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零一章 玄门秘辛【三更】

    杜家人都恨不得掐死易辰,对他这种火上浇油的行为感到非常的愤怒,但对于杜家人易辰本来就一点好感都没有,更是有不少的冲突,所以他心没有半点负罪感。

    特别是杜聂,他身为一位准宙魂境,但当初在祭坛的时候,却在非常多修者的面前,被易辰狠狠的痛揍过,所以他对易辰的仇恨更深。

    但在这么多人面前他也不好表露出来,很快便收回目光,道:“天怒长老,你不觉得查探记忆太过分了吗?”

    “如果真的不是独家所谓的话,这件事情之后我们妖族会给你们道歉,并且从杜康他们脑海得到的记忆,我也会全部都斩掉,对你们不会有任何的影响。”天怒道。

    这样的话,杜聂自然不会相信,此时他的一肚子气都没有地方撒,检测的话会泄密的杜家的机密,但要是度检测的话,他们便会受到无数妖族修者的怀疑,恐怕要背上一个骂名,这绝对会给他们带来不不好的影响。

    “玄门奇书开启在即,发生这样的事情,对人族和妖族来说,都不是好事。”而便在此时,印巍他开口说道。

    杜家人倒霉,易辰他也感觉非常的爽,看起来非常的刺激,但站在人族和妖族两族的利益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所以他才会站出来说话。

    否则的话这件事情要是继续闹下去,两族要是发生动荡的话,恐怕会到一个难以收拾的地步。

    “印巍院长说得有理,而且再笨的人都不会在这个时候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这件事情还是得好好追查,千万不要冤枉每一个人,同时也不能放过那个偷盗传承之人。”此时墨鹤他也开头道。

    随后太虚门的人也开口了,他们的意见都非常的统一,就要要和平解决这件事情。

    “看来这场游戏得到此为止了。”见到自己的老师他们说话,本来还想再添火的易辰轻轻摇头。

    “真是无趣。”小魔兽它努嘴道。不过现在也没有办法,出于两族的利益,这件事情还是早点解决为好。

    如果单单只有杜家一个的话,那天妖族和傀儡妖师族一定会强硬到底,但心在其他三大势力也全部都站出来了,这样的话他们就不得不服慎重了。

    “那印巍院长说这件事情该如何解决?”天怒转头看向印巍,道。

    “天妖王留下来的传承固然重要,但玄门奇书其实目前更将为重要的事情,期间可以加派人手搜查偷盗传承之人,一方面杜长老内部自己好好的查一查,然后等到玄门奇书接受后,再处理这件事情。”印巍道。

    在场上,印巍无疑是最有话语权的一位,他说的话两大妖族不得不重视,天怒他们眉头一皱。

    “玄门奇书后天便要开启,明天便是决定人选的时候,关键时候可不能出现什么意外。”其他几大势力也纷纷表态。

    “天怒长老尽可放心,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彻查,并且在还没有弄清楚之前,我们不会离开妖族,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杜聂他此时也表态道。

    只要杜家人不离开,那他们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够调查,所以天怒他们微微一点头。

    “既然如此,那我们天妖族定然会以大局为重,只是希望杜聂长老能够兑现诺言。”天怒最终还是松口。

    “这个是自然,在事情未解决之前我们定然不会离开。”杜聂点头道。

    闻言,天怒他们同时点头,随后一挥手,当即那些前来的两族修者便迅离开这里。那些前来围观的妖族修者,也纷纷议论纷纷的离开。

    “哼。”事情终于告一段落,杜一鹏冷冷的目光朝易辰看了过来,不单只是他,就连其他的杜家成员,也都转头朝易辰看来,刚才易辰的话让他们非常的不爽。

    各种目光聚集在自己的身上,而易辰却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只是淡淡的耸了耸肩,满脸的漠然。

    “走。”杜聂也恨透了易辰,但他是一位准宙魂境的强者,所以一定要装作出无所谓的模样,目光从易辰的身上扫过,随后一群人便便快离开。

    “易辰师弟,看来现在杜家人对你已经没有半点好印象了。”金鬼他们都走了上来,道。

    易辰跟杜家的仇恨本来就不浅,所以易辰他根本就不放心上,只是轻声一笑。

    “今晚回去做好准备,明天就是选拔赛了。”印巍的声音在易辰的耳边响起。

    “选拔赛?玄门奇书难道不是跟妖族年轻一辈的战斗吗?”易辰非常不解,询问道。

    “玄门奇书其实并非与那些妖族超级妖孽战斗,这里面涉及一些秘辛。”印巍道。

    “老师你就直接告诉我吧,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样的秘辛。”易辰他非常的好奇,可以用心痒痒三个字来形容,立刻询问道。

