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九十三章 回来便娶你【一更】

    现在离开这里才是最好的出路,易辰已经有了自己的决定,但此时却有一个难题。

    “龙渊大陆与外面的世界隔绝,想要出去的话,恐怕并不容易。”易辰眉头紧紧皱起。

    对另外一个世界,他一点都不了解,就算刻画传送阵,也找不到落脚点,所以他现在的难题便是该怎么离开这里,前往哪一个世界。

    “当初安若来龙渊学院的时候,曾经留下一个传送法阵,或许还能够使用。”守塔尊者此时说道。

    “真的好?”听到这个消息,易辰非常意外,询问道:“那个法阵在什么地方?”

    “距离龙渊学院并不是很远,我可以带你过去。”守塔尊者捋了捋胡须,轻声道。

    对这话,易辰一点都没有怀疑,因为守塔尊者不会骗他,当然也没有骗他的必要,依照他的修为,如果想要杀他的话早就动手了。

    “姐夫你真的要离开这里了吗?”钟毅他走了上来,虽然只比易辰少一两岁,但钟毅看来,易辰便好似在他大哥一般,自从阴阳会之后,就产生了一种依赖感,在他看来没有自己姐夫解决不了的事情,如今得知这个消息后,他的心情非常复杂。

    傲天他们也是如此,不过现在易辰只有那一条路可走,他们也只能在心默默的为他祈福。

    “易辰哥哥我要和你一起去。”香蝶走了上来,说出一道非常坚定的话,她希望与易辰一同离开。

    见状,易辰深深的吸了口气,走上前一只手搭在香蝶的肩膀上,道:“傻丫头,跟着我只会受苦受累,在学院里面好好修炼等我回来。”

    “我舍得不你。”香蝶心升起苦涩,一把将易辰抱住,泪水从她的眼眸间缓缓滑落。

    自己心爱之人陷入困境,而她竟然没能帮上什么忙,香蝶心除了不舍之外,更多的却是自责,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不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易辰哥哥,我,我也能和你一起离开吗?”微娜站在原地,也是无比的伤感,道。

    “你们。”易辰此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要是别人的话,现在见到他都会远远的躲开,可香蝶她们却愿意陪伴在他的左右,易辰已经难以用任何语言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除了感动之外,心也有一些愧疚。

    身为一位大男人,竟然让两位女人为自己担心,很快又要受那相思的煎熬,此时他对实力的渴望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微娜别闹,依照你的实力,要是跟着易辰兄的话,只会拖后腿,还是乖乖在学院里面修炼。”诺蒂秦天此时走上前,呵责道。

    这个倒是实话,而他说这话还有一个原因,他是微娜的大哥,自然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妹妹也陷入危险。

    “微娜你大哥说得对,好好在学院里面修炼等我回来。”易辰点了点头,道。

    “说得对,难道我做这样的决定错了吗?原来在你们的心我一直都是个拖后腿的。”微娜的眼眶一红,泪水缓缓滑落。

    没想到微娜竟然误会了,易辰有些无奈,道:“微娜我们不是那个意思。”

    “那是哪个意思,在你们看来我永远都是可有可无的存在。”望着与易辰搂在一起的香蝶,微娜此时觉得更加的委屈,一直压抑在心的各种想法涌上心头,泪水如瀑布一般。

    香蝶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立刻楼主易辰的双手,道:“微娜妹妹你这是怎么了?”

    “得不到的永远都骚动,拥有的却有恃无恐,我恨你们。”说到这里,微娜立刻喊出这句话,而后便转头快朝远处跑去。

    “微娜。”诺蒂秦天大急,此时作为一位哥哥束手无策,叹气道:“女人真是不能理解的动物,这似乎是打翻醋坛子了。”

    “姐夫恐怕只有你自己出马才能解决这事情。”钟毅他们同时摇头,不用想都知道,微娜为什么会这样失控。

    “易辰哥去吧。”与微娜两人情同姐妹,两人刚开始都互相不对付,后来在一起久了也有了很深的友谊,微娜在想什么,恐怕只有香蝶才更加清楚。

    “你们等我一会,很快我便回来。”点了点头,易辰没有多想,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微娜现在的修为,已经晋级到了地魂境,度自然不慢,但易辰的度显然要更快一些,两人追赶了半个时辰后,来到一条小山涧。

