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一十一章 略胜一筹【一更】

    “吼”那股能量非常的恐怖,怒吼声从那飓风当传出,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扩散开来,那些妖族修者的脸上写满了震撼。

    “不愧是我们天妖族的妖孽天才,在使用强大魂技攻击的时候,这力量实在太恐怖了!”

    不单只是那些妖族修者们非常兴奋,就连他天怒本人,此时那脸上也是浮现出了笑容,可能是因为遇到劲敌的原因,天霖他这一次发挥出来的魂技威力,比以往更强。

    同时他们目光也都看向易辰,面对这么强悍的攻击,他们都想要知道,易辰到底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回击。

    “呼”前方传来恐怖的气息,易辰深深的吸了口气,脸色依旧非常的平静,随后心神一动,魂力在他的控制下不断的涌入那纹器当。

    易辰他此时不慌不忙,一股非常奇特的气息在他身体周围弥漫,他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着大师的气魄。

    “这种从容不迫的模样,我只在那些大师的身上看到,但我在他身上却感受到了非常奇特的气息,难道说他在魔鉴方面的造诣,已经能够跟那些大师相比较了吗?”当感受到那股气势的时候,在场的妖族修者们都感到非常的震撼,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直觉。

    “看来小家伙也要开始使用自己的底牌了。”印巍他的脸上写满了欣慰,因为他知道,易辰他一直以来都是凭借自己修炼,才走到这一步,比那些温室花朵强太多了。

    如果将那些所谓的天才丢出门,让他们自己去修炼的话,恐怕别说是成长起来,不途陨落都已经能算不错。

    “起!”在他们的注视下,易辰心响起一道这样的声音,而后手的纹器便快在纹盘上面刻画起来,一道道神秘的纹路在他的纹盘上面浮现,同时一股强绝的斗灵之术气息往四周扩散开来。

    “好强横的斗灵气息,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这股斗灵之术的威势里面,居然有我们妖族的气息。”而就在易辰刻画的时候,那些妖族修者都非常的不解。

    “难道说易辰他刻画的,是我们妖族之人研究出来的斗灵之术不成?”他们心疑惑。

    “嗡”纹盘上面的纹路越来越多,最终凝聚出一头妖兽的模样,它面相狰狞,身上的鳞片闪烁着寒光,一股绝强的妖威朝四周扩散。

    “那是。”此时见到易辰的斗灵之术成型,天妖族的成员此时都瞪大了双眼,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易辰,就像是见鬼了一般。

    “天妖族的人是怎么了?”见到他们那一副震惊的模样,那些妖族的修者们此时都非常不解。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易辰他刻画出来的斗灵之术,不管是威势还是模样,都跟我们天妖王祖上的斗灵之术一模一样!”其一位天妖族的弟子大喊道。

    而身为长老的天怒,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并未反驳,看来这的确是事实,同时他看向易辰目光闪烁起森冷。

    “这不可能吧,自从天妖王死后,他所修炼的斗灵之术便已经失传,怎么会落在一个人族修者的手上。”那些妖族的修者们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天妖灵斗第六重——八品上等斗灵之术”

    他们有什么样的想法,跟易辰一点关系都么有,此时他只想快些结束这场战斗,当即心响起一道这样的声音。

    “嗡”便在这一刹那,一道颤抖声从他的纹盘当传出,万丈金光也从里面渗透出来,同时在纹盘凝聚的那头可怕的妖兽,迅冲出,带着恐怖的妖威冲了上去,非常的强劲可怕,整片空间都充满了它的气息,让人心升起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

    “轰隆”在众多修者惊骇的注视下,最终那头强大无匹的妖兽,还有那可怕的飓风迅撞击在一起,震耳欲聋的声音传出,四周的空间都在层层断裂,凛冽的劲风在四周搅动起来,一股强横可怕的能量波动朝四周扩散开来,那将比武台保护起来的护罩,此时在不断的颤抖着。

