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五十六章 母亲来历不凡【二更】

    当听到这番话之后,易辰他总算释然,难怪印巍他堂堂一位院长,还会遭到追杀,原来事情是这样。

    同时易辰他也非常的惊讶,因为他没有想到,当初追杀他的会是墨家的人。

    对于这个墨家,易辰可谓是恨之入骨,根据他掌握的资料,当初追杀他母亲的就是墨家的人,而且当初易辰他本人也曾遭到过墨家的追杀,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墨家的人居然如此的大胆,连龙渊学院的院长也敢追杀。

    “那导师你后来怎么处理他们?”易辰他立刻询问道。依照龙渊学院的手段,应该不会轻易放过他们才对。

    “四大隐藏势力现在都有一个非常微妙的平衡,大家都不会对彼此动手,龙渊学院综合实力排位第一,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其他三大势力都虎视眈眈,所以不能随便对他们动手,将来的有机会的话,一定第一名弄死他们。”

    印巍此时吹胡子瞪眼,一副非常气愤的模样,这哪里像是一位高高在上的院长,分明就是一位记仇的老头子。

    “好吧,这个就暂时让你过去,但你离开之后将事情处理好了都没联系我,这总得有个原因吧?”

    这一点易辰他才耿耿于怀,其实他倒不是要印巍给他什么东西,只是自己这两年多时间一直都在担心,所以非常不爽而已。

    “当初我将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完之后,本来是想直接去找你,不过看你的修为突飞猛进,所以最终思量再三,也就没有将你接过来。”

    “有些人天生就注定要染强者的鲜血踏上巅峰,以杀为道,而你恰恰就是那种人,如果我将你接过来的话,你也就没有那两年多的历练,更不会有如今的成就和修为,风雨成长的雏鹰,远比温室的花朵强得多,虽然艰辛,但遇到暴风才不易折断。”印巍轻声笑道。

    印巍说得非常有道理,两年多的历练,对易辰来说实在太重要了,同时他也找到了自己的修炼之道,那边是在逆境成长。

    “虽然没有与你相认,不过今我还是派出了一鸣和月盈两人在暗保护你,只是没想到你这小家伙的变幻之术已经掌握得炉火纯青,每次都被你甩掉。”印巍道。

    “什么,老师你还有派人在暗保护我?”易辰他立刻瞪大了双眼,虽然在心他非常的感动,但却也有一种汗毛倒竖的感觉。

    试问当你长时间被人跟随,但却没有发现来人的踪迹,这会是什么感觉,还好对方是自己人如果是敌人的话,恐怕易辰他现在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一鸣他们的修为都比你高处好几个境界,而且也都修炼了变幻之术,那个时候你没有发觉也非常正常。”似乎知道易辰他在想些什么,印巍笑道。

    自己警惕性还是不够,不然的话绝对能够发现一些异常,终归到底还是自己的原因,这对易辰来说就是一个警钟,未来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要保持足够的警觉性。

    “难道当初救我和孔宁长老的就是一鸣导师他们?”易辰响起以前发生的事情,道。

    “没错,救你的就是一鸣。”印巍点了点头,道。

    此时,所有的事情豁然开朗,易辰终于知道,为什么当初见到一鸣的时候,会有种熟悉的感觉,原来当初救人的就是他。

    以前易辰总是为自己的老师担心,现在他总算能松口气了,他没想到自己的老师并没有任何事情,而且还是龙渊学院里面的院长。

    “您老既然是龙渊学院的院长,那学院的底蕴您老应该能够调动,随便弄几百万魂灵石给我玩玩呗。”易辰笑着道。

    “胃口倒还真不少,门儿都没有。”印巍非常干脆的摆了摆手,道:“学院里面的东西我能够调动,但难道你想学那些温室花朵一样吗?”

