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九十四章 通往那个世界的传送阵【二更】

    “没事回来就好。”从微娜回来的时候,香蝶便好似感受到了什么,转头看了眼易辰,然后说道。

    这在他们看来不过是小事情,大家也都没有多说什么,只剩下最后一天相聚的时间,大家直接在山峰上摆起酒桌,一同共饮,享受着短暂的时光。

    “香蝶,对不起,我。。。。”易辰和香蝶两人坐在悬崖边上,此时易辰开口说话,脸上带着歉意。

    “易辰哥不用说了,我明白。”香蝶似乎早就猜测到易辰要说什么,摇了摇头,道:“虽然彼此间都是好姐妹,但想起来还是有些难受,不过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不是我们能够左右,我理解。”

    闻言,易辰点了点头,不过香蝶下一秒的话却让他心头一颤:“那个安若师姐,从一开始的时候,我就感觉你们有点什么,我相信我的直觉没有错,易辰哥,你们是不是有一些纠缠不清的事情?”

    女人的第六感,难道真的就这么强吗?

    对自己喜欢的女人,易辰不喜欢隐瞒,虽然多少都感觉有些对不起香蝶她们,但如果不说出来的话,恐怕他会愧疚一辈子。

    “我爱她,就跟爱你们一样,而且我和她之间,发生过一些事情。”易辰深深吸了口气,道。

    “果然。”香蝶抬头看向前方,眼神闪过一丝无奈,看来自己的直觉果然很准。

    “你生气吗?”易辰道。

    香蝶摇了摇头,并没有回应。

    “不生气?”易辰再次询问。

    “我咬你。”猛然间,香蝶一回头,抱住易辰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下去。

    一股疼痛感在此时冲击着他的神经,易辰并没有挣扎,在他看来这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

    “没有女人喜欢的男人,不是好男人,从这里可以证明易辰哥的优秀,还有我的眼光,不过我发誓,要是易辰哥身边多一个女人的话,我会再次咬你。要是以后你身边女人太多,忽略我和香蝶妹妹的话,我和她一定会给你戴绿帽,找男人。”香蝶挥舞着拳头道。

    香蝶的话让易辰额头上冒出了冷汗,没想到香蝶竟然也有如此彪悍的一面。

    “如果易辰哥你能平安回来,我不在乎你身边有哪些女人,我母亲生前跟我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受再多的委屈也只能忍受,这就是命,所以我不会让易辰哥为难,只要你心有我,我可以装作无所谓。”香蝶道。

    这番话没有半点虚假,易辰心无比感动。

    “易辰哥为了我和微娜妹妹,你一定要在平安前往那个世界,我们在这里等你回来。”此时香蝶没有那些所谓争风吃醋的想法,在她心唯有易辰的安全才在首位。

    “为了你们,我答应你一定会好好活下去。”握住香蝶的手,易辰遥望前方,坚定道。

    两人没有逗留在太久,回到聚会的餐桌上,期间易辰使用传音道:“如果我离开了,龙渊学院的人对你们不利的话,可以去魔蜥族避难,我在你们脑海留下精神烙印,等到了魔蜥族凭借我的精神烙印,他们会给你们安排一个安全的地方。”

