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章 爽到极点【二更】

    当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那些不知情的修者都被震得说不出话来,他们都没有想到,天妖王留下来的传承会被人拿走。

    更重要的是,那个人是在天妖族和傀儡妖师族的眼拿走了传承,这在他们的眼看来,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却真实的发生了。

    “难道盗走的传承的是超级强者不成,不然的话根本不可能拥有那样的实力。”他们的眼神尽是震撼之色,能在这么多强者面前盗走传承绝对不简单。

    “你看,妖皇还有妖王两人都来了。”在玄门山庄的上空,两道乘坐着魔兽的身影,格外的引人注目,他们正是天妖族和傀儡妖师族的最强者,两位超级天才,一出场便会吸引无数的目光,他们的眼神带着惊叹。

    “咻”而便在此时,两股强横的气息从众多修者的身后传来,当感受到那股气息的时候,在场的修者们脸色俱是一变,同时转头往身后看去,此时他们发现两道苍老的身影,御空飞行朝这边飞来。

    “那是天妖族的太上长老天怒,另外一位是傀儡妖师族的太上长老妖师魁伟。”当看到他们的模样之后,在场的妖族修者的目光闪烁起崇敬的光芒,同时他们心也非常的兴奋,难道这件事会成为妖族和人族的决裂的导火索吗?

    “杜家何在。”天怒和妖师魁伟两人飞到玄门山庄的上空,同时扯开嗓子大喊一声,四周的虚空都在颤抖,在场的妖师族修者感觉自己的耳朵刺痛,同时这一道喊声,也惊醒了山庄里面所有人。

    “终于来了!”正在房间里面修炼的易辰,听到外面的怒吼声后,脸上当即便浮现出笑容,随后起身一跃从床榻上下来。

    “好戏终于要开场了!”小魔兽非常兴奋的搓了搓手,道。

    “咱们还是出去看看。”易辰整了整衣衫,随后装做出一副非常虚弱的模样,打开房门往外面走去。

    刚一出现,易辰就发现四大势力的成员都已经从房间出来,当他们看到气势汹汹的天妖两族的成员后,脸上浮现出了不解的神色。

    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水火不容的天妖两族,会气势汹汹来玄门山庄找麻烦,而且还是指名道姓的找人。

    印巍和藏书尊者他们也出来了,不过印巍他自然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缓缓转头朝易辰看了过来,老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但很快便恢复平常威严的模样。

    被人点名,杜家人自然不敢怠慢,杜聂一众人快出来,脸上尽是疑惑之色,不知道天妖两族为何如此怒气冲冲。

    “天怒长老,你们这是为何?”身为各大势力的高层,彼此间都非常的熟悉,所以没有所谓的客套话,当即开门见山的询问道。

    “昨晚我族天妖王先祖留下来的传承被人盗取,根据我几位手下的回忆,盗取之人是你们杜家人,不知道对这件事杜聂长老有什么话可说。”天怒的语气非常的强硬,而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在场的修者才知道他们来着的目的,当即非常的震惊。

    “到底是什么人盗走了天妖王传承,难道真的是杜家?”他们都不知道事情的经过,所以在这个时候都转头看向杜聂等人。

    在杜家一众当,易辰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正是昨天前去观摩石碑的杜一鹏,他此时的脸色非常不好看。

    昨天都瞒着家的长辈前去偷偷观摩石碑,但不知道被哪个天杀的跟他作对,害他只能狼狈的逃走。

    这还不算,到现在他才知道,自己成为了某些人利用的工具,正是因为有他引诱,天舞等人才会被引走,那个最终得利的才有时间拿走传承。

    不过他永远都不知道,其实那个让他暴露的就是易辰,并且将传承拿走的也是易辰。

    “这不可能,昨日我们杜家人并未离开过山庄,天怒兄,你们这说话也得有证据,否则影响两族的关系和不好。”而此时杜聂脸色非常难看的大喊道。

    “这是从我那位手下记忆抽取出来的东西,你们且看。”天怒一挥手,当即一个画面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你是什么人。”

    “杜家,杜康。”

    这对话和画面,正是昨天易辰出手时的画面,只是易辰他使用了变幻之术,完全幻化成杜康的模样,并且连说话的声音也跟他一模一样,所以根本分辨不出来。

    便在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杜康的身上,后者脸色一变,当即说道:“不可能,我昨天并未离开过玄门山庄,定是有人陷害。”