    虽然那护罩可以拦截那撞击的能量,但此时撞击的能量实在太强了,竟然有一丝能量泄露了出来,立刻闯入那妖族修这群当。

    一些修为较低,并且站得比较近的妖族修者,在那股能量的撞击下重伤,一些修为较高的修者快调动魂力凝聚护罩,将自己保护起来,但依旧受到了一些震荡。

    “不愧是人族和妖族现如今最强的两位妖孽天才,这场战斗绝对是这几届玄门奇书最精彩的一战。”一些修者说道。

    “轰隆”两股能量再度撞击在一起,随后天霖他凝聚出来的能量,被易辰凝聚出来的那一头恐怖妖兽撕成碎片,高大宛若天穹般的妖兽,双手合十,朝天霖他轰击而去。

    “不好。”天霖他没有想到,易辰释放出来的斗灵之术居然如此之强,此时他感受到强烈的危机感,当即不敢怠慢,双手掐动法诀,一个魂力护罩迅凝聚出来,将他保护在其。

    “轰隆”最终,那巨大的妖兽撞击在天霖凝聚出来的护罩上面,霸道的力量直接震碎天霖他的护罩,他本人也立刻倒飞出去,稳住身形后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

    易辰他安然无恙,而天霖他却在这次撞击受伤,谁强谁弱已见分晓。

    “虽然天霖他的实力也很强,但易辰他这一次凝聚出来的斗灵之术,却是更甚一筹。”虽然不愿接受这样的事实,但那些妖族修者们还是说出一道非常肯的话。

    “怎么样,服不服。”易辰的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在天霖森冷的注视下,道。

    “哼,你以为这样就能够打败我天霖吗?”听到易辰的话后,天霖的脸上森冷之色更甚,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拳头紧紧的握起。

    对方身为超级妖孽,身上所拥有的底牌肯定不会少,所以易辰他一点都不觉得意外,两道锐利的光芒在他的眸间闪过,道:“既然如此,俺就使用你最强的底牌,一招决胜负吧。”

    “正有此意。”刚才的攻击都在易辰的手吃亏,本来对易辰还带有一丝轻视的天霖,此时彻底的认真起来,易辰是他自从晋级准宇魂境之后,遇到的第一位最强劲敌,而且也还是最年轻的劲敌。

    “使用本族最强秘技,找机会杀了他。”而在这个时候,一道带着森冷的传音,传入天霖的耳,他抬头看去,发现给他传音的是天怒。

    对方只是一位少年,但却拥有这样的战力,修炼天赋着实可怕,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位人族修者,所以一定要将他扼杀在摇篮之,这就是天怒此时的想法,当然在场所有的妖族修者也都拥有这样的方法。

    “咔嚓。”天霖他拳头紧紧的握起,同时也暗暗点头,其实不用天怒吩咐,他早就已经动了杀意,望向易辰的目光闪烁起凶残的光芒。

    “主人一定要小心,他最后一招肯定是杀招。”小魔兽此时有一种非常不安的感觉。

    闻言,易辰点了点头,心充满了凝重,天妖族是长存数千年的古族,肯定拥有他们的杀招,在这个时候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本来并不想使用这一招,但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一股黑色的暴戾之气,在天霖的体内渗透出来,在他的身体周围弥漫,当感受到他释放出来的气息后,在场的妖族修者此时都打了个冷颤,同时脸上也浮现出骇然之色。

    “唧唧歪歪像个和尚一样,还有什么本事,都使出来吧。”易辰嘴角勾起一抹凶残弧度。

    “哼,激怒我,我一定会后悔终生。”天霖脸色狰狞的喊出这句话,他张开嘴,狠狠的在自己的手腕上咬了一口,血管直接咬断,鲜血好似喷泉一样从他的血管冲出。

    “自残?”看到对方动作后,易辰的脑海浮现出疑惑之色,不知道天霖为何要这么做。

    “血祭!”鲜血还在不停的涌出,天霖他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起来,双手迅掐动出一个法诀。

    “咻”便在这一刹那,他那喷出来的鲜血,快在他的身前凝聚起来,逐渐凝聚出一头血龙。

    “咻”也就在这个时候,天地间弥漫起一股血腥味,同时天空传出一道道惊雷声,本来玄门城深处在大海,但那些海水却全部都被隔绝开来,同时乌云滚滚,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整片天地陷入一片漆黑当,劲风在不停的搅动,漫天的尘沙被带动起来。

    “那是血祭,难道天霖他要使用天妖族最强的秘技吗?”那些妖族的修者,对天妖族有一些了解,所以此时他们都非常的震惊。

    “如果真的是那一招的话,那就实在太可怕了,一个不好我们整座玄门城都会被毁掉。”他们似乎看过妖族的强者使用这一招,会想到那可怕的场景,均是打了个冷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