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九十二章 收服计划【二更】

    “你的对手是我。”当见到易辰想要击杀腾噬的时候,身后那位魔蜥族长老大喝一声,双手掐动法诀,魂力顺着他的经脉汹涌而出,随后双手快结印,那些魂力便凝聚出一对巨手,带着破空声朝易辰抓了过来。

    “咻”易辰的反应非常快,当那对魂力凝聚出来的手要抓住他的时候,他起身一跃,好似苍鹰一般腾空而起,直接避过他的攻击。

    “回!”可便在此时,那位魔蜥族长老怒喝一声,重新变幻出一个法诀,当即那对巨手重新朝易辰抓来。

    在空易辰的身体难以改变,被那对巨手抓住。

    “束缚!”抓住易辰,那位魔蜥族长老脸上浮现出喜色,眼睛里闪现出狰狞,重新掐动出一个法印,当即那对巨手便层层将易辰缠住。

    易辰稍微用力动了下,发现这是一种束缚技能,自己的身体被牢牢的抓住没有办法挣开。

    “哼,居然敢对我魔蜥族的少主动手,你好大的胆子。”那位魔蜥族长老松了口气,而后他面带狰狞的走上来。

    “你认为凭你一个人救得了他?”虽然被束缚住,但易辰一点紧张都没有,笑着道。

    “现在你已经被我的魂技束缚,你以为自己还有逃脱的机会吗?”那位魔蜥族老者冷笑。

    “勒叔好样的!”本来还在逃跑的腾噬,见到易辰被束缚的时候,当即重新跑了过来,道:“现在要怎么处理他?”

    “将他带回去再说,怎么处理让族长顶多。”那位魔蜥族长老说出这句话,然后拿出一颗囚灵石,将易辰收入其。

    “咻”囚灵石里面的空间一片漆黑,看不到周围的环境。

    “主人,依照你的实力,能顾轻松的挣脱他的束缚,为什么要这么做?”小魔兽不解的声音响起。

    那位魔蜥族长老的修为也就准地魂境,而易辰却是准宇魂境,要摆脱他的束缚并不困难,但他却没有这么做,这便是小魔兽不解的地方。

    “他们抓住我之后,第一要做到是什么事情。”易辰面带笑意的反问。

    “当然是将你带回他们安身的总部,这还用问么。”小魔兽说出这句话,随后便一愣,似乎已经猜到易辰的用意,道:“难道主人你是专门给他们抓,然后跟他们一起会总部,再将他们一锅端?”

    “分析事物的能力上涨了不少嘛,不过唯一不同的是,咱们这次前去,并不是要端掉他们的总部。”易辰道。

    “那主人你准备干什么,难道要洗劫他们的总部?”小魔兽道。

    “呼”而当听到小魔兽这句话的时候,易辰脸上浮现出一抹异色,似乎非常沉重一般,道:“修炼这条路异常艰难,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凭借自身的实力单打独斗永远行不通,虽然我个人不怕,但家人却没有跟我一样强大的实力。”

    “咦,难道主人你想建立自己的势力?”小魔兽它非常的聪明,似乎知道了易辰的用意。

    “魔蜥族在妖族里面非常有影响力,他们都是数千年的大族,可惜逐渐的没落,但他们的先祖都是战将,所以如果有人对他们动手的话,隐藏势力会出手相助,这样的势力正是我们所需要的。”易辰眼神闪过锐利的光芒。

    “我明白主人你的意思了,收服魔蜥族,以后如果你遇到什么事情的话,便偷偷将阿爷他们都转移到魔蜥族潜藏起来,对吧?”小魔兽道。

    “没错。”易辰打了个响指,他正是这样的想法,不过这个想法也是刚刚想到的,并不是早有预谋。

    家人一直都是易辰最为牵挂的,所以对于自己家人的安全他非常的看重,如果真的能够收服一个势力的话,将来对他有着非常大的好处。

    “主人你这个想法非常好,但魔蜥族他们可不是好啃的骨头,你这想法行得通吗?”小魔兽道。

    “只有试过之后才知道。”易辰眼神闪过坚定,随后便开始感应外面的情况。

    依照他现在的实力,魂力能够非常轻松的破开囚灵石里面的禁制,通过魂力的感应,他发现那位魔蜥族的长老和腾噬,来到一座大院。

    “腾噬少爷,长老,你们回来啦。”里面有不少魔蜥族的修者,当他们看到腾噬两人的时候,当即做出非常恭敬的模样。

    而腾噬他们只是一点头,然后朝其一个方向走去,最终来到一处房间外面,抬手便敲门。

    “什么人?”房间响起一道威严的声音,这声音易辰并不陌生,正是魔蜥族族长的声音。

    “父亲是我。”腾噬立刻回应,而后里面传出回应声:“进来。”