    “微娜,你等等。”很快便追到,易辰立刻出手,将微娜的手抓住,微微一用力,将她拉住。

    “你放开我。”微娜似乎本能一般转身,然后调动魂力,一掌朝易辰的胸口拍来。

    “彭”本来依照易辰的修为,这样的攻击他想要躲避的话,也就转瞬的功夫,但他却没有那样做,站在那里不动,直接被击,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他的身躯一颤,一丝鲜血从他的嘴角溢出。

    微娜愣住了,她完全没有想到,易辰会这样,看到嘴角的那一丝鲜血,当即惊慌起来,焦急的跺着脚,一时间也忘了要说说什么。

    “噗”易辰单膝跪地,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啊”微娜尖叫一声,此时也忘记了哭还有心的委屈,拿出手绢给易辰擦嘴角的血迹同时慌神道:“易辰哥,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没事。”易辰摇了摇头,但话虽然是这么说,此时他又吐出一口鲜血。

    “还说没事都吐血了。”微娜眼睛里泪水大战,带着哭腔道:“都是我不好,不应该无理取闹的发脾气,不然也就不用这样了。”

    “其实这也不怪你,是我们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易辰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感觉天旋地转,一头栽倒在地。

    “啊!易辰哥哥你不要吓我,你醒醒,醒醒。”突如其来的一切,让微娜彻底慌乱了,泪水从眸间滴落,哭喊道:“为什么刚才不躲开,我为什么,易辰哥哥你醒醒,我保证下次不耍小性子,只要你醒过来,你们说什么我都答应,呜呜。。。。”

    “真的吗?”当微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却见本来‘重伤’倒下的易辰,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做起来后若无其事的擦了擦嘴角的血迹。

    “易辰哥你没事?太好了!”本来以为易辰在自己的攻击下快要‘与世长辞’了,处于悲伤的微娜,看到他‘醒过来’后欢喜道。

    “你看我像有事吗?”易辰摇了摇头,然后捂住左脸颊,道:“没想到这次咬出来口子大了点,不过那喷血还是蛮逼真,效果不错。”

    “好啊,你骗我。”此时就算微娜再笨也都想到了缘由,不过却是破涕为笑,只要易辰没事那她就放心多了。

    “要是不这样的话,又怎么能将你拦下。”易辰笑了笑,随后帮微娜擦去两边的泪水,道:“前去另一个世界,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而且几大势力要对我出手,恐怕不会如愿让我离开,所以你跟我走的话,会非常的危险。”

    经过刚才的事情,微娜总算是冷静了下来,易辰的话让她明白事情的轻重,的确依照她的修为,只会拖后腿。

    “易辰哥哥我不想你走。”微娜眼睛里又弥漫起水雾。

    “时不待我,有时候很多事情,不是你不想,而是形势所逼。”易辰脸上浮现出一抹无奈,安慰道:“为了你和香蝶,放心,我易辰一定会活着。”

    “我和香蝶姐吗?”微娜又忍不住失落,道。

    “要是我能平安回来,一定娶你们两。”易辰此时说道,对这两位女人,易辰心非常愧疚,想要弥补,但现在似乎已经没有时间了。

    “易辰哥。”本来对于这段感情,微娜在离开的时候,就不抱任何的希望,可她没有想到的是,在易辰的心,自己跟香蝶的地位都是一样的,无比的感动,一把将易辰抱住,泪水再一次涌出。

    “傻丫头别哭了。”易辰笑着道。

    “我哪有哭,这是笑好么。”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微娜她那装作出来的笑,却是显得滑稽。

    “回去吧,省得他们担心,小心出来久了,你哥以为我将你拐走了。”易辰站起身来,转头朝刚才的方向折回。

    “可人家的心早就跟着你走了啊。”微娜走上来抱着易辰手臂,两人缓缓前行。

    那一段路很长,慢慢走折回需要半个时辰,但微娜还是感觉太快了,她都来不及享受这最为美好又短暂的相处,或许只有快要失去的时候,才知道什么东西最为宝贵,她想让世间停留在这段时间,但却根本做不到,或许有遗憾才是那所谓的人生。

    “看哦回来勒,我就说姐夫在对付女孩子这方面有一套嘛。”见到两人走回来后,钟毅立刻带着调笑的语气道。

    “香蝶姐,刚才对不起。”微娜微微低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