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三十二章 斗斩月【二更】

    扶桑他使用了更为强大的魂技,而为了应付他的魂技,易辰也使用出了八品上等斗灵之术,两者间碰撞在一起的能量在四周肆虐,易辰他因为距离最近,所以直接就被那股能量笼罩,暂时还看不清他的情况。

    虽然如此,但刚才那撞击的能量波动,完全能够将一位准宇魂境撕成碎片,所以他们都在想着易辰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恐怕早就已经遭遇不测。

    “就这样死了?如果是的话那可就太无趣了。”斩月说出这句话,而杜一鹏则是冷冷的笑了一声,只要易辰死了,那他回去的时候,就好跟自己的长辈交代了。

    里面迟迟没有易辰的能量波动传出来,并且依旧有强大的撞击声传出,这让杜一鹏更加相信,易辰已经被里面的能量波动撕成碎片,毕竟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宇魂境使用强大的魂技攻击,到底有多强大。

    “这就是跟我扶桑作对的下场。”看着易辰刚才所在的位置,扶桑说出一道充满不屑和森冷的话,他并不认为易辰能够拦下他的能量攻击。

    “说话的口气太大,容易熏死自己,回去你得好好的刷个牙。”可便在这个时候,一道漠然的声音从那撞击之处响起,而后一道残影快从那里面朝扶桑冲了过来,正是易辰。

    “他居然没有死,而且身上还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当看见易辰的模样后,扶桑立刻喊出难以置信的话。

    在他看来,依照他刚才那样的攻击,就算易辰不死那也得付出一些代价,可现在出现的他,身上却没有半点伤害。

    “封印之术!”在扶桑还未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易辰双手快掐动出一个法诀,调动秘技,当即魂力在他的双之间凝聚,而后便快朝扶桑的丹田处点去。

    “糟糕,是封印之术。”扶桑身为超久妖孽,自然知道易辰要使用的是什么东西,脸色当即变得难看,他想要躲避但却已经来不及,直接被点,魂力冲入了扶桑的兽魂,凝聚出一把大锁将他的兽魂牢牢的锁住。

    “不好,这是最高级的封印之术,而且还成功了。”在这一刻扶桑他没有办法调动自己的魂力,当即面色极度难看的大喊一声,他没有想到易辰在关键之后会来一个绝地反击,同时他释放出来的气息也全部都收敛下去,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

    “本来只想跟你玩一玩,不过是你逼着我动用秘技。”见到成功后,易辰嘴角勾起一抹邪异的弧度,然后右脚在空气勾起完美的蓄力弧度,朝扶桑扫了过去。

    “彭”了封印之术后,扶桑在短时间内没有办法使用魂力,就好像普通一样,虽然他的战斗意识有所保留,但在硬碰硬上面还是不如易辰,脖子里面被扫,进当即惨叫一声,然后便往虚空下方坠落。

    “火凤,下去。”易辰喊出这句话,当即金焱火凤快从远处冲来,易辰重新站在上面,然后朝那及笄年快降落的扶桑冲去。

    “吼”见到自己的主人有危险,扶桑他的飞行魔兽立刻警觉起来,喊出一道带着警告的话,然后拍打翅膀飞到前方,想要将易辰拦截下来。

    “火凤干掉它。”易辰喊出这句话,当即在这一瞬间,金焱火凤扬起那宛若老树干一样的巨爪,朝那只八级魔兽抓去,只听得惨叫声响起,那只八级魔兽立刻被撕成碎片,血肉朝四周溅射开来。

    “我的飞行魔兽。”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扶桑当即悲痛的大喊一声,那可是他最心爱的坐骑,没想到却被易辰的飞行魔兽一招弄死,所以此时他非常愤怒和心疼,脸色涨红得就好似要吐血一般。

    “还是顾顾你自己再说吧。”易辰清喝一声,起身一跃,身体带着破空声降落,双手快合十,举到头顶,然后做出一个力劈华山的姿势,交叉的双手快击出,轰击在扶桑的身体上面。

    “轰”当震耳声音传出的瞬间,遭受重击的扶桑快往下方冲击而下,重重的撞击在地面上,当即那遭受重击的地面立刻炸裂开来,沙石四溅,一个深坑立刻出现,扶桑他四肢张开,口咳出猩红的鲜血,眼神充满了杀意和不甘,这对他来说是一个耻辱,败在一个准宇魂境面前的耻辱。

