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九十九章 脱铠甲【二更】(补)

    度对一位修者来说非常重要,以前易辰就经常凭借自己的度,打得对手措手不及,现在他终于体会到,遇到一位度比自己快的对手的感觉。

    “杜聂他凭借自己的修为优势,度没有受到限制,要是主人你的度也没有受到限制的话,绝对比他快!”小魔兽替易辰鸣不平。

    “没有办法,对方的修为的确很强,现在只能谨慎应敌。”易辰脸上充满了凝重,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不敢有任何的怠慢。

    “在绝对的度面前,任何的攻击都是徒劳无效的,要是你修为强过我,还有获胜的希望,但现在的你不过是只可怜的蝼蚁。”

    见到易辰如临大敌的模样,杜聂当即便大声冷笑起来,随后他身躯猛的一颤,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瞬间来到易辰的身前。

    “死!”一个森冷的字符,从杜聂的口发出,随后他的右拳释放出极度刺眼的魂力光芒,朝易辰的脑袋轰击而来,非常骇然,破空声如雷贯耳。

    易辰双眼一直都在盯着杜聂,所以反应的度非常快,魂力如炼狱之火一般燃烧,随后悍不畏惧的迎了上去,但他这一招却落空了,只见得杜聂他身形一闪,立刻就消失在他前方,所以易辰根本就没有攻击到他。

    “度是他的硬伤,单凭这一点,你无法赢我。”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森冷的声音在易辰的身后响起,杜聂出现在他的后方。

    “六品下等魂技——断魂掌!”紧随着,杜聂说出一道极度沙哑的话,随后立刻使用魂技,一掌将四周的空气拍散,朝易辰的脑袋拍来。

    “糟糕。”易辰脸色一变,他没想到对方的攻击只不过是佯攻而已,而且还来到他的身体后面直接使用魂技。

    “五品下等魂技——天雷掌!”易辰他的战斗经验,可不是那些温室花朵能够相比拟,两年多的历练将他的战斗经验,磨练得非常丰富,很快就做出了判断,同时使用凝聚时间最短的魂技,双掌猛的一翻,强横的魂力在双掌间凝聚,而后迅迎了上去。

    “轰隆”易辰他使用的魂技等级低了一级,所以在撞击的一瞬间,一股霸道的力量将他给掀飞出去,后退出一段距离,然后才稳住身形,嘴角溢出一丝血迹。

    “现在的易辰,在度上面不占据任何的优势,如果再按照这样的下去的话,他肯定会败在杜聂的手。”在场的修者们此时都做出这样的判断。

    “蝼蚁终究是蝼蚁,上不得台面。”见到易辰狼狈的模样,杜聂当即便冷笑一声,眼神闪烁着嘲讽和看轻。

    “蝼蚁?”当听到他这番话之后,易辰嘴角勾起一抹森冷,随后缓缓战神起身来,丝毫没有刚才的紧张,道:“这样的度在我的面前秀,你不脸红?”

    “装模作样,度受到压制,难道你还能破开这里的威势压制不成?”当听到易辰的话后,杜聂他当即便冷笑起来。

    祭坛上面的威势非常恐怖,就连他都没有办法破开,更别说修为比他低的易辰,所以语气充满了不屑和看轻。

    “我说过要破开这里的禁制?”当听到他的话之后,易辰当即便默然一笑,随后缓缓解开上衣的扣子。

    “他这是要做什么,难道他身上还有什么至宝不成?”当看到易辰的动作之后,在场的修者们当即便瞪大双眼,紧紧的盯着他的动作。

    便在他们的注视下,易辰缓缓脱掉上衣,随后便有一件闪烁着晶莹光芒的铠甲,暴露在空气,那件铠甲看起来非常的神秘,间位置还有一个八卦图案,缓缓旋转着,蕴含着天地之理,看起来非常的神秘。

    “那铠甲绝对是一宗至宝。”当看到易辰身穿的铠甲之后,在场的修者们眼神闪现出贪婪之色,做出这样的判断。

    “一个人的身上,居然拥有这么多至宝,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根本难以让人相信。”联想到易辰刚才使用的几宗至宝,他们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易辰,可以说易辰他就是一座活宝藏,身上有着无数让修者们疯狂的东西。

