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二十一章 杀阵【三更】

    传送通道里面一片漆黑,易辰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以非常快的度前进,耳边传来了呼呼的风啸声。

    一众妖孽天才在前方飞行,这个时候易辰能够感应到有敌意在他前方传来,不单只是妖王,就连墨笛他也传来一股敌意。

    易辰跟杜家和墨家的恩怨非常深,当初在选拔赛上面的时候,更是将天妖族的妖孽天才狠狠的踩了下去,所以他们对易辰有敌意也是非常正常。

    刚才印巍他们在,所以墨笛他们都非常的收敛,而现在身处传送通道当,没有其他人在场,所以他们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

    “难道他们准备在这里面对我动手吗。”易辰的拳头在此时紧握起来,其实这也非常有可能。

    极大隐藏实力都想要除掉他,而现在在这里就是非常好的机会,所以并不排除有那一种可能。

    不过,或许是易辰多想了,墨笛他们很快就收回自己的杀意,快往前方行进。

    “就算他们想要出手,也不敢明目张胆,主人咱们还是小心点为妙。”小魔兽道。

    这个不用小魔兽提醒,易辰都知道怎么做,双眼微微一眯,随后便没有多想,继续超前方飞行。

    “咻”传送的度非常快,当来到尽头之后,易辰他们感觉一道刺眼的白色光芒闪过,随后他们便从传送通道冲出。

    “啾”金焱火凤快拍打翅膀,稳住了身形,此时易辰他们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这里有着山川河流,树木苍翠欲滴,看起来有种诗情画意的味道,但易辰他的脸色却是凝重起来,因为这里虽然绿意盎然,但却没有任何的生命气息,周围一片死寂,空气充满了肃杀的味道。

    “这里的山川河流看起来非常不自然,并且空气还有一股**的味道,一片肃杀,我看这里应该不是真实的场景。”易辰环顾了下四周,随后作出了这样的判断。

    “看来很有可能是在阵法当。”那些超级妖孽们都不是普通的修者,他们自然也捕捉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气息。

    “如果真是阵法,那可是个不小的麻烦。”天舞道。

    “咻”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在她旁边的妖王快出手,调动魂力击向远处。

    “嗡”一道轻颤声响起,便在这一刹那,无数的阵纹在四周浮现,将易辰等人牢牢的包裹在其。

    “果然是阵法。”当看到那些法阵的时候,易辰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那些阵纹给他非常危险的感觉,看来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法阵。

    “看来这是一个幻阵。”杜一鹏他观察了下,随后便做出这样的判断。

    山川河流看起来非常的不同寻常,所以很有可能是幻阵幻化出来,他的这句话得到其他人的支持。

    “我看这里不单只是幻阵那么简单。”而易辰的想法跟他却是不一样,此时说出了截然不同的话。

    这一刻,几人都转头朝易辰看来,杜一鹏更是面带不善,自己的观点居然被易辰反驳,这让他极度不爽。

    “那你说这个阵法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杜一鹏沉声道。

    对方的敌意易辰一点都不放在自己的心上,道:“这里表面看起来是幻阵,但周围的场景却是一片肃杀,看来这并不是只有一个法阵,里面还隐藏着一个强大的杀阵,如果我们只是破幻阵的话,便会激发那个杀阵。”

    杀阵是比幻阵还要强大一些的阵法,那天易辰让小魔兽改阵法,就是将普通的法阵改变成了杀阵,最后引爆的瞬间威力无比恐怖。

    而那只是其他法阵改造出来的,但这里的杀阵易辰感觉是原来就刻画好的杀阵,威力会更加的强大,所以他此时的心充满了凝重。

    “这不可能,阵阵想要刻画的话非常困难,而且这里虽然肃杀一片,但却并未有任何攻击性的东西,所以这不可能有杀阵。”杜一鹏说出一道这样的话,他依旧坚持这自己的观点,因为他当初曾经接触过杀阵,险些就被困死在其。

    “那你随便,不要说我没有提醒你,如果真的有杀阵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会有危险。”易辰耸了耸肩,并未跟他继续争论,而是静静的站在原地。

    “哼,装模作样,这肯定只是普通的幻阵,等我破了他,看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杜一鹏说出一道无比自大的话,随后双手快掐动法诀,当即魂力在他的控制下涌出,在他的身前凝聚出一个巨大的拳头,朝前方阵纹轰击而去,他想要使用蛮力破阵。

