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九十章 危局【一更】(补)

    脸上尽是凝重,易辰感应了下兽魂的情况,发现刚才几下回击和防御,他恢复不多的魂力再度耗空。

    虽然他的**力量很强,但也只有准玄魂境而已,而墨武却是一位巅峰时期的天魂境,凭借这样的**力量只有被秒杀的份。

    “从易辰的模样来看的话,他就快要不行了,难道今天他真的要陨落在这里吗?”那些修者都用怜悯的目光看着易辰,纷纷摇头感到惋惜。

    “现在跪下来磕几个响头,我倒是可以考虑废掉你的兽魂,然后给你一条生路。”虽然还没有杀掉易辰,但在墨武的眼,易辰已经是一个死人。

    “呼,看来只好使用那一招秘技了。”对墨武的话,易辰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举起天陨重剑,将他插入地面当。

    “放下武器不再抵抗?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当看到易辰的动作之后,墨武他冷笑起来,随后残忍嗜血的舔了舔嘴唇。

    “放弃抵抗?”易辰只是淡漠一笑,并没有做多回应,随后双手开始掐动法诀,就好像在酝酿着什么东西一样,劲风在他身体周围搅动,吹得他身上的衣服啪啪作响。

    “他这是要做什么?难道他还有什么底牌不成?”当看到易辰的动作之后,在场的修者们脸上都浮现出疑惑之色。

    现在的易辰已经是强弩之末,根本无法打赢墨武,所以大家都非常好奇,就连对易辰有些了解的金鬼等人也同样如此。

    “嗡”便在他们的注视下,易辰双手快朝两边伸展开来,随后一股股波动以他的丹田为心,好像水纹一样向四周震荡开来。

    “主人难道你要使用那一种秘技吗?”一直跟随在易辰左右的小魔兽,对易辰拥有的底牌非常了解,所以当即便非常兴奋的大喊一声。

    “当初在冰火岛屿的时候得到那个秘技,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使用过,现在情况非常紧急,只能使用了。”易辰深深的吸了口气,道。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反抗都是疲劳的,蚍蜉终究是蚍蜉,想撼树简直就是不自量力。”墨武的脸上尽是森冷,他一点都不担心,在他的眼,易辰已经是强弩之末,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

    “小心嚼了舌头。自从得到那一套秘技之后,我还从来都没有使用过,今天就看看效果怎么样。”易辰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随后双手快合十。

    “我倒要看看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当看到易辰的动作之后,墨武忍不住冷笑一声,在他的眼易辰已经是个死人,所以不介意给他一些蹦跶的时间。

    “希望你不要后悔!秘技——魂震八方!”易辰轻喝一声,随后合十的双手掐出一个法诀。

    “轰隆”便在这一瞬间,易辰的丹田闪烁起一道非常刺眼的光芒,好像小太阳一样刺眼,非常的引人注目,同时也传入一道沉闷的声响,立刻吸引在场所有人的注意,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所以此时都非常疑惑,不知道易辰他到底使用的是什么样的秘技。

    “咻”而就在这一瞬间,一股非常恐怖的吸力从易辰的体内渗透出来,天地间的魂力好像洪水一般被吸入易辰的丹田当,劲风凛冽,众人脸上浮现出骇然之色,赶紧调动魂力将自己身体稳住,这才免去被易辰拉过去的危险。

    “好强大的吸力,难道他使用的是恢复魂力的秘技?”在场的修者们脸上都浮现出骇然之色,随后易辰他丹田渗透出来的吸力便尽数散去,而且那道金色的光芒在此时也快收敛,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只是易辰他的气势再度涨了起来,看起来神采奕奕,丝毫都没有刚才的颓废。

    “魂震八方,使用之后果然能够恢复一半的魂力,只是依照我现在的修为,一天只能使用一次,不然的话就会留下后遗症。”易辰他此时感觉那股力量感重新回来了,赶紧感应了下丹田里面的情况,立刻发现魂力此时涨了一般,脸上当即便浮现出一抹笑容。

    “那是魂震八方。”正在跟墨家长老等人战斗的一鸣导师他们脸上浮现出惊疑之色,心暗道:“那不是当年易宏特有的秘技吗?难道当初在冰火岛屿上面,易辰他们进入的那个修炼过的山洞,真的是易宏留下的吗?”

