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九十四章 凌迟【四更】

    臣服或者死,霸道与充满威严的声音,在空气回荡,易辰他此时展现出来的气势无比的狂傲。

    魔蜥独一他没有想到,当年那位少年,居然成长到这种地步,易辰他释放出来的气息,让他如坠冰窖,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不过,当年易辰在他心目的印象,是一个弱者的角色,如今易辰虽然展现出了超强的手段,但还是难以让魔蜥独一臣服。

    “一个小屁孩敢在我的面前指指点点,我魔蜥族就算灭族也不会背叛妖族。”魔蜥独一疯狂的喊出这句话。

    闻言,易辰眉头一皱,依照他现在的实力,想要一个人死容易,但想要一个人臣服却非常的困难。

    金钱权利都容易得到,但想要得到人心,却是无比的困难,并且就算他们表面臣服,也不可能保证他们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主人,你的修为提升到准宇魂境的时候,我的记忆也开启了一些,在我的记忆传承,有一种古术,能够控制修者的心神,让他们真正的臣服,你要不要试一试?”小魔兽的声音在易辰耳边响起。

    “还有那样的古术?”当听到小魔兽的话后,易辰的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询问道。

    “我传给你看看。”小魔兽小爪子掐动起来,一股能量从它的体内渗出,随后打入易辰的脑海当。

    “震灵术!”霸道威严的声音在易辰的脑海响起,随后他的脑海出现了无数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震灵术,操控心神的魂术,只要对修者使用这种古术,便能束缚他的心神,令其百分百臣服,若是被使用的人,想要强行冲破这种古术,古术能量会瞬间炸裂。使用条件,必须是在对方心甘情愿的情况下。”一道这样的介绍从易辰的脑海响起。

    “对方心甘情愿的情况下。”前一段的介绍让易辰非常的惊喜,但后面那一段介绍,却让易辰忍不住在心叹了口气。

    魔蜥独一他非常的硬气,想要他心甘情愿的被使用震灵术,那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现在易辰已经来到了他们的总部,现在正是尝试培养自己势力的好机会,如果不能成功的话,就知道杀了腾噬他们。

    “虽然有些麻烦,但究竟他能不能心甘情愿,便要看主人你的手段了。”小魔兽道。

    闻言,易辰点了点头,这个机会他绝对不会错过,沉声道:“看来你是选择死,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这么轻易的死去。”

    “咻”说到这里,易辰释放出一股魂力,立刻将魔蜥独一包裹起来,将他束缚住。

    “你想要做什么。”当年的东域狂魔,除了他的狂和修炼天赋之外,还有的就是他那狠辣的手段,所以魔蜥独一自然猜测出,易辰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当即脸色森沉起来,心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当初我曾经听说过,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为了验证这句话,今天就我得好好的试验一番。”

    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易辰一挥手,当即魂力翻涌而出,朝腾噬席卷而去,将他抓住,同时稍微一挥手,将他拉了过来。

    “你想干什么,放开我儿子,有什么事情冲我来。”从易辰他那一句话,魔蜥独一就猜测出易辰想要做什么,当即非常焦急的大喊起来。

    “父债子还,你放心,我会让你儿子做一个孝子”易辰脸上带着笑容,只是他现在的笑容,他们腾噬他们两父子看来,是多么的残忍。

    为了自己的家人,易辰一定要培养出自己的势力,并且这股实力他将来恐怕还用得上。

    并且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当年魔蜥族追杀他的时候,如果不是他实力够强,再加上够幸运的话,恐怕早就死在斯诺海底裂缝当。

    “就算你杀了我也没用,我们魔蜥族绝对不会像人族臣服,父亲不管如何都不要像他臣服。”腾噬大声喊道。

    “你放开我儿子,有本事冲我来。”魔蜥独一此时也大喊道。

    易辰当然不会如他所愿,道:“看来你还是一条硬汉,希望你等会能撑得住。”

