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三十三章 压制后你不是对手【三更】

    “咔咔”骨头与骨头之间挤压发出刺耳的声响,易辰这完全是一副肉慵懒的模样,而后一挥手,道:“火凤,去下面。”

    空作战的话,多少会有些束缚,所以易辰并不打算停留在这里,心领神会的金焱火凤立刻做出反应,长啸一声后便往地面飞去。

    “咻”重新回落在地面上,易辰双手掐动法诀,当即金焱火凤回到他的兽魂,而斩月以为易辰想要逃跑,此时也快从上面追了下来。

    “死!”他冷喝一声,然后那把鱼骨大剑朝易辰劈砍而来,气势不凡,所到之处空间受到了摩擦,发出了宛若惊雷般的声响。

    “拼力量?”易辰的眸间闪过锐利的光芒,并未退避,握住天陨重剑的双手一紧,青筋在他的两条手臂上面浮现,立刻迎上去。

    “轰隆”当撞击声响起的一瞬间,斩月他闷哼一声,而后感觉前方袭来一股力量,立刻后退出去,比易辰刚才还要狼狈。

    “他的力量居然这么强。”斩月这是第一次跟易辰交手,不知道易辰的底细,所以此时的他非常吃惊。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易辰强的不单只是**力量,就算双方在使用魂力的情况下,他依旧有优势,毕竟天陨重剑的剑身非常重,在他的轮动下简直就是天地间最强大的杀气,所以在力量方面的硬碰硬,他从来都没有输过和怕过。

    “再来。”不准备给对方施展魂技的机会,易辰立刻欺身上前,天陨重剑朝斩月的脑袋劈去。

    “咻”易辰的度和他的力量结合,可以用完美的攻击来形容,斩月无法及时的凝聚出有效的攻击,只能心神一动,魂力快凝聚出一个护罩将他保护在其。

    “轰隆”他的魂力压制在准宇魂境,因此在撞击的一瞬间,他凝聚出来的护罩,立刻就被易辰击碎,可怕的震力将他震退出去。

    “咻”眼神闪过锐利的光芒,易辰身形一闪,再度冲出,眨眼间来到斩月的身前,挥舞天陨重剑朝他的腰间扫去。

    将魂力压制在准宇魂境跟易辰战斗,这是斩月最为不明智的选择,此时他根本无法躲避,直接就被易辰的天陨重剑劈。

    “彭”沉闷的声响传出,便在这一瞬间,斩月感觉腰间一疼,然后便被震耳出去,剧烈的疼痛让他脸色狰狞无比。

    “陨日神炎斩第一重!”并不准备这么放过他,这正是攻击的好机会,易辰一剑劈出,当即魂技瞬发,无数的魂力凝聚出一头魔兽撞击在斩月的身上。

    形式彻底的转变了,本来想要压制魂力虐易辰的斩月,彻底的失算,他万万没有想到,易辰居然有这么强的瞬发魂技,并且他的力量也这么强。

    如果他刚开始不选择拼力量,而是直接使用斗灵之术攻击的话,那他还有取胜的希望,但现在易辰欺身上前,根本不给他凝聚的时间,所以一直都是压着他打。

    看到这近乎不可能的一幕,在场的超级妖孽们都有些不敢相信,因为他们也没有想到,强势的斩月会落到这样的下场。

    “让你在小爷我的面前嚣张!”怒喝声在天地间回荡,易辰一拳朝斩月的左眼轰去,直接击。

    “好事成双!”又一声怒喝,易辰再度出拳,这一拳打在斩月另一只眼睛上面,当即一对熊猫眼出现,看起来异常的滑稽。

    “我要杀了你!”没想到一开场会是这样的结果,斩月已经到了怒不可遏的状态,长发随风狂舞,看起来就好像是疯魔一般,可怕的杀意在他的身体周围弥漫。

    “刚才不也嚷嚷着要杀我吗?最后还不是这个怂样!”易辰冷笑一声,而后天陨重剑快举到头顶位置。

    “六品等魂技——陨日神炎斩第三重!”重剑下劈,魂力凝成一把巨剑,闪烁着璀璨的金色光芒,直接击斩月,霸道的力量将斩月震飞出去,重重的撞击在一座房屋,那房屋轰隆一声立刻坍塌。

    “主人太棒了!对这种贱人就该这样!”小魔兽兴奋的搓着手道。

    “刚才的攻击,如果是对付准宇魂境的话,绝对没有问题,但要是宇魂境的话,恐怕仅仅只是那一招的话还不够。”小魔兽非常兴奋,而易辰他此时却是非常的冷静,眼神依旧带着凝重。

