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零三章 远古强者【二更】(补)

    一道啸声让引发天地异象,这实在太恐怖了,就算是准宙魂境,恐怕也不能做到这一点,所以墨鹤他们的脸色此时变得非常难看。

    “黑色的气息,让人如坠冰窖,再加上如此可怕的天地异象,祭坛下面到底镇压着什么东西。”在场的修者此时都瞪大了双眼,脸上尽是骇然之色。

    “轰隆”就在这一瞬间,整个祭坛开始颤抖起来,好像发生了地震一样,四周的空间都随着震荡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一样。

    “太阳神剑被抽出来之后就发生这样的事情,难道是因为拿走太阳神剑,然后才吵醒被镇压在下面的东西吗?”易辰脸色有些难看。

    “轰隆”而就在这个时候,祭坛震动得更加猛烈,易辰他就算使用魂力都难以站稳,而此时藏书尊者的话从远处响起:“快点离开祭坛位置。”

    虽然还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但从这威势来看的话,那东西非常的恐怖,所以留在祭坛上面的话,会非常的危险,赶紧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得到提醒之后,易辰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双脚猛的一踏地,身体带着呼啸的风声冲出,直接从祭坛上面跳了下去,重重的轰击在地面。

    见到易辰的动作后,墨鹤他们此时都行动起来,纷纷从祭坛上面跳下,离开祭坛之后,他们的修为立刻恢复,朝易辰冲了过来。

    “将太阳神剑留下!”墨鹤他的双眼紧盯着易辰手的太阳神剑,怒喝一声,然后化成一道残影冲来过来。

    “想要夺剑,过我这一关再说。”要是易辰他现在对上准宙魂境的话,绝对没有好果子吃,所以藏书尊者他怒喝一声,立刻冲了上来,将墨鹤拦下,战在一起。

    而其他的墨家成员,此时也都被一鸣导师等人拦截了下来,现在神剑就在易辰的手,他们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夺走它。

    “纳命来!”虽然墨家的人被拦截下,但可别忘了场上还有一位准宙魂境,那就是被易辰暴打过的杜聂,他没有受到任何阻拦,直接朝易辰冲来。

    “糟糕。”当感受到杜聂他释放出来的杀意之后,易辰的脸色微微一变,刚才他痛揍杜聂,让后者颜面无存,现在杜聂不止要抢剑这么简单,他更想要的还是取走易辰的性命,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他心头之恨。

    “死!”杜聂他能在虚空上飞行,所以很快就来到易辰的身前,他吐出一个森冷的字符,随后双手迅合十,凝聚出一股恐怖的能量,朝易辰冲击而来。

    那股能量非常恐怖,要是普通的天魂境被击的话,绝对会命丧当场,所以易辰他不敢怠慢,举起手的太阳神剑,直接往前方劈去。

    “轰隆”太阳神剑神威无尽,周围的空间直接就被震碎,一股宛若岩浆一般的能量汹涌出来,迅迎了上去,和杜聂释放的能量撞击在一起,震耳的声音扩散开来,随后两股能量同时消散在空气。

    “太阳神剑的威力太恐怖了,易辰他使用太阳神剑,在不适用魂技的情况下,居然能斗得势均力敌。”见到这一幕,在场的修者都非常震惊。

    “老东西,有本事再来,小爷我一剑劈死你。”没想到太阳神剑这么强大,易辰脸上浮现出一抹喜色,心也升起一股自信。

    “依照你的修为,也只能短时间驱动神剑之威,想要凭此来跟我争夺,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听到易辰他挑衅的话,杜聂他立刻冷喝一声,随后没有任何的思索,立刻催动魂力朝易辰冲了上来。

