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零六章 我说一招【四更】

    妖族人本来以为本土作战,能够狠狠的杀一杀人族的威风,而易辰他刚进城的时候,就让妖族人非常的不爽。

    可现在他们的妖孽天才都被踩下去了,并且还被讽刺,更重要的是说这句话的是人族,这让他们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战。

    “咻”在此时,易辰感受到无数的杀意,从四面八方疯狂的朝他汹涌而来,那些杀意直接将他笼罩住。

    其有一些发出杀意的修者修为还不弱,但对易辰却没有任何的影响,他的脸色异常平静,满脸漠然的看着数百万的妖族修者。

    “如此年纪便有这样的气魄,要是成长起来的话,必然是大患。”这几乎就是易辰所有敌人的声音。

    印巍他的脸上充满了欣慰,易辰的表现他看在眼里,感到非常的满意,一点责备的意思都没有。

    “安静!”而在此时,那位负责人快冲上比武台,大声喊道:“胜负乃是兵家常事,这一轮易辰胜。”

    那位负责人也是妖族修者,所以他对易辰也非常的不爽,但这没有办法,易辰他就是赢了,得接受这个现实。

    既然已经宣布了自己的胜利,易辰也并未在这里逗留,缓缓从比武台上面走下,静静的站在不远处。

    而在此时,剩下的三场战斗也已经结束,天霖他顺利闯过,另外一位通过的也是天妖族的修者,名为天霍。

    人族这边除了易辰晋级之外,还有一位则是墨家的妖孽天才,他们三人对于易辰的晋级都非常的意外。

    因为易辰他现在看起来就是一个废人,所以他们都在怀疑,刚才是不是因为妖师斗鸣放水的原因,不然的话易辰根本无法晋级。

    “没想到你的运气倒是还不错。”天霖冷冷的目光从易辰的身上扫过,道:“现在抽签你有一半的几率抽到我,希望你还能像刚才那样幸运。”

    “白痴。”易辰的目光并未看向他,说出两个这样的字,立刻让天霖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

    要是易辰不甘示弱的跟他大吵,那天霖心还会有无限的快感,但易辰他依旧是那副不紧不慢的模样,并且每一句话都能够气死人,当即天霖有一种抓狂的感觉,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抽易辰一顿。

    “刚才妖师斗鸣他太大意了,天魂境的魂力修为,在对战天魂境的**力量时有优势,如果他一开始就展现强横的实力,那样才有获胜的机会。”妖师魁伟面色发冷的说出这句话。

    “怎么样魁伟长老,比赛瞬息万变,究竟谁胜谁负,的确很难说吧?”印巍他此时轻声笑道。

    此时妖师魁伟这边已经输了,自然没有办法争辩,冷声道:“天魂境的**力量是他的杀手锏,但现在他的实力已经暴露,下一场他将没有那么好运,必然会止步前四。”

    “那我们拭目以待。”印巍大声笑了起来,随后没有继续争辩下去。

    经过刚才那一场战斗,此时聚集在易辰身上的目光更多,特别是墨家等人,他们看向易辰的目光都带着杀意。

    敌人越是强大,对他们来说就越是不利,虽然易辰他看起来很虚弱,但他刚才展现出来的力量和度,让墨家他们都怀疑起来,因为这并不是将死之人所能够拥有的力量。

    “准备进入第二轮的比赛。”那位负责的妖族修者再度将抽签的工具拿出来,现在已经剩下四张牌,他依次覆盖排好,随后便使用魂力调动旋转起来。

    第二轮的抽签也非常重要,所有的修者此时都暂时忘却了易辰,将目光放在那木牌上面,他们都在等待最终抽签的结果。

    “易辰——天霍。”

    “天霖——墨菲”

    最终抽签结果出来,天霖他想要跟易辰打一场,但却没有抽到易辰,而是抽到了那位墨家的天才。

    而天霍,也就是天妖族另外一位妖孽天才,则抽到了易辰,后者感应了下,发现你天霍的修为也只是黄魂境高阶。

    天霍此时转头朝易辰开来,他并没有说话,但易辰还是能够捕捉到他眼神的森冷。

    刚才那一场战斗,还有易辰他所说的话,无疑让那些妖族修者更恨他,所以等会他们的战斗,肯定会是焦点。

    如果在这个时候将易辰击败的话,绝对能成为这一次比赛最为瞩目的一位,他的名字也会在一夜之间风袭整个妖族,这正是他一战成名的机会,所以天霍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请上场准备。”那位负责人喊出这句话,然后便从那比武台上面跳下,随后易辰他们四人缓缓走上比武台。

    “刚才肯定是妖师斗鸣太大意,这一次那个易辰必死无疑,一定要让他们尝尝我们妖族的厉害!”

