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六十八章 凶悍的傀儡老者【二更】

    此时杀了易辰才是他们想要做的事情,因为现在前者活在世上,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威胁,所以不管如何他们都要铲除这个眼钉。

    “杀!”几人同时怒喝一声,随后他们便调动魂力,同时发动攻击,可怕的能量带着呼呼的风啸声冲袭而来。

    并且也就在这个时候,那八位宇魂境也已经到来,当他们看到易辰依旧被围住的时候,没有丝毫的的犹豫,在此时发动魂力攻击。

    三位准宙魂境和八位宇魂境的攻击,非常的强大,就算易辰他全力抵挡,也根本不可能挡住,所以现在他的处境非常危险。

    “怎么会这样,主人你不是跟封印的那位老者,有着非常特殊的联系吗?怎么他出手救你?”小魔兽它很焦急,喊道。

    易辰并不知道原因,面对那些能量的攻击,他没有丝毫躲避的可能,此时他已经来不及多想,当即喊道:“前辈,帮我将他们的拦截下来。”

    声音在天地间回荡,而就在易辰喊出这句话的时候,漂浮在虚空上的那位老者,好像真的有所感应一样,身躯狠狠的颤抖了下。

    “咻”那几条锁链上面的阵纹,在这一瞬间同时释放出了刺眼的光芒,一股血红色的能量从那漩涡当游动,将那锁链填满。

    那些红色的能量,就好像注入老者的身体里面一般,他的全身变得血红起来,无数的阵纹在他的皮肤上面浮现,看起来非常奇异。

    “吼”当那些血红色能量出现的时候,那位老者血红色的眼睛闪烁起了浓重的杀意,似乎要将那天地贯穿下来,惊天怒吼在天地间回荡,让人耳膜生痛。

    “轰隆”那道吼声直接将墨鹤他们的攻击都震碎,化为能量波动朝四周扩散开来,易辰距离非常近,在此时被震退出几米。

    而身为当事人的墨鹤等人,他们受到的撞击最为猛烈,立刻就被震飞出去,所有人的嘴角都挂起一丝血迹。

    面对宙魂境,他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任务,此时就好像好像蝼蚁一般被死死的压住,脸上带着骇然和狰狞,紧紧的盯着那位老者。

    “难道这个法阵,还能够控制那位宙魂境老者不成?”刚才易辰一喊话,那位老者就动手,所以墨鹤他们都联想到,这很有可能跟阵法有关。

    而通过刚才的控制,易辰已经有了判断,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当即一挥手,也不管那傀儡办般的老者到底听不听得懂,道:“前辈,将他们都干掉。”

    “嗡”当命令喊出之后,那些锁链再度释放出了刺眼的光芒,那位老者在这个时候,也释放出更可怕的杀意,朝墨鹤他们汹涌而去。

    “不好,阵法真的能够控制他,大家一定要小心,那是一位宙魂境。”被那股杀意笼罩,墨鹤他们背后发寒,几位宇魂境更是被那杀意压得动弹不得。

    “吼”傀儡老者一声怒吼,山川都在颤动,在那音波的影响下,易辰不得不往远处退开。

    “依照我们的实力,不一定能将他拿下,放信号弹,召集强者前来。”墨鹤非常凝重的喊出这句话。

    “是!”得到吩咐,那些宇魂境都开始行动起来,凝重的从储物戒拿出信号弹,拉开之后便快冲天而起,似烟花一般在虚空炸裂开来。

    “他们的救兵很快就会到来,主人咱们得快点离开这里。”小魔兽它非常的凝重,隐藏势力底蕴很可怕,如果全部都到来的话,恐怕傀儡老者护不了他。

    “现在要离开很容易,但要怎样将那位傀儡老者也带走?”易辰眉头一皱,要是不带走傀儡老者,在这里肯定会被隐藏势力耗死。

    更重要的是,一位宙魂境对他的帮助非常巨大,如果能够一同带走的话,就相当于他的身边多了一位保镖,各方面都有所保障。

    “那个封印其实并没有消失,只是在主人你的控制下暂时打开而已,如果你离开的话,那封印会重新关闭,那位老者会重新封印,所以不用担心。”小魔兽道。

    “那咱们就准备离开吧。”说到这里,易辰并没有浪费时间,此时快朝死亡流域外冲去,他要在隐藏势力强者到来之前离开这里。

    “不要让他走了。”看到易辰的动作后,墨鹤他们同时怒喝一声,然后便调动能量冲了上来,想要将他给拦截下来。

    “咻”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位傀儡老者发动攻击了,黑色的残影闪过,直接来到一位宇魂境的修者身前,一招朝他击去。