    的确如所说那样,催动太阳神剑需要非常庞大的能量,所以现阶段的易辰难以长时间使用神剑,但现在形势不是他能左右的,没有任何畏惧的跟他战斗在一起。

    要是没有神剑的话,易辰不可能在他的手取胜,但神剑之威弥补了劣势,易辰他现在能勉强跟杜聂战斗。

    “神剑之威果然可怕,居然能帮助易辰越两级挑战强者。”当看到这般情形之后,在场的修者们看向太阳神剑的目光充满了贪婪。

    “神剑总共有三把,听说只要将三把神剑全部都集齐,就能够融合成一把,成为太古阴阳神剑,只是不知道记载到底是真是假。”一些修者说道。

    “轰隆”而便在这个时候,祭坛再度传来震耳的声音,那个祭坛被震裂开来,天地立刻被一片黑色气息给笼罩,虚空电闪雷鸣,场景好像末日一般。

    “那东西要出来了吗?”一边战斗,易辰还一边关注那边的情况,脸上充满了凝重,远古时期存活下来的人物或者是凶兽,一定都非常恐怖。

    “桀!”就在这一瞬间,又有一道长啸声响起,随后一道黑色的身影,便在众人的注视下,从那裂开的祭坛当冲了出来,停滞在虚空。

    “那是什么。”易辰的目光立刻就被吸引,抬头看了过去,立刻发现那道黑影被一股黑色气体包裹,根本看不清他的模样,只能模糊看到他的虚影,但唯一能够肯定的是,他是一个人,而不是远古时期存活下来的凶兽。

    “嘶,那,那是远古时期存活下来的修者吗?”当看到他的时候,在场的修者们都倒抽一口凉气,脸上尽是骇然。

    每一处远古战场,都有上万年的时间,也就是说,眼前这个人被镇压在祭坛下面足有上万年,而一般修者最多只能存活几百年,修为如果能达到准宙魂境的话,极限能够活到千年,而眼前这个人难道活着万年不成?

    “这,这怎么可能。”在场的修者们此时都惊呆了,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活了上万年,那他的修为又有多强?

    “桀”便在众人紧张关注它的时候,那道身影再度怒啸一声,然后天地间的黑色气息,便从四面八方涌了回来,回到他的体内。

    此时,众人终于能够看清他模样,他非常的苍老,一副皮包骨的模样,漫天白色长发生长到膝盖位置,将他容貌完全遮挡。

    他此时没有释放出任何的气势,但周围的虚空却扭曲起来,并且在看到他的时候,在场的修者们都感觉自己遇到的是一座无法逾越的巍峨高山,而自己不过是高山下的蝼蚁,这一刻他们都忍不住跪拜了下去。

    “他居然给我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这怎么可能。”而最震惊的却是墨鹤等人,他们都拥有准宙魂境的修为,但那位老者的气息,让他们本能的感到危险。

    “存活了万年的远古强者,他的修为太可怕了。”易辰也极度震惊,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远古时期的强者,比传说的还要可怕。

    “我,是,谁。”虚空,那位远古强者静静的停在那里,没有注意在场的修者,而是缓缓仰起头,好像在回忆,一副非常疑惑的模样。

    而他说出的这三个字,虽然音量不大,但去字字如惊雷,好像去千斤重锤一般朝在场的修者们轰击而来,让他们心神俱颤。

    “这是怎么回事,远古强者怎么会说这样的话,难道他忘记以前的事情了吗?”此时在场的修者们都说出这句话。

    而本来在战斗的易辰等人,此时也都停手了,因为远古强者非常可怕,现在动手的话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要是那位远古强者动手的话,在场的所有修者都会遭殃。

    “果然没有错呢,祭坛下面真的镇压着强者。”小魔兽它说道。

    闻言,易辰点了点头,他也非常的震惊,没有想到这世上还存活着一位可怕的远古强者。

    “前辈可是远古年间之人?”一鸣导师他们在反应过来后,当即便大声询问起来。

    “远古年间,那是什么,你们又是谁。”那位远古强者目光从在场众人身上扫过,说出这句话。

    “难道那位远古强者失忆了?”当听到这番话之后,在场的修者们都瞪大了双眼,道。

    “前辈,远古时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又为何会被镇压在祭坛下面?”一鸣导师他继续询问,对方活了上万年,所以一鸣导师他喊一声前辈非常适合。

    只是这一次,那位远古强者并没有回应,他好像感应到了什么东西,目光缓缓移动,最终锁定在易辰的身上。

    那可是一位远古强者的目光,当被他锁定的一瞬间,易辰他有一种后背发寒的感觉。

    “太阳神剑在主人你的身上,难道那位远古强者要对你动手不成?”小魔兽紧张的声音响起,要是那位远古强者对易辰动手的话,后者会非常的危险。

    “咻”而周围的修者好像也想到了这一点,此时他们纷纷调动魂力,躲得远远的,生怕遭殃。

    “他到底要干什么。”易辰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不过还是让自己镇定下来,因为那位远古强者并没有释放出任何的杀意,这是一个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