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五十七章 不安【三更】

    其实易辰他问这些,也有因为个人的原因,自从在南海那边发生了某些不该发生的事情后,在心他已经认定她是自己的女人。

    而且自从知道还有另外一个地方后,易辰对于未知的世界,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求知感,他非常知道那到底是怎样的世界,又会有多强的强者。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自从来到龙渊学院之后,她平时都没有怎么出去,但从这里也能看出她来龙渊学院带有某种目的性。”印巍道。

    他活到现在这么久,看的人非常多,就连易辰都看出了一些事情,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不过安若她来到这里,并没有做什么对学院不利的事情,我看她来这里并非想要对我们不利吧?”易辰思索了下,道。

    “你这小家伙,这么快就维护你那小情人了?”印巍立刻笑了起来,易辰说这句话,无非就是要维护安若,前者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虽然被印巍知道,不过易辰只是耸了耸肩,脑海浮现出一张慈祥的脸庞,未知的世界,还有他的母亲,他有一种感觉,将来某一天,他一定会去那个地方。

    “参加玄门奇书的都是各大势力的超级天才,依照你的修为前去,恐怕一进场就会被淘汰,这段时间还是好好修炼吧,别到时候给我老人丢人。”印巍道。

    “放心吧,虽然这修为好像并不强,但真的要开打的话,咱也没怕过,最多来一个撂倒一个。”易辰这句话虽然平静,但却带着一些自信。

    “自信是好事,但自负的话可不是什么好事,修者一途无比崎岖,虽然我是你的导师,但我能保护你一时,却保护不了你一辈子,凡是都只能靠你自己。”

    印巍他此次可以说是用告诫的语气,就好像家长对自己孩子的忠告一样。

    出来历练这么久,易辰他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当即点头道:“当初没有老师的帮助,我不也活得好好的吗?您老就放心吧,我会安排好自己的路。”

    “你能这么想,那我就放心了。”印巍点了点头,这一刻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他心无比的欣慰。

    “玄门奇书好像也快开始了吧?导师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出发?”易辰询问道。

    “这次前往妖族,会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得安排妥当才行,估计一个月之后就会出发,在这一个月的时间,你好好的修养。”印巍道。

    闻言,易辰点了点头,两人再闲聊一会,随后易辰便没有在这里逗留,离开了这栋大楼。

    “呼”来到外面,易辰仰头看向满天闪烁的繁星,脸上浮现出一抹轻松的笑容,此时他感觉压在他心上的大石减轻了很多。

    从一开始易辰就有好几重压力,家族,父亲,老师和母亲,如今家族已经稳定,父亲的伤势也好了,也知道了老师的消息,三块大石小时让他总算能喘一口气。

    “母亲,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将你找回来,那些伤害过你的人,我会让他们付出十倍,百倍,千倍的代价。”

    两道坚定的目光从易辰的眸间闪过,看着那星空,易辰沉声道:“墨家,等我找回我母亲,等我拥有足够的实力,我定斩你满门。”

    家人就是易辰心的软肋,不管是什么人,只要动了他的家人,他都会追杀到底,不管他是强是弱。

    “刚才印巍老师说了,主人你的母亲应该没有死,既然墨家还在追杀,着一定有他的原因,看来咱们以后肯定要去墨家走一遭。”小魔兽道。

    闻言,易辰点了点头,虽然暂时猜测自己母亲是另一个地方的人,但墨家肯定知道全面的消息,所以要知道他母亲的消息,只能从墨家入手。

    “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让自己的修为强大起来再说吧。”易辰并没有多想,摇了摇头随便往刚才聚会的方向走了过去。

    “易辰哥你回来了。”刚一回来,香蝶的声音就响起,易辰满脸笑意的迎了上去。

    一群人玩得非常的开心,易辰立刻加入其,一起痛饮。就在距离聚餐的不远处,微娜坐在湖边,满脸寂寥的看着碧波湖水。

    “快看,那是流星?”就在这个时候,香蝶抬头看向虚空,立刻发现了一些东西,随后非常高兴的喊出这句话。

    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大家都抬头往天上看去,果然就在这个时候,众人看见一道七彩的光芒,带着呼呼的风啸声朝前方俯冲而去。