    “轰隆”当撞击在一起的瞬间,一道震耳的声音响起,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扩散开来,那些阵纹此时在不断的颤抖,随后易辰他们看到的场景也逐渐的变得模糊起来,就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消失一样。

    “果然是幻阵。”当看到这般情形的时候,在场的众人心响起这句话。

    与他们不同的是,易辰此时的脸色却更加凝重,因为空气的肃杀更强烈了,他心升起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最好现在就停止攻击,使用正常的办法破阵,不然我们今天都有可能死在这里。”易辰沉声道。

    “在我面前装模作样,我现在就破给你看。”杜一鹏冷笑,而后再度调动魂力,快在他身前凝聚出一道长矛。

    “给我破!”他怒喝一声,而后快一挥手,当即他凝聚出来的长矛击碎虚空,朝那强大的阵纹冲击而去,撞击在上面。

    “轰隆”便在这一瞬间,罡风在四周搅动起来,随后那个撞击的地方直接被轰碎,一股股强大的波动朝四周扩散开来。

    “咻”只要阵纹被轰碎其一角,那阵法便会失效,在这个时候,易辰他们眼前所见到的树木等一切东西,在这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们眼前的场景看起来一片漆黑。

    “这是怎么回事,我们不是已经破点幻阵了吗?”并没有回到现实的场景,这一幕让杜一鹏非常的不解。

    “嗡”而在此时,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启动了一样,一道轻颤声传出,随后更加浓烈的肃杀之气传来,可怕的肃杀之气在空气弥漫,易辰在此时有一种炸毛的感觉,这种感觉实在太可怕了。

    “不好,真的有杀阵。”易辰喊出一道这句话。

    果然,就在他这句话响起的时候,四周的空间一颤,而后无数的阵纹出现,凝聚出两个法阵,其一个是刚才杜一鹏攻击的幻阵,两外一个则是层叠在幻阵上面的血红色阵法,肃杀之气正是那个阵法传来,那个就是杀阵!

    “咻”而在这个时候,杜一鹏他刚才攻击的幻阵,此时开始逐渐的融化,在它身后的那个杀阵,释放出一股吸力,将魂阵的能量全部都吸入其。

    或许是因为吸收了幻阵的原因,此时杀阵释放出来的肃杀之气更加强烈了,恐怖的气息在空气弥漫,同时那些阵纹也更加的血红,骇人的气息扩散开来。

    虽然那些超级妖孽们拥有宇魂境的修为,但此时他们心却也升起了一股非常强烈的危机感。

    “没想到真的是有杀阵存在,并且这个杀阵给我感觉,比以往遇到的杀阵更强大。”天舞凝重道。

    “幻阵和杀阵本来是独立的阵法,但这是一个双生的法阵,只要攻击其一个,便会让两个法阵融合,所以除非在瞬间破掉两个法阵,否则的话只破其一,会让他们单体的威力得到加强。”

    这么多人当,只有易辰是一位真正的魔鉴师,所以只有他对魔鉴最为了解,同时也只有他,才知道杀阵真正的可怕。

    “杀阵算什么,当初我曾经闯过一次杀阵,现在我照样能够闯过去。”杜一鹏的话音尽是狂傲,随后一挥手,他乘坐的飞行魔兽,快往那杀阵冲了过去。

    “如果只是单体一个杀阵的话,很容易闯过去,但那却是两个强**阵融合后的杀阵。”见到杜一鹏的动作后,易辰都不用看,脑海已经模拟出他等会吃亏的情形。

    “咻”杜一鹏的脸上尽是狰狞,一挥手,一把长枪出现在他的手,那把长枪上面布满了阵纹,是一把魂器!在他的催动下,魂力不断的注入长枪,释放出强烈的光芒。

    “给我破!”杜一鹏怒喝一声,来到杀阵的前方,手的长枪带着凛冽的劲风朝那杀阵刺去。

    “轰隆”震耳欲聋的声音立刻传开,杜一鹏这一次的攻击非常的强大,但那个杀阵却只是颤抖了几下,并未被轰碎。

    “怎么会这样?”杜一鹏脸色一变,当初他遇到的杀阵可没有这么强大。

    “嗡”而在此时,一道极度刺眼的光芒,从那杀阵冲传出,那些阵纹在此时好似活过来一样,杜一鹏此时有一种非常不妙的预感。

    “轰隆”便在这一刹那,无数的阵纹汹涌起来,朝杜一鹏轰击而去,这些阵纹释放出来的能量气息让人心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