    易辰的话,让香蝶她们都感到非常的疑惑,要知道妖族和人族势不两立,如果前去的话,难道就不怕遭到妖族人攻击?更何况魔蜥族还是妖族里面的大族。

    但处于对易辰的信任,他们并没有多问,同一时间点了点头。

    美好的时光非常的短暂,一天的晨光很快便过去,易辰将身上所有的魂灵石,全部都交给香蝶等人,那些空无灵石也没有留着,留着给他们修炼。

    “这么多魂灵石?”易辰身上的灵石数量太庞大了,直接便让他们都愣住了,都有些不敢相信。

    “对于我来说,这些灵石已经没有任何的作用,但你们不一样,这些灵石能让你们以更快的度崛起。”易辰道。

    虽然飞羽他们都推辞,可无奈最终在易辰的坚持下,他们只好收下。

    “时间不多了,飞羽你们先返回学院,我带易辰前往阵法所在的位置。”守塔尊者看了看天色,而后便催促道。

    “要离开了吗?”香蝶她们心不舍,道。

    “都回去吧,以后一定会有重聚的机会。”易辰站起身来,然后迈开脚步往前方走去。

    他相信,如果在这里逗留的话,恐怕先会拖延更多的时间,大家不舍的情绪也会更加的强烈,所以他直接率先离开。

    “易辰哥一定要回来,我们一定会等你。”看着那道快远去的背影,微娜和香蝶两人忍不住落下了泪水。

    “咻”易辰的度极快,身形快穿梭,直到看不到香蝶她们的身影后,这才放缓自己的度。

    “尊者,你来带路吧。”易辰说出这句话,随后一道身影一闪,来到他的身前,正是守塔尊者。

    那个阵法在什么地方只有他知道,距离这里的非常远,易辰他们一起走了两天的时间,才来到那个阵法所在的位置。

    这里非常偏僻,四周有五座山峰,将一座巨大的传送阵包围起来。

    “那个就是传送阵吗?”当易辰来到这里的时候,立刻看到那个阵法,当年惊疑道。

    “错不了,安若跟我说的就是在这里。”尊者点了点头,道。

    闻言,易辰点了点头,而后两人来到法阵所在的位置,这个法阵四周有四根巨大的石柱,上面也布满了纹路,地面也是如此。

    一股沧桑久远的气息铺面而来,从石柱还有坑坑洼洼的地面可以看出,这个法阵存在已经有很长的年月。

    “阵纹完好,还可以使用。”易辰释放出气息感应了下,这倒是让他放心不少。

    “杀机。”守塔尊者突然警惕起来,凝重的环顾了下四周。

    此时易辰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他感觉自己被杀意锁定。

    “来着是什么人,现身吧。”守塔尊者感知能力也很强,锐利的目光看向前方,大声喝道。

    “嗡”便在这一瞬间,四周的空间狠狠的颤抖下,随后便有四道身影出现,围在四周,他们都是御空飞行,不需要任何能量的支撑,就那样漂浮在虚空。

    “地藏尊者。”其一道熟悉的目光,吸引了易辰的注意,他们的脸色在此时变得凝重起来。

    不单只是地藏尊者来了,还有三人易辰也并不陌生,一位是墨凌,另外一人是杜家的掌门——杜鳌,一位是太虚门的掌门——太虚游龙。

    北域的四大隐藏势力最强者,同一时间到来,而且从他们的模样来看,好像早就知道易辰会出现在这里一样,似乎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

    “神算子的神算之术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你这小鬼的目的地果然是在这里。”墨凌的眼神带着森冷。

    太虚游龙和杜鳌两人,也用满带杀意的目光看向易辰,太虚门两位准宙魂境长老死在易辰手,就连超级妖孽服扶桑也被杀了,所以对易辰充满了仇恨。

    杜鳌就更不用说了,一位超级妖孽被废,更是有一位准宙魂境陨落在易辰的手,也是伤筋动骨,所以对于易辰只有深深的仇恨,杀意凛然。

    易辰的拳头在此时紧握起来,神算子能够通过秘术,使用当事人的魂力探测到他所在的位置,看来还真的有这样的秘术。

    “守塔,身为学院的尊者,竟然带着一位恶疾当诛的狂徒,莫非你想让学院承受外界的误会不成?”地藏尊者看向藏书尊者的目光闪现出玩味之色,道。

    这句话让易辰非常的气愤,当初他在还是学院里面的学员,出了事情没有出来维护他不说,更是将他开除出学院,而且当初对墨家动手,也是为了给自己的老师报仇,可地藏尊者却说他是罪大恶极之人,这实在让人愤怒。

    “易辰是老院长的弟子,传承它的衣钵,学院应该维护他才是,地藏你的决定我实在不敢苟同。”守塔尊者毫不示弱的回应道。

    “在学院当我说了算,如今我是龙渊学院的院长,你自然应当听我的决策,现在竟然不停我的命令,维护一个外人,你这是在跟我作对吗?”地藏尊者的语气非常不善,道。

    这话气势逼人,地藏尊者完全是用高高在上的语气在说话,好像守塔尊者是他的下人一般,非常不客气。

    在学院里面呆了数百年,守塔尊者对于学院的非常忠诚,虽然对地藏尊者的话非常不满,但却没有反驳,只因他现在是学院的院长。

    “院长的决定,我没有异议。”守塔摇头道。

    “守塔,将那个易家狂徒拿下。”这话让地藏尊者非常满意,随后便命令道。

    “地藏院长,这是不是有些过份了?”守塔尊者并未执行,眉头在此时一皱。

    “这是院长的命令,莫非你还要违抗不成?”地藏尊者沉声道。

    这让守塔非常的为难,虽然他非常的不满,但院长却是有着无上的权威。

    “地藏老儿,有本事全都冲着我来,你这老鳖孙有什么好神奇,叫你来单挑,你敢应吗?”易辰当即便怒喝一声,站了出来。

    (感冒了,脑袋迷迷糊糊的,先写两章吧,明天爆八章补偿,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