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九十八章 诅咒之力【四更】

    封印之术一直都是易辰的杀手锏,在很多时间都是他扭转战局的利器,杜聂非常不幸,易辰的封印之术成功了。

    “封印只有几分钟的时间,主人趁现在狠狠的抽他!”小魔兽挥舞起小爪子,兴奋的喊道。

    “该死。”杜聂站起身来,脸上被击的地方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自从晋级准宙魂境之后,他便没有尝过被打脸的滋味。

    可现在易辰却狠狠的抽了他,就算他能够将易辰干掉,传出去的话他的晚节也不保了。

    “看来一拳还不够。”易辰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身形一闪再度冲出,一拳带着破空声朝杜聂另一个脸颊轰击而去。

    “彭”杜聂虽然想要躲,但他现在没有半点魂力,所以此时他也是无力回天,再度被轰飞出去,两边的脸颊此时都肿胀起来,那模样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堂堂一位准宙魂境,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打脸,在场所有人都有些不敢相信,易辰这实在是彪悍到了极点。

    “老东西,这滋味如何。”易辰的心情舒畅到了极点,冷笑一声,身形一闪再度冲出来到他的身旁,同时也举起手的天陨重剑,杀意在他的身体周围弥漫。

    “什么,他要杀了杜聂吗?”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那可是一位准宙魂境,如果被杀的话杜家恐怕得吐血了。

    “住手。”当看到这样的情形后,杜鳌当即大喊一声,随后他便往这边冲了过来。

    “轰”没飞出多远,一道巨大的冰雪长剑,斩碎虚空朝他轰击而来。

    “哼。”面对那样的攻击,杜鳌不敢怠慢,当即凝聚魂技迎了上去,与那股能量撞击在一起,他被震了回来。

    “你的对手是我,可不要分心。”修罗面色森沉的看着他。

    “死吧!”这对易辰来说是一个好机会,没有丝毫的犹豫,双臂一用力,手的天陨重剑,带着呼呼的风啸声,往杜聂的脑袋轰击而去。

    “不!”所有的杜家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脸色当即变得狰狞起来,他们都用凶狠的目光看着易辰,难道一位准宙魂境强者就要陨落在这里吗?

    “啪”天陨重剑距离杜聂的脑袋越来越近,可当要劈在他脑袋上面的时候,杜聂的眼神闪过狰狞之色,枯瘦的双手死死的夹住易辰的天陨重剑。

    或许是因为险境当激发了他潜力,易辰此时的攻击竟然被挡了下来。

    “咻”同时杜聂他腰间一扭,迅起身,而后便直接朝易辰冲了过来,眼神带着浓重的杀意,那疯狂的姿态,让易辰心头一颤,心升起非常不妙的感觉。

    这一切太过于突然,杜聂顺着那天陨重剑,抓住易辰的双手,然后紧紧的扣住他的两条手臂。

    “轰”一股充满了引邪的气息,从他体内涌出,在四周的天地间弥漫,而他的魂力,此时竟然没有受到束缚,好似火焰一般燃烧起来,将他的身体牢牢包裹起来。

    “那是。”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特别是杜鳌,当他感受到那股威势的时候,立刻知道杜聂想要做些什么,当即大喊道:“杜聂长老,不要使用那一招。”

    易辰虽然不知道杜聂到底要使用什么招式,但从杜家人的神情来看,杜聂他要发动的攻击恐怕非常的不简单,当即双臂用力想要挣脱。

    “现在才挣扎,一切都已经太晚了。”杜聂森冷的笑声响起,从他体内渗透出来的气息更加可怕,他的模样看起来就好像厉鬼一样可怕。

    “好熟悉的波动,我想起来了,他恐怕要使用杜家的秘技,燃烧自己的生命。”醉仙导师他们脸色同时一变。

    他们都是学院的导师,对已各大势力拥有的招式,都非常的熟悉,所以他们立刻就判断出杜聂要使用什么招式。

    “易辰快点挣开。”此时他们都非常的着急,大喊道。

    易辰是想要挣脱,但杜聂他的双臂此时就好像铁钳一样,牢牢的将他的双手扣住,不管他如何挣扎都没有用。

    “今天不管如何,你都要死在这里。”杜聂的语气当带着疯狂,从他体内释放出来的魂力更加的可怕,同时他的容貌在此时也逐渐衰老下去。

    “果然没错,那是杜家的诅咒之力,杜聂想要通过那一招杀了易辰。”醉仙导师他们此时都非常着急。

    诅咒之力,燃烧自己的生命,凝聚一股邪异的力量,进入修者的体内,那股能量会封印对方的魂力,然后不断的吸取对方的生命之力,直到最后被吸成一具干尸。

    更加可怕的是,凭借那些生命之力,原先使用诅咒之力的人,能够凭借那股能量重获新生,当然几率并不是非常高。

    接二连三败在易辰的手,对于杜聂这一位准宙魂境强者来说,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所以他才会做出如此疯狂的决定。