    “从他的模样还有说话来看,并未有丝毫的破绽,并且从对方的手段来看的话,修为也是不低,杜聂长老,你们看是不是要给我们一个交代。”一众妖族修者都冷冷的看着杜康,而天怒则说出则这句不善的话。

    “杜康。”杜聂此时感觉心有一股怒气在翻涌,从牙缝挤出这两个字。

    此时的杜康脸色非常难看,他现在是有口难辨,昨天出手的绝对不是他,但那画面和声音,却直接将矛头指向了他,恐怕他说不是他干的也没有人相信。

    同时他也非常的愤怒,如果现在被他知道是什么人陷害他的话,他一定会将那个人千刀万剐。

    “喵了个咪的,太爽了,看他憋屈模样我就感觉很解气呢。”小魔兽心爽到了极点。

    易辰的脸上也浮现出一抹笑容,对杜家人他一点好感都没有,特别是当初杜一鹏想要对他出手的时候,更是让他对杜家的好感直线下降,所以现在也有一种畅快感。

    “不过可惜了,要是这次将墨家拉下谁就爽了。”易辰转头朝墨家人看去,发现他们现在完全是做出一副看戏的模样,当即嘀咕道。

    “从画面来看的话,那个人明显不是父亲他本人。”便在此时,站在后面的杜一鹏说话了。

    “你们杜家这是在推脱责任不成?”一些天妖族的修者大声喊道,而天怒他们也冷冷的转头看向他。

    “如果真的是父亲的话,他不会在那样的情况下暴露自己的身份,并且也绝对不会在暴露身份后还留活口,这明显就是有人栽赃陷害。”杜一鹏他继续说道。

    “一鹏说得有理,这件事情必是有人栽赃陷害,天怒长老你们在未查清之前,便兴师动众的前来,莫非是存心滋事?”当听到这一番话后,杜聂微微点头,这非常的在理,当即他便大声喊道。

    其实天怒他们都想到了这一点,但天妖王的传承实在太重要了,不管如何他们都要将东西拿回去,所以秉着宁可杀错不可放错的想法,他们才会前来兴师问罪。

    “这也很有可能是你们隐藏自己的手段,想要证明他的清白,让我查探他的记忆便可得知。”天怒的态度非常强硬,要查探杜康的记忆。

    如果杜康他没有做这样的事情,那他的记忆里面,肯定不会有昨晚的画面,所以只有这样的方式才能证明他的清白。

    “笑话,我父亲的记忆,岂是你们想看就能看?”杜一鹏他当即便大声喊道。

    “这么着急,难道昨天那两个人其实就是你们两父子?也让我查探你的记忆。”天怒目光锁定杜一鹏,道。

    而当听到他的话后,杜一鹏他的脸色微微一沉,其实昨天那个在场的就是他,如果真的被查探记忆的话,那他可就要暴露了,等到那个时候,他们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我相信杜一鹏还有杜康前辈是无辜的,不过为了证实清白,查探记忆的确是个不错的办法。”便在这个时候,一道咳嗽声响起,吸引众人的注意力,他们都转头朝声源处看来,当即发现说出这句话的居然是易辰。

    这一刻,易辰瞬间成为场上的焦点,很多妖族修者看到易辰之后,都恨得牙痒痒,可以说易辰在他们的眼仇恨值还是非常高的,毕竟他刚一进城就狠狠的用魔兽教训了他们妖族的天才,这让他们感觉尊严受到了挑战。

    不单只是那些妖族修者,杜一鹏他们的脸色此时也变得阴沉起来,目光紧紧的盯着易辰。

    杜一鹏是杜家的超级妖孽,而杜康则是杜家的长老,两人都知道杜家的机密,如果真的被查探记忆的话,那对独家来说非常的不利。

    特别是杜一鹏,他昨天晚上的确去了石碑那里,如果真的查探的话,那他们泄露的可不单只是杜家的秘密,更会将杜家推到万劫不复的深渊,成为人族和妖族修者都唾弃的盗贼。

    所以杜一鹏他此时双眼闪烁起了凶狠的光芒,如果目光能够杀人的话,恐怕易辰已经死了无数次。

    “这次我看你们杜家怎么收场。”这种目光对易辰来说,就是一种享受,他一点都不放在心上,看到他们憋屈的模样,心反而还爽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