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九十五章 败凤山【二更】(补)

    “凤山还有杜康他们终于忍不住要动手了吗?”一鸣导师他们脸色微微一变,用冷冷的目光看着快靠近易辰的杜康两人。

    “他们的想法是抢夺太阳神剑,但易辰展现出来的修炼天赋让他们忌惮,要是他们顺便出手对付易辰的话,后者将会有危险。”月盈导师凝重道。

    依照易辰他现阶段的修为,根本没有办法跟杜康两人抗衡,而现在他们却被拖住,所以根本没有办法上去帮易辰。

    “咔咔”易辰当然也知道他们两人出手的话会有危险,拳头在此时紧握起来,目光毫不畏惧的与他们两人对视着。

    “你这小鬼小小年纪,心肠就如此狠辣,今天老夫便替那些枉死在你们手的亡魂讨回公道。”杜康目光闪烁杀意,道。

    “果然。”当听到他的话之后,易辰心头一紧,对方不单要夺取太阳神剑,还要结果他的性命,现在的易辰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恐怖不是他们的对手。但他的脸色却非常平静,道:“死在我手的哪一个不是他们先来惹我,再说,报仇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易辰表现出来的修炼天赋让他们忌惮,所以杜康他们才会起杀心,不然如果让前者崛起的话,迟早会挑战他们的权威。”

    “没错,易辰的修炼天赋和实力,比在世很多天才都要优秀,甚至能够跟当年名动一方的易宏相比拟,所以杜康他们起杀心也很正常。”

    在场的修者们纷纷议论,同时看向易辰的目光充满了怜悯和可惜,因为杜康他们拥有宇魂境的修为,而且还是两个人,易辰难逃此劫。

    “不要想着反抗,在宇魂境的面前,天魂境不过是蝼蚁,随随便便出手都能让你尸骨无存,束手伏诛还能死得痛快。”杜康冷笑道。

    “身为前辈,对一位晚辈动手,难道你们也不脸红?”易辰双眼瞬间眯成锋芒状,当即便冷笑一声,道。

    “虽然你的天资卓越,无奈心肠太多毒辣,要是不杀你,将来定是个祸害。”凤山他们两人并没有理会,继续冲了上来。

    一个人出手对付易辰,传出去的话对他们名声都会有影响,更别说是现在两个人同时出手对付易辰。

    但他们在行动之前,肯定将所有不利的影响考虑在内,从他们平静的脸色上就能判断出,他们已经完全豁出去了,就算丢掉脸皮,也要杀了易辰。

    “想要杀我,你们还不够资格。”跟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易辰眸间闪过锐利光芒,然后没有在第一道阶梯逗留,抬脚迈上第二条石梯。

    “轰隆”当易辰踏上的一瞬间,那位威严更强了,易辰心忍不住升起一股崇敬,在那股威严面前差一点就跪了下去,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脸上当即便浮现出骇然之色,这祭坛实在太恐怖了,每一阶的威势都在增强,让人喘不过气来。

    “主人,你现在的修为被压制到玄魂境,看来这里能压制修者的修为,将他们全部都引进来,到时咱们就有获胜的机会了。”小魔兽的声音响起。

    其实易辰他也是这么想,因为从踏入这里的一瞬间,他的修为就被束缚了,既然他的修为是这样,那其他人的修为,肯定也会受到压制。

    “将他们两人都引进来,看看是不是这样。”易辰点了点头,眼神充满了凝重,如果杜康他们两人的修为没有受到压制的话,那他将会有危险。

    但易辰他并没有多想,现在首要的就是引鳖入瓮,当即做出非常慌张的模样,随后抬脚踏上第三条石梯,在这一瞬间,那股威势更加恐怖。

    “他居然在往上面逃跑,真是一个孬种,咱们就等着他被击杀的情形吧。”当看到易辰的动作后,那些杜家的天才们都冷笑起来。

    “凤山师尊亲自出手,易辰必死无疑。”从易辰手败过一次的北佑,此时也跟着冷笑起来,他们并不觉得易辰有活下来的机会。

    “我看你往哪跑!”而当杜康他们看到易辰慌张的模样之后,当即变冷笑起来,他们以为易辰真的在逃跑,度猛的加快几分,直接冲上祭坛,来到第一阶。

    “轰隆”可就在他们踏上来的一瞬间,一股恐怖的威压朝他们袭去,随后杜康两人身躯一颤,一股光芒在他们的身体周围闪烁,随后他们的气息好像受到舒服一样,立刻减弱了下去,跟刚才气势汹汹的模样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脸上浮现出惊疑之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来到这里之后,我的修为被压制到了玄魂境。”杜康他们两人的脸上浮选出骇然之色,这样的情况太诡异了。

