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八十三章 再遇魔蜥族【一更】

    对易辰非常了解的小魔兽,此时做出一副我还不知道你的模样,如果没有坏心思的话,他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表情,看来有人又要遭殃了。

    “除了那位妖师皓月之外,其他的魔鉴师也非常的强大,如果你要进去里面斗灵的话,最好还是不要去官斗。”那些妖族的修者道。

    “多谢提醒。”易辰只是轻声一笑,随后并未跟他们多说什么,迈开脚步便朝那天妖斗灵场里面走去。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就知道主人你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小魔兽带着鄙视的声音响起,随后它道:“不过主人你真的要参加斗灵吗?”

    “这里是傀儡妖师族的地盘,要是不来玩玩的话未免太过可惜,而且当初在龙渊学院里面为了进阶,身上所有的魂灵石都已经用光,得补充补充。”

    易辰耸了耸肩,他的目的非常的简单,只是想来捞点魂灵石而已,对于挑战什么超级魔鉴师,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跟随者很多魔鉴师进入里面,在跨门而入的瞬间,嘈杂的声音立刻迎面传来,易辰抬头朝里面看去,发现外表起来并不是非常大的斗灵场,里面的空间却非常的大,单只是一楼就摆了数千张斗灵台,并且有大部分的斗灵台都站着修者,他们都在非常热闹的斗灵,闹哄哄得像市场一样。

    “好多魔鉴师哦!”小魔兽它感应了下里面的情况,小脸上浮现出了意外之色,平时要见一位星级高一点的魔鉴师都非常难,但他在这里感应了下,发现这斗灵场里面不乏高星级的魔鉴师。

    “这里可以说是妖族最高规格的斗灵场,妖族所有高星级的魔鉴师都会聚集在这里进行斗灵,所以这也并不奇怪。”易辰轻声一笑,随后便抬头朝二楼看去。

    有不少魔鉴师兴高采烈的走上二楼,同时也有很多魔鉴师摇头失望的从二楼走下来,二楼也是斗灵场,只是跟一楼不同的是,二楼是官斗场,对拼的是傀儡妖师族的魔鉴师。

    “主人你准备去官斗还是私斗?”小魔兽询问道。

    “看看再说。”易辰倒是非常的随意,并未有什么打算,走入斗灵场当四处观看起来。

    “轰隆”便在此时,一道震耳的声音从不远处传出,刺眼的光芒闪烁,一位魔鉴师被一股能量撞飞,朝易辰冲撞而来。

    这实在太突然了,如果是其他修者的话,肯定会反应不及被砸,而易辰的反应度却非常快,右手快朝前方探出,将那倒飞过来的身影抓住。

    “呼,呼。”那位倒飞出来的妖族修者不停的喘着粗气,当缓过劲来的迅转身道:“多谢这位兄弟出手相助。”

    易辰并未多说什么,松开手而后朝前方看去,当即便发现在一张斗灵台旁站着一位满脸傲气的年轻人,他就是被那位年轻人击败。

    “是他。”不过,当易辰看见那年轻人的模样后,眼神闪过异样的色彩,因为那位年轻人他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曾经有过摩擦。

    “那是魔蜥族的天才腾噬!”小魔兽对那个人也不陌生,当见到他的时候,立刻喊出这个名字。

    没错,从容貌来看的话,他就是当初在魔蜥族里面被易辰击败过的第一位玄魂境天才腾噬,易辰非常意外的是,没想到在这里能够见到他。

    “我都说了你不是我们少爷的对手,偏不信,现在认栽了没?”在腾噬旁边还有几位年轻人,他们大声叫嚣道。

    “没想到腾噬少爷的魔鉴师水准,我甘拜下风。”那位被打飞的妖族修者非常尊敬的道。

    “那是魔蜥族的天才腾噬?”刚才杜斗灵动静吸引了不少妖族修者的注意,他们都往这边看来,而当他们听到这番话后,立刻全都转头朝腾噬看去。

    本来腾噬他没有暴露自己身份的时候,周围的修者并不知道他是五大妖族的天才,所以此时他们的眼神闪现出了尊敬之色。

    虽然五大妖族没有办法跟天妖族和傀儡妖族相比拟,但在妖族当依旧有着非常大的影响力,因此当他们见到腾噬的时候,才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场上无数妖族修者的目光都聚集在他的的身上,腾噬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跟随在他们左右的修者脸上也浮现出高人一等的神色。