    并且他早已年迈,拥有的寿元不多,如果能够牺牲自己的性命,帮杜家铲除一个潜在威胁的话,那也是值了。而且现在的情形,他不使用这一招的话,他本人就会被反过来被易辰杀掉。

    “不好。”当了解了诅咒之力后,易辰的脸色当即变得难看起来,他使用魂力挣扎,但依旧没有任何的作用,对方的双手牢牢的将他抓住,不管怎么挣扎都没有用。

    “跟我一起下地狱吧,诅咒之力!”杜聂疯狂的大喊,从他体内汹涌而出的魂力更加可怕,他整个人被那股能量烧成粉末。

    “咻”那股黑色的能量,同时也就在这一瞬间,钻入易辰的体内,他的双臂变得漆黑,而后那股能量直接冲入易辰的兽魂当。

    一些符在易辰的经脉和兽魂当浮现,那些符都非常的神秘,带着邪异的能量,便在此时易辰感觉自己的双臂好似没有了力气一样,无力的垂落。

    不单只是如此,他感觉自己的兽魂也与自己失去了联系,气息全部都收敛。

    一股黑色的能量,缠绕在他的兽魂上,他感觉自己的生命气息,正被一点点的吸收。

    “这就是诅咒之力吗?”易辰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按照这样吸收下去的话,恐怕他凶多吉少。

    “我要杀了你!”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带着呼呼的风啸声,朝易辰冲了过来,度快到了极点,正是杜家的家主杜鳌。

    一位长老竟然这样陨落了,对于杜家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打击,在他看来这全部都是易辰的原因,如果不是他的话,杜聂就不会陨落。

    “不好,易家小子有危险。”修罗也没有想到,杜鳌会突然间冲开,他想要拦截已经来不及了,脸色一变。

    “给我下地狱吧!”喊出一道狰狞到极点的话,随后杜鳌的双手缭绕起强横的魂力,朝易辰的脑袋轰击而来。

    “完蛋了。”易辰脸色微微一变,他已经感受大了死亡的威胁,想要躲开已经完全不可能。

    “咻”一道残影闪过,来到易辰的身前,而后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那攻击都落在那道身影的身上,全部都被挡了下来。

    “守塔尊者。”易辰没有想到,竟然有人会出来帮自己挡下攻击,当看见那道身影模样的时候,当即便大喊一声。

    “噗”守塔尊者吐出猩红的鲜血,脸色变得苍白起来,但那脸上却是浮现出一抹笑容。

    易辰愣住了,此时他的脑袋一片空白,一股疯狂的杀意从他的心底涌上心头。守塔尊者会受伤,完全是因为他,如果不帮他挡下攻击的话,也就不会受伤,当即脸色狰狞起来。

    “小魔兽,借助你的力量,催动岩浆之精。”易辰竭斯底里的使用传音咆哮一声。

    “杀!”得到易辰的命令后,小魔兽大喊一声,然后挥舞小爪子。

    “轰”易辰的魂力不能使用,但小魔兽是跟易辰有一种特殊的联系,所以它完全能够独立使用岩浆之精,便在这一瞬间,五彩火焰顺着他的经脉疯狂的涌出,便在出现的一瞬间,刺眼的光芒闪烁起来,周围的空间被焚烧得扭曲起来。

    “咻”在小魔兽的控制下,那五彩火焰朝杜鳌笼罩而去,瞬间就将他包裹住。

    “啊!”杜鳌没有想到,易辰的能量已经被封印,但还是能够催动魂力,炙热的高温让他忍不住惨叫一声,皮肤在此时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

    他在此时调动魂力,想要将那火焰挡下来,但却没有丝毫的作用,易辰释放出来的五彩火焰,直接将他的魂力焚烧成虚无。

    魂力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岩浆之精非常霸道,杜鳌凄厉的惨叫声从五彩火焰当传出,在场所有人都打了个冷颤,他们都没有想到,五彩岩浆竟然会恐怖到这种地步,就连准宙魂境都没有办法摆脱,其实这也怪杜鳌太过于大意,他不知道易辰的储物戒还有一头只会卖萌,但关键时刻都能发挥特殊作用的小魔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