    “是那件铠甲。”武极铠甲实在太夺人眼球了,跟那些普通修者们不同的是,当墨鹤他们看到武极铠甲的时候,立刻瞪大了双眼,他们好像知道铠甲的来历。

    “是那个人身穿的铠甲,怎么会在他的身上。”杜聂他的脸色立刻变得无比的阴沉,看向易辰的目光闪烁起浓烈的杀意。

    “那件铠甲怎么给我一种非常眼熟的感觉,我好像在哪里见到过。”而金鬼他们则做出一副苦苦思索的模样。

    “真的是那个人的东西,没想到他将那样的至宝都送出去了。”而醉仙导师他也很吃惊,现在他才敢肯定一鸣跟他说的话不假,他果然是那个人的弟子。

    “难道他们都知道这件铠甲的来历吗?”感受到众人聚集在武极铠甲上,易辰脸色微微一沉,他立刻联想到自己的老师。

    从他们的反应来看,好像都见到过武极铠甲,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就不妙了,自己的老师遭遇追杀至今下落不明,如今铠甲出现不知道会不会给印巍带来麻烦。

    “原来是这样,难怪身上拥有这么多至宝,既然是那个人的弟子,那就更别怪我心狠手辣了。”杜聂他的语气无比阴沉,道。

    难道他知道印巍是自己的老师?易辰他心头一紧,这对他来说可不是一个好消息,但他并没有多想,现在首先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解决这场战斗再说。

    “今天就让你见识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度。”易辰嘴角微微一勾,随后猛的一拉,武极铠甲被他收回到储物戒当,只留下一件替身的小背心。

    虽然有一件小背心挡着,但易辰全身恐怖的肌肉显露无疑,他的**力量极度强横,经过不断的淬炼,现在的他形体看上去就是一头小型凶兽。

    “这种没有束缚的感觉,真好。”一直以来易辰都穿着数千斤重的武极铠甲,那件至宝让他的度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而当脱去的一瞬间,他感觉轻得快要飞起来一样,此时他想起了自己老师的一句话,不到关键时刻,不要脱掉武极铠甲,直到脱下的一瞬间,度会让修者颤栗。

    “他的气势完全变了,而且他现在给我的感觉,好像那祭坛的威势,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的影响。”在场的修者感受到易辰的变化后,当即便说道。

    “装模作样,那件至宝可以给你带来足够的保障,可你却脱了下来,对绝对是一个实测。”

    杜聂他冷笑一声,随后身形一闪快冲了上来,他已经不愿跟易辰继续耗下去,眨眼间来到前方,随后一掌带着呼啸的风声朝易辰的脑袋轰击而来。

    “咻”正当他快要攻击到易辰的时候,突然一道残影闪过,易辰立刻消失在原地,让他的攻击落空,此时易辰他的度以成倍增长,肉眼难以捕捉。

    “这怎么可能,脱下那件至宝之后,他的度怎么提升了这么多。”杜聂他的脸色微微一变,脸上充满了难以置信,道。

    “你的度太慢。”而就在此时,一道默然的评价声,在杜聂的身后响起,易辰瞬间就来到他的身体后面。

    “哼。”被一位小辈点评,杜聂他绝对没有办法接受,当即心头冷哼一声,随后快一转身,一掌带着霸道的威势,直接朝易辰轰击而去。

    “咻”他的攻击就要落在易辰身上的时候,一道残影闪过,易辰立刻消失不见,凭借自己变态的度,轻松躲过他的攻击。

    “易辰他现在的度太恐怖了,而且还是在受到祭坛压制下的度,要是没有祭坛压制的话,那他的度快到哪里去。”在场的修者们眼神闪现出骇然。

    “打了这么多下,也该我了。”易辰的笑声响起,随后他迅抽出天陨重剑,虽然它有千斤之重,但对易辰来说没有任何的影响,瞬间来到他的身后。

    “陨日神炎斩第一重!”催动魂力注入其,刺眼的光芒在易辰的重剑当闪烁,随后双臂猛的一用力,天陨重剑带着呼啸的风声劈出。

    “吼”霸道的魂力翻涌,凝聚出一头巨龙,直接朝杜聂撞击而去,后者的脸上浮现出骇然之色,此时凝聚魂技来不及了,迅掐动法诀凝聚出魂力盾。

    “轰隆”紧随着,易辰的攻击撞击在他的盾牌上面,震耳的声音扩散开来,根本没有任何防备的杜聂立刻就被震飞出去,后退了十几步。

    “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也该是你这老东西付出代价的时候,顺便让你见识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度。”对方能够挡下攻击,易辰一点都不觉得意外,身形一闪瞬间来到他的身前,眸间闪过森寒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