    “算了算了,不过是跟你老人家开个玩笑而已,没想到你这么小气。”易辰摆了摆手,道。

    其实这句话他的确是在开玩笑,自从他踏入修炼之道后,所用的东西全部都是自己收集,学的东西也是靠自己的力量。

    对于这样的修炼生活,易辰非常的满意,如果真的由学院来资助的话,恐怕他反而会非常不习惯。

    “在没有任何人帮助的情况下,你能这么快进入天魂境,并且还在天斗比武大赛上面取得这么好的成绩,这才是我最意外的一点。”印巍的脸上带着笑容,他还从来都没有见过有修者能从自己修炼获得如此高的成就。

    “怎么样,没有给你老人家丢脸吧?”易辰脸上浮现出一抹得意。

    “给点阳光你就灿烂,这样的实力还差得远,如果不是因为你抽签的时候运气好,早就已经被淘汰。”印巍立刻做出嫌弃的模样,跟刚才形成非常鲜明的对比。

    “听尊者他们说,只要进入前四就能前去参加玄门奇书,这个消息准确吗?”两人闲聊一会后,易辰询问道。

    “这个是自然,玄门奇书是当年妖族和人族一同立下的盛会,所以我们学院一定会选取天才参加,也就是学院的天斗比武大赛前四名,你已经拿到了入场券。”印巍点头道。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尊者他说过玄门奇书有秘辛,到底是什么秘辛?”易辰再次询问道。

    “这么快就来我这里打听口风,想要知道?嘿,门儿都没有。”印巍直接将头甩到一边。

    “我靠,你以为我稀罕。”虽然相别两年多,但彼此间却没有半点隔阂,易辰撇了撇嘴,不过很快又道:“您老就说来给我听听嘛。”

    “有些事情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一切等到玄门奇书才行,你老师我虽然是院长,但也得依照规矩办事不是。”印巍道。

    “人人都说大树之下好乘凉,老师你这颗大树压根就靠不住啊!”易辰做出痛心疾首的模样。

    “哪儿有缝哪儿钻去。”印巍气急,道。

    “老师我们学院在龙渊大陆有着很大的话语权,我向你问一件事。”易辰的脸色在此时变得凝重起来,与刚才嬉闹的模样形成鲜明的反差。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想问你慕青的事情吧?”当看到易辰的模样后,印巍立刻说道。

    既然知道印巍是院长,那他知道的易辰家里的事情,那就一点都不感到意外了,当即易辰点了点头。

    “你母亲的事情非常复杂,知道你的事情后,我曾派人去追查了下,但没有找到任何的结果。”不过,印巍的回答却让易辰有些失望。

    “难道连老师你都调查不出结果吗?”易辰心有些无奈和失望,其实他并不是在怪印巍帮不了他,而是这茫茫人海,要找个人谈何容易。

    “虽然没找到你母亲,不过我却得到一个有些意外的消息,不知道你想不想知道?”印巍所说的当然是关于易辰母亲的消息,当即他眼前一亮,用力的点了点头。

    “根据我们了解,现在墨家的人还在追查你母亲的消息,而且根据我得来的消息,你母亲好像并非龙渊学院的修者。”说到这里,印巍的语气微微一沉。

    “什么,难道说我的母亲他来自另外一个世界?”当听到印巍的话后,易辰立刻惊声道。

    “另外一个世界,看来你这小家伙知道的东西比我想象的还要多。”印巍多少有些意外,道:“既然是这样,那就省了我为你解释的功夫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墨家人并未找到你的母亲,不然的话他们绝对不会继续搜查你母亲的下落。”

    易辰心有失望也有高兴,失望的是没有自己母亲消息,高兴的是他并没有落入墨家的手,也就是说她很有可能还在世上。

    “老师,对于那个世界,你了解多少?”易辰深深的吸了口气,既然判断自己的母亲还有可能来自另外一个地方,那他自然要将那个地方问清楚,而且他也很想知道,那个世界是不是安若所说的世界。

    “其实对于那个世界我也不是非常了解,也只是从古籍看到一些介绍。”印巍有些遗憾的摇头道。

    “连导师你都不知道那个世界。”易辰非常意外,同时对那个世界也更加的好奇,同时道:“老师你说安若是不是那个世界的人?”

    “你问安若?从天斗比武大赛来看的话,你好像对她有意思,不过我看你这小家伙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她的来历非常神秘,就连我都查不出来,或许有可能是来自那一个地方。”印巍点了点头,道。

    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易辰忍不住想起小魔兽给他看的地图,整个龙渊大陆不过是其冰山一角,可以看出那个世界到底有多大。

    “如果她真的是那个地方的人,那她又为什么要来我们龙渊学院。”这是易辰疑惑的地方,毕竟她来历神秘,龙渊学院好像也容不下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