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九十六章 这把刀我要了【三更】(补)

    虽然说是在修为被压制后的情况下,但这毕竟是战绩,输就是输,没有任何狡辩的理由,这将会是他一生的污点。

    现在的凤山那个悔啊,刚才还口口声声说易辰如蝼蚁,没想到最后却是他输了,而且现在他的兽魂也遭到重创,想要恢复的话最少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可以说输人又输面。

    “老东西,接下来轮到你了。”易辰目光锁定杜康,现在已经剩下他一个人,当即拳头在此时紧握起来。

    “凤山他不过是不小心,才会败在你这小贼的手,我可不会走他的老路,杀你依旧易如反掌。”

    杜康他从吃惊回神过来,脸上浮现出一抹森冷的之色,而后双手法诀掐动,魂力立刻翻涌起来,随后他身前的空间一颤,一把大刀出现在他的身前。

    当那把大刀出现的瞬间,四周的空间扭曲起来,一股浓烈的煞气在空气弥漫开来,那正是魂器的威势。

    “有了刚才凤山的教训,杜康他直接使用自己的魂器,虽然两人再同一境界,但杜康他巅峰时期可是宇魂境,战斗经验可对魂力的使用可以说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可不是易辰那初出茅庐的小鬼能够相比。”很多修者对易辰表示非常不屑,道。

    虽然他刚才赢了凤山,但在他们眼,不过是凤山太过大意而已,而现在杜康认真起来了,要杀易辰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你手的大刀很不错,我要了。”不过易辰脸色却非常平静,双眼看着杜康他手的魂器,道。

    “哼,找死。”杜康脸色一冷,当即便冷哼一声,随后举起手的大刀,立刻朝易辰冲来过来,几乎眨眼的功夫就来到前方,魂力调动注入手的魂器,而后拦腰斩来,威势极强,普通的玄魂境根本无法避开,而且硬碰的话多半会被劈成重伤。。

    “咻”而就在他的攻击,快要落在易辰身上的时候,只见后者身形猛的一闪,立刻消失在原地,直接就让杜康的攻击落空。

    虽然修为被压制到只有玄魂境,但对易辰的度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倒是杜康他的修为受到了极大的限制,所以易辰很轻松的避开他的攻击。

    “咻”凭借自己的度优势,易辰来到杜康的身后,么有丝毫的犹豫,一拳直接朝他的背部轰击而去,呼呼的风啸声响起。

    “偷袭,门儿都没有。”杜康他的战斗经验,不是那些温室花朵能够相比拟,很快就反应过来,手的大刀闪烁起阵阵光芒,一转身挡在身前。

    “轰隆”沉闷的声响传出,易辰的攻击被拦截下来,但他没有丝毫的失望,一摸储物戒,天陨重剑直接出现在他的手。

    “七品下等魂技——陨日神炎斩第四重!”喝声响起,易辰双手迅举起天陨重剑,魂力注入其,刺眼光芒闪烁,立刻劈出。

    “轰隆”便在这一瞬间,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庞大的魂力从天陨重剑当汹涌而出,凝聚出一头面目狰狞的魔兽,朝杜康冲击而去。

    “又是这种不用时间凝聚的魂技。”凛冽的劲风传来,距离这么近杜康他根本无法避开,在加上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无法做出有效的反击。

    “魂力盾!”而且现在他的修为只有玄魂境,无法凝聚铠甲和护罩,所以只能凝聚等级最低的盾牌,直接挡在他的身前,而后易辰释放出来的恐怖魂力,撞击在他的盾牌上面,防御力非常低的盾牌,立刻就被轰击成碎片,霸道的力量将杜康他震飞出去。

    “咻”而易辰并没有停下,身形猛的一闪,眨眼间来到杜康的身前,腰间猛的一扭,又是一件劈出,轰击在杜康的身上。

    “噗”接连受到两次致命的攻击,杜康吐出猩红的鲜血,随后非常狼狈的摔倒在地面上。

    “什么,在硬碰硬,而且还是全力以赴的情况下,杜康师尊都不敌易辰,这怎么可能。”杜家的弟子们都睁大双眼,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

    “没想到易辰的实力如此恐怖,修为被压制后的杜康依旧不是对手,而且依照易辰他狠辣的手段,后者必死无疑。”在场的修者们从震惊回神过来,道。

    “咻”杜康他也知道这样的结果,要是硬留着这里的话,绝对没有好下场,当即忍住剧痛快起身,然后朝祭坛下方冲去,只要下了祭坛,他的修为就能够完全恢复,等到那个时候,他挥手之间就能杀了易辰。

