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九十七章 我是杜康【三更】

    大家都拥有共同的目的,并且彼此间还是敌人,因此合作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也只能成为竞争敌人。

    但现在易辰他还是有优势的,杜一鹏并不知道他来到了这里,所以易辰他拥有主动权。

    “主人,现在怎么办。”小魔兽它询问道。

    “既然杜一鹏他想要得到天妖王的传承,那就先让他动手好了,咱们等他离开再说。”易辰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并未因为杜一鹏的到来而感到紧张。

    “主人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难道又有什么阴谋不成?”小魔兽立刻怀疑道。

    “你看我像那样的人吗?我一直都是这么纯洁善良的好不好,只是你们将我想得太复杂了。”易辰非常无辜的说道。

    “少在这里卖纯,如果你还能算是纯洁的话,那整个世界到处都是好人了。”小魔兽做出一副我还不懂你的模样。

    一番嬉闹后,易辰注意力又回到场上,其实他也想要第一个出手,这样的话得到传承的几率更高,但这样的话,对他没有丝毫的好处。

    因为杜一鹏他也想要得到传承,如果起冲突的话,肯定会在这里打起来,等到那个时候,这边的动静便会被两大妖族察觉到,到那个时候在城的强者肯定会到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易辰他得不到任何的好处,斌企鹅经过这样的事情,两大妖族在这里的防范肯定会做得更严,到那个时候想要再过来这里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咻”而在此时,杜一鹏他要出手了,只见他起身一跃,便带着破空声腾空而起,往那是被所在的位置冲了过去。

    “什么人。”那几位守卫的妖族修者,立刻就发现了杜一鹏,他们当即警惕起来,试探性的喊出一道这样的话。

    “咻”杜一鹏他出手了,双手掐动法诀,魂力顺着他的经脉涌出,快朝他九位妖族修者冲去,勒住他们的脖子,随后再度结出一个法印,将他们拉了出来,缠住他们的魂力一用力,便将他们的骨头勒断,一群人彻底没有了声息。

    “没想到那个杜一鹏的手段也非常狠辣呢。”见到他出手的情形,小魔兽立刻说道。

    “身为超级妖孽,每一位的身上过多过少多沾染着鲜血,哪一个会简单。”易辰只是轻声一笑,i同时眼神闪过异彩。

    此时杜一鹏他已经来到了石碑旁边,释放出魂力进入那石碑,他想要尝试各种手段,将石碑里面的天妖王传承弄出来。

    “他开始动手了,主人咱们现在怎么办?”小魔兽它有些焦急的询问。

    杜一鹏他没有那么容易离开,而这里的动静,很快就会被两大妖族的人感应到,如果那些强者到来的话,易辰他的恐怕就得撤离了。

    易辰他也想到了这一点,看着杜一鹏的身影,眉头在此时微微一挑。

    “看来只能试试看用一种比较冒险的办法了。”易辰沉声道。

    “主人你准备使用什么样的办法?”小魔兽它立刻惊疑的询问道。

    闻言,易辰只是轻声一笑,并未回应,随后使用变幻之术改变自己的声音,同时大喊道:“有人袭击,快点保护石碑!”

    易辰他虽然在大喊,但这些声音被他使用魂力保护起来,只传入天妖族和魔蜥族人所住的地方。

    “什么人!”当即喝声便从他们住的地方传出,随后两道怒喝声从那里传出,率先有两道身影需迅从那里面冲了出来,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

