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五十五章 相认【一更】

    院长在学院当拥有绝对的权威,平时想要见到他都难,更别说是被他亲自召见,因此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易辰非常想知道他为什么要找自己。

    “终归到底,我也只是一位普通的学员,不知道院长找我有什么事情?”易辰并没有否认,目光并没有躲闪,就那样与院长对视。

    如果是其他学员的话,恐怕现在早就激动得说不话来,甚至是兴奋紧张得发抖,但易辰他的脸色却很平静,好像在他面前的就是一位普通人一般。

    如此出众的心理素质,就算是那些有很足人生阅历的年人都做不到,而此时易辰却表现得非常的好,不悲不喜,让人看不穿他心在想些什么。

    “不错,看来你这两年多成长得非常快,有些出乎我的意料。”院长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便说出一句让易辰无比困惑的话。

    “两年多的时间,难道你以前见过我?你是谁?”易辰拳头在此时紧握起来,用警惕的目光看向院长,魂力此时也快流动。

    “轰隆”便在这一刹那,恐怖的气息从院长体内渗出来,虽然他是一位老者,但那股气息却好像无边的魔气,让人胆颤心惊,四周的空间都在颤抖。

    可怕气息的度太快了,易辰来不及躲闪,直接就被笼罩住,便在这一刻,他感觉自己被带入了深渊炼狱,他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那是一位超级强者的气息,压在易辰的身上,他感觉自己就好像被一座大山压住,气血翻涌,脖子立刻涨得通红。

    “咔咔”因为承受不住那股恐怖的气息,易辰的双脚关节传出一道道异响声,同时也在缓缓的弯曲下去,随时都有可能跪下去。

    “哼”两道凶狠的光芒从易辰的眸间闪过,他不知道院长为什么要对他释放出气息,但对方这样绝对是不怀好意,当即忍住压力掐动法诀。

    “咻”可就在易辰他准备召唤出金焱火凤的时候,院长一挥手,当即他释放出来的气息尽数散去,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呼”没有那一股气息的束缚,易辰在此时松了口气,同时也非常的不解,不知道院长为什么又撤掉自己的气息,当即用警惕的目光看向他。

    “成长度的确让人吃惊,但刚才反应的度还有待加强。”便在易辰的注视下,院长不紧不慢的说出这句话,就好像在点评易辰刚才的表现一样。

    “随意的攻击别人,难道你以为自己是院长,就能随便践踏他人的尊严吗?”易辰拳头紧紧的握起,双眼闪烁着锐利的光芒。

    如果是其他学员的话,恐怕早就被吓得说不出话来,甚至有可能直接跪地求饶,但易辰他却并没有如此,此时他已经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即便对方是院长。

    这一下,就算是院长他也忍不住愣了下,因为依照他的身份,还从来没有学员敢对他所做的事情提出异议。

    “没想到这两年多的时间,你这小家伙提升的不单只是实力,连这脾性倒也提高了不少。”但让人意外的是,院长却没有生气,反而大笑道。

    “莫非我真的见过他?”当听到他这一番话后,本来非常愤怒的易辰忍不住惊疑起来,对方刚开始就给他很眼熟的感觉,在听到这一番话后,他更加确定自己的心的想法,但现在的他还不敢肯定,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们是不是见过?”

    这句话可以用质问来形容,如果是其他学员的话,敢用这样的语气跟院长说话,恐怕以后他的日子会过得提心吊胆。

    “没想到只是两年多的时间,你这小家伙就将我忘了,看来人走茶凉这句话还有那么一些道理。”在易辰警惕的注视下,院长摇了摇头,道。

    此时院长他说话的语气,已经完全没有了先前的威严,而且他现在说话的声音也彻底变得了,给易辰极度熟悉的感觉。

    “你该不会是。”循着那声音回忆,一道苍老的身影缓缓从易辰的脑海浮现,那是一张阔别两年多的身影,虽然已经过了很久,但依旧是如此的亲切。

    “看来你这小家伙还不算太笨。”院长缓缓站起身来,随后便在易辰的注视下,缓缓将戴在头顶上的金色斗笠摘下,那面容逐渐的呈现在易辰的眼前。

    当看到他的面貌的时候,易辰的脸色在这一瞬间变得呆滞起来,瞪大着双眼,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同时也张大了嘴巴。

