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六十七章 封印出宙魂境【一更】

    当初刚出来历练的时候,因为遭到了围攻,所以他才会跳入死亡流域,可那些六级魔兽非常强大,关键时刻他偶然得到的那块圣灵令,突然间有了某种感应,立刻凝聚出一个漩涡将他吸进去,来到一个干涸的地下河流。

    在那里他得到了玉蟾灵石,同时也看到了无数的骸骨和一处封印,他非常清楚的记得,当初曾经有声音从那封印里面传出来。

    “难道那股波动,真的是封印的那个人?”易辰此时忍不住猜测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在此时他感觉自己与那股可怕能量,有一种非常特殊的感应,就好像他跟那些六级魔兽的感觉一样。

    “难道封印里面的那个人,也是这个法阵的一部分吗?”小魔兽的感知能力比易辰要敏锐,所以他做出这样的判断。

    “如果真的是阵法的一部分,咱们或许能够将他弄出来。”易辰的眼神闪过异彩,道。

    那股波动可以用恐怖来形容,所以易辰准备将那东西弄出来,不然的话凭借这些六级魔兽,根本没有办法将墨鹤他们拦截下来。

    “哪里跑!”墨鹤他们身影更近了,那些六级魔兽根本拦不住他们。

    “我能感应到,这个封印与那个阵纹是一体的,现在只能赌一赌了。”眼神闪烁起异彩,随后易辰以更快的度朝那边冲去。

    墨鹤他们的目的是击杀易辰,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们也快冲上去,在这过程他们眉头一皱,道:“我感应到前方似乎有一股非常压抑的力量。”

    身为准宙魂境的他们,感知能力比普通修者敏锐十数倍,他们也已经捕捉到了前方的那股能量,当即心感到无比的惊骇。

    在龙渊大陆,依照他们准宙魂境的修为,完全可以横着走,除了当初龙渊学院的院长印巍,能给他们带来强大的压迫之外,便没有修者能够给他们这种感觉,所以他们都非常震惊,难道前面有修为比他们更强的修者不成?

    “除了那股气息之外,我感应到前方还有一个封印阵,从这感应来判断的话,那东西很有可能被封印在那里。”太虚门的太上长老凝重道。

    “这易家一直都非常的神秘,对于这个家族没有太多的介绍,所以不知道前方到底有什么东西,但我有一种预感,如果让那个小鬼到那个位置的话,咱们恐怕会有麻烦。”墨鹤眉头一皱,道。

    当听闻这句话的时候,他们的脸色同时凝重起来,随后便没有浪费时间,度也突然加快。

    虽然是这样,但依旧追不上易辰,很快他们便来到了那股释放出恐怖波动的地方,易辰也在此时停下了脚步。

    “轰隆”在前方的位置,此时正有一个漩涡猛烈的旋转,沉闷的声响朝四周扩散开来。

    在这里也能够看到,无数的阵纹凝聚成锁链,延伸入那漩涡当,形成一个‘禁’字,可怕的气息就是在那禁字蔓延出来的。

    “是他的气息。”此时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他能够更加清晰的感受到那股能量的波动,跟他几年前不小心闯入的时候,感应到的那股气息一模一样。

    并且在那个禁字当渗透出来的可怕波动,让陈凡的脸色凝重起来,他有一种感觉,要是进入那漩涡的话,里面搅动的能量,会在瞬间将他撕成碎片。

    “可怕的气息正是从那里渗透出来的,那个封印里封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虽然在来的路上他们已经有了猜测,但此时真正看到那封印的时候,他们的脸上都浮现出骇然之色。

    “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那个以后再来调查,现在还是先将那个小鬼拿下。”墨鹤他们的目光,都投放在易辰的身上,狰狞笑了起来,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这次我看你还往哪里跑。”除非易辰钻入那个可怕的漩涡离开,不然的话没有任何逃脱的希望,当然了,在他们看来,就算易辰进入那漩涡里面,也不见得能够生还,因为那股漩涡搅动的能量非常恐怖,照样能将他撕成碎片。

    “逃?为什么要逃?”看着面带冷笑的墨鹤等人,易辰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反问道。