    “这么快就暴露了?”杜一鹏的脸色微微一变,易辰的声音被魂力保护,所以他没有听到,当然不知道这是易辰搞得的鬼。

    此时已经被两大族的人发现,杜一鹏留在这里的话,没有任何的好处,当即调动魂力,快往其一个方向离开。

    “哪里走!”追出来的正是天妖族的超级妖孽天舞,还有傀儡妖师族的斩月,他们迅往杜一鹏离开的方向追去。

    “快点追上。”当他们追上去的时候,又有两位老者领着大队妖族修者来到央广场,他们看着被打晕的九位妖族修者,脸色微微一沉。

    “调动一些人马看住石碑,其他人跟我一起追上去。”喊出一道这样的话,随后那两位老者便带人朝天舞他们的方向追去。

    留在这里的只有二十位妖族成员,他们释放出来的气息都非常不弱,有人在半夜前来观摩天妖王留下传承的石碑,让他们无比的凝重,非常警惕的观望四周。

    “我靠,主人你这一招实在太妙了,不单给杜一鹏制造了麻烦,而且还将他们的高手全部都引走了!”小魔兽它非常的激动,同时也感觉无比的畅快。

    对于杜一鹏他没有任何的好感,贴别是在面对易辰的时候,他一直都做出一副超然的模样,这让小魔兽对他的意见非常大,而易辰他也是如此,因此在这个时候,他感觉无比的解气。

    “现在天舞他们都已经被引走,咱们还是快点行动吧,不然的话他们等会就要回来了。”易辰的目光锁定那石碑,语气微微一沉。

    “咻”不过在动手之前,还是得准备一下,易辰他立刻使用变换之术,改变自己的模样、

    “我靠,主人你好贱哦,居然变成杜康的模样。”当看到易辰他变换出来的模样后,小魔兽当即便大喊一声,没错,易辰他现在所变的正是杜康的父亲。

    “现在应该差不多可以动手了。”易辰只是轻声一笑,随后便没有在这里逗留,身躯一跃从屋顶上面跳下,朝那些守卫冲了过去。

    “什么人。”他的出现立刻引起了那些守卫们的注意,他们同时警惕的大喊一声。

    “杜家,杜康。”易辰喊出四个这样的字,表明自己的身份,同时度也加快了几分。

    “什么,是杜家的人。”而当听到易辰的话后,那些妖族的成员脸色一变,他们对杜康并不陌生,那是人族强者之一。

    “有。。。”他们都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所以在此时他们准备扯开嗓子大喊,将那些强者都叫回来。

    “咻”可易辰并不给他们机会,快一挥手,魂力从他的体内涌出,将那二十位修者全部都罩住,随后控制一股魂力,撞击在他们的身上,直接将他们撞飞出去,在那霸道的力量之下,昏死过去。

    四周终于恢复了平静,但易辰的脸色依旧非常的凝重,他的时间并不多,因为很快天舞他们就会重新回来,所以他得在他们回来之前,在这块石碑上面摸出一些门道出来。

    “咻”身形一闪,易辰来到那石碑的下方,这块石碑看起来非常的普通,但当站在它下方的时候,易辰能够感应到强大的阵纹能力,这石碑的内部有强大的阵纹保护。

    目光从那是石碑的表面扫过,易辰发现这里可以用千仓百孔来形容,这些都是天妖族和魔蜥族一起攻击留下来的痕迹,他们都想要得到石碑里面的传承,可最终都没有成功。

    因为这块石碑有强大阵纹的保护,所以他们都只能在这上面,留下非常小的攻击痕迹。

    “石碑里面有一股非常熟悉的能量,正是天妖王的能量。”而在此时,小魔兽它也有所发现。

    当初开启那份卷轴的时候,易辰便见过天妖王留下的能量,所以对于天妖王的能量波动,小魔兽它非常的了解。

    “这样看来的话,这石碑里面的确有天妖王留下来的传承。”易辰他立刻做出这样的判断,只是他现在唯一不知道的是,天妖王他留下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有传闻说天妖王在这里留下了秘技的传承,但并未得到证实,所以大家都不知道他留下的所为何物,想要知道的话,只能开启传承才行。

    “咻”易辰他尝试性的调动一丝魂力进入那石碑当,便在这一瞬间,一道轻颤声响起,随后那块石碑便释放出一股光芒,刻画在其的阵纹在此时全部都浮现起来。

    “这就是石碑里面的阵纹,好玄奥。”当易辰看到那阵纹的时候,脸上浮现出吃惊之色。

    这些阵纹虽然不及葬神之地里面的阵纹玄奥,但却有一丝自然之力,非常的强大,在这阵纹面前,易辰他有一种深深的无力之感。

    “这阵纹非常的复杂,就算使用天书寻找它的破绽,都需要一些时间呢。”小魔兽它的眉头一皱。

    如果有足够时间的话,易辰他能使用天书试一试,但他现在不敢保证天舞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所以使用天书的话,恐怕没有足够的时间。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无法破开这个阵纹。”易辰眉头一皱,虽然有这样的判断,但现在好不容易能有接近石碑的机会,他不想就这样离去,不然的话再想要接近这个石碑,将会非常的困难。

    “嗡”而便在此时,易辰的储物戒,有一种东西颤抖起来,释放出一股淡淡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