    熟悉的脸孔,那是一张熟悉的面孔,可以说那一张面孔两年前给易辰从绝望拉回到光明,也正是他让易辰能顺利的返回易家,并且重新踏入修炼之道,更因为他留下来的东西,易辰才能拥有如此强横的度,也正是因为他,让易辰在这两年多的日子里,每天都在担心度过,担心着他的安危,同时也无比的想念。

    “这,这不可能。”此时因为是兴奋和激动,易辰拳头紧握,身体同样也在微微颤抖,刚才面对院长那样的气息,他都非常的平静,而现在从表面就能看出他的的负面情绪,从这里可以看出他现在的情绪波动到底有多大。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院长的容貌竟然就是他两年多一直都担心着的那个人。

    “印。。。印巍老师,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没错,易辰他绝对没有看错,眼前那一张面孔,居然就是和他分别了两年多的印巍。

    当初印巍说他需要处理一些事情所以要离开,可这一别就是两年多的时间,一直都没有他的音信。

    虽然跟印巍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因为印巍,曾经那个被流放到马场的少年,有机会从阴暗的地狱走到光明的台前,以十五岁之龄,站在族会的高台,将脚踩在曾经侮辱自己的天才身上。也正是因为他,一位十六岁的少年,在龙将争霸上以一剑之威夺得龙将之称。

    就算没有印巍,易辰他有一天或许也会知道关于天书的秘密,但也许是十年,也有可能是一辈子,是印巍的出现加快了他的进程。

    同时也正是因为易辰的关系,印巍在被人追杀的时候才能脱险,最终解开了实力的封印,两人的关系虽不是亲人,但却在短短的时间内胜似亲人。

    “我的孩子,真的是我。”本来依照印巍他的修为,不管是在什么情况下,都很难有情绪的波动,但此时他说话的声音却在轻轻颤抖。

    得到这样的回应,易辰身躯微微一颤,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面部肌肉抽搐,一股带着热度的水珠在他眼眶里面打转,他强忍着使用魂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还以为你这老东西在两年多的时间死掉了,害我替你担心了这么久,原来你一直都在这里享着乐。”

    易辰略带低沉的声音在房间响起,虽然好像是在骂,但声音却带着轻松和喜悦,一句好似骂的话胜过千言万语。

    “你这小家伙现在是翅膀硬了想飞了是吧?敢对我老人家如此大不敬?”印巍他也笑了起来,这笑声带着欣慰。

    虽然只是短短的两句话,但在此时却是最好的交流,无声胜有声。

    “坐吧小家伙,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想要问我。”印巍老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道。

    这个是自然,易辰他现在对自己的老师的确有很多事情想要问,深深的吸了口气,让自己的情绪恢复平静,然后迈开步子走到前方一张椅子旁,并坐了下去。

    “两年多,长高了,也比以前更成熟了,不错,老头子我很满意。”印巍打量着易辰,就好像在看自己的孙儿一般,道。

    “老头子,别以为说这些话我就会原谅你,现在应该说一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你什么时候成为了学院的院长?”易辰摆了摆手,道。

    “我一直都在龙渊学院,并且这院长的位置我也坐了几百年的时间。”印巍笑着道。

    “老头子你可别忽悠我,你早就是院长的话,依照你的修为那些人怎么敢追杀你。”易辰表示非常的怀疑,道。

    如果此时的场景被外人看到的话,他们一定会惊得下巴都掉下来,堂堂的学院院长,居然好像凡人一样,遭到易辰的审讯,而且还满脸的慈祥的笑容。

    “那你怎么会遭到追杀?而且你好像说过处理完事情会找我,可最后连个屁都没闻到,害我白白担心了两年多。”易辰道。

    “其实这也是龙渊学院内部出了问题,前段时间那个叛徒罗浮你应该记忆深刻吧?”印巍道。

    罗浮是易辰第一次交手天魂境的高手,他哪里会不知道,当即点了点头。

    “当初我感应到了晋级的机缘,便将手头的事情放下,前去一个隐秘的地方闭关,没想到罗浮泄露了消息,所以墨家便聚集高手前来,因为在闭关,所以我没有防备,了他们的封印之术。”印巍摇了摇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