    说到这里,易辰释放出更强的魂力,将腾噬他牢牢的套住,同时再度调动一丝魂力,套住腾噬的腿部,然后缠在横梁上,将腾噬倒挂起来。

    “你想要做什么。”魔蜥独一大喊起来,语气当充满了焦急。

    “以前我听说过一种死法,叫做凌迟处死,就是在对方还活着的时候,用一把刀子在他身上一刀刀的将肉刮下来。”易辰轻声一笑,随后手掌一翻,一把寒光闪闪的刀子出现在他手。

    “嘶”而当听到易辰的话后,魔蜥独一倒抽一口凉气,这不要说动手,光是听他就觉得毛骨悚然。

    “有本事你直接一刀杀了我,不要在这里做无所谓的恐吓,我们绝对不会向你屈服。”知道易辰会对自己行刑,腾噬心升起一股惊恐,但还是装做出非常强硬的模样。

    “咻”易辰并未跟他废话,调动一丝魂力,放在腾噬的丹田处,直接将他的魂力都封住,同时也调动魂力,将他身上的血管也封住,保证等会动手的时候,不会有鲜血出来。

    这还不算,易辰将腾噬他的鞋子脱下,然后将腾噬的嘴弄开,将那只臭鞋子塞入他的嘴里。

    “呜呜”一股臭袜子的味道从那鞋子里面传出来,奇臭无比,腾噬他险些被自己的鞋子味道熏晕过去,脸色非常的难看。

    “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封住了血管,这样的话就不会因为流血过多而死掉,在没有魂力保护的情况下,他不会减轻自己的痛苦。”易辰的脸上浮现出满意之色。

    “放开我儿子,不然我魔蜥族定会举族追杀你,就算你的家人也要因此而付出惨重的代价!”魔蜥独一见到易辰真的要凌迟自己的儿子,当即狰狞的大喊起来,希望能够震慑住易辰。

    “拿我的家人作为威胁我的手段。”家人是易辰的逆鳞,当听到这番话的时候,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弧度,更加坚定这一次要收服成功,不然的话将来要受到威胁的就是自己的家人。

    “咻”易辰从储物戒里面拿出一坛酒,当打开坛子的时候,一股沁人心扉的酒香味,便从那酒坛传出,在天地间弥漫。

    “这是醉仙导师酿出来的酒,今天算便宜你了。”易辰轻声一笑,随后使用魂力包裹一些酒出来,同时将腾噬口的鞋子拿开,将那些酒灌入他的口。

    “咳咳,咳咳。”刚开始的时候,腾噬他被那口酒呛到,但很快他的脸色通红起来,脸上也服下出陶醉之色,这个时候他感觉自己的五识变得无比的敏锐。

    “你对我儿子做了什么。”魔蜥独一可不认为易辰会有那么好心给腾噬酒喝,那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当即焦急的大喊。

    “其实你不用这么紧张,当喝了这种酒之后,修者的五识会变得无比的敏锐,特别是神经,也更加的敏感,如果是修炼的话,会事半功倍,更容易进入修炼状态,不过现在很不幸,你儿子等会每割一刀,所承受的痛苦,会比原来强烈好几倍,所以恭喜你,等会将能听到杀猪的声音。”易辰脸上依旧带着笑容。

    “不。”虽然不知道那种疼痛,到底会到哪一种程度,但魔蜥独一想想都头皮发麻,眼前这位可是他的亲生儿子,虽然他不算什么好人,但对自己的儿子却是无比的疼爱,此时他的坚定的内心都有一些动摇。

    “能够救他的只有你,现在臣服,你儿子便不用承受这样的痛苦。”易辰眼睛微微一眯,道。

    “想要我们臣服,除非你杀了我们,否则,休想。”魔蜥独一虽然有那样的念头,但依旧不肯低头,因为眼前之人是一位少年,他无法接受向一位少年臣服,这对他来说是一种屈辱,比杀了他都难受。

    “很好。”易辰也不和对方废话,使用魂力将腾噬的上衣震碎,随后眼神闪过锐利的光芒。

    “咻”小刀在手不停的转动,一阵阵寒芒闪烁,易辰不断的打量着腾噬,最终瞄准他的手臂,冷声道:“这个地方倒是不错,不如就在这里先动手。”

    “咻”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易辰没有丝毫的留情,一刀朝腾噬的手臂削去。

    “噗”一道异响声传出,腾噬他手臂立刻就被割掉一块肉,便在这一瞬间,一道凄厉的声响在房间当回荡,剧烈的疼痛不断的冲击着腾噬他的神经,他感觉自己痛不欲生。

    “啊!”因为那酒的关系,他现在的神经更加的灵敏,所以也更加的疼痛,他险些昏死过去。

    “再来。”易辰并未有停手的意思,此时说出一道这样的话,随后手的小刀子再度转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