    他们两人并没有压制自己的声音,在场所有人都听得到,当即一鸣导师他们转头看来,脸上浮现出深深的疑问,他们第一次见到祭坛,不知道祭坛如此可怕。

    “看来那个小鬼他早就知道这里会压制修为,但并没有说出来,而且从他的模样来看,分明是故意将我们引进来。”杜康他们两人终于反应过来,面色森冷道。

    “你们都还不笨,但最终还是都进来了。”易辰停在第三条台阶上面,脸色非常平静,淡淡的一笑,随后眸间闪过野兽般的凶狠。

    “即便修为被压制到玄魂境,要解决你这小鬼绰绰有余。”杜康脸上浮现出狰狞之色,他心充满了自信,这是一种拥有绝对实力的自信,本来易辰在他眼就好像蝼蚁一样,现在的修为虽然被压制到同境界的水准,但他依旧坚信要解决易辰不难。

    “老牛的牛皮果然够厚,希望你这老狗不单不是嘴臭而已。”易辰嘴角勾出一抹弧度,然后并不打算浪费时间,双脚猛的一踏地,主动迎了上去。

    “小辈,放肆。”身为太虚门的长老,凤山还是头一回被人这么骂,更可恶的是,骂他的还是一位后起之秀,当即怒喝一声,魂力运转,直接朝易辰冲了上来。

    “五品下等魂技——流云掌!”越低级的魂技,凝聚的时间就越短,所以凤山他没有丝毫的留情,直接使用魂技,非常精妙的一掌朝易辰拍来。

    “五品下等魂技——天雷掌!”易辰的修为足可傲视任何同境界修为,当感受到前方传来的凛冽劲风后,他淡漠一笑,随后双掌一番,两道宛若惊雷般的声音从他的掌间凝聚,随后其一掌带着呼啸的风声迎了上去。

    “轰隆”两道身影立刻撞击在一起,肉眼的波动扩散开来,这一招两人直接斗得平手,但当凤山以为这一回以平手落幕的时候,下一秒他瞪大了双眼。

    “还有一掌!”刚才易辰凝聚两股能量,只使用了一股而已,另外一掌在这一瞬间带着呼啸的风声轰击向凤山的腹部。

    “轰隆”在这样的情况下,凤山无从躲避,易辰这一招直接将他轰飞出去,在空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

    “给我回来!”一道漠然的声音响起,易辰双手掐动法诀,魂力凝聚出一对巨手,直接抓住凤山的双脚,立刻将他拉了回来。

    “该死。”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凤山脸色无比阴冷,在被回来的一瞬间,一拳带着呼啸的风声朝易辰击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调动魂力的时间都没有,所以他现在这一拳不过是非常普通的一拳而已。

    “拼**力量,希望你以后能够记住今天的教训!”感受到他那一招没有任何的魂力,易辰当即便冷笑起来,也没有调动魂力,右臂浮现出老树根一样的青筋,立刻迎了上去,带着呼啸的风声一闪而过,直接和的凤山的拳头撞击在一起。

    “咔咔”便在撞击的一瞬间,一道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凤山他再度被震飞出去,整条手臂的骨头都被易辰这一拳轰碎。

    凤山他的**力量虽然比普通人强,但在易辰这位变态的**力量面前,可以用蚂蚁遇到大象来形容,有这样的下场也很正常。

    “咻”并不打算这样放过他,易辰身形一闪,直接拉掉凤山的即将落下的地方,随后一拳朝他的丹田轰击而去。

    “轰隆”震耳的声响传出,凤山他的丹田遭遇重击,兽魂立刻受到震荡,脸色立刻变得苍白如纸,最后重重的摔倒在祭坛外的地面上,鲜血好像喷泉一样从口喷洒而出,模样看起来非常狼狈。

    “两者的力量压制在相同境界,太虚门的长老凤山居然败了,而且还败得非常惨,难道同境界当,真的无人能跟易辰匹敌?”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在场的修者们脸上浮现出震惊。

    “噗”而凤山显然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急怒交加,又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要是修为没有压制的话,他挥挥手就能杀了易辰,但修为被压制后他的被易辰惨虐,这样的结果要是传出去的话,恐怕他这张老脸无光,反而衬托了易辰,毕竟凭借天魂境击败宇魂境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