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七十四章 一片血云【四更】

    当初天妖王离开的方向正是南海,最终和他的天妖神剑一起来到了南海当,因此他在这里出现非常的正常。

    而易辰他发现,天妖王身上并没有太阳神剑的气息,看来太阳神剑并不在他的身上,从这里可以判断出,太阳神剑要么已经被人得到,要么就是自己飞走,依旧是无主之物。

    并且在见到天妖王的时候,易辰他的眼神也闪过异样之色,因为他记得当初天妖王对他曾经有一个请求,那就是带着他前去极阴血池。

    已经接受了天妖王遗留下来的东西,他要的事情易辰一定会帮忙,不过他现在连极阴血池是什么都不知,因此也是爱莫能助。

    “咻”天妖王和易辰他们的距离很远,因为他并没有感应到易辰两人,转头看向其他方向然后便往那边飞去。

    “曾经名动天下的强者,如今却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在天地间闯荡,没有任何的意识,这何尝不是一种悲哀。”看着天妖王的身影,印巍忍不住叹息到。

    “老师我们要不要跟上去。”易辰立刻询问道。

    “天妖王当年挑起两族战争,如今化成尸魁在天地间游荡,这样的话会对两族来说都不是好事,追上去。”

    印巍的眼神闪过凛冽的光芒,随后一挥手,迅御空飞行追上。

    “火凤!”双脚猛的一踏地,身体快腾空而起,当来到足有十来米高的时候,他双手立刻掐动法诀,发出一道轻喝声。

    “啾”在这一瞬间,金焱火凤怒啸一声,立刻将易辰接住,而后便搭载着他快跟了上去。

    天妖王的尸魁飞行度非常快,易辰他们的度同样也不慢,双方一直都保持着一段距离。

    “彭”当来到一处海岸的时候,天妖王一头扎入水,一道噗通的声响立刻传出。

    “噗通”见状,易辰他们两人没有任何的怠慢,此时也一头扎入水,在接触到水的时候,他们同时调动魂力,将那些谁全部都隔绝开来,没有受到那些谁的影响。

    在这水底下全部都是岩石,易辰他们的目光从那些延时上面扫过,眉头都是一皱,因为这水并没有天妖王的身影。

    “他消失了。”易辰他释放出魂力感应了下,依旧没有任何的发现,这让他非常的失望。

    “找一下看看。”印巍一挥手,然后和易辰两人往那岩石钻去,寻找天妖王的身影,但并未有丝毫的发现。

    “估计刚才他就在岩石里面,但在他们寻找的时候离开了。”印巍皱眉道。

    “轰隆”便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一道沉闷的声响从不远处传出,立刻引起易辰两人的注意,同时看向那一边,在他们的注视下,那一片水域快搅动起来,凝聚出一个传送的漩涡。

    “有人来了。”当看到那漩涡的时候,易辰和印巍两人对视了眼,能在这里使用传送漩涡的只有妖族的人,因此他们两人都没有现身,在暗处观看。

    “咻”片刻之后,二十多道身影快从那漩涡当冲出,他们都身穿着统一的服装,同时他们释放出来的气息也非常的浓烈。

    “傀儡妖师族的人。”当看见那一群人身穿的服装后,易辰立刻就判断出他们的身份,眼神闪过一抹异色,之所以能够认出来,因为当初在西域的时候,他曾经见过傀儡妖师族的人。

    “咻”那二十多人并未离开,而是好像在等待什么,片刻后便有一道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那是一道青年身影,身穿着黑色的服装,满脸的阴厉,非常年轻,但释放出来的气息却极其强烈。

    “是宇魂境的强大气息。”当感应到他的气息后,小魔兽立刻做出这样的判断。

    “在这样的年纪有这样的修为,看来他是傀儡妖师族的超级妖孽。”当知道他的修为后,易辰眼神闪现出异彩。

    “天妖王的气息就在这附近,这次绝对不能让他逃脱,追!”那位傀儡妖师族的超级妖孽一挥手,随后一群人便快朝前方追去。

    “傀儡妖师族两位最强的超级妖孽之一——斩月。”印巍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这句话好像是说给易辰听的一样。

    “斩月。”易辰轻喃一声,道:“老师,那妖族最强的妖孽都有谁?”