    “不!”那位宇魂境修者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傀儡老者的攻击便贯穿他的心脏,鲜血喷洒出来,他喊出一道不甘的话。

    “咻”同时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位宇魂境修者全身的血液,好似受到吸引一样,从那伤口处涌出,被那位傀儡老者吸收,他在这一瞬间成为了干尸。

    “那是什么手段,竟然如此的可怕残忍。”墨鹤他们脸上都浮现出骇然之色,不过很快便轮到他们,那位傀儡老者开始对他们发动攻击。

    “先不要管那个易辰,联手先对付他。”杀了易辰是为了自己的势力,而此时他们却是为了自己的性命拼搏,开始对傀儡老者发动进攻。

    强横的战斗余波朝四周震荡开来,他们都不可能是宙魂境的对手,但那位傀儡老者,没有办法使用魂技,所以在短时间内墨鹤他们的损伤并不大。

    “轰隆”同时也就在他们打斗的时候,虚空响起一道震耳的声响,一个传送漩涡逐渐形成,数十道可怕的气息从那漩涡传出来。

    “隐藏势力的强者们要来了,度得快点。”感受到那些气息后,远处的易辰脸色更加凝重,上岸之后往远处跑去,直接离开空间禁锢的地点。

    “咻”一摸储物戒,快将纹器和纹盘拿出来,易辰开始快刻画起来,一道道纹路在那纹盘当形成,一股股能量波动朝四周扩散开来。

    “封印,凝!”死亡流域是易家的护国河,阵纹肯定也是当年那些先人刻画,所以那位傀儡老者,也有可能是先人封印,所以易辰不会看着他被隐藏势力的人灭杀,当即掐动出一个法诀,喊出这句话。

    “轰隆”在这一瞬间,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那阵纹开始开始暗淡下去,将傀儡老者锁住的铁链,释放出来的光芒也更加刺眼,快将那位傀儡老者往封印里面拽去,封印重新启动。

    “不要让他跑了。”没有了傀儡老者的束缚,墨鹤他们在此时恢复自由,同时目光锁定易辰,一众人便快冲上来。

    “传送阵,启!”在重新开启封印的时候,易辰就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准备,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在喊出这句话的时候,纹盘朝前方击出。

    “轰隆”阵纹在此时释放出刺眼的光芒,疯狂的从那纹盘涌出,在前方的虚空凝聚出一个传送法阵,随后易辰没有丝毫的犹豫,一个箭步冲了进去。

    “给我留下。”杜聂他们的脸色同时狰狞起来,度在此时加快了几分,但还是追不上。

    “太虚门,墨家,杜家,这笔账我迟早会跟你们算回来!”一道充满漠然的话从传送阵传出,随后那个入口立刻关闭,消散在空气。

    “该死,让他给跑了。”墨鹤他们的脸色非常难看,停下脚步看向传送阵离开的地方,他们没有想到,出动这么多人,损兵折将,最后还是让他逃跑了。

    “轰隆”那个传送漩涡此时已经形成,而后三道身影便从里面走出来,他们身穿着不同的服装,其一人是墨家的家主墨凌,在他左边那位身穿着太虚门掌门服装,右边那位则是杜家的家主,他们释放出来的气息都非常恐怖。

    “还是让他给逃走了。”墨凌脸色极度难看,同时也对墨鹤等人冷哼一声,显然对他们的表现都非常的不满意,道:“出动了这么多人,还是让他逃跑,究竟是那个小鬼太过狡猾,还是你们太过没用?”

    “家主息怒,其实事出有因,我们都没有想到,墨家这里会有如此可怕的封印。”墨鹤他们赶紧解释,同时也将刚才的经过说了一遍。

    “还有那样的东西。”在这一刻,一众人将目光锁定在封印上面,里面传出来的正是宙魂境的气息。

    墨凌他们三位墨家的最强者,只是一步踏入宙魂境之人,所以当感受到那股气息的时候,他们的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

    “的确是宙魂境的气息,看来咱们很有必要破开这个法阵,一探究竟。”太虚门的掌门道。

    “就算要破开,也得做好万全的准备,这个封印很不简单,得耗费很多时间。”墨凌沉声道。

    “一位很有可能活了数千年,万年的强者,依旧不死,或许咱们能够从这一点找到它长生的秘密。”太虚门掌门眼神闪烁起炙热的光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