    “不用再装模作样了,现在的你已经没有了逃跑的机会,束手就擒吧。”杜聂喝道。

    “你以为将我堵在这里就能杀了我?”易辰此时不愿跟他们耗下去,同时也没有浪费时间,双手快掐动法诀。

    “阵法,开启!”在喊出这句话的时候,死亡流域里面的那些阵纹,在此时释放出了刺眼的光芒。

    “轰隆”同时也就在这个时候,在那漩涡当的封印,似乎也感应到了易辰的操控一般,开始颤抖起来。

    “吼!”与此同时,一道疯狂的咆哮声,在那封印里面传出来,可怕的音波让那空间都跟着颤抖起来,一股股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空气的那股气息更加的可怕。

    “封印在里面的是活物,那股能像波动让人胆寒,易家小鬼想要将那东西放出来,一定要阻止他。”

    不用想都知道易辰他在干什么,当即他们几人同时喊出这句话,随后便快冲了上来,此时他们只想要阻止易辰。

    “封印,开!”他们还是晚了一步,易辰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而后快结印,怒喝一声。

    “轰隆”一道更加猛烈的震动声响起,随后那个禁字,便好似被撕开一般,直接一分为五,快往四周散开。

    此时已经没有了任何封印,那个漩涡也停止搅动,好似停止了一般没有丝毫的动静,而从里面渗透出来的气息,却也更恐怖了,让人额头冷汗狂飙。

    易辰还好一些,墨鹤一群人此时都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好似被一股能量禁锢了一般,动弹不得。

    “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一位准宙魂境的修者,竟然有心悸的感觉,这让他们都非常的震惊,同时心情也变得无比的凝重。

    不单只是他们,易辰此时也无比的好奇,他并没有被那股杀意锁定,同时心竟然还有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因为那个法阵的关系,他与那封印的东西形成了非常特殊的联系。

    “吼”惊天动地的吼声,再度从里面传出,随后便在这一刻,黑色的邪气从漩涡传出来,在天地间弥漫,一道身影也迅从飞冲出,漂浮在虚空,黑色的雾气在他的身体周围弥漫,他的身体藏身在那黑色的雾气当,只能看到一双冰冷的血红色双眼。

    “那是什么东西。”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那一道身影吸引,眼神闪现出骇然之色。

    隐隐间,能够看清,那是人形生物,而别是那冰冷到极点的气息,让人心头骇然,实在太可怕了,在漫天的黑色邪雾的笼罩下,大家都会以为自己来到了深渊炼狱。

    “宙魂境的气息。”而小魔兽的话,则让易辰的脸上浮现出骇然。

    小魔兽的感知能力从来都没有出错,所以非常的显然,眼前那道身影是恐怖的宙魂境,他没有想到,在这阵法当竟然封印了如此强大的存在。

    “一位宙魂境,放在大陆那是无敌的存在,可却被人封印在这里数年前,并且依旧不死,当年封印他的到底是什么人,它又经历了多少个岁月的洗礼,为何还长存至今,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在陨落。”易辰心有着种种的疑惑。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那道黑色的身影没有丝毫的动作,那些黑色的邪雾此时也逐渐的收敛起来,竟然凝聚出四道粗大的锁链,将那道身影手脚牢牢的铐住,在那锁链上面,有着无数的阵纹,看起来非常的神秘。

    “那阵纹比当年葬神之地里的阵纹还要神秘。”身为一名魔鉴师,易辰立刻就感受到你阵纹的不凡,甚至连禁地里面的阵纹都没有办法相比,一股天地之威扑面未来。

    同时没有了那雾气,易辰也终于能够看清那道身影的模样,是一位长发蓬乱的老者,因为岁月太过长久,他的一副破破烂烂,蓬乱的长发拖到脚部,将他的脸庞都罩在其,看不清他的容貌,只有一对血红色的眸子露出来,紧紧的盯着墨鹤等人,杀意弥漫。

    刚才还杀气腾腾的墨鹤几人,此时那些杀意全部都收敛,被警惕之色取代,眼前这位竟然是一位宙魂境,他们都很意外和震惊,双方就这样对峙着。

    出来的那道身影虽然释放出来的气息可怕,但他却没有丝毫的动作,静静的漂浮在虚空,这让墨鹤他们不由得疑惑起来。

    “难道他并不会攻击我们?”墨鹤他们纷纷猜测,易辰他也不解,为什么那从封印出来的老者不发动攻击。

    “哼,既然是这样,那就让我们先杀了你这小鬼,再想办法多付那个从封印出来的东西。”墨鹤他们同时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