    “没想到你对自己的劲敌还挺关心的嘛。”易辰轻声一笑,随后道:“妖族目前最强的两位超级妖孽,一位是傀儡妖师族的妖皇,一位是天妖族的妖王,两人是妖族千年来修炼最为杰出的超级妖孽。”

    “跟龙临他们相比如何?”易辰询问道。

    “这个不好说,但这两人心机城府都极深,龙临追名逐利,在心性上不如他们,所以如果真的碰撞的话,龙临胜少败多。”印巍道。

    闻言,易辰点了点头,此时他却是非常的期待,要是有机会跟他们打一场,一定特别的痛快。

    “傀儡妖师族的人在追捕天妖王,这是为什么,天妖王在他们妖族,应该是神明一般的存在吧?”易辰并未多想,不解的询问眼前的事情。

    “当年在无数的种族,最强盛的是天妖族和傀儡妖师族,两个势力实力相当,明争暗斗,后来出现了一个天妖王,因此打破了两族的平衡,也就是说,天妖王跟傀儡妖师族没有任何的关系,两家本来就是世仇。”印巍笑着道。

    “原来是这样,根据我的了解,傀儡妖师族最强同样也是最强的手段,是将妖族人强者凝聚成的尸魁做成傀儡,难道他们也要那样处理天妖王?”易辰道。

    “天妖王虽然成为尸魁,境界也降低了,但对他们来说依旧是非常好的材料,所以很有这个可能。”印巍道。

    “太疯狂了。”易辰忍不住说出这句话,将一位数千年的王者尸体做成傀儡,这样的事情说出去都骇人听闻。

    “这些都是妖族的事情,咱们不能插手,先离开这里。”印巍并不想在这里逗留,说出这句话之后,身形一闪便快腾空而起。

    “咻”易辰在此时也再度将火凤召唤出来,可就在他重新回到水面的时候,眉头却是一皱,因为在这个时候,他有一种心悸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非常的不安,缓缓转头看向北方,他有了一丝感应。

    “那里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从高处往下看去,易辰眉头一挑,因为远处那一片天空被乌云笼罩,死气一片,看起来非常的可怖,里面竟然还有不祥的血云。

    “我感应到不祥的力量。”印巍他身为超级强者,感知能力比易辰还要强,自然也感应到了那边的异常。

    “老师,要不要过去看看?”易辰他立刻询问。

    “一起去看看吧,这种感觉非常的邪异。”印巍点头,随后和易辰两人往那一边飞了过去。

    越靠近那个地方,那股心悸的感觉就越发强烈,而当他们来到这里之后,眉头当即便是一挑,眼皮跳动了下。

    这是一片小森林,里面有一个村庄,可现在这个森林周围的花草树木已经全部都枯萎了,地面上还有魔兽的尸骸,它们都好像被抽光了生命精华,在最短的时间内凋零。

    特别是那土地,本来黄褐色的土地,现在已经是焦黑一片,那村庄的房屋也变得焦黑,入眼看去全部都是人类的尸骸,看来是村庄里面那些村民的尸体。

    “奇怪,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易辰的脸上浮现出骇然之色,道。

    “他们死状都非常的安详,有的还在劳作,有的还在吃着东西,看来是在一瞬间全部都死掉。”印巍他也立刻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全部都是毒而死的吗?”在这样的情况下全部都死掉,这本来就不同寻常。

    “我看不是,因为这周围的树木全部都被抽光了生命精华,如果真的是毒而死,那些树木也都不会遭殃。”印巍道。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是修者用残忍的手段杀害的?”易辰道。

    “如果真的是修者杀害,那这样的手段也未必太过于残忍,将动物和人类的生命精华全部都抽光。”印巍皱眉道。

    “咻”当听闻这句话的时候,易辰双手掐动法诀,释放出魂力感应,随后道:“这里并没有修者的气息留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就奇怪了。”印巍从虚空落下,皱眉看着周围的场景,他检查了下周围的环境,随后转头看向其一间房屋,道:“有人。”

    “恩?”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易辰朝那房屋看去,他刚才只是感应修者的气息,如果是普通的话,他根本感应不到。

    “佩得叔叔,你这是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房屋响起孩童纯真的哭闹声,看来那房屋当真的有人。

    此时不用多说,易辰他们两人迈开脚步往那房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