    “魔蜥族距离这里足有上万里远,平时都不会来这里,不知道腾噬他怎么会出现在玄门城。”

    “我说你难道忘了不成,玄门奇书开始的时候,所有的妖族势力都要前来,而魔蜥族在前些日子就已经来到了玄门城,所以腾噬他出现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原来是这样。”本来他们还在腾噬出现在这里而感到疑惑,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终于释然。

    “主人那可是你以前的对手哦,有没有兴趣跟他斗一斗?”小魔兽用怂恿的语气道。

    “看看再说。”易辰只是耸了耸肩,并未上前挑战,对于这位曾经跟他交过手的天才,他一点出手的**都没有。

    当初在魔蜥族跟他相遇的时候,易辰一把火烧了魔蜥族,那个时候他只有准玄魂境的修为,而腾噬他却是玄魂境。

    如今再度相遇,人还的是以前的人,但易辰的修为已经是准宇魂境,腾噬他的修为依旧是玄魂境,两者已经不在一个档次上。

    “今天我们腾噬少爷在这里开场接受挑战,只要能够赢得了我们腾噬少爷,我们一赔四!”其一位跟在腾噬身旁的年轻人大声喊道。

    而当听到他这番话的时候,在场的妖族修者的脸上都浮现出异彩,显然都已经心动了,因为只要赢了就能获得四倍的赌注,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诱惑。

    不过,虽然他们想要上前挑战,但一想到对方是魔蜥族的天才,便立刻打消了内心的想法,如果赢的话能够得到一赔四的赌注,但要是被魔蜥族的人惦记上的话,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

    “怎么,难道就没有人敢上来挑战我们少爷吗?”见到迟迟没有人上来,魔蜥族的几位年轻人都笑了起来,同时脸上浮现出高人一等的傲气。

    “主人他们挺拽的哦,而且还开出一赔四的丰厚条件,或许能够试一试哦!给他们一个教训!”小魔兽摩拳擦掌道。

    “你这小魔兽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斗了?”易辰摇了摇头,道。

    “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魔兽,难道主人你木有听说过这句话么?”小魔兽用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易辰。

    “少来。”易辰努了努嘴,道:“跟他们比,未免太没有意思,还是走吧。”

    “恩?”易辰他这一次却没有压低自己的声音,在场的魔鉴师修为都不低,立刻听到易辰的话,同时转头朝他看来,就连那几位魔蜥族的年轻人也冷冷的看了过来。

    “好像有麻烦了。”无数的目光聚集在自己的身上,易辰脸上浮现出一抹无奈之色。

    “喂,你这家伙说谁?”果不其然,其一位魔蜥族的年轻人立刻走上来,用恶狠狠的目光瞪着易辰。

    虽然易辰刚才的话并未任何的恶意,但听在他们的耳却是非常的刺耳,就好像易辰在看不起他们一样。

    “额,你们当我什么话都没说。”易辰并不想在这里逗留,也没有想要挑战他的**,转托想要离开。

    “站住。”见到易辰一味的躲避,这让剩下的几位年轻人冷笑起来,心已经将易辰列为那种没有任何本事的魔鉴师,立刻冲上来挡住他的去路。

    在场的魔鉴师此时都看了过来,脸上都浮现出兴奋之色,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待会肯定有好戏看了,同时望向易辰的目光充满了怜悯,得罪了魔蜥族的人不会有好下场。

    “你们想要做什么?”各种目光聚集在自己的身上,但易辰并没有半点紧张,轻声道。

    “刚才你的话是什么意思,这是在挑衅我们少爷吗?”几位年轻人沉声道,而站在她们身后的腾噬抱起双手,也用不善的目光看着他。

    “有吗?”如果是其他的修者惹上这样的事情,肯定会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但易辰却是出人意料的平静,不过却是耸肩道:“如果你们非要这么想的话,那是你们的自由,我不拦你们。”

    “好狂妄,难道他不知道那一位是腾噬少爷吗?”在场的修者都非常的吃惊,都有些不敢相信的自己的耳朵,道。

    身为魔蜥族的天才,只要腾噬亮出自己的身份,一般都不敢有普通的修者跟他叫板,因此在听到易辰的话后,他立刻就好像被踩到尾巴的毛一样,冷冷的走上前来,道:“我可以理解为,这是你对我的挑战吗?”

    在场的妖族修者此时的目光都聚集在易辰的身上,他们都想知道这个非常狂妄的年轻人会用什么话来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