的浓重杀意,就知道继续留在这里的话会有危险,当即和易辰一起朝那个阵法冲了过去。

    “哪里走!”见到这一幕的时候,地藏的脸色越发阴沉,喊出一道这样的话,而后度加快了几分。

    “太阴神剑,一剑破洪荒!”情况非常的危急,修罗双手紧握太阴神剑,喊出一道这样的话,而后腰间一扭,太阴神剑便带着呼呼的风啸声,朝那个束缚法阵轰击而去。

    “轰”在劈出的一瞬间,可怕的能量旋转起来,阴寒的能量急射而出,凝聚在一起,就好像一个小太阳一般,神辉无尽,朝那法阵冲了过去。

    所到之处空间都在颤抖,太虚游龙他们想要上前阻止,但他们还没有触碰到那股能量,便直接被震退出去,从这里可以看出那股能量到底有多可怕。

    “轰隆”在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的情况下,那股能量疯狂的撞击在那个法阵方面,当即刺眼的光芒闪烁起来,所有人都忍不住眯起双眼,一股能量朝四周震荡开来,距离较近的修者,直接就被震退出去,震耳欲聋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耳膜生痛。

    可怕的攻击,直接就将那个法阵撕碎,空间此时被释放了出来,那个传送的法阵狠狠的颤抖了下,而后一个漩涡迅形成,易辰一头钻了进去。

    “哪里走。”地藏尊者此时也冲上来了,喊出一道这样的话,而后双手凝聚出可怕的能量,劈出的瞬间凝聚成一把巨剑,带着可怕的威势轰击而来。

    “魂力护罩!”要是那个传送阵被毁掉的话,正在传送当的易辰,将会非常的危险,守塔尊者当即凝聚出一个护罩挡在前方。

    “轰隆”那股能量撞击在护罩上面,霸道的力量直接将那个护罩轰碎,凛冽的劲风在搅动起来,前方传来了一股强大的震力,守塔尊者直接就被震退去,冲入那个法阵当。

    “该死。”没想到还是没能毁掉那个护罩,地藏尊者脸色一沉,随后准备再度调动魂力,对那个传送漩涡发动攻击。

    “糟糕,易宏快点启动天地法则。”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修罗的脸色一变,随后来不及多想,当即便大喊一声。

    “轰隆”正当他这句话响起的时候,一道轻颤声从虚空响起,一个漩涡快形成,一股可怕的气息,从那个漩涡当传出来。

    “嗡”漩涡另一端,似乎有人在那里,所有人只能看见一道虚影,他轻轻一挥手,当即那个传送阵所在的位置,轻轻的颤抖下,而后空间扭曲起来,当即那个传送漩涡立刻诡异的消失了,一切都恢复平静,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当看到如此神秘的可怕能力后,在场所有的修者都愣住了,他们的脸上尽是骇然之色。

    战斗在此时停止了,他们都用骇然的目光看向那个突然出现的漩涡,特别是里面的那一道虚影,让他们一种心悸的感觉。

    “那是什么人。”本来想要阻拦易辰的地藏,脸上浮现出骇然之色,也看向那道虚影,此时他竟然有一种危险的感觉,漩涡另一端的那个人,就好像一头在暗的远古凶兽,让他感到不安。

    “得饶人处且饶人,否则,龙渊学院也没有存在的必要。”漩涡另一端的那道虚影,用低沉的声音,说出这句话。

    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带着天地之威,缓缓朝四周震荡开来,所有人都心神一颤。

    那个人到底是谁,说话的口气竟然这么大,龙渊学院没有存在的必要,难道他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铲除一个势力吗?

    这是在场所有人的想法,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修罗身形一闪,快冲入那个漩涡当。

    “轰隆”沉闷的声响传出,那股漩涡扭曲起来,逐渐消散在空气。

    传送漩涡消失之后,那可怕的天地之威,此时也全部都散去,在场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但刚才那道虚影所说的话,还有展现出来的手段,依旧在他们的脑海浮现出,给他们带来了非常大的冲击。

    “如果我刚才没有听错的话,刚才修罗喊出了一个名字,好像是易宏,难道那一道虚影是易宏吗?”此时所有人都在猜测,心神一颤。

    在很多年前就有传出易宏死了,但却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他死亡,所以他有没有死,至今还是众说纷纭,所以他们此时都非常的震惊,如果那个人真的是易宏的话,那他现在又是什么修为?

    太虚游龙他也没有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可怕的存在,不管那个人是不是易宏,最起码可以说明一件事情,这个世界还有他们未知的东西。

    “这个阵法被改变过了,没有办法使用了。”太虚游龙他们都飞了过来,看向那个阵法的眼神闪现出不甘之色,为了截杀易辰,他们做好了十足的准备,但最终还是失败了。

    “易辰他了诅咒之力,活不了多长时间,就算离开了这里,最终也会死在那个世界。”杜鳌他的脸色极度难看,这一次的行动,几大势力当损失最重的就杜家,一位长老就这样陨落了,对他们来说打击太大了。

    。。。。

    “龙渊大陆,再见了。”

    穿梭的传送阵当,易辰的感觉头晕脑胀,看着前方的入口处,心响起一道这样的声音,脑海也浮现出几道身影。

    “香蝶,微娜,钟毅,傲天,兄弟们好好修炼,等我回来。”

    “地藏,太虚门,等我回来之时,今日的仇定百倍奉还!”充满杀意和坚定的声音在心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