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九十三章 臣服与死【三更】

    无数的阵纹直接凝聚出一个阵法,将这房间牢牢的笼罩起来,当见到那个阵法的时候,腾噬他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因为他也是一位魔鉴师,自然知道易辰他刻画出来的是困阵,在这阵法当任何人都没有办法逃离出去。

    同时他也无比的震惊,那便是易辰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刻画出一个如此强大的阵法,这在他眼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并不是小阵法,就算是七星魔鉴师,都需要刻画很长的时间才能完成,而易辰只用了几秒钟,难道他是这方面的大师不成?

    “他的年纪并不大,怎么拥有这样实力。”魔蜥独一他们的没想到易辰能如此轻松的挣脱束缚,这一刻就算他们再笨,都猜得到他刚才那一副被困住的模样完全是装出来的,并且他们虽然不是魔鉴师,但也知道刻画一个这样的阵法非常的困难,从这里可以看出易辰实力不凡。

    “没想到这么轻松的就来到你们魔蜥族在这里的总部,倒也省了我不少功夫。”易辰将那纹器和纹盘重新收回到储物戒当,同时笑着道。

    此时他的笑声,传出魔蜥独一他们的耳,却是无比的刺耳,他们都用狰狞的目光看着易辰,同时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来我们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真是好笑,明明就是你们将我绑架过来,现在倒变成我不怀好意了,你们也不用太紧张,我只是来讨债的而已。”易辰笑着道。

    “大家都是聪明人,不要互相兜圈子,你是什么人。”魔蜥独一目光紧紧的盯着易辰,他相信后者来这里肯定有目的,同时他的心升起一种非常不安的感觉。

    “看来魔蜥族长很想知道我是谁。”易辰在他们的注视下,走到魔蜥独一刚才做的位置坐下,而后在旁边那个桌子上的果盘,拿过一个水果,在衣服擦了擦,然后不紧不慢的吃了起来,好像将这里当成他的家一样。

    易辰他这轻浮的模样,在魔蜥独一他们的眼里看来,分明就是在挑衅他们的威严,当即他们的脸色变得无比阴冷。

    “束缚术!”那位长老已经忍不住了,此时双手快掐动法诀,魂力从他的体内汹涌而出。

    “咻”可就在这个时候,易辰身躯一颤,立刻就那张椅子上消失,来到那位长老的身旁,同时伸出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也便在这一刹那,那位魔蜥族长老他感觉自己的魂力居然不受控制了,刚才释放出来的魂力尽数内敛。

    “怎么会这样。”易辰只是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就束缚了他的魂力,这让那位长老感到难以置信,当即便喊出这句话。

    “一边呆去。”易辰一把将那只吃剩下的水果塞入他的嘴里,然后一股强横的魂力从他的体内渗透出来,直接将那位长老束缚住。

    此时那位长老的身体已经不能动了,满脸充满了震惊,浑浊的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易辰,配合上那只塞在嘴里的水果,看起来非常的滑稽。

    “准宇魂境的气息。”而在此时,魔蜥族张他们看到易辰释放出来的魂力后,脸上当即便浮现出了震惊之色,感到难以置信。

    刚才易辰他刻画阵纹的时候,魔蜥独一就猜测易辰不简单,可没想到他居然是一位准宇魂境强者,当即他的脸上浮现出了震惊之色,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到底是什么人,来我们这里有什么目的。”魔蜥独一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威严,脸上尽是惊惧,他的修为是地魂境,而易辰是准宇魂境,彼此间相差了三个境界,他根本就不是易辰的对手,所以动手的话对他没有任何的好处。

    “一年前,我在妖族的时候,记得那时候魔蜥族长非常的神勇,带着一群手下到处追杀我,现在果真是物是人非。”易辰重新坐回到那个位置上,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你是什么人。”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魔蜥族长感到非常的奇怪,因为他从来都没有见到过易辰,更想不到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一位这样的强者。

    “既然族长认不出来,那再看看这张脸如何。”易辰轻声一笑,而后心神一动,立刻使用变幻之术,随后他的面部肌肉,便在腾噬他们骇然的注视下扭动起来,最后幻化出一张更加年轻的脸,并且当看到这一张脸之后,他们脸上的震惊之色更甚。

