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九十五章 收服【一更】

    如果今天不收服魔蜥族的话,以后恐怕就没有这样的机会,因此易辰他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怜悯。这就是强者为尊的世界,没有足够实力的话,只能成为别人的踏脚石。

    当初易辰的修为只有准黄魂境的时候,在南海被魔蜥族他们追杀得入地无门,如果不是幸运的躲入斯诺海底裂缝,恐怕早就与家人阴阳相隔。

    “咻”锐利的光芒从眸间闪过,随后易辰手臂快挥动,又是一刀割在腾噬的腿部上,血肉从他的腿上剥离。

    “啊”惨叫声在房间当回荡,腾噬他就此时疼痛到了极点,如果可以死的话,他绝对会选择立刻死掉,这样的折磨让他几近发疯。

    “放开他。”看着被易辰刀剐的腾噬,魔蜥独一扯开嗓子大喊起来,他眼角欲裂,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易辰早就死了无数次。

    “你们魔蜥族到底臣服不臣服。”易辰回头看了他一眼,说出一道不带丝毫感情的话。

    霸道的话传入耳,魔蜥独一的脸色非常难看,这对他来说是非常艰难的选择,一方面是他的儿子,而另外一个方面则是他的家族。

    如果他选择臣服的话,便会成为妖族的判断,并且要是铲传出去的话,他们魔蜥族绝对会成为无数妖族唾弃的对象。

    “很好。”见到摩西独一不说话,易辰的眸间闪过锐利的光芒,没有丝毫的犹豫,迅挥刀朝他削去。

    “噗!”又一块血肉从腾噬的腿上剥离,他凄厉的惨叫声在房间当回荡,易辰这一刀并不深,刚刚好带走一小块血肉。

    虽然是如此,但却是无比的疼痛,这对腾噬来说就是一种折磨,刚开始的时候,他的态度还非常的强硬,但现在他看向易辰的目光已经变了。

    如今的易辰在腾噬的眼,就是一个魔鬼,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这让他感到无比的惊恐。

    而听到自己儿子的惨叫声,摩西独一他也是倍感煎熬,他想要调动魂力封住自己的听觉,但易辰却并未让他如愿,将他的魂力也封住。

    “如果你不臣服的话,最后别说是你的儿子,就算你本人也没有继续活下去的机会。”易辰轻声一笑,道:“权势固然让人喜欢,但前提是也得有性命去享,如果连命都没有了,如果连命都没有了,权势和实力也只是一朵浮云,生死与权势,你可考虑清楚了。”

    易辰的话,不断的冲击着魔蜥独一的神经,在他的耳边回荡着,易辰的意思非常简单,如果不臣服的话,他们所有人都得死。

    自己儿子的惨状,不单让魔蜥独一感到煎熬,同时也看到了自己的下场,易辰的手段他们已经见识了,最后恐怕也会通过这样的方式杀了他。

    “如果你们臣服的话,魔蜥族还是你们的,我不会插手你们的任何事情。”易辰再度说出一句充满诱惑力的话。

    “你这句话当真?”易辰如果得到魔蜥族的话,必然会归为自己统治,可他却并未有那样的想法,这让魔蜥独一非常的怀疑。

    闻言,易辰的嘴角微微上扬,魔蜥独一会反问,从这里已经能够看出,他心动了,只是因为某种原因,他并不想臣服,但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我易辰做事一向都是说到做到,魔蜥族以后还是你们自己管理,我不会插手。”易辰非常坚定的说道。

    “族长一定不能答应他,人族修者都非常的卑鄙,如果臣服人族的话,这对我族来说就是一个耻辱。”便在此时,不远处那位被封住的长老吐掉易辰塞在他口的水果,大声喊道。

    而当听到他的话后,本来已经动摇的魔蜥独一,脸色微微一变,那位长老的话立刻就让他惊醒过来,是啊,如果真的臣服的话,那他还如何面对自己的列祖列宗。

    “你的话太多了。”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有人打扰,易辰双眼立刻眯成锋芒状,同时快一挥手,一股魂力便带着破空声朝那位长老冲了过去。

    “彭”那股能量击那位长老,霸道的力量直接将他给震飞出去,随后他便晕倒在不远处,易辰并未杀他,因为现在杀人并未有任何的好处,说不定还是适得其反,让魔蜥独一升起抗拒的心理,等到那个时候想让他臣服就更难了。