    当初一鸣导师和月盈导师两人,一直都跟在易辰的后面,虽然后者经常凭借变换之术将他们甩开,但在进入那个山洞的时候,他们还是跟上来,当时他们就知道易辰在里面得到了秘技,只是没有想到是魂震八方这种秘技。

    “我们北域只有一种能够瞬间恢复一半魂力的秘技,那就是数百年前的易宏留下的魂震八方,这些记载上面都有,只是易宏他当年突然间就消失了,所以他并没有遗留下魂震八方的秘技,易辰他是怎么拥有的?难道他曾经见到过易辰,或是得到过易宏的传承吗?”在场的修者们说道。

    “这个不可能。”这个时候,雷长老摇了摇头道:“几个月前我们同时在冰火岛屿上面进入一个山洞,那很有可能是易宏曾经修炼过的地方,当初里面记载着一套秘技,最终被易辰抢走,而且墙壁上面的记载也被他抹去,这样来看的话他的魂震八方很有可能是在那里得到的。”

    “原来是这样,难道说易宏他真的没有死吗?”在场的修者们脸上浮现出惊疑之色,但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面纠缠,看向易辰的目光充满了羡慕嫉妒恨,这样的秘技实在太逆天了,要是能够得到的话,跟同境界修者战斗,可以说立于不败之地了。

    “原来你还拥有这样的秘技,我说你怎么这么信心满满,但你以为单只是恢复一半的魂力就能和我比斗?”当知道易辰使用的是那种秘技的时候,墨武刚开始也是非常吃惊,但很快就冷笑起来,即便易辰拥有一半的魂力,但他依旧信心满满。

    “放狗过来。”易辰的脸色看起来非常凝重,但并没有丝毫的惧怕,朝墨武勾了勾手指头,道。

    “这么着急想死,我成全你!”墨武他冷笑起来,而后身形猛的一闪,迅冲上来,手的长剑缭绕起强横的魂力,直接就朝易辰的脑袋刺来。

    “咻”感受到前方传来的劲风,两道锐利的光芒从易辰的眸间一闪而过,他迅将插在地面上的天陨重剑抽出,然后腰间猛的一扭,迅劈出,喝道:“五品等魂技——陨日神炎斩第一重!”

    “蓬”便在这一瞬间,强横的魂力从天陨重剑汹涌而出,带着恐怖的威势朝墨武冲击而去,撞击在他刺来的长剑上面,沉闷的声响向四周扩散开来。

    “不用时间酝酿的魂技。”墨武他没有使用魂技,刚才只不过是普通攻击,随后立刻被震退出几步,用狰狞的目光看向易辰。他没有丝毫的惊讶,因为他知道后者有那样的魂技,只是从来没有交过手而已。

    “算你还有点见识。”易辰满脸漠然,没有任何的犹豫,双脚猛的一踏地,身体带着呼啸的风声冲出,再度来到墨武的身前,魂力注入长剑,朝他的脑袋劈去。

    “虽然你的魂力恢复了不少,但终究只有准天魂境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劳的。”

    墨武不屑冷笑一声,随后长剑在他的身前刷出几多绚丽的剑花,在调动魂力注入的一瞬间,神霞闪烁,而后立刻刺了上来。

    “轰隆”两道身影再度撞击在一起,一股能量波动传开,随后易辰感觉天陨重剑传来一股霸道的力量,迅往后面退出几步方才将那股震力给卸去。

    “没有九级魔兽的帮助,易辰他单凭自己的力量,完全不是墨武的对手,在加上一鸣导师他们都被拖住,根本无法分身来帮忙,他有危险了。”金鬼他们此时已经解体,五人倒在地面上无法动弹,当看到易辰和墨武的对战结果之后,脸上充满了担忧。

    “墨武,快点解决他。”而便在这个时候,跟一鸣导师他们对战的墨家太上长老,直接给墨武传音,虽然现在一鸣导师他们被拖住,但迟早会分出胜负,所以他们不愿意看到墨武继续耗下去,因为继续这样的话,难免会出现什么意外。

    而当听到这番话的时候,墨武他点了点头,随后看向易辰的目光越发狰狞,道:“既然这样,那就让我送你上路吧。”

    感受到他的目光,易辰握剑之手一紧,看来墨武他要动用自己的杀招了,他可得小心一点,不然的话肯定会命丧当场。

    “咻”墨武森冷一笑,随后他的双脚缭绕起强横的魂力,再猛的一踏地,发出一道宛若闷雷般的声响,一股能量波动震荡而开。