    在场的超级妖孽也没有想到,易辰会有封印之术这种东西作为底牌,并且还凭借它扭转战局,同时看向他的目光也越发森冷起来。

    “扶桑。”一道女音响起,随后另外一位太虚门的超级妖孽肖菲立刻俯冲而下,来到扶桑的身旁,她也是太虚门的超级妖孽,虽然彼此间的感情不是非常好,但既然是同门,自然应该尽职一些,当即拿出了疗灵石替他疗伤,同时那对美目也往易辰开来,充满了敌意。

    肖菲虽然也是超级妖孽,但易辰并未感受到她的杀意,看来对方在短时间内不会对他出手,所以易辰并未对他进行攻击。

    “无聊的战斗,比起这些还是天地轮回术更加让我心动。”而此时,斩月喊出一道这样的话,然后驾驭自己的魔兽,朝那天地轮回术飞去。

    没想到他并不想借这个机会除掉易辰,而是想要拿到天地轮回术,这个易辰倒是非常意外,同时这也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当即让金焱火凤冲上前,拦在他的身前。

    “虽然你使用了秘技侥幸赢了扶桑,但你以为凭借你的修为能赢我?”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易辰,斩月冷声道。

    “行与不行不是你说了算。”已经展现出了实力,易辰他不想继续隐匿自己,将纹器和纹盘收回到储物戒里面,然后将天陨重剑拿了出来,便在它出现的瞬间,一股浓烈的煞气在天地间弥漫。

    “宇级等魂器,这样的至宝一个弱小的准宇魂境怎么有资格拥有。”斩月鄙夷的说出这句话,看向天陨重剑的目光充满了贪婪,道:“现在滚开,并将那把魂器给我留下,我可以饶你不死。”

    闻言,易辰并不理会,依旧挡在身前,道:“如果你跪下来磕三个响头,我也可以饶你不死。”

    这句话让斩月的脸色森冷起来,道:“看来只有先解决你,然后再取天地轮回术了,虽然杀了一个蝼蚁会脏了我的手,但我还是决定那样做。”

    “不过为了公平的虐杀你,我决定将自己的魂力修为压制到跟你同样的境界,别说使用宇魂境的修为,就算是同境界的准宇魂境我都能赢你。”斩月对自己的非常的有信心和自傲,他双手掐动法诀,随后快击自己的丹田,便在这一瞬间,他的气息收敛了不少,魂力被压制到准宇魂境。

    强者有自己的尊严,更别说是斩月这种超级自负的超级妖孽,他兵不稀罕使用更强的修为压制易辰,而是想要通过同境界的修为杀掉易辰。

    “斩月的修为在超级妖孽排名比较靠前,虽然将自身的修为压制到准宇魂境,但要赢那个易辰,依旧轻而易举。”超级妖孽也是有强有弱,这斩月他的综合实力,算起来的话要比扶桑强上不少,所以他才会如此的自负。

    “准宇魂境吗?”易辰的双眼瞬间眯成锋芒状,嘴角在你此时也忍不住上扬。

    “笑?很快你就会笑不出来。”斩月说出一道这样的话,随后一挥手,当即一把释放出煞气的大剑出现在他的手,这把大剑看起来很像是一条鱼骨,上面布满了纹路,从这气息来判断的话,那是一把宇级下等魂器。

    低级的魂器数量不少,但高级的魂器数量却是非常少,就算是超级妖孽一般也只能拥有这种宇级下等的魂器,这也正是因为为何他看到天陨重剑时想要占为己有的原因。

    “废人废话多,要打快上来。”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对方的修为压制到了准宇魂境,但他却并未掉以轻心,屏息凝立,注视对方。

    “咻”斩月冷冷一笑,随后他身躯一颤,便化成一道残影消失在原地,下一秒来到易辰的身后,一剑朝他的脑袋刺来。

    没想到对方的度这么快,脑袋后传来了风啸声,易辰眼神闪过异样的色彩,快一个转身,将天陨重剑挡在身前,锵的一声响起,火花四溅,易辰感觉天陨重剑处传来一股霸道的震力,金焱火凤随着他一起倒退出几米。

    “虽然压制了修为,但斩月在第一个回合就占据了上风,这场的比斗的结果已分出。”虽然还没有最终的结果出来,但妖皇已然做出判断。

    “在我斩月的手,别抱着侥幸的心理,挣扎的话你只会死得更加痛苦。”斩月说出句这样的话,目光带着杀意看着易辰。

    “刚刚只是热身,这么快就认为自己会赢,你还能再自大一些?”易辰长长的伸了个懒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