    得到回应后,腾噬他们两人推门而入,当即便看见魔蜥族族长坐在对面一张椅子上,正是魔蜥族的族长。

    “行色匆匆,发生了什么事情。”目光从腾噬他们的身上扫过,魔蜥族族长魔蜥独一道。

    “父亲我们刚才回来的时候被人袭击了。”腾噬的脸上浮现出森冷之色,道。

    “什么人这么大胆,敢袭击我魔蜥独一的儿子。”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魔蜥独一的脸色微微一沉,道:“那个人是谁,你没受伤吧?”

    “当时他要对少主下死手,还好我及时赶到,顺利使用束缚术将他抓住。”魔蜥族长老道。

    “哦?他是什么人?”魔蜥独一道。

    “咻”那位魔蜥族长老并未多说,双手调动法诀,当即那颗囚灵石迅出现,他调动魂力注入其。

    “咻”易辰从囚灵石出来,只是他的身上还有魂力束缚着。

    “你是什么人,敢偷袭我魔蜥独一的儿子,莫非存心找死?”当见到易辰的时候,魔蜥独一冷声道。

    “真是让人失望,本来我以为魔蜥族的人,都是讲信用的人,没想到都是一群卑鄙小人。”虽然被抓,但易辰却非常平静,不紧不慢道。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见到易辰从容的模样,魔蜥独一脸色一沉,不知道为什么,见到眼前这位年轻人,他居然有一种危险的感觉。

    “这句话你不觉得应该问你的好儿子吗?”易辰语气不变,道。

    “这是怎么回事?”魔蜥独一惊疑,转头看向腾噬道。

    虽然斗灵输掉是非常丢脸的事情,但腾噬他对自己的父亲非常的畏惧,不敢隐瞒将赌场发生的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混账。”没想到是自己的儿子在外面主动招惹麻烦,魔蜥独一的脸色非常难看,当即一拍桌子站起身来,吓得腾噬后退一步。

    “现在事情已经弄清楚了,族长难道不觉得应该放我出来,然后将那些魂灵石赔偿给我吗?”易辰笑着道。

    魔蜥独一他深深的吸了口气,魔蜥族各方面的底蕴都很强,但都是一些产业,真正能够调动的魂灵石数量并不多,而是一百三十多颗七星魂灵石,如果拿出来的话,魔蜥族在短时间肯定会周转不过来,因此他脸色一沉,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魔蜥族在我们妖族也算大族,莫非你们想赖账吧?”易辰质问道。

    “我们魔蜥族当然不会赖账,不过还款的期限,恐怕会比较晚一点。”片刻后,魔蜥独一笑着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从他的话,易辰感受到一股杀意,对方恐怕不会将东西给他。

    “下辈子,我们记得来找我们魔蜥族要账。”魔蜥独一说出一道这样的话,而后他的手涌现出魂力,随后便朝易辰的心脏轰击而来。

    果然如此,对方想要毁尸灭迹,这样的话他们便不用偿还。

    “彭”易辰早就在预防对方对他动手,因此他一点都不意外,轻轻一踏地,身体快往后面退开,避开他的攻击。

    “恩?”没想到被魂力束缚住的易辰,居然还能够避开他的攻击,魔蜥独一面色变得阴沉起来。

    “本来只想要试探你们一下,没想到你们还真的想要毁尸灭迹,难道你们就不怕这件事情传出去,有损你们的名声吗?”在他们想象,易辰此时应该紧张无比才对,但恰恰相反的是,他依旧是满脸的平静,此时他还笑了起来。

    “只要将你杀掉,就没有人知道这里所发生的事情。”魔蜥独一沉声道。

    “手段果然够狠辣,不过你们认为能够杀掉我?”易辰笑着道。

    “被束缚术缠缚住,除非你是天魂境,否则无法挣开,你不会有离开这里的机会。”魔蜥独一冷笑,易辰他非常的年轻,所以他以为易辰不会拥有那样的修为。

    “轰隆”可刚刚就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易辰嘴角一勾,同时身躯一颤,一股魂力震荡了下,将他束缚住的魂力,非常轻松地被他震散。

    “怎么可能。”魔蜥独一他们的脸色均是一沉,这样的结果他们根本没想到。

    “咻”易辰并未浪费时间,一摸储物戒,纹器和纹盘出现在手,同时快刻画起来,无数的阵纹浮现,疯狂的涌出,迅将这房间笼罩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