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八十九章 震慑【三更】

    易辰双手负在身后,在数千道气息的压制下傲立着,这让在场的魔鉴师们都非常的震惊。

    因为在那人群有不少七星魔鉴师,六星魔鉴师更是不少,但在他们的气息压制之下,易辰居然还如此的轻松淡定。

    “难道他的实力比我们要强?”在场的魔鉴师他们脸色非常的难看。

    “这不可能,一位年轻人怎么可能拥有这样的修为。”他们都不相信这样的结果,同时也更快疯狂的催动自己气息。

    就算是准天魂境修者,面对这样的气息压制都得败下阵来,但易辰的脸色却非常的平静,好像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但这些气息却让他非常的不爽,双拳在此时紧握起来,随后腰间猛的一扭,带着呼呼的风啸声朝那些气息轰击而去。

    “轰隆”震耳的声音立刻响起,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扩散开来,随后那些对易辰出手的魔鉴师,立刻感觉到前方传来一股震力,随后他们全部都被震飞出去。

    “彭”数千名魔鉴师同时倒飞而出,这场面无比的壮观,他们都重重的摔倒在远处的地面上,痛苦的呻吟。

    “他刚才没有调动任何的魂力,只是凭借**力量,但却轻松的将上千位魔鉴师击飞,他到底有多强。”一些修为较高的魔鉴师受的伤最小,他们都用骇然的目光看着易辰。

    “愿赌服输,难道你们忘了这句话不成?”目光从那些魔鉴师的身上扫过,易辰说出一道这样的话。

    如果易辰他没有展现出自己实力的话,他这句话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但此时那些修为低的修者都说不出话,眼神带着不甘。

    “这里面肯定有猫腻,你肯定做了手脚。”当然也有不怕死的魔鉴师,他立刻站起身来,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易尘,从他释放出来的气息,可以判断出他是一位七星魔鉴师。

    而就在他刚伸出手的时候,一道残影闪过,易辰瞬间来到他的身前,随后快出手抓住他的手指,猛烈的一用力。

    “咔嚓!”那位想要出头的魔鉴师手骨传出一道清脆的声响,易辰直接将他的手骨掰断。

    “啊!”手骨被掰断,那位魔鉴师当即惨叫起来,钻心的疼痛不断的冲击着他的神经,让他痛不欲生。

    “不管在任何时候,不要用你的脏手对我指指点点。”在众人的注视下,易辰说出一道这样的话。

    “该死!”那位修者并未因此而屈服,右臂拳头紧握,朝易辰的脑袋轰击而来。

    “彭”一道沉闷的撞击声响起,他的拳头被易辰轻松抓住,拦下他的攻击对易辰来说,可以用不费吹灰之力来形容。

    “咔嚓”易辰嘴角勾起一抹残忍,随后抓住对方拳头的手猛的一扭,当即清脆的声音响起,对方的手臂立刻脱臼。

    “啊”更加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那位魔鉴师根本没想到自己的攻击会带来如此严重的后果。

    “滚!”漠然的字符从易辰的口吐出,随后他右脚带着呼呼的风啸声朝他的脑袋扫去。

    “彭”沉闷的撞击声响起,那位魔鉴师立刻倒飞出去,重重的撞击在远处的墙壁上,口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

    “嘶”解决一位七星魔鉴师,易辰完全是一副轻描淡写的模样,就好像刚刚在教训都是一条阿猫阿狗一样,完全不费吹灰之力,这轻松的模样让在场的修者都倒抽一口凉气。

    “原来他刚才一直都在以藏自己的修为,他到底有多强,又是什么来头。”在场的魔鉴师此时都说出一道这样的话。

    “大哥。”两道大喊声响起,两位魔鉴师跑到那一位受伤的魔鉴师身旁,同时喊出焦急的话,他们都是一伙的,同时狰狞的转头朝易辰看来。

    “居然伤我们大哥,如论如何你都要付出代价!”两位魔鉴师同事喊出这样的话,而后调动魂力朝易辰冲了过来。

    “死!”魂力在他们的控制下在他们的双掌间凝聚,而后带着呼呼的风啸声朝易辰的脑袋轰击而来,他们这完全是下死手。

    “咻”便在他们的攻击快要落在易辰身上的时候,他的身躯一颤,立刻消失在原地,让他们两人的攻击落空。

    “这怎么可能。”两位魔鉴师的脸上浮现出震惊之色,而此时一道笑声从他们的身后响起:“度太慢了。”