    各种喊声从四面八方响起,最多就是对易辰的不屑,同时也在含着要狠狠的惩罚易辰。

    “天魂境的**,很强。咱在天魂境的魂力修为面前,一不值。”四周的喊声让天霍非常的兴奋,他冷声道。

    “你很自信。”易辰耸了耸肩,虽然这种语气让人不舒服,但他的脸色依旧是不冷不淡的样子。

    “击败你足矣。”天霍他的回答也非常的不客气,道:“辱我妖族者必死,你有什么遗言。”

    对方居然说这样的话,这个易辰倒是没有想到,同时他的心也感到非常的好笑。

    “一招。”既然对方那么狂妄,不回击的话似乎有点对不起他,易辰缓缓伸出一根手指头。

    “恩?”当听到他的话后,不单只是天霍,就连在场的妖族修者也搞不清楚,他到底要说什么。

    “比赛开始!”不过他们还没有等到易辰的解释,那位负责的妖族修者便已经喊出这句话。

    “终于开始了!”此时场上再度变得热闹起来,当然所有的目光聚集是集在易辰这一边,他们都用狰狞的目光看着易辰。

    “轰隆!”便在这一瞬间,天霍他心神一动,强横的魂力顺着他的经脉疯狂的涌出,并且在他的双手间凝聚。

    “咻”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扩散开来,强横的劲风在他的身体周围搅动,将天霍的身上的长衫吹得啪啪作响,同时头发飞舞宛若狂魔。

    “这是魂技的威势,看来天霍他已经动了杀意,并且不准备给易辰他反抗的机会!”感应到那股波动的时候,妖族修者们都非常的激动道。

    “使用魂技的时候,魂力威力有加成,造成的破坏力会更加恐怖,所以同境界的**力量根本无法比拟。”坐在观斗台上面的天怒说出这句话。

    “凡是都有例外,不能一概而论。”虽然他说得很有道理,但印巍他只是笑了笑,话对易辰充满了信心。

    “难道印巍院长绝得他还有获胜的希望?”天怒他心有些不喜,道。

    “结果究竟如何,咱们还是慢慢等吧,毕竟比赛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印巍并未多说什么,只是轻笑。

    “死要面子,看你还能撑到什么时候。”印巍他的确对易辰有信心,但看在其他几家的眼,却成了装模作样,因此他们都在暗冷笑。

    “易辰师弟可一定要加油啊!前面不能输在妖族人的手!”金鬼他们此时都在大喊,同时心也非常的担心。

    在身为当事人的易辰,此时虽然有无数的目光聚集在自己的身上,但他却并未有丝毫的紧张,默默的看着凝聚魂力的天霍。

    “放弃抵抗才是最为明智的选择,一个人族的废物,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让你尝尝我这招魂技的威力。”

    天霍狰狞的大笑,他凝聚的魂力更加庞大,一道道沉闷的声响从他的双拳传出,四周的空间都在颤抖。

    “八品下等魂技——双子。。。。”天霍他准备要发动魂技了,在场的妖族修者们都屏住呼吸。

    “咻”可天霍他的话还没喊全,一道残影闪过,易辰突然消失在原地,下一秒便出现在天霍的身前。

    那度太快了,众人只感觉易辰好像突然出现在天霍的身前一样,让他们感到无比的震撼和不可思议。

    “恩?”这也太突然了,天霍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前,在这个时候愣了愣。

    “滚。”一个这样的字符,从易辰的嘴里吐出,他并没有丝毫的犹豫,双拳带着呼啸的风声,击向天霍的腹部。

    此时的易辰他并没有丝毫的保留,**力量已经发挥到了极致,特别是他的度,此时也已经快到极致,天霍躲避不及,直接被击。

    “轰隆”沉闷的撞击声传出,随后天霍他脸上带着骇然,倒飞出去,就连那个保护比武台的护罩,此时也被震碎,天霍他直接掉出比武台,在众多妖族修者难以置信的注视下,砸在人群,同时也昏死过去。

    “其实,我刚才想说的是,一招。”易辰再度走到比武台边缘,看着无数的妖族修者,同时伸出一根手指头,现在就是傻子都能看出来,他说的是一招击败天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