    “我要杀了你!”果然如易辰所想一般,一道愤怒的咆哮声立刻从那废墟响起,音波朝四周扩散开来,那废墟上面的沙石立刻就被掀飞,一道狼狈无比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他正是斩月。

    此时他已经没有了刚才超然的模样,头发和长衫凌乱无比,特别是他的两只眼睛,在易辰的特殊照顾下变成了熊猫眼,看起来非常的滑稽,身上也有很多伤口。

    这些都是他压制自己修为,和易辰战斗之后留下来的狼狈痕迹,身为一位宇魂境,居然被打得连姥姥都不认识,这是一种耻辱!现在他终于能够体会到刚才扶桑的心情,那种恨不得吃易辰血,吃易辰肉的心情。

    “我要杀了你!”疯狂的咆哮声在天地间回荡,斩月他释放出来的气息开始提升,本来他想要通过准宇魂境的战力干掉易辰,可没想到反被易辰打得这么狼狈,所以此时的他已经将魂力的封印撤掉,恢复原来的宇魂境修为!

    “对方要使用原来的修为了。”易辰脸色凝重,同时手掌一翻,当即一颗魂灵石出现在他的手掌间,轻轻丢入嘴里,含在其吸收蕴含在其的魂力,补充刚才的消耗。

    “看来斩月已经彻底愤怒了,易家小鬼必死。”对于斩月最为了解的妖皇,此时做出这样的判断。

    两者间本来就不是同一个境界的修者,更别说此时的斩月已经彻底愤怒,释放出自己的所有的修为,所以在他们看来,易辰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刚刚还说要压制自己的修为,现在又重新将修为提升来,我还以为妖族的超级妖孽真的这么带种,没想到也就这个样子,既然你要使用宇魂境的修为,那我今天便要再挫一位宇魂境。”一股浓烈的战意,在易辰身体周围弥漫。

    “狂妄。”此时的斩月的心情可以用极度狂躁来形容,双眼立刻变得血红起来,从他体内释放出来的杀意,就好像一把刻刀一样,朝易辰急射而来。

    “咻”感受到那股杀意,易辰快将手的天陨重剑挡在身前,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那股杀意轰击在重剑上面,他本人倒退出几步,完全挡下。

    这要是被外面的修者看到的话,一定会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宇魂境和准宇魂境之间才差距非常巨大,可易辰却能够凭借准宇魂境的修为,挡下宇魂境可怕的杀念,这样的战力只能用可怕来形容。

    “不要浪费我的宝贵时间,一招决胜负吧。”易辰眼神闪过犀利的光芒,道。

    “正有此意。”当听到易辰的话后,斩月面色阴冷的怒喝一声,随后他的双后快张开,当合十的瞬间,掐动出一个法诀,并且嘴里还念动着咒语。

    “轰隆”便在这一瞬间,一道沉闷的声响在他身前传出,随后一个漩涡快形成,一股股阴寒的气息从那漩涡当传出来。

    “他那是做什么?”易辰非常的不解,同时心也敢更加的凝重起来,道:“这些气息都是尸魁的气息,而傀儡妖师族最强的就是控制尸魁,看来他的终极杀招和尸魁有关。”

    “是那一招吗?”妖皇他身为未来傀儡妖师族的继承人,对于傀儡妖师族的一些秘技最为了解,当即便知道斩月要使用的到底是什么秘技,看向易辰的目光闪现出玩味之色。

    “从这威势来看的话,这应该就是傀儡妖师族最让人头疼的秘技了吧?”而龙临他们对斩月要使用的秘技,似乎有一些了解,眼神闪烁起异样的色彩。

    “当斩月使用这招的时候,就算是我也得非常小心的应付,否则的话会受重伤,而他只有准宇魂境的修为,恐怕挡不下来。”天舞柳眉一皱,到妖王的身旁道:“哥你出面将他们拦下来好不好?要是太斩月施展那一招的话,一个易辰会死掉了。”

    “天舞。”妖王看了眼自己的妹妹,道:“家族吩咐我们进来后要做的事情,斩杀他便是其之一,你不要忘了,记住,他活着的话,只会给我们带来威胁。”

    “可是难道咱们就这样看着他死掉?”天舞道。

    “修者之间的战斗,只有生和死,不需要怜悯。”妖王的话近乎无情,天舞还想说什么,但终究还是将那话咽回去。

    “斩月他到底要使用什么样的秘技?”易辰心不解,但从他们的反应来看的话,斩月他要使用的秘技,恐怕非常的不简单,因此在这一瞬间,易辰的双眸间平添了一抹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