    “我说过要留下你手的魂器,那个诺言还没有实现,你怎么能离开。”易辰淡漠一笑,哪里会轻易放过他立刻冲上前去,凭借恐怖的度,来到杜康的身前。

    “想要我的魂器,拿命来换!”杜康眼神闪烁着冷色,手的大刀闪烁起刺眼光芒,一转身朝易辰的脑袋起来。

    “彭”可易辰他根本不躲避,快出手抓住杜康的大刀,好像钳子一样牢牢的钳住,不管他怎么用力都无法抽回去。

    “滚!”两道锐利光芒从眸间闪过,易辰右脚缭绕起强横的魂力,而后直接朝杜康的丹田处踹去。

    “轰隆”当沉闷声响传出的时候,杜康他的丹田被踹,兽魂当即就受到了影响,身躯猛的一颤,随后非常狼狈的倒飞了出去,直接跌出祭坛,摔倒在地面上。

    此时他跟凤山一样,兽魂都受到了影响,全身都用不了上力气,剧烈咳嗽起来,吐出鲜血,脸色非常苍白。

    “这般大刀看起来很不错,多谢你的礼物。”易辰大笑一声,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将那把大刀收入自己的储物戒当。

    “我的魂器。”杜康他脸色立刻变得非常难看,那可是魂器啊!他花费很大鲜血才得到的魂器,可现在居然被易辰收走了,当即他急怒攻心,又吐出一口鲜血。

    “我,我这不是在做梦吧?两位宇魂境同时攻击都没有将易辰拿下,全部都受到了攻击,并且其一人还被缴了魂器。”在场的修者此时都好像见鬼了一样,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易辰,这样的结果他们想都不敢想,但却真实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虽然杜康他们两人惨败,是因为修为受到了压制,但败了就是败了,相信这件事情之后,易辰之名注定会被所有人记住,名扬四海,而惨败在一位后起之秀的手,将会是杜康他们一生当的污点,无法抹去的污点。”在场的修者都用极度震惊的目光看着易辰,道。

    “你不得好死,我杜家定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诛你九族!”杜康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怒吼一声,这可以说是奇耻大辱,他接受不了。

    “诛我九族?”当听到他这番话的时候,易辰脸色当即便是一沉,杀意从他体内渗透出来,他最恨的就是什么事情都牵扯到他家人那里去。

    “凭借你这句话,我决定先送你上路。”易辰握剑之色一紧,随后面部表情的迈开步子,缓缓朝杜康走了过去。

    既然对方已经起了杀心,不管他有么有放过杜康,后者都不会放过他,既然是这样,那易辰不介意在这笔仇恨上再添一笔。

    “难道他要杀了杜康吗?”当看到易辰的动作之后,在场的修者们都倒抽一口凉气,道。

    刚才易辰杀了墨武,这已经让所有人都震惊,没想到他现在居然要杀拥有宇魂境修为的杜康,当即说道:“这手段实在太狠辣了,根本就不计任何的后果,要是他真的将杜康杀了,恐怕整个北域都要震动。”

    而一鸣导师他们同样也很震惊,但却一点都不感到意外,易辰的手段他们在冰火岛屿,以及和罗浮对抗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

    在众人的注视下,易辰拖着天陨重剑,缓缓走到杜康的身前,用漠然的目光看着他,随后双手缓缓举起天陨重剑,杀意凛然。

    “敢杀我,你一定不得善终!杜家强者绝对不会放过你!”杜康他脸色无比狰狞,道。

    “彭”就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易辰一脚将杜康踹飞出去,没有魂力保护的后者,倒抽一口凉气,剧痛让他的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杜家,我等着。”也就在这个时候,易辰淡漠的声音缓缓从前方传来,随后一踏地,立刻来到杜康他的身旁,眼神闪烁着森冷的杀意,随后没有丝毫的犹豫,双手猛的一用力,天陨重剑直接朝杜康的脑袋劈了过去,呼呼的破空声就好像死神的交响曲一样,让在场的修者背后发凉。

    “难道一位宇魂境强者,就这样死在易辰的手吗?”在场的修者们眼神尽是震惊,道。

    “师尊!”而杜康他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他没想到杜康他杀易辰不成,反而快要被后者反杀,当即喊出一道不甘和惊惧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