    “现在已经来到了这里,告诉你也无妨。”印巍脸色逐渐变得凝重起来,道:“玄门奇书,这四个字应该分为两段来解读,一段是玄门,另外一段则是奇书。”

    “玄门,奇书,这是怎么回事?”终于能够知道自己想要的答案,易辰立刻询问。

    “其实当初龙渊大陆,除了我们这些隐藏势力之外,千年前还有一大隐藏势力,那个势力便是玄门。”印巍他脸色凝重的说道。

    “玄门,原来如此。”易辰没想到还有这样的秘辛,同时他在这个时候心也有无数的猜测,道:“可现在并未有人谈论玄门,也就是说他被遗忘了,难道说当年玄门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你这小家伙倒是挺机灵。”印巍他回了一句话,而这句话也让易辰知道,玄门真的已经不复存在。

    “一个隐藏势力底蕴非常可怕,几乎在大陆就是无敌的存在,他们怎么会就此而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难道说里面还有别的秘密不成?”易辰他无比的震惊,同时道:“这该不会跟那所谓的奇书也关系吧?”

    “的确如此,当初我们曾经听说,玄门在一个远古战场,挖出了一本奇书,但具体是什么样的奇书,我们都不知道,可一个月后,玄门惨遭血洗,包括他们的门主在内,上下数万族人全部陨落,其还有无数的魔兽,底蕴也全部都被摧毁。”印巍语气凝重道。

    “还有这样的事情。”易辰更加的震惊,如果是衰败的话那还可以理解,可一个隐藏实力居然在强盛的时候被血洗,这也太荒谬了吧?

    就算是龙渊学院,想要攻打一个隐藏势力,都需要付出非常大的代价,而且还不一定能够攻打下来。

    “太难以置信了,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让一个强盛的家族在一夜之间全部陨落。”易辰心感到无比的震撼,道。

    “这个我们也想知道答案,但玄门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那件事情之后,他们所在的位置全部都被封死,我们都进不去,所以无法一探究竟。”印巍有些遗憾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易辰点了点头,随后继续询问道:“既然无法进去,那举办玄门奇书到底有什么意义?”

    “其实也并不是完全不能够进去,我们和妖族几大势力,一同刻画出一个传送门,它能够吸取日月精华,每十年开启两次,进去的时候开启一次,出来的时候再开启一次。”印巍笑着道。

    “咦,难道说举行玄门奇书,就是要将我们送进去?”易辰他并不笨,立刻猜测到这一点。

    “没错,不过那个传送门能量有限,并且还有一些禁制,只有血气旺盛的修者才能传送进去,我们这些老家伙修者虽然强,但血气终究已经衰竭,所以只能送你们年轻一辈进去。”

    “原来这就是举办玄门奇书的目的,不过直接将我们都传送进去不就好了,为什么要这么麻烦的举行什么选拔,难道进去里面还有什么条件不成?”

    “事情远不止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印巍语气更加凝重,道:“被血洗之后,玄门里面涌现出无数强大的魔兽,并且都非常强大,当初我们曾经传送一批人进去探索,但全部都死在里面,后来又隔一次传送,才知道里面最强大的魔兽,竟然有超九级魔兽。”

    “什么,超九级魔兽。”当得到这个消息后,易辰震惊得无以复加,当初在冰火岛的时候,他可见识过超九级魔兽的强大。

    “玄门里面的那些魔兽到底是怎么来的,就算在龙渊大陆这一边,超九级魔兽的数量也非常稀少,难道说将玄门都屠杀掉的是便是那些魔兽?那它们为什么会聚集在玄门。”易辰他此时心是各种疑惑。

    “其实这个正是我们想要调查的关键,除此之外,玄门身为当年的隐藏势力之一,亦有很多强大的功法,也就是说,现在的玄门就是一处宝藏,你们进去之后,有那个机缘的话,或许还能够得到一场造化。”印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