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八章 极阴血池【六更】

    天书一直以来都是易辰的秘密,当初也正是因为天书的原因,他才走上了这道非常特殊的修炼这路。

    这是一宗非常神秘强大的至宝,就算是小魔兽也来自远古的传承,都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东西,而现在这一股共鸣,能够确定,它必然也是远古时期的至宝。

    不过当看到天书要飞出来的时候,他忍不住紧张起来,如果天书的秘密暴露的话,那对他将会非常的不利,所以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给我安静。”易辰心响起一道这样的声音,随后他便开始调动自己的魂力,要这天书彻底的安静下来,但这似乎徒劳无功,天书依旧在缓缓升起。

    “太古神剑是怎么回事,这种共鸣,似乎是一种大道的共鸣,让我有一种玄妙的感觉。”

    太古神剑也跟天书一样,释放出来的波动和共鸣非常的明显,在见到这一幕的时候,他们忍不住疑惑起来。

    “怎么办,此时天书竟然不受压制。”还好他们暂时还没有发现是易辰的原因,当即他更加努力的压制,只是天书就像是调皮的孩子一样,不受他的约束。

    “天书乖乖,快点听主人的话。”小魔兽它也非常着急,飞起来蹲在天书上面,想要将它压下去,但这些动作全部都徒劳无功。

    “天书你不乖,以后不跟你做朋友!”小魔兽见到这样不管用,当即便开始尝试卖萌,但天书依旧没有理睬。

    “咻”与此同时,天书封面的那个魔兽的图案,此时闪烁起了血红色的光芒,一股能量在那纹路当流动起来。

    “天书要异变,看来很有可能是因为我释放出来的魂力,接触到了太古神剑,所以让它们彼此间建立了特殊的联系,看来只能收回魂力了。”

    绝对不能让天书暴露,这是易辰此时的想法,他一咬牙,随后没有丝毫的怠慢,立刻将自己释放出来的魂力全部都收回。

    “咻”这似乎起到了作用,就在他收回魂力的时候,天书释放出来的光芒立刻收敛,也不再颤抖,变得平静起来,静静的呆在储物戒里面。

    而插在不远处的太古神剑,此时似乎也因为天书收敛的关系,不再释放出任何的波动,这让妖王他们非常的疑惑,锐利的目光朝易辰看来。

    这世上没有太过于巧合的事情,为什么易辰的魂力一接触太古神剑,它就是释放出非常奇特的波动,而当能量收回之后,它就没有了任何的动静,看来他的身上有秘密。

    “嗡”可他们来不及多想,因为此时的太古神剑,已经感受到了危险,它本来就是有灵之物,此时开始猛烈的颤抖起来,直接将妖王他们的能量全部都震散。

    太古神剑已经感受到了危险,它挣扎的频率更快了,虽然查得非常深,但此时它正一点一点的抽离出来,随时都有可能离开。

    “休想走。”妖王他们立刻出手,释放出魂力探了过去,可当他们的能量要接触到那把太古神剑的时候,当即那把神剑狠狠的颤抖了下,直接将他们的能量全部多震碎。

    “咻”而这只是一个开始,刚才的动静,似乎惊醒了在里的某些东西一般,此时一股股波动扩散开来,斯诺海底裂缝同时也在轻轻的颤抖,似乎有什么东西要觉醒了一般。

    本来站在血色宫殿上面打斗的修者,很多都一个不稳,直接摔倒。

    “看来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凭借经历无数生死磨练的经验还有对危险的敏锐嗅觉,他此时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咻”果不其然,此时那血色宫殿释放出刺眼的血色光芒,无数的血色纹路,从那血色宫殿浮现出来,每一道都非常的骇人,凝聚着天地之力。

    当那些阵纹浮现的时候,在场的修者们都感受到一股沧桑久远的气息,好像某种沉睡多年的东西,被唤醒了一般,让他们心头一颤。

    同时,一股可怕的妖族气息,在四周弥漫起来,异常的可怕。

    “吼!”就在这个时候,烈焰似乎有了某种感应,当即便非常焦急的怒吼一声,好似在提醒易辰有危险一样。

    “烈焰的感应一般都不会有错,赶紧躲开。”对于烈焰易辰非常信任,看了眼太古神剑,随后身形一闪快腾升一起,来到上百米的高的地方,远远观看。

    “这座血色宫殿发生异变了,快点闪开。”本来正在激战的修者,此时都知道危险,在此时纷纷调动魂力避开。

    “等拿了神剑再说。”妖王他们并不打算这么轻易的走,快朝太古神剑冲了过去。

    “轰隆”和便在此时,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那个血色的宫殿,颤抖的频率更加的厉害,四周突然凝聚出一个法阵,四道光芒快冲天而起,一股极度阴寒的气息扩散开来。