    “给你最后十秒钟的时间,如果没有个答案的话,那就对不起了。”易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身躯一转,再度对腾噬劈出一刀,再度削掉他一块血肉。

    “啊”前面腾噬的惨叫已经够凄厉,现在他的声音都沙哑了,身上尽是汗水,已经处于半昏迷的状态。

    魔蜥独一他苦着脸,自己儿子的惨状让他心神颤抖,他此刻无比的挣扎,感觉一秒钟都有一年之久。

    “十。九、八、七、六、五、、、”易辰在不断的倒计时,时间一点点的减少,而魔蜥独一依旧没有给出答案。

    “四、三、二、一、、、”最后的时间用光,魔蜥独一依旧像刚才那副模样。

    “看来你们是不想臣服了,非常好,那就让我送你儿子上路吧,放心我不会杀你,我会让你活着,将你囚禁在囚灵石当,让你饱受一辈子的疼哭。”

    易辰说出一道这样的话,而后迅一刀朝腾噬的脖子割去,他的动作没有任何的犹豫,并不是在开玩笑。

    “不。”本来还以为会慢慢的跟他耗下去,然后他就可以一直在这里拖延时间,这里是玄门城,隐藏势力的人在这里,如果有人察觉到异样的话,那他们就有救了。

    这可以说算得非常好,但魔蜥独一他永远不知道的是,易辰他也算到了这一点,所以他非常的果断,见到魔蜥独一不准备臣服的时候,直接就发动最后的攻击。

    “我臣服。”自己的儿子就快要死在自己的眼前,魔蜥独一他再也难以坚守自己的底线,当即喊出一道无比绝望和惊恐的话。

    “咻”而当听到他的话后,易辰他的动作在这一瞬间停止,转头看向魔蜥独一,道:“确定?”

    “我确定,我确定,我魔蜥独一愿意臣服。”要是现在不臣服的话,他们都得死,魔蜥独一当即便大喊道。

    “太好了主人,现在就对他使用震灵术。”小魔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易辰当即一点头,随后双手掐动法诀。

    “咻”魂力顺着易辰的经脉涌出,随后便在他的身前交织起来,凝聚出一个六芒星。

    “震灵术。”快出手,易辰朝魔蜥独一的脑袋拍去,那只六芒星直接进入魔蜥独一的脑海当。

    在这一刻,魔蜥独一他感觉有东西在冲击他的脑海,当即他的脸色一变,随后便调动魂力抵抗。

    “接受,否则的话你们两父子今天都得死在这里。”易辰霸道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虽然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东西,但魔蜥独一他立刻就能猜到,那肯定是能够控制心神的东西,他并不想接受,但如今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不得不接受。

    “咻”在无比绝望的情况下,魔蜥独一他放弃了抵抗,魂力全部都收回,随后易辰凝聚出来的六芒星,便进入他的身体当。

    “啊”他的脑海狠狠的颤抖了下,随后便非常凄厉的惨叫起来,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昏死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易辰还是第一次使用这样的秘术,所以他并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因此他忍不住担心起来,这震灵术不会讲魔蜥独一弄死了吧?

    “应该不会,我还能感应到他的生命波动。”小魔兽它摇了摇头,道。

    闻言,易辰他便放下心来,同时心无比的期待,不知道震灵术的效果怎么样。

    等待并不需要太长的时间,魔蜥独一很快便睁开双眼,只是他此时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凶狠的情绪,非常的平静。

    “咻”见状,易辰一挥手,将困住魔蜥独一的魂力全部都收回,让他恢复了自由,依照易辰他现在的实力,就算魔蜥独一反抗他也不怕。

    “少主。”不过与易辰想象的激烈反抗不同,魔蜥独一他从地面上站起身来,看向易辰的目光已经彻底变了,那眼神是毫不掩饰的疯狂和崇拜,同时双手抱拳对易辰行礼。

    “果然有用。”易辰他释放魂力感应了下,发现这情绪完全是发自他的内心,并未有任何的虚假,所以现在他已经能够确定,那震灵术成功了!

    “父亲不能这样,我们怎么能向他臣服。”腾噬他见到自己父亲那副恭敬的模样之后,当即便喊出一道虚弱的话,他依旧非常的顽强。

    “不得对少主无礼。”可当听到他的话后,魔蜥独一他当即便大声怒诉,一点都不像做作,完全是发自内心。

    “看来这震灵术的效果非常不错。”见到这般情形,易辰他立刻放心很多,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