    “东域狂魔——易辰。”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魔蜥独一两父子同时喊出这个名字,他们立刻就将易辰认出来。

    关于易辰的模样,早在一年前他们就牢牢的记住,当然这并不是易辰对他们魔蜥族有多大的恩赐,而是彼此间的仇恨到了无法调解的地步。

    当初易辰可是将他整个魔蜥族都烧掉了,而且还拿走了他们珍贵的斗灵之术,也正是在同一天,他们丢失了天妖神墓的地图之一。

    所以他们对易辰可以用恨之入骨来形容,同时他们也无比的震惊,因为易辰他现在的年纪也才十八岁,但却已经拥有准宇魂境的修为,这个消息彻底将他们震住了。

    就算是那些隐藏势力的超级妖孽,在十八岁的时间,也不可能拥有这样的修为。

    而且他们清楚的记得,一年前易辰他的修为只是准玄魂境而已,一年之内升了六个境界,这实在太疯狂了。

    就算是那些超级妖孽,一年能够晋级一个境界,都已经能够算逆天,但易辰他居然在一年之内进入六个境界,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魔蜥独一他们根本不会相信。

    而腾噬他此时脸色苍白无比,说实话,在见到是易辰的时候,他彻底被打击到了,因为他的年纪比易辰还要大几岁,但修为却比他高这么多。

    更加重要的是,一年前在魔蜥族的时候,他就被易辰击败过,那个时候后者的修为还比他第一个境界。

    同样的人,不同的场景,双方的地位已经不同,易辰他顺利进入了龙渊学院,并且知道自己的老师还是学院的院长,在修为方面更是能蔑视腾噬两父子,这对他们来说打击太大了。

    “魔蜥族长,我们又见面了。”易辰的脸上浮现带着一抹平静的笑容,道。

    当初追杀得他东躲西藏的魔蜥族长,如今在他的面前不过是蝼蚁,那位稚嫩的少年已经完全成长了起来,易辰此时忍不住有一些感慨。

    “没想到是你,你来我们这里做什么。”一百多颗七星魂灵石,虽然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但到了易辰这个境界的修者来说,已经不是非常多重要,但还是追到他们的总部,其恐怕另有缘由。

    “魔蜥族长不用紧张,我来这里并没有恶意。”易辰做出一副非常友善的模样,但恰恰是这友善的模样,让魔蜥独一他们的更加紧张起来。

    这样的事情说出去都没人信,魔蜥独一可不相信易辰他来这里的目的会纯洁,沉声道:“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大家都是聪明人,做事都不要拐弯抹角。”

    闻言,易辰轻声一笑,随后却是不隐藏自己的目的,道:“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明说了,我要你们魔蜥族。”

    “你什么意思。”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魔蜥独一他们的脸色一变,沉声道。

    “你们魔蜥族在妖族拥有很大的名气,所以我决定要收你们做我的手下。”易辰跟魔蜥独一对视着,说出一道非常霸道的话,一点商量的余地有没有。

    “这不可能。”当听到易辰的话后,魔蜥独一的脸色狰狞起来,道:“我们魔蜥族绝对不会成为妖族的叛徒,我们也不会为人族低头。”

    “是吗?诚服和死,你们选哪一样?”易辰静静的看着他们,道。

    “你不要欺人太盛,莫非你以为我们魔蜥族没人不成?”看着眼前这一位年纪比自己小,但修为却比自己强大的人族修者,腾噬心升起一股不服气的情绪,大声喝道。

    “多嘴。”易辰身形一闪,立刻消失在原地,身体带着破空声冲出,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来到腾噬的身前,然后一巴掌抽在他的脸上。

    “啪”这一掌非常的响亮,腾噬他直接就被抽飞出去,撞击在墙壁上,心头闷哼一声,随后便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

    “噬儿。”见到自己的儿子遭到攻击,魔蜥独一当即便大喊一声,随后转头狰狞的看向易辰,同时也调动魂力。

    “咻”便在他调动魂力的瞬间,易辰身躯一颤,强横的气息从他的体内渗透出来,直接将魔蜥独一笼罩住。

    魔蜥独一他的修为只有地魂境而已,易辰的修为比他高处三个境界,在易辰的气息笼罩下,他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当即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臣服,或者死。”易辰眼神闪现出锐利的光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