    “可恶。”虽然心非常的震惊,但两位魔鉴师并未放弃攻击,快一转身,超易辰冲击而来。

    “咻”劲风传来,两道锐利的光芒从易辰的眸间闪过,他这一次并不像浪费时间,右脚一踏地,以极快的度冲出,身体微微一低,避过他们的攻击,随后双臂浮现出虬龙般的青筋,朝他们的腹部轰击而去。

    “轰隆”沉闷的声响传出,随后两位魔鉴师感觉前方出来一股非常霸道的力量,两人立刻就被震飞出去,撞击在远处的地面上,昏死过去。

    “好快的度,而且从感应来看,他刚才并未使用任何的魂力,完全是凭借**力量。”在场的魔鉴师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还有谁不服。”如果不展现自己的实力,绝对没办法将他们都震住,易辰目光缓缓从他们的身上扫过,说出无比狂傲的五个字。

    本来还想要找易辰麻烦的魔鉴师,此时都闭上了嘴巴,这就是强者为尊的世界,只有展现出比他们强的实力,他们才会乖乖的闭上自己的嘴巴。

    并且他们刚才那样闹事,也不过是想拿回自己输掉的东西,而现在易辰展现出来的实力,让他们希望渺茫。

    “啪!啪!啪!”便在此时,一道道鼓掌声从不远处响起,立刻吸引在场众人的注意,易辰也缓缓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那些挡道的魔鉴师们都让开,随后一位脸上布满鳞片的年人出现在众人眼前,他的相貌看起来无比的狰狞。

    “好身手。”那位年人看着易辰,说出三个这样的字。

    “场主。”那些斗灵场的工作人员在看到来人是他的时候,立刻非常恭敬的行礼。

    “妖师族斗灵场的场主。”从他们的话,易辰判断出对方的身份,同时释放出魂力感应了下,发现对方的修为只是天魂境。

    妖师族斗灵场,除了斗灵师修为比较强之外,在这里看守的都不是妖师族的最强者,但在斗灵场拥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场主过奖了。”虽然对方是场主,但易辰脸上没有丝毫的恭敬,不冷不淡的回应一声。

    “面对斗灵场的场主,他依旧是那副不冷不淡的模样,难道他就不怕场主发难吗?”

    “从他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恐怕他大有来头,敢这样跟场主说话,肯定有他的倚仗。”

    在见识了易辰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后,在场的魔鉴师都将他列为神秘人一类,如果是普通修者的话,绝对没有这样的气魄和实力。

    场主也很是意外,目光从易辰的身上打量着,道:“这位小兄弟气势不凡,不知道师从何方?能够教养出如此优秀的弟子,恐怕也是位了不得的人物。”

    如果是妖师族的天才,场主一眼将能认出来,而他从来都没听过易辰这号人物,所以他猜测易辰很有可能是一些隐居强者培养出来的天才。

    “在我离开的时候,家师曾经吩咐我,不能将他的身份说出来,否则的话将会受到责罚,所以还请场主见谅。”对方这么想,易辰当然乐意见到,并且他离开山庄的时候,印巍的确说过要使用妖族的身份,算起来的话他说的都是实话。

    “原来如此。”场主点了点头,而后道:“我看小兄弟气势不凡,将来定大有作为,不如上楼坐一坐如何?”

    “不是吧,场主亲自拉拢他?”当在场的魔鉴师听到场主的话后,当即便议论起来,看向易辰的目光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妖师族斗灵场,本来就是傀儡妖师族的产业,跟斗灵场攀上关系,就等于跟妖师族攀上关系,所以他们此时都非常的羡慕易辰。

    “抱歉场主,在我出来的时候,家师让我早点回去,恐怕。。。。”出人意料的是,此时易辰他却做出一副非常为难的模样。

    “场主亲自邀请,而他却开口拒绝,真是一个笨蛋。”在场的魔鉴师都用怜悯的目光看着易辰。

    拒绝一位强者的邀请,后果可是非常的严重,特别是像场主这种大人物,要是得罪的话随时都有性命之忧,所以他们都在猜测易辰不会有好下场。

    果不其然,在听到易辰拒绝的时候,场主的眉头一挑,易辰能够明显的感应到,对方身体周围弥漫出一股杀意,看来他对易辰的拒绝非常不满。

    双眼在此时微微眯起,易辰毫不畏惧的与对方对视着,同时心神一动,魂力在他的体内运转起来,潜伏在经脉之,随时准备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