    那股寒气正是从那血色宫殿传出,周围的海水都被冻成冰块,妖王他们想要夺取神剑,但此时也只好放弃,快往高处冲上来。

    “吼”此时在斯诺海底裂缝的四周,本来隐居在这里的魔兽,此时都发出了非常不安的吼声,随后一大群一大群的魔兽往远处飞逃,它们似乎都感受到了危险。

    易辰仔细一看,立刻发现那些快飞逃的魔兽当,竟然还有准王者级魔兽的身影,当即愕然。那血色宫殿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竟然连准王者级魔兽都如此的惊恐。

    “那个血色宫殿果然不同寻常,等会肯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同时当易辰回头看向那个血色宫殿的时候,双眼微微一眯。

    大家都停止了激战,紧张的看着血色宫殿,斯诺海底裂缝是妖族的禁忌之地,充满了各种未知和危险。

    “轰”那个血色宫殿,此时狠狠的颤抖下,当即因为年长日久堆积的沙土,此时全部都被震落,能够看清那冰雪宫殿的全貌。

    所有的纹路上面,此时都有血红色的能量在流动,一股股阴寒的气息,朝四周扩散开来。

    “咻”四周形成的法阵,此时融入血色宫殿的纹路当,形成一个强大强大的法阵,当即一个法阵立刻形成,护罩缓缓朝四周扩散开来,将那海水都隔绝。

    “轰”在血色宫殿正间那个位置,此时凹下去一大块,形成一个足有十米深的池子,上面弥漫了各种神秘的纹路。

    “咻”血色宫殿流动的血红色能像,汇聚的地点正是那个池子,所有的能量都注入其,形成一个血池!在阵纹的带动下,宛若喷泉一般汹涌,寒气在血池的周围弥漫。

    “怎么会这样,冰寒的血,这一幕怎么跟传说的很相似。”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所有的修者们都惊呆了。

    “应该没有错,那就是我们妖族最神圣的地方,极阴血池!”天怒他们对于妖族秘辛非常的了解,所以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们同时惊呼一声。

    极阴血池,传说妖族数千年前最为神圣和神秘的地方,传闻那里蕴含着远古先祖的血液,是当年繁衍第一代妖族的地方。

    对于极阴血池,所有的修者都带着朝圣的心理,但关于极阴血池的记载实在太少了,所以大家都不知道极阴血池在什么地方,就算隐藏势力发动力量去寻找,也都没有找到。

    当然对于极阴血池,迷迷糊糊也会有一些图的记载,刚开始血池并未出现,只是有一个宫殿而已,现在完全凝聚出来之后,他们才认出来。

    “原来那就是极阴血池?”易辰对一个名字并不陌生,因为当初在得到天妖王遗留下来的物品时,他就受到了天妖王的委托,一定要将他的尸魁,引到极阴血池里面。

    既然得到人家的传承,那帮他做点小事也非常的正常,所以易辰都想要打听极阴血池的血池,但因为一些私事,迟迟都没有行动。

    如今终于看到了极阴血池,他心升起不小的波澜,目光移动停留在那些血液上面,当即心神一颤。

    在那些血液当,他感受到了非常恐怖的生命波动,那是强大的生命气息,比当初他在斩龙之地里,遇到的妖龙血液要强大数百倍。

    “那真的是第一代妖族强者留下来的血液吗?”易辰的眼神闪现出贪婪之色,当初斩龙之地那点血液都让他收获巨大,要是能够品尝下极阴血池里面的血液,那他肯定会得到更加巨大的好处。

    “传说的圣血,只要得到一点,都有极大的好处,现在就算没有服用,远远的站着,我都感觉自己的血液,好似跟那圣血有一股非常特殊的共鸣,看来真的没有错,那就是我们妖族先祖的血液,最为纯净的妖族圣血!”

    此时那些妖族们脸上都浮现出了兴奋之色,满满一池的圣血让他们非常的兴奋,同时那眼神也闪现出贪婪之色,跟看太古神剑的时候一样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