    “那个应该不是流行吧?流行不可能是七彩之色才对。”易辰立刻发现了其的不同,在前世那些肥皂剧也有播,自己也前去看过,根本没有这种颜色。

    “轰隆”就在众人的注视下,那道光芒最终消失不见,只是在这一刹那,易辰他们发现在南面位置闪烁起一道刺眼的光芒,同时还有微弱的声音传来。

    “这是怎么回事?一般就算是流行坠落,顶多也就发出非常弱小的声音,但从未有光芒,这是怎么回事?”钟毅他们此时都非常的不解。

    “咻”而在此时,一股肉眼难以见到的能量,缓缓从前方震荡而来,在这一瞬间,感应到那股波动的学员们均是一颤,同时汗毛倒竖而起。

    “这是怎么回事,那股能量居然给我一种非常邪恶的感觉。”易辰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吃惊之色,感到难以置信,这实在太邪异了。

    “以前我听说有至宝诞生的时候,都会有非常特别的威势,难道这是至宝诞生的威势吗?”而就在这一瞬间,那些学员们都兴奋起来。

    “咻”四道身影以极快的度从远处飞出,停滞在学院的上空,眼睛默默的看着前方,满脸的凝重,正是学院的四位尊者,没想到连他们都惊动了。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刚才那股能量居然让我心神不宁。”守塔尊者浑浊的生眼看着前方,脸上带着凝重道。

    “我有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将来的大陆似乎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邢院尊者他也点头,因为他也有同样的感觉。

    修为到了他们这一个境界,对一些未来的事情都会有莫名的感应,就好像是魔兽能够感应到危险一样,这是一种本能,修炼之后这种本能更加强大,所以非常准确。

    “四位尊者都有所感应,难道以后真的会有大事情发生?”易辰此时的眉头一皱,道。

    “三把传说的神剑已经全部都出世,还神秘的远古强者,看来这的有事情要发生了。”小魔兽它也点头道。

    “大家都想那么多做什么,今朝有酒今朝醉,那些事情不用我们操心,要知道我们学院的强者不少,只要有事情他们肯定能解决。”金鬼他们说道。

    “但愿如此吧。”易辰轻轻一摇,道。

    “我刚刚释放气息感应了下,那边并没有异常的波动,同样也没有至宝的波动,看来应该是一刻大点的流星罢了。”藏书尊者道。

    “但愿是我们多虑了吧。”守塔尊者点了点头,随后他们便没有在这里逗留,身形一闪立刻消失在原地。

    当几位尊者离开之后,那些学员们当即便议论起来,他们对刚才的撞击都非常的好奇。

    “刚才尊者说,估计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你们说这个到底有没有那个可能?”

    “应该不可能吧,龙渊大陆安静了数千年,而且各大势力还有那么多强者,我看就算发生什么事情,他们也能够结局。”那些学员们道。

    所有学员的议论声都传入易辰的耳,他的眉头微微一皱,其实他并不相信这一些,但刚才那股能量传来的时候的确给他一种非常奇异的感觉。

    “算了,想太多也没有用,努力提高自己的修为才是真的。”易辰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便没有继续多想。

    。。。。。

    银色的月光倾洒在大地上,一切看起来非常的美好,只是在那不远处原本平整的地面上,此时却有一个深坑,不断有白烟从里面冒出来。

    走近点一看,那深坑当却有一刻七彩的石头。

    “彭”

    “彭”

    一道道沉闷的声响,从那七彩石头传出,非常的奇怪,就好像是心跳声一样。

    “咻”片刻之后,一股黑色的气息从里面渗透出来,那七色的光芒尽数敛去。并且那股黑色的气体原来越浓烈,形成一个茧一样的东西。

    “啊”非常的奇异,突然又有一道婴儿的啼哭声响起,随后黑色的邪气尽数内敛,一个皮肤白嫩的初生婴儿就出现在深坑。

    啼哭声在天地间回荡,而在这一刻,天地间的魂力好似受到了震荡,不安的颤抖。

    “咻”那婴儿的身体传出了非常强大的吸力,天地间的魂力被一扫而空,本来这四周有一片绿意盎然的森林,但在那股吸力下,那些树木花草,好像被抽掉精华一样枯萎了下去,婴儿的啼哭声还在继续,吸力也在加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